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将进酒
    “此人剑道修为,果真不凡,难道一人一剑,便敢独上这姬瑶宫。”

    “这般的强者入城,白‘玉’京便是半点察觉么,还是他们……”

    眼见那剑意冲霄,大势凌厉,与武雄霸道威势针锋相对,诸位圣人眼神皆是一凝,心中思绪翻转不断。

    而武雄见此,仍是战意无穷,豪情万千,喝道:“在吾面前,区区剑道又算得什么,杀!”

    一道杀声狂啸之间,武雄身影已是暴起而出,那绽放着璀璨金光,更有道纹加持的躯体,犹如战神之躯,化一道金‘色’雷霆,势无可挡一般直取宁渊。

    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这正是武雄所修之道,也是千年之前,方才步入三厄之劫,还未成就大圣的武雄,能可连破天地决十关大限,与那道‘门’三巅之一的天绝道主力战九日九夜的缘由所在。

    为道‘门’三巅之一,天绝道主的实力毋庸置疑,于上古之时便已得道,步入大圣境界万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纵然是在神州各方大圣之中,那也是位列顶峰绝巅的人物。

    那时武雄不过只是双厄五灾圆满,初入三厄之劫,距离大圣还有整整一劫一境的差距,按照道理来说,他如何都不可能会是天绝道主的对手。

    但是最终,在那天地决之上,武雄却与天绝道主力战了九日九夜,方才以一线之差落败。

    这般的实力,已经是远远超出了三厄之劫的极限,达到了三厄圆满,脱劫成道的境地。

    这道圣之境可不是后天先天,只要天资,就能可越境而战,圣人之间,一步之差,那就是天渊之别,不比入圣之前那天之界限逊‘色’多少。

    武雄能可跨越此地差距,是因为他也踏上了那一条无道证道之路,‘欲’要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这是一条极其艰难的证道之路,上古之时有无数人族天骄尝试,但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道灭身陨,从无一人能以此脱去三厄之劫,圆满入道,成就大圣之位。

    只不过这以力证道之路虽是艰辛至极,但其强大之处却是毋庸置疑的,每一位以力证道的强者,都能可修成圣体,以人族血‘肉’之躯比肩上古神祇,甚至于远古妖神,洪荒巨兽那般的存在。

    更有传说,以力证道的强者,若是脱去三厄之劫,位尊大圣,那么就能可与太古先天神魔并肩,手捏日月,掌纳天地,寰宇,亘古不灭。

    只是可惜,传说终究只是传说,从古至今,人族也好,妖族也罢,甚至连那以‘肉’身称雄天下的真龙一族,都未能走到此地境地。

    武雄,同样也不例外,巅峰之后,悲惨陨落,身受三厄之劫,圣位破灭,本源消散,若非这以力证道修成的圣体强横到了极点,又得瑶池圣品蟠桃滋补温养,只怕他早就像是所有劫厄临身的圣人那般,天人五衰,灰飞烟灭了。

    而现如今,为挽回姜族颜面,也为将眼前这大敌镇杀,武雄不惜催动体内最后的大道本源,再现证道圣体。

    千年之前,武雄以这证道圣体,位尊寰宇十绝之首,天地决上力战道主,成为名震神州的传奇。

    千年之后,虽已灾厄临身,巅峰陨落,但若是不惜代价,仍可让这圣体威能重现,再证传奇之名。

    一声狂啸之间,武雄身影,犹若一道雷霆闪电一般,将虚空悍然撕裂,‘逼’至宁渊身前,就是一拳轰击而下。

    证道圣体,上下好似黄金浇筑而成,更有大道神纹护持,这轰出的一拳,有如骄阳璀璨,爆发出的力量,更是恐怖的难以形容。

    面对这如此霸道的一击,伫立在地的青莲剑歌长啸而起,落入宁渊手中,随即正面悍然一挡。

    “轰!”

    只见璀璨金光闪动,重重的轰击在了尚未出鞘的青莲剑歌之上,当即震起一声轰鸣巨响,十方空间扭曲破碎,余劲滚滚如涛,席卷肆虐而出。

    见此一幕,观战众人不由惊呼出声,满目骇然,这可是圣人之战,还是圣人之中的顶峰强者,‘交’战之间迸溅爆发出的余‘波’,对于众人来说就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甚至连这姬瑶宫都可能承受不住。

    好在此刻这姬瑶宫中的圣皇龙脉已散,诸位圣人再也不受压制,当即齐齐出手,以大道神纹化一片屏障,抵挡余劲,分隔战场,才避免了众人又一次成那城‘门’之鱼的下场。

    而此刻,战场之中,余劲仍是肆虐不断,‘激’起一片尘烟滚滚,宁渊虽是以青莲剑歌挡下了武雄霸道无匹的一拳,但也因此身退半步。

    宁渊身退,武雄却是半步不让,右拳倾力重压而下,证道圣体之能爆发,‘欲’要将眼前之人摧枯拉朽一般的碾碎毁灭。

    武雄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未能度过三厄之劫的他,‘肉’身元神都已遭受天人五衰,枯竭毁灭,只是凭借这瑶池圣品蟠桃,才堪堪稳住体内本源不散,苟延残喘。

    而此时此刻,武雄再现证道圣体,那天人五衰必然加重,使得体内本源迅速消散,一旦这本源消耗到一定程度,他这条‘性’命便要走到尽头了。

    因此这一战,不仅仅要分出生死,更要速战速决。

    “给吾破啊!”

    心想至此,武雄眸中战意更是汹涌,‘激’起证道圣体之力再次爆发,右拳回转,紧接着又是狂啸而出!

    众人只能看到,一片犹若骄阳那般璀璨的金‘色’华光撕裂空间,破碎一切阻碍,以无与伦比的威势,重重的轰击在了那青莲剑歌之上。

    “轰”

    又是一声轰鸣震撼而起,方才已然被‘逼’退半步的宁渊,这一次直接被震退出了三丈之外。

    见此一幕,周遭观战的诸位圣人皆是微微‘色’变,神情凝重。

    “果然不愧是以力证道,堪称无敌的圣体啊!”

    “纵是圣位跌陨,身受灾厄,仍旧能可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能,难怪当初道主成言,这武雄是最为希望以力证道,踏入大圣境界的人物。”

    “只是可惜,只是可惜啊……!”

    悄声议论之间,诸圣看着方才被震退三丈的宁渊,又看了看周身金光璀璨的武雄,心中皆是叹息了一声。

    这证道圣体,的确是强横至极,纵是武雄如今这般状态,都能可将宁渊一拳震飞出三丈之外。

    只是可惜,这仍旧改变不了,这一战的结局。

    武雄败了!

    不错,这证道圣体的确是强横无匹,但那又如何呢,不过只是将宁渊震退三丈而已,根本未能破其防御,更不要说重创绝杀了。

    能可挡下第一击,那宁渊就能可挡下第二击,第三击,这一战,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如若武雄是千年之前的武雄,凭借那正值巅峰的证道圣体,自然能够硬生生轰破宁渊防线,将其击杀。

    但可惜,武雄不是,此时他的证道圣体,根本不足以维持一场‘激’烈且长久的大战,只要宁渊固守放在,拖延片刻,武雄就会因为本源枯竭,身陨败亡。

    所以这一战,胜败已定。

    心中轻叹之间,诸位圣人齐齐上前了一步,‘欲’要‘插’手此战了,毕竟他们是受姜族邀约而来,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武雄这般力竭战死啊。

    诸圣动,武雄也是有所感应,但他却并未理会,而是凝望着向宁渊,骤然冷笑了起来:“这便是你的剑道,连剑都不敢出的剑道么?”

    “嗯!”听此,宁渊神‘色’仍是一片平静,淡声言道:“‘激’将法用得太拙劣,只会适得其反。”

    “不过实话实说而已。”武雄冷冷一笑,喝道:“吾承认,今日杀不了你,吾是败了,但不是败在你的剑下,更不是败在你手中,而是这天不允吾,命不允吾,若是千年之前,你这剑道,吾一手便能破之。”

    “是么?”听此,宁渊不怒反笑,言道:“既是你如此不甘,那好,予你这个机会,吾只出一剑,你若不死,今日之事,就此罢。”

    “嗯!”

    听此话语,武雄目光一凝,‘欲’要‘插’手的诸位圣人也不由得止住了脚步,神‘色’惊疑不定的望向宁渊。

    眼神凝重,人却无声,又是陷入沉默之中的氛围,变得异常的凝重,压抑到了让人难以呼吸。

    武雄注视着宁渊,眸中神情变幻不定,不错,方才他是在用‘激’将法,想要‘逼’宁渊与自己生死一决,可当宁渊答应之后,他却犹豫了。

    一剑!

    只是一剑,但决定的却是这一战胜败,两人生死。

    武雄犹豫了,他并不畏惧死亡,但却害怕失败,尤其是现如今这般局势,他若是败了,那后果难以想象。

    可要他就此退却,武雄更是无法接受。

    这证道圣体,还有一次动用极招的力量,一次能可重现他巅峰的力量,凭此,自己如何为会败,怎有可能会败!

    刹那,武雄目光一凝,沉声言道:“一剑,一招,吾,败你!”

    “哈!”听此,宁渊只是一笑,随即手中青莲剑歌铿锵一震,三尺青锋夺鞘而出,落入宁渊右掌之中。

    剑入手,宁渊却未立即攻出,反而举起了剑鞘,向武雄言道:“这是对你这份战意的回礼。”

    言语之间,青莲剑鞘之中一片碧‘玉’光华涌现,凝化成两坛美酒,分别落在了宁渊与武雄身前。

    随即便见宁渊将那酒坛拿起,向武雄遥遥一敬,言道:“来!”

    话语落罢,宁渊举起酒坛,仰头豪饮。

    见此,武雄目光一凝,亦是举起了酒坛,张口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