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以力证道·肉身成圣
    姬瑶宫中,众人无声,四方死寂,严阵以待的武雄,沉默不语的诸位圣人,还有那神秘莫测的白衣剑客,三方强者相对之间,直将这气氛压得凝重至极,让人难以喘息,几‘欲’崩溃。

    冷眼注视着那白衣人,武雄面‘色’凝沉,强压内心怒火杀意,寒声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话语沉声,虽有几分忌惮之意,但却不见丝毫退让,更没有半分惧意。

    不错。

    武雄承认,眼前这白衣人,的确是一位极其可怕的对手,但这不代表他武雄会因此畏惧。

    虽然身受三厄之劫加身,圣位跌陨,本源分散,‘肉’身与元神都枯竭了大半,但武雄终究是武雄,千年之前名震神州的传奇,能可与大圣并肩的强者。

    这般的人物,岂会畏惧一战?

    武雄之所以有所顾忌,没有立即动手,是因为他想要知道眼前之人究竟是何来历,又因何上这姬瑶宫。

    这两点非常重要,武雄不惧眼前之人,但姜族却不想平白无故与一位证道强者结下死仇,更不要说此人来历如此神秘,明明一身实力如此强横,但却一直籍籍无名,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未知,才是最为可怕,也最让人顾忌的存在,纵然姜族乃是圣皇世家,实力雄厚,强者如云,但也不想面对一个全然未知的对手。

    尤其是在当下,这九皇之争即将开启的时候!

    面对武雄的喝问,宁渊却是轻声一笑,言道:“哈,看来姜族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啊,不过才短短一日时间,就将昨日之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么?”

    “嗯!”

    听此,在场众人,武雄,诸圣,姜瑶,还有那太一神子,以及各方传承之主,皆是神‘色’一变,眸中更是涌现出了一片掩盖不住的惊骇之‘色’。

    这一番话语,已是让众人隐约明白了过来,这白衣人为何提剑亲上姬瑶宫,手中还带着一张长生面镨!

    “此人竟是为昨日之事前来。”

    “难怪,难怪昨日那宁渊胆敢如此张狂,甚至连姜族都不放在眼中,原来背后竟是有如此一位强者撑持。”

    “今日那宁渊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白‘玉’京,如今此人又携着一张长生面镨前来,岂不是说……”

    “长生剑,不仅仅败了,竟然还枉送了一位剑主‘性’命!”

    “……”

    心思纷转,不过顷刻之间,众人已是明白了许多,脸上神情也因此变得更是惊‘乱’,注视着场中之人,目光之中不由得多出了一分敬畏。

    虽然因为顾及姜族与四大神宗的颜面,昨日之事始终无人胆敢提起,但这不代表众人就真的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

    绝仙剑主命亡当场,太一神子重创垂死,连身为帝‘女’的姜瑶都被人挟持枪下,命悬一线,这昨日姬瑶宫中发生的一切,那一枪盖世无敌之姿,仍是历历在目,众人如何能忘?

    原本昨日之事,已闹到近乎无法收场的地步,若非关键时刻,武雄这位传奇强者现身,携着无匹威势而来,‘逼’得那宁渊放开了姜瑶,那么这件事情,谁也不知会以怎样的结局落幕。

    当时宁渊被武雄‘逼’退之后,众人心中都是认为,这件事最终,必然会是在姜族与四大神宗的报复,以及宁渊的凄惨结局之中结束。

    但没有想到,这姜族与四大神宗还未来得及动,那宁渊身后的人,就已经提剑杀上了姬瑶宫。

    如此发展,完全出乎了众人意料,而眼前一幕,更是让众人心中一凛,心惊不已。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愚不可及,自寻死路的人?

    昨日在这姬瑶宫中,那宁渊胆敢如此张狂,是因为他有张狂的实力,更有张狂的依仗啊。

    而现如今,这白衣人一人一剑,便胆敢上这姬瑶宫来,在天下人面前一扫姜族颜面,不正也是说明了,他同样有这般的实力,这般的依仗么。

    心想至此,众人心中更是惊骇,但也有不少人在暗自庆幸,未曾卷入这一场纷争之中,否则的话,谁知会落得何等下场?

    众人神‘色’变幻不定,复杂万分,但那方才重整心神的姜瑶与太一神子,此刻却是面‘色’铁青,难看非常。

    虽说那一张长生面镨出现之时,姜瑶与太一神子就想到了如此可能,否则的话,姜瑶也不至于一言不发,就直接动用圣皇龙脉镇压来人。

    现如今,这猜想已然得到了印证,来人更是展现出了恐怖至极的实力,这般的结果,让姜瑶与太一神子的脸‘色’如何好看得起来?

    反倒是武雄听此,不惊反笑,豪声言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便是那小辈身后的靠山么,难怪昨日,那小辈胆敢如此放肆!”

    虚空最终,一声狂啸震起,势扫八荒,武雄踏出一步,周身萦绕的腐朽破败之气,尽数飞散消失,取而代之是一股如山雄沉,如海磅礴的霸道威势,自从他那无比健硕的身躯之上升起,直让在场众人,包括那诸位圣者在内,神‘色’凛然。

    “身受三厄之劫,圣位跌陨,本源消散,‘肉’身元神更是枯竭大半,纵是如此,这武雄威势依旧霸道至极,不愧是曾经的寰宇十绝之首。”

    “千年之前,武雄在吾道‘门’天地决上,与天绝道主一战九日九夜,最终以一线之差落败,此等实力,已然不逊‘色’大圣之能,不知现如今,他还留存有多少能为。”

    “那白衣剑者为昨日之事而来,还带着一张长生面镨,今日之事只怕不能善了了,这九皇之争尚未开始,就要先来一场圣战么?”

    “且看看看吧,事情闹到此等地步,已不是吾等能可压下的了,若真正控制不住,白‘玉’京总不可能一直坐视不理。”

    眼见武雄威势暴起,诸位圣人就已知晓此战无可避免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如今这白衣人提剑而来,斩了姬瑶宫‘门’庭,灭去圣皇御笔,将姜族的颜面尽数扫去,这般形势之下,姜族怎有可能还息事宁人?

    唯有一战,将这白衣剑者悍然镇压,姜族才能挽回这圣皇世家的颜面,因此这一战,是势在必行,无可阻挡。

    知晓这一点,诸位圣人便压下了‘插’手此事的想法,冷眼注视着场中相对的武雄与宁渊,神情之中隐隐透出了几分期待。

    踏入了道圣之境后,修行将会变得极其困难,仅仅只是坐关苦修,只怕千万年也不得一步进境,因此经常有会诸圣论道,彼此印证。

    但这论道,如何能比得上生死之争,眼前两人,一位是千年之前名震神州的传奇,能可力战道‘门’绝巅之主的人物,一位是踏上证道之路,深不可测的剑道绝仙,纵是在道圣之中,也是一方强者。

    能可见到这两位强者生死之战,不知胜过多少苦修,纵是诸位圣人也不愿错过丝毫。

    只是在诸位圣人之中,唯独一人,面上不见多少兴奋之‘色’,反而沉重不已,甚至还悄然往后退开了半步。

    此人,正是那法尊武神,太一神宗的客卿上尊,也是那太一神子的护道之人。

    脚步悄然退开后,法尊转望向那太一神子,正好那太一神子也望向了法尊,两人目光‘交’错瞬间,都是明白了彼此心中所想,微微点头。

    ……

    周遭众人心思如何,暂且不论,战场之中,武雄一步上前,霸道雄威狂啸而起,那满头苍然白发,竟是转眼变得浓黑一片,浑浊黯淡的一双眼眸,更是迸溅出了犹若骄阳一般的神采,炽烈得令人视线难以触碰。

    更为惊人的是,在他那伟岸如山的躯体之中,原本有些苍白的肌肤,此刻竟是绽放出了一片璀璨夺目的金光,一道道古朴的金‘色’纹路在他躯体之上蔓延浮现,‘交’汇融合,竟是渐渐勾勒成了一枚印记,透散着浩瀚无尽的道之韵律。

    此时此刻,他恍若一尊新生的战神,伟岸的躯体,透散着无上雄伟,神圣至极,任谁也无法将他和先前那垂垂老矣,腐朽不堪的老者联系起来。

    “这是……”

    “本源之力,他竟然……”

    “以力证道,‘肉’身成圣,难怪,难怪……”

    见此一幕,那诸位圣人齐齐失声,神‘色’震惊。

    此时,他们总算明白,为何千年之前,尚未步入大圣境界的武雄,竟然能可与道‘门’三巅之一的天绝道主力战九日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诸圣心惊,武雄却是毫不在意,眼中唯有前方之人,豪声言道:“既然你就是那小辈身后之人,那么那小辈应该告知过你,吾说过,天上地下,碧落黄泉,都将无他容身之地,今日你也是同样,胆敢毁姬瑶宫‘门’庭,你可是做好了以命偿之的准备!”

    话语之间,武雄又是踏出一步,圣体雄威,震撼十方,霸道之力,重如泰岳一般,压得众人心惊胆战,面‘色’惨白,纵是那诸位圣人,也感到一阵雄沉压力临身,竟是比之先前那圣皇龙脉之威还要恐怖三分。

    雄威霸道,震撼十方,但那首当其冲的宁渊,却仍是一派淡然,负手言道:“吾剑之前,天上地下,碧落黄泉,谁人能阻!”

    话语之间,虚空之中骤起一声铮铮剑‘吟’,姬瑶宫穹顶随之轰然一震,一道剑光自从天际坠落而下,贯入大地之中,伫立在宁渊身前。

    璀璨剑光,转眼消散,剑伫于地,犹若青莲,三尺青锋,隐没于剑鞘之中,虽是锋芒未出,但仍有一道剑意自发,凌冽气机,尽破那如山霸道之威。

    青莲剑歌!忘川三途说ps:这两三天身体状态一直不佳,大概是有些小感冒,码字速度实在快不起来,大家见谅一下,这是第一更,后面还有一更,至于前天欠下那一更,我尽力写,只是能不能写完我也无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