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身份!
    万锋伫地,剑势冲霄,错‘乱’风云,雄踞在苍穹之中的那一道真龙之影,竟是发出了一声凄厉悲鸣,雄伟如山的躯体,竟是开始扭曲幻灭,寸寸崩散。

    “龙脉,这怎有可能,这怎有可能!!!”

    眼见这圣皇龙脉凝成的真龙之影开始破碎,纵是姜瑶也不由得失声惊叫了起来,一片苍白的脸庞之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圣皇龙脉,这可是圣皇龙脉,已然与人道气运融为一体的圣皇龙脉啊。

    这是人道力量的具象,江山大势的根本,皇者气运的体现,能可镇压五行,禁绝万法,纵是诸天神魔,九幽群邪,也要见之退避,否则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可以说,在这世间,除却了天道之力外,再无什么力量能可撼动这圣皇龙脉,若非如此,上古之时,人族诸位皇者怎能凭借这圣皇龙脉之力,就横扫当世,镇压上古百族,使得人族最终凌驾诸天之上,成就纪元之主?

    由此可想而知,这圣皇龙脉拥有着何等伟力,纵然是天降神罚,要以天道之力磨灭这圣皇龙脉,也会遭受到人道气运的反噬,在这人族雄踞神州,主宰天下的时代,需要何等磅礴的天道之力,才能够将这圣皇龙脉破碎磨灭?

    这个数字,无法估量,但可以肯定,绝无什么人能可掌握这样的力量,圣人也好,大圣也罢,哪怕就是那三教道祖重现寰宇,太古三千先天神魔重生,都不可能掌握这能将圣皇龙脉磨灭的力量。

    可以说,只要人族之火尚存,人道根基尚在,那么这圣皇龙脉就能可亘古长存,镇压底蕴,汇聚气运,保人族大道永昌。

    可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这一夜之间,天地易改,人族已成过往了么?

    望着那渐渐扭曲崩碎的真龙之影,不仅仅姜瑶的面‘色’惨白一片,连一直冷眼旁观的诸位圣人都是骇人不已。

    “不对!”

    “他并非是斩灭了圣皇龙脉,而是……”

    “姬瑶宫!!!”

    但圣人终究是圣人,若论心计,他们也许稍逊这‘精’于算计,城府非常的姜瑶,但若论眼界,这姜族帝‘女’是拍马也赶不上诸位触及大道本源的圣人。

    转眼之间,诸圣便发现了这其中关键所在,只是……

    已经来不及了!

    “轰!”

    一声轰鸣巨响,震得众人双耳剧痛不已,更是感到脚下大地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尘烟滚滚,‘玉’柱石崩,一瞬之间,这姬瑶宫如临末日,仿佛随时都要崩毁塌陷。

    “发生了什么?”

    “这姬瑶宫!”

    “你们看……”

    陡然惊变,使得方才遭受龙啸‘波’及的众人骇然不已,还未‘弄’清这是怎样一回事,一副更为震撼的景象便映入了众人视线之中。

    虚空震动,大地轰鸣,滚滚尘烟飞扬之间,姬瑶宫‘门’庭,那一处立于云海的天‘门’穹顶之上,高挂着圣皇御笔的姬瑶宫匾额中央,赫见一道剑痕浮现,将那姬瑶宫三字悍然贯穿。

    “轰!”

    剑痕浮现,又是一声轰鸣巨响,巍峨千丈,犹如天‘门’的姬瑶宫‘门’庭,轰然倒塌,那金光璀璨的姬瑶宫三字,更是直接破碎崩毁,化一片尘粉,被这狂风啸卷而起,飞散湮灭。

    不过顷刻之间,这姬瑶宫之‘门’庭象征,圣皇御笔,就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

    不错。

    圣皇龙脉,乃是人道气运根基所在,纵是宁渊此刻动用了英雄卡,绝代剑仙之能尽展,但也不可能斩断这圣皇龙脉,更不要说将其磨灭了。

    只是圣皇龙脉是圣皇龙脉,姬瑶宫是姬瑶宫,这两者之间虽有牵连,但仍是不可‘混’为一谈。

    皇者虽寰宇,君临天下,但不得长生,只有一世辉煌,三皇如此,五帝如此,无人例外,那姜族先祖神农,虽贵为人族地皇,但也经不住时光摩挲,上古之时就已逝去。

    既是圣皇已逝,那么这龙脉自也该重归天地,融入人道之中,等待着下一位人族皇者出世执掌,只不过三皇功德非凡,遗留之物也能可牵引龙脉之力汇聚,人道气运加持,这姬瑶宫正是凭借着宫‘门’匾额之上的地皇御笔,才得了一份圣皇龙脉,为仙宫底蕴镇压。

    磨灭那已经与人道气运融为一体的圣皇龙脉,宁渊的确做不到,但突破一部分龙脉之力,对于剑仙之锋而言,绝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在进这姬瑶宫之前,宁渊就一剑将这姬瑶宫‘门’庭,那圣皇亲笔御提的宫‘门’给斩了。

    这圣皇御笔一碎,那龙脉自也无处寄托,归散于天地之间,重入人道之中。

    这就是为什么,姜瑶将这圣皇龙脉之力催发到了极限,但依旧难以阻挡宁渊丝毫,最终连这真龙之影都开始崩溃了,因为她催动的不过只是姬瑶宫残余的龙脉之力,根源已散,凭此要如何镇压宁渊?

    望着那崩毁塌陷,已成一片断壁残桓的姬瑶宫‘门’庭,众人怔怔失神,一片死寂无声,脸庞之上,除却了震惊与错愕之外,再也做不出其他神情。

    姜瑶见此,身躯不由一颤,倒退数步,险些跌倒在地,那一张楚楚动人,娇美非常的小脸,更是变得一片苍白,不见丝毫血‘色’。

    震惊,恐惧,慌‘乱’,在内心之中不断涌现,纠缠‘交’杂,使得姜瑶的思维一片‘混’‘乱’,久久难回清明。

    圣皇龙脉消散,姬瑶宫‘门’庭崩毁,那么她,还能算是仙宫之主么,还能算是姜族帝‘女’么?

    姜瑶身躯又是不由得一颤,脚步踉跄,近乎要瘫倒在地。

    “殿下!”

    便是姜瑶心如死灰之时,虚空之中一声狂啸震‘荡’而起,随即便见姬瑶宫内,一道雄伟至极的身影犹如雷霆奔袭而至,护在姜瑶身前。

    正是那寰宇十绝,曾经名震神州的传奇强者——武雄。

    匆匆感至的武雄,见姜瑶神‘色’惨白,心如死灰的模样,心中顿时升起了一阵滔天怒火,当即回转过身,宛若一头暴怒的狮王回首一般,怒焰喷涌的目光已是落在了宁渊身上。

    然而怒焰喷涌的目光,在触及宁渊身影之后,却是骤然一凝,再望见那已成一片残垣断壁的姬瑶宫‘门’庭,纵然武雄,也不由面‘色’微变。

    “剑意!”

    “这般的剑意!”

    “你是什么人!”

    沉声一喝,震‘荡’虚空,武雄注视着宁渊,虽然面上依旧是怒意汹涌,杀机滚动,但眼神之中却是透‘露’出了几分凝重神情,以及一片遮掩不住的忌惮之‘色’。

    身为曾经的寰宇十绝之首,能可与道‘门’三巅之主‘交’战九天九夜不败的传奇强者,纵然如今圣位跌陨,但武雄的眼界,仍旧不是那百里惊鸿之流能可相比的。

    感受着眼前之人身上透散出的剑意,那纯粹至极,已成大势的剑意,武雄知晓,这必然是一个恐怖至极的对手。

    因为他也曾经踏上过那一条道路,那一条无道证道,在无尽黑暗之中开扩践行的证道之路。

    只不过他失败了,而眼前的人,巅峰未陨!

    面对这样的对手,纵是武雄,也只能强压心中滔天怒意,滚滚杀机,平气凝神,严阵以待。

    不仅仅是武雄,一旁的诸位圣人,尤其是那剑夫子,笑佛陀,脱天峰主三人,此刻神情亦是凝重非常,满目忌惮。

    这三人虽不如武雄,但到底是出身大教‘门’庭的圣人,眼界同样非凡,方才那突破龙脉,斩灭圣皇御笔的一剑,足以让他们明白许多了。

    一位证道者!

    踏上此等道路的人,莫要说他们,纵是位尊大圣的强者,都不敢掉以轻心。

    虽然现如今,此人上这姬瑶宫,是向姜族发难,但仍是让这一众圣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不过也是因为如此,诸圣内心之中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好奇,此人究竟是谁,这一位踏上了无道证道之路的强者,按照道理来说不应籍籍无名才是,为何此刻这姬瑶宫中却无一人道出他的身份,甚至连姜瑶看起来都是一头雾水的模样。

    难道他真的是一位长生剑主?

    不,绝无可能!

    这长生剑虽是神州第一杀手组织,标金买命,号称只要付得起相应的代价,就能可刺杀任何人,一方传承之主也好,绝世天骄也罢,哪怕就是踏入大道之境的圣人,他们都一样不会有半点推脱

    但这也只是号称而已,纵是长生剑,在这神州之中也有两者不敢招惹。

    一是那三大无上大教‘门’庭。

    二是那三皇五帝世家族脉。

    三大教‘门’就不用多说了,为神州真正的主宰,无上大教‘门’庭,就是给长生剑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向三大教‘门’出手。

    三皇五帝世家虽不如三大教‘门’那么实力恐怖,但长生剑与圣皇世家的关系非同一般,在上古之时,长生剑就数次投入人族圣皇麾下,直至现如今,三皇五帝世家,仍是对长生剑保有一定的掌握,自也不可能反被这利刃所伤。

    所以此人绝不可能是长生剑之人,他究竟是谁,那一张长生面镨又是从何而来,上这姬瑶宫的目的又是什么。

    重重疑云,笼罩在众人心头,难以挥散。忘川三途说第二更,又是拖到半夜,对不住一直相信等候我的大家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