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剑势
    冷风骤起,啸入宫中,风中赫见一张银‘色’面具,随着那肃冷的寒风飘飞而来,之上道道猩红曲线‘交’错,勾勒成了一张令人不寒而栗的笑脸。。

    “这是……!”

    如此一幕,看得在场众人皆是一怔,神‘色’错愕的望着那一张飘飞而至的银‘色’面具,声语消弭,渐成死寂。

    纵是那身居上席之位,一派气度沉稳,深不可测的诸位圣人见此,也是神‘色’骤变,不由失声。

    “长生面镨!”

    在场众人之中,也许会有人认不得这一张面具,但身为道圣之境的强者,又是一方传承的老祖,这一位位历经了神州风云变幻,沧海桑田的圣人,如何可能认不出这一张能让无数人为之战栗,肝胆俱裂的长生面镨?

    正是因为认得这一张长生面镨,更明白这长生面镨所象征的意义,此时此刻,这诸位圣人才会如此失态。

    长生面镨,乃是长生剑的至高象征,唯有长生剑主接取剑令,出行任务之时才会佩戴在身。

    从上古终末到现如今,在这神州之中,长生面镨一共不过出现了十三次,次数看似不多,但每一次这长生面镨现世,都必然会有一位圣人因此陨落。

    一张面镨,就代表着一条圣人亡魂!

    长生剑出受长生,神州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就因为这轻轻一句话语,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生怕一旦闭眼,便要被那永恒的黑暗吞噬。

    这便是长生面镨,死亡之神的象征,纵然是那高高在上的圣人,对此也是忌惮不已。

    但是为什么,这一张长生面镨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这姜族举办的瑶池仙会之上,圣皇亲笔御提的姬瑶宫中?

    这不应该,这绝对不应该,如何都不应该!

    除非……

    心思翻转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在场诸位圣人神情又是一变,眼眸之中不由得泛起了几分骇然之‘色’。

    诸位圣人尚且如此失态,其余之人更是不用多说了,但凡识得这长生面镨的人,无论是一方传承之主,还是那受邀而来的潜龙天骄,强者豪雄,此时此刻都是神‘色’大变,满目惊疑不定。

    正坐于上席首位的姜瑶,也是面‘色’微沉,目光渐凝,但姜瑶到底是姜瑶,这位姜族帝‘女’的心计,岂是常人能与之相比的。

    只见这位帝‘女’柳眉一皱,强行压下了心中那纷‘乱’思绪,冷眼注视着那一场长生面镨飘飞而至。

    冷风席卷,面镨飞落,不偏不倚,正是落在了姜瑶面前酒桌之上。

    如此一幕,映入众人视线之中,直让各方目光微变,神‘色’渐凝。

    这长生面镨,果不其然,是冲着姜瑶而来的么?

    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胆敢在这瑶池仙会之上,向姜瑶做出此等挑衅之举,难道便不怕那圣皇世家雷霆震怒?

    又或者,来人真正有一抗那圣皇世家的能为?

    感受众人不断变幻的目光,再望向那一张面镨之上的猩红笑脸,姜瑶美眸之中泛起一道寒光,当即站起身来,冷声:“不知是那位前辈驾临姬瑶宫,还与姜瑶开此玩笑?”

    话语之间,赫见虚空震动,道道金‘色’华光绽放,沉寂的圣皇龙脉威能再现,眨眼之间便已将姬瑶宫笼罩在内,使得在场众人顿感一阵压力临身,沉重至极。

    这圣皇龙脉之威,虽是压得人难以喘息,但在场众人却不敢有半分异议,因为此时此刻,谁人都能可感受得到,姜瑶心中的愤怒,还有那一丝遮掩不住的忌惮。

    不过一张长生面镨,就让这位姜族帝‘女’如此紧张,甚至直接唤醒了姬瑶宫中沉寂的圣皇龙脉,一副严阵以待之势。

    由此可想而知,这人不仅仅来者不善,实力更是非同小可,否则的话,岂能让这位姜族帝‘女’摆出如此姿态?

    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在场众人惊疑不定,心中不住猜测之际,姬瑶宫外,忽见一人身影飘渺而至,缓步踏来。

    步伐轻缓,却是一派自信从容,更透出一股不屈不折,刚正堂皇的气势,一步之前,纵然那漫天金‘色’华光闪动,圣皇龙脉雄威镇压,也难以阻挡一丝一毫。

    “嗯!”

    如此一幕,使得姜瑶神‘色’微变,但并未因此就升起退让之意,反是目光一寒,再催圣皇龙脉之能。

    “‘吟’!”

    下一瞬,只听一声龙‘吟’震啸而起,虚空之中绽放出一片璀璨金光,汇聚成一道真龙之影,雄踞苍穹,镇压十方。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一张长生面镨,足以让姜瑶确定来人是敌非友,所以姜瑶也不在多做言语,直接将这圣皇龙脉威能彻底催发,‘欲’要将来人雷霆镇压,以正姜族圣皇世家之名。

    “轰!”

    随着那一道真龙之影昂首长啸,虚空轰然一震,掀起滚滚涟漪,一股浩瀚磅礴的伟力降临,镇压而下,沛然难挡,无可抗衡。

    圣皇龙脉,镇压五行,禁绝万法,纵是圣人之尊,也要被其雷霆镇压,唯有脱去三厄之劫,半步合道的大圣,方才有与之正面抗衡的能为。

    眼前之人虽是来历莫名,深不可测,但姜瑶仍旧不相信,这会是一位大圣之境的强者。

    真龙长啸,伟力镇压,圣皇龙脉浩瀚威能之下,在场众人,皆是神‘色’巨变,感觉好似被一座万丈重山压在身躯之上一般,根本动弹不得,连体内真元都被压入丹田之中,变得如若死水一般,丝毫催动不得。

    纵观全场,只有那诸位圣人,方才还保留有几分行动之力,但也仅仅只是行动而已,同样受到这圣皇龙脉之力镇压的他们,此刻能够动用的力量,不会比寻常先天修者强上多少,甚至还略有不如。

    连圣人都被压制到了这等地步,可想而知,这姬瑶宫中的圣皇龙脉,此刻被姜瑶催发到了何等境地。

    但纵是如此,那人脚步,仍旧未停,依然未变,不疾不徐的步伐,大势堂皇,不屈不折,犹如一口出鞘之剑,纵是江山在前,也要势破万钧,怒海横截,也要剑斩沧澜。

    无可阻挡!

    “怎会!”

    这般情形,使得姜瑶面‘色’不由一变,昨日发生的一切,此刻又是涌上心头,尤其是那一道突破龙脉镇压,撕裂虚空,刺向自己的猩红血光,更是仿佛要在眼前重现一般。

    “不!”

    “这不可能!”

    “此人若真正是一尊大圣,怎不见道印痕迹?”

    “必是以某种妖邪手段,方才能堪堪抵挡这龙脉镇压!”

    “既是如此,我便要看看,你能支撑到及时,给我——镇!”

    一瞬之间,思绪翻转,姜瑶美眸之中泛起一丝狠然之‘色’,强压内心之中的不安,将那圣皇龙脉之威催至极限。

    昨日,她已经败了一次,今日,她不能再败第二次,否则的话,这姜族颜面,圣皇世家声誉,都要因她一扫涂地!

    这样的后果,纵她是姜族帝‘女’,也难以承受。

    所以纵是心中不安,还有先例在前,姜瑶仍是死进不退,将这圣皇龙脉威能催至极限,势要一搏。

    “吼!”

    随着姜瑶心念催动,姬瑶宫上方,那盘踞在苍穹之中的真龙又是昂首狂啸一声,龙‘吟’‘激’‘荡’,震起滚滚‘波’涛,连场中无关之人都遭受‘波’及,被这龙‘吟’之声震散体内真元,周身气血随之紊‘乱’翻滚,四处冲击。

    不过转眼之间,声声低‘吟’惨嚎响起,场中不少人口喷鲜血,半跪在地,更有甚者直接瘫软昏‘迷’,七孔溢血。

    场中众人遭受无辜‘波’及,那上席之处的诸位圣人也没有幸免,虽未到口喷鲜血的地步,但也是面‘色’微白,体内气血翻滚难平。

    这等遭遇,让诸位圣人心中是郁闷不已,无名火生,想他们堂堂圣人之尊,一方传承老祖级别的人物,到哪里不是礼遇有加,不敢有丝毫怠慢,如今这姬瑶宫倒好,昨日镇了一次,今日又镇了一次,这是几个意思?

    诸圣心中虽是生怒,但此刻却也发泄不出来,只能强运体内大道圣元,抵挡那龙脉镇压的同时,冷眼向那白衣人望去,看看此人究竟是要如何应对这被姜瑶催发至极限的圣皇龙脉镇压。

    随后诸圣便见,在那催发至极限的圣皇龙脉镇压之下,那白衣人依然不见退让,又是一步踏出!

    “铮!”

    “铮!”

    “铮!”

    这一步落下瞬间,虚空之中,竟是骤然响起了一阵铿锵剑啸之声,随即便见这瑶池仙宫之中,但凡剑器,无论是凡兵劣铁,还是神兵利器,尽数震动了起来。

    姜族召开瑶池仙会,广邀各方群雄前来,这赴宴的人自是数不胜数,纵然真正有资格进入这姬瑶宫的人只有一部分,也达到了数万之众。

    这数万人中,修剑之人众多,剑器更是数不胜数,如今纷纷震动,竟是不受主人控制,骤然夺鞘而出

    “砰砰砰!”

    下一瞬,只见寒光破空,撕裂漫天金华,一口口剑器坠落而下,贯入大地之中,双列成行,竟是为那白衣人划开了一条通路。

    “砰!”

    最后一口剑器坠落而下,重重的轰击在了姜遥身前,虽只是一口凡剑,连先天神兵都算不上,但这一击落下之时,竟将大地斩出了一道长达三丈的剑痕,凌厉剑气破空直入,将姜遥面前的‘玉’桌一斩而断,惊得这位姜族帝‘女’踉跄而退,险些跌倒在地,那一张绝美容颜,转眼便已苍白一片。忘川三途说ps:卡文,卡得‘欲’仙‘欲’死,‘欲’死‘欲’仙,一晚上就写了一章,给我休息一下,晚点在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