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冷风呼啸,热血横流,触目惊心的鲜红‘色’彩,又一次在这望云之巅上蔓延开来,呼啸的风声,如今好似亡魂的悲鸣。

    血泊之中,一具尸身,一颗头颅,渐渐僵硬,渐渐冰冷。

    百里惊鸿!

    任谁也想不到,这堂堂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名动神州的道圣强者,竟然会是长生剑的剑主之一。

    更是无人想到,这曾经让神州无数强者闻之‘色’变,甚连圣人都胆战心惊的长生剑主,如今竟然成为了这望云巅上的一具无首尸身。

    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一人知晓。

    方才白衣人与百里惊鸿之间的‘交’锋,乃是剑势之战,大道之决。

    那九幽冥域之中的血河剑光,青‘色’剑莲斩出的绝世一剑,乃是白衣人与百里惊鸿一身大道本源的具象,以此凝聚剑意大势,于元神之间‘交’锋对决,并非是真正将这一片天地化九幽,斩灭破碎。

    虽然说这元神‘交’锋,大道剑势对决,近乎没有对外界构成影响,但其中凶险却丝毫不见,甚至还有胜之,每一步都是生死‘交’锋。

    这也就是为什么,同为圣人,百里惊鸿在剑势被破瞬间,就已命陨当场,身首异处,连逃都来之不及。

    也是因为如此,这望云巅周遭,修为最强不过天劫顶峰的众人,根本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以他们的境界,根本无法触及那样的力量,就是能可触及,也会被那两道剑势‘交’锋所产生的余**及,身受重创。

    因此在众人眼中,先前百里惊鸿是方才‘欲’要出剑,暴起攻势,但下一瞬却骤然僵凝在地,紧接着口中嘶声一句,颈脖之间便见凄厉的血光喷涌迸溅而出,使得那一颗头颅抛飞而起,血染长空!

    直到现在,众人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甚至都未能回过神来,仍是怔怔的注视着血泊之中的那一具尸身,满目错愕,皆尽无声。

    四方死寂之中,望云巅上,狂风呼啸,一张银‘色’面具在风中飘飞,最终坠落而下,被那白衣人接入手中。

    这面具通体银白,与一般长生剑所带的面具没有多少差别,唯一不同的是,那面具之上的笑脸,乃是以血‘色’描绘,使得这一张勾勒出来的脸庞,是那般的栩栩如生,那似笑非笑的脸庞曲线,更仿佛时刻都在扭曲着一般,给予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悚之感。

    除此之外,这就是一张普通的面具而已,除却了视觉上的遮掩,再无半点用,更不要说隐藏原身气息。

    当然,长生剑也不需要这样的遮掩,尤其是对于步入道圣之境的长生剑主而言,这一张面具,只不过是一重身份的象征,仅此而已。

    望了一眼手中的面具之后,白衣人抬起了头来,平静如渊般的目光,在观战众人身上一扫而过。

    这般的目光,虽然平静得不见半分‘波’澜,但却仍是犹若利剑一般,直让那方才还怔怔失神的众人猛然惊醒了过来,脸庞之上浮现出一片惊惶无措的神情,纷纷将头低下,连身子都微微躬弯了下去,根本不敢与其对视。

    虽然他们仍是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但百里惊鸿的尸身却是真真切切的摆在眼前,这位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名动神州的道圣强者,在转眼之间,血溅三尺,身首异处,以自身这血淋淋的事实,向众人证明了这白衣人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一位能可瞬杀道圣的强者,此等人物面前,什么人世顶峰,什么天劫强者,都是笑话一般。

    所以此刻众人很是自觉的低下头来,姿态恭敬到了极点,生怕一个不好会引起这位圣人的误会,若是将他们也认是为围杀宁渊而来的,那可就麻烦大了。

    目光扫过这一众神‘色’惶恐,姿态敬畏的众人,白衣人没有言语,转身化一道剑光,破空而去,转眼之间就已消失不见。

    “这……!”

    见这剑光远去的方向,在场众人神‘色’却是不由一变,满目惊骇。

    那一道剑光远去的方向,正是白‘玉’京所在的方向。

    此人去白‘玉’京做什么?

    众人不知,但望云巅上百里惊鸿的尸体,似乎告诉了他们答案。

    百里惊鸿,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又是这长生剑的长生剑主,这意味着什么,就不需要多说了吧?

    “此人上白‘玉’京,不会是拿此事向白‘玉’京发难吧?”

    “早就听闻白‘玉’京与长生剑有所关联,不曾想真是如此。”

    “此人实力恐怖,连百里惊鸿都非是一合之敌,他往白‘玉’京,只怕又会‘激’起一场大战,届时……!”

    “速速赶回白‘玉’京!”

    一瞬之间,心念百转,众人目光一凝,不敢再有半点停留,纷纷身化遁光,往白‘玉’京赶去。

    片刻之后,这方才还是各方焦点的望云巅,就恢复了以往的清冷,观战众人尽数赶回白‘玉’京,再也不见一人停留在此,连宁渊也无人关注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这神州之中,圣人才是真正的强者,主导这神州大局,牵引天下风云的关键所在。

    现如今,一位神秘莫测的圣人现身,瞬杀百里惊鸿之后,又亲往白‘玉’京而去,似乎又会爆发一场大战。

    圣人之战,还牵扯到了白‘玉’京长生剑以及儒‘门’的九皇之争,如此形势之下,谁还有闲暇去关注宁渊如何。

    此时此刻,众人只想知道,那白衣人是不是真的要亲上白‘玉’京,若是真,那届时白‘玉’京对于百里惊鸿的死,还是其长生剑主的身份,这云海仙城要以何等姿态应对,而儒‘门’对于此事,又将会表‘露’出怎样的态度?

    这些种种,都有可能引起神州格局之变,与之相比起来,一个宁渊算得什么?

    因此不过片刻之间,望云巅周遭观战的众人,就散得一干二净,恢复了以往清冷与平静的孤峰之上,望着众人离去的宁渊摇了摇头,心中暗自感叹道,这些人还真是现实得很啊。

    方才宁渊以战魂分身,承载英雄卡的力量,现出绝世剑仙之威,瞬息之间将百里惊鸿斩杀,这般战果,当真是立竿见影,威震十方。

    凭借此战的影响与威慑,纵然是姜族,白‘玉’京,四大神宗这等顶峰传承再想要对宁渊下手,那也要好好思量一二,毕竟一位能瞬间斩杀道圣的强者,不是谁都招惹的起的,哪怕就是这云海仙城,圣皇世家,也要顾忌一下被这等强者报复的后果是什么。

    有此战立威,日后宁渊在这神州之中行走,就能可少去许多麻烦了,最起码,不会再有什么人没事就来招惹他。

    只不过如此,就足够了么?

    一个百里惊鸿的死,的确能让白‘玉’京,姜族以及四大神宗有几分顾忌,但也仅仅只是几分顾忌而已。

    这点威慑,就想要保证日后安枕无忧,稳如泰山,根本不切实际,一个百里惊鸿,哪里有这样的资格?

    所以……

    抬头远望,注视着那苍穹云海之中若隐若现的白‘玉’京,宁渊一笑,喃喃说道:“难得一次,应该尽兴才是。”

    话语之间,宁渊手中忽见一道赤‘色’流火之光绽放,一只朱雀展翼而出,汇流火光,凝化成一张异谱面具。

    面具上下赤红,以金琉点缀,形似朱雀,双翼展翅,周身似有赤‘色’流光腾动,尽显神圣尊贵之意。

    朱雀异谱现,顿引狂风怒啸而起,下一瞬,一道赤‘色’流光随风而出,望云巅上,已然不见宁渊身影。

    ……

    白‘玉’京,姬瑶仙宫之中,青云之争已至**,九位英杰脱颖而出,此刻正在角逐这青云头筹之位。

    擂台之上,少年天骄争锋,一片‘精’彩纷呈。

    擂台之下,神州各方传承之人推杯换盏,气氛热烈。

    就是在上席之处,帝‘女’姜瑶与诸位圣人,一众传承之主,还有那受邀而来的各方前来,也都是满面笑容,沉浸在这仙会盛事之中。

    这般热烈氛围,全然不像是方才那般微妙古怪,众人也是看得出来,自从接到那宁渊离开白‘玉’京的消息之后,无论是强颜欢笑,心不在焉的帝‘女’,还是怒意汹汹,腹恨难平的太一神子,都一改前态,兴致大起。

    这其中是何缘由,在场众人心中都明明白白,不过没有谁会那般不识趣的提起,纵是诸位圣人也是心照不宣,干脆将注意力放在了这青云之争当中,看看这一届后辈可有出彩之人。

    而此时此刻,擂台之上,‘交’战已至关键,一人隐隐占据了优势,即将得胜而出。

    见此,太一神子一笑,向姜瑶言道:“那凌绝果真不愧是帝‘女’手下英才,姬空的确不是对手,太一认败,自罚三杯。”

    姜瑶轻声一笑,言道:“神子客气了,这三杯还是姜瑶与神子同饮吧。”

    话语之间,姜瑶举起酒杯,也不做那‘女’儿扭捏之态,就要一饮而尽。

    然而便是此时,姬瑶宫外,忽闻诗声远至。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诗声中,赫见一张银‘色’面具,随风飘飞而来,面上一张笑脸,如血猩红,触目惊心!

    ps:状态真的不好,四个小时才堪堪写了一章,还有一更,不想强行写出一堆垃圾来,所以先欠着吧,明天补上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