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望云巅
    望云巅,孤峰万丈,势贯云海,苍穹之中的罡风凌冽如刀,无尽岁月削斩之下,已然将这望云之巅削成了一片平地,宽达百丈,四周山石锋锐如刀,宛如一座自然而成的斗场擂台,天然绝险。

    因为就在这不可动武的白‘玉’京外,所以这望云巅经常是生死约战之地,在这绝巅峰峦之中,可见诸多锋锐如刀的山石上,都遗留有一片又一片暗紫‘色’的血迹,不知是多少人的鲜血汇聚,方才凝成这般的颜‘色’。

    苍穹之中的罡风呼啸而过,凌冽冷厉,犹如狂涛席卷,又似刀锋,寻常人在此,怕是连站立都有些困难,唯有修为高深的修者,真元护体之下,方才不惧那罡风之伤。

    此时此刻,这顶峰绝巅之上,便见一人静立,任由那风涛狂啸,也岿然不动,稳如泰岳之山。

    风啸风啸,声声不绝,只是不管这狂风如何凌冽,也吹不散虚空之中萦绕的那一股血腥,那残留在这望云巅上的杀意!

    这是一片杀戮战场,一片决死之地,只是不知今日,又会染上谁人的鲜血?

    狂啸的风中,宁渊孤身而立,不见言语,不见动,似在静候着什么。

    ……

    望云巅外,如今可见道道身影环伺而立,冷眼旁观,观其气息,竟然皆是步入了天劫之境的强者,各方传承之中仅次于圣人的顶尖战力。

    如此多的天劫强者,身份各不相同,但如今的目的却是一般无二,一道又一道的目光,落在了望云巅上,凝望着之中的人。

    数日之前,白‘玉’京外那一战,仍是历历在目,鲲鹏王者,妖神之威,最终仍是命陨枪锋之下。

    便是昨日在姬瑶宫中,那觉醒了神之血脉,跨越了天之界限,人神之别的太一神子,也苦吞败果,近乎亡命当场。

    如此战绩在前,对于宁渊的实力,自是无人质疑。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心中都明白,这一战,要么是一场震惊神州的绝世之战,要么就是一场令人叹息的全面屠杀。

    在明知对手实力如此强横的前提下,无论是姜族,白‘玉’京,还是那妖族三王或者四大神宗,都不会有半分松懈的可能。

    因此他们要么不出手,要么出手便是必杀,绝不给宁渊有半分逃出生天的可能!

    否则的话,那就是养虎为患,悬剑在头,没有哪一方势力会愿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接下来这一战,宁渊所要面对的对手,必然是一位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一尊圣人!

    道圣,超脱凡俗,比肩神魔,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什么先天后天,什么地劫天劫,都只是蝼蚁而已。

    纵是宁渊战力惊人,连鲲鹏王与太一神子都难以匹敌,可以说是先天之中的至强者,圣人之下无敌的存在。

    但对上道圣,在那一重天之界限面前,仍是难见希望。

    这一战,会是一人超脱天限的奇迹,还是一只蝼蚁的无力顽抗?

    众人不知,但却都明智的远离了望云巅,避免被那战斗余‘波’席卷,成为那被无辜殃及的池鱼。

    时光,在沉默之中渐渐流逝,东升的朝阳此刻已悬挂在了苍穹之中,化了一轮璀璨烈日,炽热的光华照耀而下,让人的心不由多出了几分焦躁。

    “还不来么?”

    “或者并未有动手的意思?”

    “不,白‘玉’京顾忌儒‘门’,可能不会出手,姜族为圣皇世家,也许顾忌颜面,但是那四大神宗与妖族三王,已是与此人不死不休,绝无放过这一次机会的可能!”

    “那宁渊应当明白如今局势,为何还是离开了白‘玉’京,那妖皇也不见踪影,难道此人真正如此狂妄,要以先天之身与圣人一战么?”

    等待了许久,仍是未见结果,有人已是升起了几分不耐,但更多的人依旧岿然不动,静静等候着。

    就是在众人悄声言语之间,忽见异变陡生。

    “呼!”

    一阵风声狂啸,苍穹之中,忽见漫天‘阴’云滚滚而言,刹那便将那烈日骄阳遮掩,使得这天地顿时陷入了一片‘阴’沉黑暗之中。

    “这是……”

    “天地异象,果真有道圣之境的强者来了。”

    “只是不知是何方之人,姜族,四大神宗,还是妖族三王?”

    “看,那是……!!!”

    纷纷言语,最终由一声惊呼终结,望云巅外观战的众人抬起头来,往那苍穹之中,原本是骄阳高挂之处望去,终是见得一道身影映入视线之中。

    ‘阴’云遮天,骄阳失‘色’,风云错‘乱’的苍穹之中,赫见一人身影浮现,一袭白衣,胜雪的白,一口长剑,寒霜银‘色’,风中飘渺而至的身影,宛若仙人谪落,风姿绝世。

    身姿如仙,风采绝伦,但那脸庞之上,却是一张让人见之‘色’变,触之心惊的面具。

    面具银白,那五官却是以血‘色’描绘,猩红的曲线,勾勒成了一张笑脸,一张似笑非笑的笑脸,犹如死神的面容一般,带来无尽的恐怖与惊悚。

    “长,长生剑!”

    “这张面具!”

    “是长生剑主,长生剑主!”

    一片失声话语,句句骇然,声声惊恐,纵然在场的皆是天劫修为在身,笑傲一方的顶峰强者,此时此刻也是一片惊惶不定,心惊胆战!

    长生剑!

    神州的暗面,死亡的象征,无数人随之夜不能寐的恐怖梦魇,如今又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眼中,并且还是那最为恐怖的存在,长生剑主。

    人劫为剑奴,地劫为剑客,天劫为剑使,圣人为剑主。

    长生剑主,步入道圣之境的强者,亦是将长生之剑修炼至无上境界的死亡之神。

    众人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是一尊长生剑主亲自前来。

    “想要请动一位长生剑主,起码要有三枚白‘玉’剑令,也就是说,此番起码有三方势力出手了!”

    “直接请动长生剑,果然,他们根本不给此人半分机会啊。”

    “纵是同为道圣之境的强者,也有强弱之分,在未成大圣之前,单论杀戮,谁人比得上这长生剑。”

    “此战结果,已然分明了。”

    ……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望云巅上,一直静默不语的宁渊,终是抬起了头来,向那苍穹之中的长生剑主望去。

    抬头仰望的目光,正巧与那俯视而下的眼神正面相对,‘交’错之间,似见杀意如雷火一般迸溅而出。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诗声轻起,震动风云错‘乱’之间,那一道白衣飘影如若陨星飞落,直入望云之巅。

    “砰!”

    随即便听一道铿锵声响,长生剑主腰间长剑连鞘而出,伫立在大地之上,随即便见这位长生剑主一手按剑于前,冷声言道:“吾给你一个机会,‘交’代此身遗言吧。”

    听此,宁渊却是一笑,言道:“凭你么?”

    “哈哈哈!”面对宁渊藐视之态,长生剑主不怒反笑,言道:“”希望九幽之下,你还能保持这一份狂妄!”

    话语之间,但见长生剑主按剑之手一震,不及眨眼的瞬间,便见寒芒裂空,凌厉剑锋已是夺鞘而出。

    一道剑光绽放,在虚空之中斩出了一道深深剑痕,一剑寒光,掩盖日月,风云失‘色’,带起一道凌冽杀机,直取宁渊而去。

    杀意!

    杀意!

    难以形容的杀意。

    这一道剑光横空刹那,望云巅外观战的众多天劫强者都不由身躯颤抖,只感觉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意扑面而来,不仅仅是要灭杀‘肉’身,更是要毁灭神魂,仿佛天现杀机一般,胆敢抗衡者都要在这股杀意之下灰飞烟灭。

    纵是这些观战之人修为不凡,甚至不乏天劫顶峰的存在,但在这杀意之下,也是战栗不已,心神‘混’‘乱’,不要说抵抗,甚至连行动都不能,犹如屠刀之下任由宰割的羔羊。

    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这句话语绝非无端由来的,在掌握大道本源的圣人面前,无论你是先天也好,后天也罢,都不过蝼蚁而已。

    这蝼蚁之身,岂能抗衡天地之威?

    现如今就是最好的正面,在那长生剑主引动了大道本源,尽显杀戮极致,犹如天起杀机的一剑之下,在场众人,无人能可抵挡,在这杀意冲击之下,身躯战栗,心神‘混’‘乱’,连体内真元都难以催动运行。

    场外观战之人尚且如此,那战场之中,首当其冲面对这一道剑光的宁渊又承受着何等压力?

    无人知晓,因为难以想象。

    但他们却是能可看到,宁渊此时,仍旧静立于原地,面对那一道横空而来,杀势‘逼’命的剑光,他竟是动也不动。

    “果然,就算是天劫之中的至强者,也难以抗衡圣人之威么?”

    见此一幕,身心战栗的众人悲凉一叹,似乎已经预见了下一瞬将要映入视线之中的景象,那必然是飞溅的鲜血,以及一颗满面不甘与恐惧的头颅。

    “砰!”

    然而下一瞬,却闻一道铿锵声响,卷动漫天风云的凌冽杀意,轰然崩散。

    剑光破碎,杀意崩毁,风惊云‘乱’之间,宁渊身影,赫见一人负手而立,白衣飘渺,风姿绝伦,隐与天地浑然一体,犹如一口尚未出鞘的绝世之剑!忘川三途说ps:两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