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本源!(第三更)
    这凤凰纹真正的来历,自然不是当初传闻的那般是什么天降祥瑞,依照当时的形势推算,应该是那帝妃凤莹月为了谋夺北乾山秘境而准备的一件异宝,打算要以此物唤醒北乾山中的神州龙脉,只是不知为何这凤凰纹却落入了纪无双手中而已。

    当初赢孤鸣与帝妃借以赐婚为名,就是想要自从纪无双手中夺回这凤凰纹,但却因为宁渊的缘故功亏一篑,使得帝妃不得不动用最后的手段,把赢孤鸣这枕边人血祭之后,方才能将龙脉带回。

    由此看来,这凤凰纹应当只是凤凰一族的一件异宝而来,虽有不凡之处,但也算不上什么至宝圣物,能可唤出那涅槃圣焰已是极限,如何可能还有此等神效,能够将宁渊双魂元神之缺陷完美,助他踏入真劫第二重呢?

    纵是凤凰一族有这样的异宝,也不应该落在当时的凤莹月手中才是啊。

    难道……

    心想至此,宁渊神‘色’一变,目光又是落在了那凤凰纹之上,纵是发现了什么。

    这一道凤凰纹,不是凤凰,起码不是当初宁渊第一次看到的那只凤凰。

    当初宁渊第一次见这凤凰纹时,这纹画是金‘色’,光华璀璨,如今却已化为赤‘色’,犹如骄阳,且栩栩如生,透着一股俯视众生的骄傲与尊贵。

    虽然形象极其相似,但宁渊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凤凰。

    可不是凤凰,那又是什么?

    心中疑问之间,宁渊竟然鬼使神差一般的伸出了手来,向那凤凰纹触‘摸’而去。

    手掌落下,便感到一阵温润细腻,如水之柔般的触感沿着指尖传来,使得宁渊心神不由一震。

    艰难的无视掉那少‘女’娇柔,宁渊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按在了那凤凰纹上。

    顿时,一道赤‘色’火光在宁渊掌下绽放,一股虽只经历了一次,但足以刻骨铭心的炙热与痛楚随之传来,让宁渊神‘色’顿时一变。

    方才那一切,不是幻觉!

    这不是什么凤凰纹,而是一股本源之力,一个与宁渊身体之中,那始祖天龙本源一般的力量。

    本源,乃是大道根基所在,若是后天修者,如若人族这般,只有通过修行进去,突破先天神境,成就圣人之位后,才能可凝练出属于自己的大道本源,除此之外,先天而生的神祇或者魔神,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大道本源,那也是神之权能的核心。

    宁渊体内的始祖天龙本源也是其中之一,正是融合了这天龙本源,宁渊才能够突破真劫之境,成就先天神体。

    由此可见这本源的珍贵,无论是对于圣人还是对于神魔来说,那都是犹如‘性’命一般重要的存在,除非身亡,否则绝无拱手让人的可能。

    但是现如今,纪无双身上,却拥有着一股本源之力,虽然不如宁渊体内的天龙本源,但却远远超出了宁渊至今所见的本源力量,包括之前太一神子那‘混’沌权能。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一股如此强大的本源力量,为什么会出现在纪无双身上,难道……

    “嗯……”

    就在宁渊心中沉思之际,纪无双忽然轻‘吟’了一声,紧接着悠悠醒转了过来。

    方才苏醒,意识还有些朦胧,纪无双神‘色’茫然的望着宁渊,喃喃说道:“兄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渊:“!!!!”

    “嗯?”

    见宁渊没有回答自己,纪无双有些奇怪,紧接着终是察觉到了什么,低头往自己‘胸’前望去。

    “兄长!!!”

    一声惊呼响起,宁渊总算是回过了神来,触电一般的收回了手,然后慌忙扯过了一张毯子给纪无双盖上。

    身子有了遮掩,纪无双方才冷静了些许,双手紧抓着身上的毯子,神‘色’慌‘乱’之中带着几分羞恼的望着宁渊,连声问道:“兄,兄长,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衣服呢?”

    见此,宁渊不由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方才你喝了那杯酒后,不知怎么的就晕了过去,然后又不知怎么的冒出了一团火,再然后我也晕了过去,最后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兄长,你,你胡说!”

    这话让纪无双仿佛被踩中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连声说道:“虽然我喝了酒会浑身烫得难受,但,但我绝对不会这样把衣服脱掉的!”

    听此,宁渊眉头一皱,随即问道:“那么这是第一次这样?”

    “嗯,嗯!”

    宁渊这问题,让纪无双不由得低下了头去,脸庞之上一片红晕蔓延,连耳根处都泛起了一篇薄红,看得人心动不已。

    见此,宁渊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无双,给我看看你‘胸’口。”

    “‘胸’,‘胸’口?”纪无双低头望了望自己身前,随即又回想起了方才那一幕,脸庞之上更是犹如火烧云一般,红晕满布,羞怒‘交’加,恼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呢!”

    这是宁渊也察觉到了自己这话有些不妥,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你自己看看,哪儿是不是有一副凤凰纹,就是当初在北域你经脉恢复之时的那一道凤凰纹。”

    听此,纪无双感觉方才好了一点,说道:“这很重要么?”

    宁渊点了点头,言道:“这件事情应当与此有关。”

    “那,那好,但兄长你要先转过身去,不准偷看!”。”

    “好。”

    听此,宁渊只能很是坦然的转过身去,以此来掩饰一下内心之中那一点小小的失望。

    片刻之后,方才听纪无双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不是?”

    “那兄长你要不要过来看看确认一下。”

    “好!”

    宁渊转过身来,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又羞又恼的纪无双直接将那身上的毯子盖到了他头上,随即以真元迅速换上了一套新的衣裳。

    将毯子扯开之后,见已经穿戴整齐的纪无双,宁渊摇了摇头,心中喃喃道:“是谁说‘女’孩子穿衣服很慢的,我要打死他!”

    暂且不论宁渊那点小心思,将那略显‘混’‘乱’的心绪整理好之后,纪无双总算是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兄长,我的伤好像复原了呢。”

    “是么?”

    宁渊听此,也是有些惊讶,探手查看了一阵后,发现纪无双的元神伤势真的已经恢复了,甚至连修为也有了突破,直接踏入了神境六重,地劫圆满的境界。

    这般变化,虽然在意料之外,但却没有让宁渊太过惊讶,因为这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连宁渊触碰那一团赤焰之后,都得到了如此好处,为这一股本源力量的主人,纪无双自是收益更大,若非她积累不足,那突破至天劫之境都有可能。

    有这么一股本源力量在身,元神恢复,修为进境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哪怕日后突破天劫,面对先天与道圣两境之中的那一重天之界限,纪无双也能轻易突破。

    这就是本源之力,对于修行者而言,不逊‘色’于成道之机的至宝,与其相比起来,什么灵丹妙‘药’,圣珍宝,都不值一提。

    只是这一股本源之力,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怀着这样的疑问,宁渊又是鼓起了勇气,向纪无双说道:“无双,能不能让我试验一件事情?”

    纪无双歪了歪脑袋,有些疑‘惑’的望着宁渊:“什么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约莫片刻之后,宁渊就被纪无双赶出了房间。

    至于为什么他会被赶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试验失败了,没有一点结果的失败了。

    宁渊用尽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甚至冒着被纪无双一剑斩了的风险,像是方才那般将手放在了那一道凤凰纹先前所在的位置,又将真元渡入其中,但仍是没有任何用,那一道凤凰纹好像消失了一般,如何也不见现身。

    所以,宁渊毫无悬念的被纪无双赶出了房间,并且警告他以后再也不许骗自己喝酒。

    对于这不白之冤,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宁渊只能哀叹一声。

    “那一股本源之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与凤族有关,还是和无双自己有关?”

    沉思之间,宁渊渐渐皱起了眉来,纪无双身上的那一股本源之力,非同一般,又来历不明,实在让宁渊放心不下。

    只是放心不下归放心不下,对于这股似乎已经与纪无双融合一体的本源力量,宁渊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妥善解决。

    无奈之下,宁渊只好将此事暂且放到一旁,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抬头望向了天穹。

    先前他与纪无双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此刻竟已是午夜了,夜‘色’深沉,皓月当空,沐浴在月‘色’银华之下的白‘玉’京,更是美不胜收,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然而宁渊见此,却是冷然一笑,喃喃言道:“时间,应当足够了。”

    “足够什么?”

    宁渊话语方落,身后便传来了一声轻语。

    “嗯!”

    听此,宁渊一怔,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往后望去。

    回身转望,只见那漫天月华之下,一人静立,白衣翩影,风华绝世,微勾的‘唇’角,似笑非笑一般的望着宁渊,美眸之中,隐隐透着几许玩味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