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缘由(第一更)
    人已离去,‘乱’局平复,这一场出乎了所有人预料的风‘波’,也随之落下了帷幕。。

    瑶池仙会仍在继续,盛况依旧,歌舞升平,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方才那一场大战的影响,在这姬瑶仙宫之中的众人,也都仿佛忘却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再无一人出声提及方才那一场大战,甚至连帝‘女’二字都不见人提起了。

    虽是不再议论,但那频频望向姬瑶宫中殿的目光,仍旧是透‘露’出了众人那点点心思。

    显然,众人心中都是明白,这一场风‘波’虽已落幕,但是这绝不意味着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了,相反,这一切才仅仅只是开始。

    不错,随着武雄强势现身,迫使宁渊退走之后,这一场风‘波’可以说就此平息了,不仅仅帝‘女’丝毫无损,太一神子也保住了一条‘性’命,这瑶池仙会也得以继续,一切可以说是皆大欢喜,起码对众人来说是如此。

    但只可惜,这不是姜族与四大神宗想要的结果。

    绝对不是!

    绝仙剑主被一掌轰杀,毙命当场,太一神子身受重创,险些身陨,身为神州一方霸主,仅次于三大教‘门’的顶峰传承,身后还站着那神秘莫测的三天神界,四大神宗岂有可能被一人如此扫去颜面之后,还心甘情愿的咽下这口气?

    四大神宗咽不下,姜族更是不可能咽下,身为圣皇世家,在这神州之中是何等尊崇,纵然是那三大教‘门’也要以礼相待,不敢有丝毫轻慢。

    但现如今,在这姬瑶宫中,在这瑶池仙会之上,在这神州传承,众目睽睽之下,堂堂姜族帝‘女’,圣皇直系血脉,竟然被人挟持于枪下。

    这置姜家声誉何地,又置圣皇颜面何地?

    因此这件事情,无论是四大神宗还是姜族,都绝无可能就此善罢甘休,如今的平静,不过只是表象,那风雨‘欲’来之时的酝酿。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这瑶池仙会盛况之下,一片歌舞升平之间,又有多少暗流在悄然涌动,白‘玉’京中,各方群雄,又将因由此事而掀起何等风‘波’?

    ……

    形势纷‘乱’,暗流‘激’‘荡’,然而身处中央的宁渊却是毫不在意,离开姬瑶宫后,便带着纪无双回到了白‘玉’京所赠的那一处行苑。

    宁渊又一次昏睡过去的纪无双走在前方,一脸心有余悸的小虎儿紧跟在后,直至步入院中,将‘门’关上之后,这小丫头才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喃喃说道“呼,还好,那些家伙没有追上来。”

    见此,宁渊不由一笑,问道:“你以前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怎么现在却突然这么胆小了呢?”

    “谁,谁胆小了。”小虎儿矢口否认,强行解释道:“我只是怕你又‘弄’得自己一身伤的,然后又要让公子为你担心罢了。”

    “是这样么?”宁渊神‘色’透着几分戏谑的望着小虎儿。

    “当然是了,身为虎族的骄傲,我怎么会害怕那些家伙,反倒是你,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见宁渊此刻还有心情戏‘弄’自己,小虎儿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言道:“刚才你是不是疯了,在别人的地盘这么凶,杀了那什么剑主,又将那什么神子打得半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和那‘女’人翻脸呢,还出手挟持她,你没看到那帮家伙都要拼命了么,要是真的和他们打起来,就算没事也会惹得一个天大的麻烦,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和公子‘交’代。”

    听此,宁渊摇了摇头,轻笑说道:“这就是我的事情了,不牢你这大小姐费心,现在麻烦你去青衣那里,取一瓶千日醉黄粱来。”

    小虎儿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喝酒,难道就不怕那帮家伙等下杀过来找你算账?”

    宁渊一笑,言道:“就算杀过来了,那也是来找我的,我都不急,你怕什么,快些去吧。”

    这话可是让小虎儿气得不行,恶狠狠的盯着宁渊,喊道:“你这个家伙,不识好人心,狗咬吕‘洞’宾,哼!”

    说罢,小虎儿不再理他,转身寻君青衣去了。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抱起仍是昏睡不醒的纪无双,回身向屋内走去。

    方才在姬瑶仙宫之中,宁渊之所以会选择退让,不是因为武雄的威胁,也不是因为害怕与姜族以及在场诸位圣人翻脸,而是因为他有所顾忌。

    以宁渊现如今的实力,再有英雄卡为底牌,纵是在姬瑶宫中与姜族彻底翻脸,宁渊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甚至杀他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但宁渊却不能这么做,因为纪无双与小虎儿也在这姬瑶宫中,宁渊若是大开杀戒,那么纪无双与小虎儿的处境就会变得极其危险,纵是宁渊动用英雄卡,也未必能够在抗衡十余位圣人的同时,还保证两人的安全。

    这便是宁渊没有动手的原因之一,那武雄同样也是如此,这位曾经堪比大圣的强者,早就因为宁渊挟持姜瑶的举动起了必杀之心,但他最终却没有动手,让宁渊就这么离开了姬瑶宫。

    武雄真的不想对宁渊下手么,肯定不是,只是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保证姜瑶毫发无损的前提之下将宁渊斩杀而已。

    不要忘了,那时的姬瑶宫已经彻底复苏,圣皇龙脉镇压之下,除却宁渊不受影响之外,其他人都要被圣皇龙脉之力镇压,这般形势之下,纵是武雄,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在宁渊枪下护住姜瑶。

    所以最终,武雄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杀意,眼睁睁的看着宁渊带着纪无双两人就此离开了姬瑶宫。

    而离开姬瑶宫之后,武雄就更加不可能出手了,因为姬瑶宫外,乃是白‘玉’京,法度森严如铁,律例重如泰山的白‘玉’京。

    这白‘玉’京可不是姬瑶宫,那法度例律也不是圣皇龙脉,圣皇龙脉之能,身为姜族帝‘女’的姜瑶能可‘操’控,虽然还不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但也在掌握之中。

    但这法度例律就不同了,有道是法度如铁,律例如山,自从立法起始,就是不容触碰的森严铁律,法不容情,纵是白‘玉’京中的圣人,也不能朝令夕改。

    所以这白‘玉’京的法度例律,根本不能像是那圣皇龙脉一般收放自如,无论谁人到这白‘玉’京,都得遵循白‘玉’京的法度。

    而这白‘玉’京的法度之中,明律不可动武,圣人更是如此,一旦违反这一则例律,便会引起白‘玉’京法度审判,律例雷霆,当场镇压,绝无容情之理。

    所以出了姬瑶宫后,武雄根本没办法追杀上来,且只要宁渊不出白‘玉’京,姜族与四大神宗都奈何不得他丝毫。

    至于出了白‘玉’京后怎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推开房‘门’,宁渊进入屋内,将纪无双放到了‘床’榻之上。

    “嗯!”

    宁渊动虽轻,但仍是让昏睡之中的纪无双低‘吟’了一声,悠悠醒转了过来。

    “兄长!”苏醒之后,见宁渊就在身旁,纪无双方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连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宁渊摇了摇头,轻声问道:“反倒是你,现在感觉如何了,好些了么?”

    “好些了,只是还有些虚弱无力而已,兄长放心。”纪无双轻笑言道,只是在那略显苍白的脸庞之上,这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宁渊点了点头,言道:“这元神损伤不可大意,这几日你就不要修炼了,好好休养,稳固元神,避免留下什么隐患……”

    宁渊话语未落,便听‘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小虎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东西我拿来了!”

    “这么快么?”

    宁渊有些讶异的站起身来,打开房‘门’之后,便见小虎儿递过来一个瓶子,随即鬼头鬼脑的就要往屋里钻。

    “无双要休息,你自己玩去吧。”

    然而宁渊接过那千日醉黄粱之后,就将‘门’给关上了,直接将这‘精’力旺盛得有些过分的小家伙挡在了外边。

    随后不去理会小虎儿的抗议,宁渊重新回到了‘床’边,倒出一杯千日醉黄粱,随后扶起了纪无双的身子,言道:“无双,先把这喝了,然后好好休息吧。”

    “嗯。”

    纪无双点了点头,乖乖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见此,宁渊一笑,言道:“这酒是唤千日醉黄粱,是龙族佳酿,能可淬炼‘肉’身,温养神魂,如今你元神受损,正好多……”

    然而宁渊话语未完,便见纪无双神‘色’一变,有些慌‘乱’的说道:“等一下兄长,你说这是酒嘛?”

    见此,宁渊有些奇怪的问道:“是啊,怎么了?”

    这话让纪无双更是惊慌了起来,言道:“我,我不能喝酒的。”

    “啊?”

    宁渊一愣,有些不解的说道:“这是为什么?”

    “我也说不清,反正不能喝,一旦喝了,就会……”

    纪无双神‘色’无措的说着,但这话还未说完,身子便忽然一颤,仿佛被瞬间‘抽’空了一切气力一般,软软的倒在了‘床’榻之上。

    ps:因为今天向书友承诺了四更,所以本打算写完在一起发的,但大家一直催,就只好一更更的发了,这是第一更,还有,主角不是怂,这段剧情也没有落幕,而是刚刚开始,请大家不要‘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