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目的(二)
    第四百九十二章:目的(二)

    姜瑶之后如何,宁渊并不清楚,也没有去弄清楚的想法,虽说他明知此番邀约姜族是别有所图,但是一番交谈之后,这帝女却是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不堪。

    宁渊对于姜瑶观感如此之差,不是因为她以言语相逼,大义挟持,为姜族帝女,圣皇后裔,如今的人族支柱,她本就身负人族大义之名,以此威压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问题是,这姜瑶以这大义之名行事,真正是为了人族,为了这黎民众生么?

    纵然那纪元开端是真,天地大劫亦是不假,但可不要忘了,这九皇之争乃是儒门召开,也是儒门广邀天下前来齐聚于这白玉京中。

    为人族传承所在,无上大教门庭,又是以江山社稷,天下苍生为教义理念,儒门的根基所在,正是这人道社稷!

    人道为根基,社稷为底蕴,人族在,儒门便在,人族昌盛,儒门也会随之大兴,这就是为何,三大教门之中,儒门立教世间,传承岁月最短,但是论实力底蕴,却丝毫不弱于道释两教的缘由。

    既是以人道社稷为教门根基,那么此番儒门召开九皇之争,不惜以神州龙脉为代价,邀请天下各族潜龙齐聚,会是想要选出一位异族皇者?

    且先不说儒门一众圣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会做出这等自毁根基的事情,就是儒门真正想要这么做,那么也要问问同为人族大教门庭的道释两教同不同意。

    这一次儒门如此大张旗鼓的开启这九皇之争,搅动神州风云,必然是有所图谋,但儒门所图,绝不可能会是毁去人道根基。

    所以方才姜瑶那一番话语,全是一番危言耸听,无视掉那一层大义之名,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操弄人心的伎俩罢了,只有那些愚不可及之人,才会相信这姜族帝女的话语,成为她手中任其操弄的一颗棋子。

    宁渊也许算不上什么聪明绝顶的智者,但是宁渊也没有蠢到那等境地,被这姜瑶几句话语便拨动了心神,任其摆弄。

    至于妖族一统,没落的妖庭重新崛起之后,会不会在这纪元之争,天地大劫之中成为人族的心腹大患,宁渊其实并不担心,缘由无他,因为他相信君青衣。

    这理由听起来似乎有些感情用事,可实际想想看,妖族为上一纪元之主,底蕴何其雄厚,纵然如今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也仍旧能在这九州雄踞一方,妖族祖地之中的娲神殿,更是连人族大教都不敢小视的存在。

    拥有如此底蕴,妖族想要培养出一位绝世妖皇,绝不是什么难事,无论是那妖族三王,或者十大皇脉,祖地蛮荒,都有着诸多天之骄子,纵是难以与君青衣比肩,但同样能可成为一代雄主。

    这般的条件之下,妖族之所以还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时机未到,一旦时机成熟,纵是没有君青衣,也会有一位妖皇横空出世,一统妖族,再现辉煌。

    如此登位的妖皇,必然会顺应大势,引领妖族掀动战火兵锋,那时才是真正的苍生涂炭,天地染血!

    所以说宁渊是该相信君青衣,有无上魄力与手腕一统妖族之后,息止兵戈,还是去相信一个不知根底,由妖族推选出来的妖皇会爱好和平?

    所以说事情不可只看表面,更不要听人几句话语便挑动是非。

    “不过话又说回来,儒门开启这九皇之争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竟是连这圣皇世家都牵扯其中,不惜手段?”

    步出殿门之后,先前一直压在心头的疑惑,又是纷纷涌现了出来,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姜族乃是神农后裔,圣皇世家,底蕴雄厚,地位更是超然,在这神州之中,是仅次于三大教门的传承。

    以姜族的地位,圣皇世家的名声,身为帝女的姜瑶,实在不该动用这般下的手段才是,但她却用了,甚至还是亲自出面,屈尊降贵。

    从此能可看出,姜族对于这九皇之争的重视,甚至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这就是关键所在了,这九皇之争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堂堂圣皇世家如此?

    心想至此,宁渊眉头皱得更深了,眸中也是多出了几分阴云,脚步加快了几分,向外走去,此刻他已没有心思在这姬瑶宫中浪费时间了。

    ……

    与此同时,瑶池仙宴,已是即将开启,各方来客齐聚一堂,盛会分为更是热烈万分。

    “此番恰逢九皇之争盛事,姜族锦上添花,将瑶池仙会移至白玉京中展开,更是盛况空前啊!”

    “可不是嘛,到现如今,前前后后总共来了十余位圣人了,其中儒门剑夫子,释门笑佛陀,道门脱峰主,三位大教圣人,据说已超脱五灾,半步踏入了大圣境界,在神州之中乃是传说一般的人物,向来隐世不出,如今却亲身驾临这瑶池仙会了。”

    “除却了这三教圣人之外,三皇世家,五帝族脉也有诸位圣人前来,还有那圣皇潜龙天骄,风姿绰约,不知日后谁人能可夺得九龙真皇大位。”

    “神州之中的顶峰传承也来了大半,像是那四大神宗。”

    “四大神宗,好像只来了两位神子吧,那紫耀神皇子与星月神女怎么迟迟不见现身。”

    “这你就不懂了吧,此番儒门开启九皇之争,广邀天下潜龙,唯独没有邀请紫耀神朝的神皇子,这位神子自是不会前来白玉京了,而那位星月神女,似乎是现今那位妖皇的红颜知己,怕是为了避嫌,所以才没有出席。”

    “哼,这星月神宗如何说也是吾人族传承,身为神女,竟与那妖族之皇走得这般亲近,真是……”

    议论之声纷纷不断,其中关注的重点,仍是那即将召开的九皇之争,以往那瑶池仙会的主角,神皇神农培育的无上珍品瑶池蟠桃反倒是无人提及了。

    虽然提及了也没有多大用处,毕竟这等圣品珍馐,只有入得殿内的诸位圣人与各方潜龙能可享用,其他人只能看着眼馋,不提也罢。

    唯独一人是个例外,在将一桌仙宴全部吞尽自己肚子里后,小虎儿摸了摸那仍然不见半点起伏的小肚子,又抬头望了望四周,有些失望的喃喃道:“好像都吃过了,不是说这瑶池仙会有圣品蟠桃呢,怎么一个也看不到呢,该不是骗人的吧?”

    听这小丫头的话语,一旁众人想要吐槽,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摇了摇头,不去理会这行为怪异的小家伙了。

    而一直没有见到蟠桃的小虎儿,只能很无奈的压下了馋虫,转而望向了一旁的纪无双,言道:“纪姐姐,那个家伙还没有回来,这势头看起来很不错嘛,说不定这一次他和那个什么帝女相处的不错,不会打起来了……纪姐姐?”

    小虎儿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纪无双却恍若未觉一般,凝望着那四大神宗众人所在的方向,有些失神。

    直到小虎儿又是唤了她一声,纪无双方才回过神来,有些慌忙的收回了目光。

    绝仙子!

    北域绝仙一脉剑主,对纪无双有养育之情,授业之恩的师尊,只是这种种不可忘,不敢忘的恩情,现如今却成为了过往云烟,早已破碎。

    当年在咸阳城中,纪无双自毁绝仙剑印,散去一身修为,以元功尽废,再无重修可能为代价,断去了与绝仙子之间的师徒关系。

    只是这恩师如母,情重如山,岂能说断就断,当日那般选择,使得纪无双至今仍是心中有愧,难以忘怀。

    如今时过境迁,师徒再次相见,纪无双心中愧疚更是加重,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偏移开了目光,美眸之中泛起了几分茫然,几分无措。

    见纪无双这般模样,小虎儿歪了歪脑袋,神情疑惑,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声询问,静静的坐在一旁。

    而另一边,同样将目光转移开来的绝仙子,此刻亦是有些惶然无措,好一会儿才勉强稳住了心神。

    说实话,绝仙子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是在这般情形之下与曾经引以为傲,视希望与寄托的徒儿再见。

    时过境迁,虽只是三年,但绝仙子仍旧有些沧海变迁,物是人非之感。

    当日百断山下,那险些踏入鬼门关的一战,如今仍是历历在目,再想起现如今的一切,绝仙子有一种似真似幻,犹如梦境一般的感受。

    自己当初那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纪无双没有与她一同离开北域,又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绝仙一脉,太一神宗……

    种种思绪,在脑海之中翻覆流转,一时之间,绝仙子又不由失神了。

    “嗯!”

    似察觉到了绝仙子的异样,坐在她身旁的一位白衣少女微微皱起了眉来,悄声问道:“师尊,怎么了?”

    “啊?”白衣少女的话语,让绝仙子终是惊醒了过来,神色有些慌乱的说道:“没,没什么!”

    话虽如此,但是绝仙子的目光,仍是不由自主的往纪无双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又连忙的将视线转移开来,向那白衣少女说道:“灵儿,这仙酿极佳,对你修行有诸多好处,多饮几杯吧。”

    “嗯!”

    见绝仙子这分明是有异样的神情,如今一袭白衣胜雪,娇美动人的雪灵儿微微一笑,言道:“多谢师尊。”

    话语之间,雪灵儿聚起了酒杯,但目光却是往绝仙子方才所看向的方向望去,随即……

    “纪无双!”

    眼见那一道犹若神人一般的身影,雪灵儿目光顿时一凝,口中更是不由失声。

    “灵儿!”

    见此,绝仙子神色也是一变,连忙按住了雪灵儿的手,悄声言道:“不要声张。”

    “嗯!”绝仙子这般动,让雪灵儿顿时皱起了眉连,脸庞之上浮现出了几分不满神情,冷声言道:“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放过她么?”

    绝仙子摇了摇头,轻声言道:“灵儿,过去的事情便让他过去吧。”

    “过去?”雪灵儿听此话语,脸庞之上却是泛起了一丝冷笑,向绝仙子说道:“师尊说得不错,过去的事情是应该让他过去了,但是师尊你不要忘了,我这位师姐可是万中无一的绝仙灵体,这绝仙灵体对于我绝仙一脉而言意味着什么,对于神子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你……”此话一出,绝仙子神色顿时一变,但不等她继续出声,雪灵儿就已站起身来,步伐匆匆,满目惊喜的向一坐于首席之位的青衣女子走去。

    随后便见雪灵儿在那青衣女子耳旁低语了几句,那原先还神色淡漠,隐隐透着几分冰冷的青衣女子,面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片惊喜无比的神情,直接抓住了雪灵儿的手,连声问道:“此事当真!”

    听此,雪灵儿微微一笑,恭声言道:“灵儿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拿此事来欺瞒剑主。”

    “很好,很好,灵儿你做得很好,我马上前去向神子禀报!”

    话语之间,那绝仙剑主已是站起了身来,向雪灵儿嘱咐了两声之后,便快步走向了那姬瑶宫的中央大殿。

    “灵儿,你……”

    见此,绝仙子一把抓住了雪灵儿,神情之中透着几分惊怒之色。

    然而雪灵儿却是满面笑意,向绝仙子说道:“师尊不要动怒,我这是为了大家好,神子即将功行圆满,成就先天神体,那绝仙灵体正是关键,一旦神子成就神体,我绝仙剑宗必然能得到大大嘉奖,纪师姐也能成为太一神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等荣耀,师尊你应当高兴才是,实在不该动怒啊!”

    “你……”

    望着满面笑容的雪灵儿,绝仙子一时之间竟是吐不出半个字来。

    对此,雪灵儿也没有在意,只是望向了纪无双所在的方向,眸中泛起了几许冷然笑意。

    片刻之后,那步入中殿的绝仙剑主脚步匆忙的走回,随即领起绝仙一脉众人,向纪无双走去。

    ps:为何总是有人以为主角要当人奸呢,我像是这么三观不正的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