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帝女姜瑶
    第四百八十九章:帝女姜瑶

    在各方众说纷纭之际,宁渊已在那金桥的接引之下穿过了那一片烟波云海,进入了姬瑶仙宫之中。

    这姬瑶宫虽是圣皇亲笔提名,但实际上并非是神农神皇的御寝宫室,而是圣皇爱女姬瑶的行宫,在上古传说之中,这位帝女有绝代之姿,倾世之能,曾聚天地之精,万物灵粹,以仙法建成一座仙宫,得圣皇亲笔御赐,名曰姬瑶。

    此宫得一仙名,又有圣皇御赐,龙脉加持之下,自蕴玄妙,不仅仅立于苍穹不落,还能可穿梭诸天万界,神异非凡。

    因此从某些方面来看,这姬瑶宫与白玉京颇为相似,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仅是一座城池宫殿,还是一件至宝。

    虽然这姬瑶宫不像是白玉京那般,有一位法家大圣以自身本源,无上神通建立起了大道规则,法度律例,但有一份圣皇龙脉为底蕴镇压,同样不凡。

    这三皇五帝乃是人族之祖,古往今来无可超越的人族圣皇,其皇者之道已踏入了无上境界,每一人都能可横压一世,若非人皇不可亘古长存,只得一世辉煌,那人族怕是早已征服诸天,成为这一方世界真正的天地共主了。

    现如今这诸位圣皇虽已逝去,但其皇者龙脉却并未因此消散,而是融入了人道之中,与人族气运合为一体,只要人族不灭,人道不毁,那么这龙脉就将亘古长存,永恒不朽,有这龙脉为底蕴,便可获得人道护持,气运加身。

    虽说这人道难以与天道比肩,但人族为现今天地之主角,气运昌隆,这人道之力也是非比寻常,得其加持,等同于天命加身,只要不做那逆天行径,几乎无往不利。

    因此三皇五帝逝去之后,其血脉后裔并未没落,反而不断壮大,成为了现如今的人族支柱,三皇五帝世家,其中缘由,正是凭借这圣皇遗泽,人道龙脉。

    这姬瑶宫得圣皇龙脉为底蕴镇压,可以说是一件人道功德至宝,一样能可获得人道护持,气运加身,再有那圣皇龙脉镇压,自是蕴生出了莫测威能。

    在进入这姬瑶宫后,宁渊便清晰的感受到了,这姬瑶宫中无处不被龙脉气息笼罩,上下浑然一体,宛若有一头真龙在其中蛰伏沉睡,就好似白玉京的法度例律一般,平时虽不见威能神异,但若是有人触及禁忌,那么这真龙便会怒然觉醒,以雷霆之势将一切逆乱镇压。

    虽然在宁渊感知之中,这姬瑶宫的人道龙脉伟力,尚不如白玉京那森严如铁的法度例律,至多只能镇压初入道圣的强者,绝无可能奈何脱去三厄之劫的大圣。

    但不要忘了,这姬瑶宫只是帝女行宫,并非真正的圣皇世家底蕴,传说之中,三皇五帝八大世家,都供奉着圣皇帝兵,那才是真正的无上重器,一出便可镇压诸天的存在,从上古百族争锋到现如今的新兴纪元,这帝兵现世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出现,都是天地血染,尸横万里。

    所以这三皇五帝世家,能在人族之中地位如此超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圣皇功德是其一,但真正重要的还是自身实力。

    这姬瑶宫便很好的展现了这一点,也难怪纵是道圣之境的强者前来,也得老老实实的登桥入宫,非得大圣驾临前来,才能让姬瑶宫以盛礼相迎。

    如今的宁渊虽难以与大圣相提并论,但也并未被这姬瑶宫威慑所慑,不仅仅是因为他笃定姜族不会向他动手,更因为动手了他也丝毫不惧,白玉京尚难对他构成威胁,合论这稍逊白玉京一筹的姬瑶宫。

    想要对他造成威胁,除非是一位大圣亲自出手,且先不说此刻这姬瑶宫中有没有一位大圣坐镇,就算是有,姜族也未必敢动,因为这里是白玉京,儒门的白玉京。

    三日之前那件事,已造成了一连串连锁反应,使得宁渊的身份变得极度敏感,正是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无论是儒门还是白玉京,都不可能让宁渊在白玉京中出事,否则就是平白授以他人口舌,自找麻烦。

    所以这三日来,宁渊过得是十分舒心,无论是损失惨重的天鹏一脉,还是与他不死不休的凤主麒麟王,或者那脸面尽失的百里惊鸿,都没有一个来找他麻烦,就是那与白玉京关系密切的长生剑也不见踪迹。

    这些与他苦大仇深的势力尚不敢动,这与他初次见面的姜族更不可能无端无由的冒险出手了,为了一人而得罪儒门,这般后果纵是圣皇世家也不愿承受。

    所以就算明知这姜族帝女此番邀约是别有所图,但宁渊仍旧没有推脱,一人来到了这姬瑶仙宫。

    接引宁渊进入之后,那金桥无声消散,只留下宁渊一人。

    这姬瑶宫原先只是帝女行宫,自然不像是圣皇宫殿那般恢弘宽广,整座行宫大概能可分为三部分,一是外围宫阁,而是中庭大殿,三是内宫后苑。

    此刻姜族正在召开瑶池仙会,这外围宫阁与中庭大殿都用来招待客人了,那帝女又是要与宁渊单独一见,所以那金桥直接将宁渊接引到了这瑶池仙宫的内宫后苑之中。

    此地分外僻静,且景致绝佳,园内百花绽放,竞相争艳,还有青鸾婉转,凤鸟鸣吟,宛若仙境,让人不由沉醉其中。

    只是宁渊却无暇欣赏这些美景,直向那后苑之中唯一的一间宫阁走去。

    结果宁渊脚步方启,那宫阁之中便响起了一声轻语。

    “贵客远道而来,妾身未能远迎,还望公子见谅。”

    轻语声中,但见一人身影自从宫内缓步而来,娉娉袅袅,婀娜动人,虽然此刻只见身姿,未能看清面容,但仍是让人砰然心动,脑海之中莫名勾勒出了一张倾国倾城,却又难以看清的绝美容颜,以至不觉失神了。

    不过这人指的是常人,宁渊显然不在此列,若论容颜,谁人比得上君青衣,若论气质,又有谁能企及歌月,再论女儿柔情,谁胜得过纪无双,还有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朝阳,那妩媚动人,风姿倾城的苏暮晚晴,这些女子,那一位不是国色无双,风华绝代。

    历经过这么多,宁渊的免疫力自是大幅度提升,所以此时此刻,比起这女子的姿容来,宁渊更为关注的是她的目的。

    因此这女子步出宫阁同时,宁渊也已走上前去,轻笑说道:“帝女亲身相迎,真是让人有些惶恐啊。”

    听此话语,那女子不由一笑,言道:“宁公子说笑了,谁人不知,宁渊之勇,盖世无双,九龙颠上力挽狂澜,北域之中单枪破武都,如今又在白玉京将一挑妖族之王,若是妾身能可让宁公子你感到惶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妾身这张脸庞,实在太过丑陋,惊吓到了公子,这该惶恐的是妾身才对啊。”

    话语之间,那女子轻步走来,直至宁渊面前。

    “嗯!”

    见此,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此刻他已是清楚的看到了这女子的容颜,的确是绝美,但不知为何,此刻宁渊的注意力却全然不在她的容颜之上,似乎她是美是丑都不在重要了,目光全然被她那一双眼眸所吸引。

    这一双眸子,给予了宁渊一种十分特殊的感觉,不是那种单纯的美感所引起的惊艳,而是一众别样的魅力,难以形容的魅力,触及那一双眼眸透出的目光之时,有一种水乳交融,天人一体的自然之感,仿佛她便是一方天地,万物自然,众生灵慧。

    这样的她,已不能单纯用美丑来评判,就好似凡人难以用尺寸去测度天地的浩瀚,芸芸众生更难以明白这自然的伟大。

    如此返璞归真,道体自然的感觉,宁渊只在一人身上感受过,那便是歌月,眼前这女子虽未达到歌月那般程度,但也足以让宁渊感到惊讶了。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般的感受仅仅只维持了片刻,下一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宁渊再次抬眼望去,见这女子虽是极美,但却没有了先前那特殊而奇异的魅力。

    这般的变化,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一时没有言语。

    而那女子望向宁渊的目光之中,竟也泛起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神情,但随即便被她强压了下去,向宁渊微微欠了欠身,言道:“妾身姜瑶,见过公子!”

    “嗯!”听此,宁渊目光也是微微变幻,随即又归于平静,点头说道:“帝女客气了。”

    姜瑶唇角微勾,向宁渊轻笑言道:“公子远道而来,妾身已在内备好了茶茗招待,请吧。”

    “那就却之不恭了,请!”

    听此,宁渊也不客气,先一步踏入了那宫阁之中。

    姜瑶略后一步,注视着宁渊背影,目光之中神色变幻,思绪翻转。

    “此人竟能引起神农圣鼎源气异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也是吾族血脉,不,这不可能……”

    感受身后姜瑶的目光,宁渊心中亦是陷入了沉思,这时他方才发现,先前那奇异的感受,并非是因为这姜瑶,而是因为这姜瑶身上某种特殊的存在所给予的。

    那是什么?

    ……

    宁渊与这姜瑶心思如何,暂且不提,此时此刻,姬瑶宫中正是一片热闹景象。

    姜族帝女驾临白玉京,这姬瑶仙宫随其出行,一同进入了白玉京中,因此帝女便在此召开了瑶池仙会,邀请各方英杰,大宴九日。

    姜族帝女邀约,瑶池仙会之请,自然无人推脱,但凡是接到邀请的人,如今都已齐聚于这瑶池仙宫之中了,只有寥寥几人未到。

    不过这寥寥几人,却是这一次瑶池仙会的主角,真正的关键人物,那各方人族潜龙,出自三皇五帝世家的天之骄子。

    这些人不到,那么这瑶池仙会自然也没有真正开始,姜族帝女与诸位圣人也不见现身,众人也都只是聚在瑶池仙宫之外,等候着这仙会开启之时。

    虽然等待是一件极其磨人的事情,但此刻在场众人却无有半分不满,不仅仅是因为那要等的人值得他们等待,更是因为在这等待的期间,还是一个结识四方英杰,发展自身脉络人望的绝佳机会。

    要知道,有资格得到姜族邀请,前来这瑶池仙会的,不是一方强者,就是一方英杰,他们所代表的往往是一大传承,若是与其结交,那决计有有益无害的事情。

    更不用说,如今九皇之争在即,各方潜龙都打算在这九皇之争开启之前增强自身实力,极有可能会在这瑶池仙会之上招揽各方豪杰。

    能成就潜龙,又得儒门九皇之争邀约,自身实力必然雄厚,背后更是有一大门庭支持,高高在上,不是谁人都能入其麾下的,就是进入了,想要得到潜龙垂青也是千难万难。

    但现如今就不同了,九皇之争开始,各方潜龙都在尽力招揽英才,连三皇五帝世家都不例外,若是能得其看重,就等同于踏上了一条青云之路,接下来的九皇之争中,说不定还能搏一个从龙之功,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所以在这等待的期间,谁都没有闲着,要么是在广交英才,要么联合纵横,要么投石问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这众人之中,唯有两个异类,哦不,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小的异类。

    小虎儿站在一张玉椅之上,完全不顾自己那粉雕玉琢的可爱形象,一手抓着一只不知是什么异禽烹制而成的鸡腿,另一手抓着一串仙果糖葫芦,像是只饿虎一般,左一口右一口,不断的往小嘴里塞着,顷刻之间便将自己面前的一袭仙宴给扫的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如此一幕,看得周遭众人是一愣一愣的,满目错愕的望着疯狂肆虐的小虎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这小丫头对于众人的目光也是浑不在意,只顾眼前美食,她性子本来就野得很,在君青衣或者歌月面前才会有所收敛,现在这两人都不在,自然是野性爆发,没有咬人就不错了,吃点东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