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重礼
    第四百八十八章:重礼

    自从混沌破碎,天地开辟为起始,直至现如今,这一方天地,总共经历了三个纪元,太古神魔纪元,远古洪荒纪元,上古百族纪元。

    这三个纪元,之所以如此命名,乃是因为其中纪元主角,太古之时神魔主宰天地,远古之时洪荒肆虐,上古之时百族争锋。

    人族,起源于远古时代,虽传承了龙族之血,但因体质孱弱,力量地位,在那远古妖神与洪荒巨兽纵横的时代,只能够依附强大的妖族来保证种族的繁衍传承。

    那时的人族,不过只是妖族统御下那万千种族的一份子,还属于底层之中最为卑微的行列,种族繁衍,文明传承,皆是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灭族之难。

    那一段历史,可谓是人族传承之中,最为黑暗,最为艰辛的一段岁月,但好在黑暗终会过去,黎明必将降临。

    在远古终末,天地双皇无端消失,使得无上妖庭自从九天沉落,从此统治了洪荒大地一个纪元的妖族,因妖皇之位而陷入了内乱之中,四分五裂,纷争不断,甚至让这洪荒大地都染上了一片猩红血色。

    从此,历史掀开了新的篇章,远古终焉,洪荒消散,巨兽陷入了亘古的沉睡,妖神归隐于三天神界,辉煌一世的妖庭沉没,积蓄了无尽岁月的百族崛起,新的纪元开启,史称为——上古·百族纪元。

    这上古百族,原本都是妖族之附庸,或者本身就是妖族一脉,在妖族统治洪荒的岁月之中,积蓄了无比雄厚的底蕴根基,一朝爆发之后,真正是势不可挡,直接将因内乱而四分五裂,元气大伤的妖族取而代之,迎来了百族争锋的上古时代。

    那时的人族,自然没有这位居百族的实力,甚至还遭受到了战火波及,苦不堪言。

    就是在这最为黑暗的时刻,一位人族英杰横空出世,得人族各方传承倾力辅佐,成就盖世皇者之尊,横扫八荒,定鼎神州,为人族铸就了传承根基,立族底蕴。

    这位不世天骄,绝代人杰,便是人族三皇之首,天皇·伏羲!

    天皇出世之后,人族终于摆脱了那如若蝼蚁一般卑微至极的身份,在这百族争锋的上古有了一席之地。

    而天皇逝去之后,人族又有两位圣皇出世,一是地皇神农,二是人皇轩辕。

    天地人三皇,让人族自从卑微之中崛起,成为了这上古百族之一,而三皇之后,又有五位帝尊接登人皇大位,立下不世功勋,千秋霸业,终使得人族力压百族,君临天下,成为了这上古纪元的唯一主宰!

    这就是上古纪元,是百族争锋,亦是人族崛起的峥嵘岁月,现如今人族能可雄踞神州,君临寰宇,决计离不开这三皇圣功,五帝伟业。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人族之中,有八大世家族脉,为圣皇后裔,帝尊血脉,其地位之超然,身份之尊贵,纵是如今的神州霸主,三大无上教门,也要对其礼敬三分。

    姜族,地皇神农后裔,传闻地皇生于姜水,因此以水命姓为姜,这姜族便是地皇直系血脉,三皇五帝八大世家之一。

    宁渊虽然只是初入神州,但这三皇五帝乃是人族始祖,其传说事迹在北域之中也是流传甚广,甚至当初姬天麒位登武皇,一统北域之时,还宣扬自己乃是轩辕后裔,姬家血脉,以此壮大声势。

    所以对于这三皇五帝,宁渊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不过先前事出突然,所以宁渊才没有把这姜家和传说之中的三皇世家联系起来。

    如今点破了这一重身份,再看向那座座虹桥之上,一步步登往那云海仙宫的众人,宁渊也是释然了。

    虽说现如今,三皇早逝,五帝已去,但圣皇就是圣皇,他们引领着人族踏出黑暗,自从卑微之中崛起,最终成为了上古纪元的主宰,建立了不世圣功伟业。

    如此功绩,纵是过去了万世千秋,无尽岁月,一样是熠熠生辉,不可磨灭。

    如今这姬瑶宫,象征着姜族,象征着地皇神农,那姬瑶宫三字,更是圣皇亲笔所提,如朕亲临一般,在此之前,谁敢有半分不敬?

    因此纵是前来赴这瑶池仙会的众人,皆是出身不凡,但现如今也只能一步步的前往这云海仙宫,以示尊敬。

    只不过……

    心思之间,宁渊转眼望向了一旁含笑而立的女子,言道:“圣皇世家,姜族帝女,这么大的面子,宁渊只怕受之不起啊!”

    宁渊这话虽是风轻云淡,但其中却隐隐透着几分别样意味,端是让人玩味不已。

    而那女子听此,笑容仍是不变,似未听出宁渊话语之中那若有所指,仍是轻声道:“宁公子此话言重了,像是公子这般天骄,能可驾临姬瑶宫,乃是吾姜族之幸。”

    听这话语,宁渊只是轻笑,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这客套话听听就可以了,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又是望了一眼那烟波云海之中的姬瑶宫,宁渊也不在浪费时间,言道:“既是如此,那便走吧,可千万不要让帝女就等了。”

    “这是自然。”那女子点了点头,但随即却又是话锋一转,言道:“只不过帝女吩咐,再入姬瑶宫之前,要问公子一个问题。”

    “嗯?”听此,宁渊眉头一挑,随即若有兴趣的问答:“什么问题。”

    那女子一笑,轻声言道:“宁公子与如今妖皇是何关系?”

    听此话语,宁渊目光一凝,眸中已是泛起了几分冷色。

    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方才知晓这姜族身份之后,宁渊便明白这姜族帝女邀请他前来参加这瑶池仙会,目的绝不简单,纵不是鸿门之宴,也必然别有所图。

    不过宁渊既然选择前来赴约,那么自是料想到了这么局面,虽是来得快了一些,但宁渊也并未在意,只是说道:“不知帝女这一问是何意思?”

    听此,那女子笑容依旧不变,轻声细语的向宁渊说道:“宁公子不要误会,只是吾族帝女此番前来白玉京,所谓之事也是那九皇之争,届时难免会妖皇对立,若妖皇与宁公子之间是君臣,就请宁公子直入瑶池仙会赴宴,若否,帝女想要单独与公子一叙。”

    听此话语,宁渊面上却是泛起几分冷然笑意,言道:“帝女这般贴心,真是让宁渊有些受宠若惊啊。”

    面对宁渊这已是多出几分冷意的话语,那女子姿态仍是一如先前那般,淡笑说道:“宁公子说笑了,帝女只是不想因由此事惹得宁公子与妖皇之间有什么不快罢了,毕竟帝女身份非常,这九皇之争关系更是甚大。”

    听此,宁渊一笑,言道:“既然帝女如此诚意,那么宁渊如何都不该拒绝才是,请吧。”

    这话虽是没有回答之前那个问题,但那女子仍是明白了宁渊的意思,当即向宁渊行了一礼,言道:“还有一事,望公子不要见怪,此番帝女是想要与公子单独一叙,所以……”

    话语之间,那女子望向了宁渊身负,方才从车内走出的纪无双与小虎儿。

    “嗯!”

    这般要求,让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

    而纪无双听此,神色也是一变,走到宁渊身旁,言道:“兄长……!”

    对这来历不明的帝女,纪无双心中本就有几分抗拒,如今她又提出要与宁渊单独一见,纪无双更是放心不下了。

    但宁渊却没有急着拒绝,只是望着那女子,眸中思绪流转,变幻不定。

    见此,那女子笑容不变,继续言道:“宁公子不要误会,吾姜族绝无恶意,只是帝女有要事与宁公子单独相谈,因此不好让他人在旁,纪姑娘可先往瑶池仙会赴宴,我等可以性命担保,绝无半点不周之处。”

    “这点我相信。”听此,宁渊终是应允了下来,转向纪无双说道:“无双,你先带着小丫头去看看吧,我一会便回来。”

    “兄长……”纪无双仍是有些担忧,但见宁渊心思已定,也不好再劝,只能说道:“千万小心。”

    听此,宁渊轻声一笑:“你放心好了,这可是堂堂圣皇世家,诚心想邀,哪里会有招待不周的可能,这位姑娘你说是不是?”

    感受宁渊那隐隐透出几分凌厉的目光,那女子当即一笑,言道:“这是自然!”

    宁渊点了点头,言道:“那就请吧。”

    “公子且随我来。”女子颔首一笑,随即转过身在前引路,只是与常人不同,她并未走向那七彩虹桥,而是水袖一展,一道金光璀璨绽放开来,直入那烟波云海之中的姬瑶宫。

    这一道金光落入之后,那立于云海之中的姬瑶宫竟是微微一震,紧接着降下了一道更为璀璨的金色光华,凝聚成一座金桥跨越而来,直落在宁渊身前。

    如此一幕,顿时引起了七彩虹桥之上众人的注意,目光触及那一座金桥之后,更是升起了一片震惊之意。

    “这金桥,莫不是……?”

    “皇御之礼,多少年了,姬瑶宫未曾以此礼出迎了?”

    “能让姬瑶宫如此礼遇,来人是谁,三教传人么,还是哪一位大圣驾临了?”

    声声惊叹之间,众人纵是寻到了这金桥所迎之人,只是那目光落下之时,其中的震惊之色又不由得增添了几分。

    “此人是谁?”

    “观之气息,元神未成,三劫为破,这不是初入先天神境而已么?”

    “难道是哪一位隐藏了自身修为的圣人,不对,半分道韵不见,修为一眼分明,这绝不是圣人!”

    “不是圣人,难道是那一位天骄,可是这修为又算得……”

    眼见这金桥竟是接引宁渊前往,那议论之声更是加重了几分,众人神情之中满是惊讶,更是不解。

    这金桥乃是皇御之礼,乃是姬瑶宫最为规格的礼节,在上古之时唯有大圣驾临,方才有可能以此礼相迎。

    上古之后,姬瑶宫摆出如此礼节的次数,真正是屈指可数,迎接之人,不是哪一位大圣,就是三教传人或者一大传承之主。

    然而现如今,这皇御之礼相迎之人,竟是一个修为不过初入神境,且籍籍无名,不知从何而来的男子。

    这就十分惊人了,惊人到了众人都以为是不是这姬瑶宫搞错了什么。

    感受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宁渊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人贵自知,他实力虽是不弱,一战力败鲲鹏王之后更是夺得了天劫至强的威名。

    这名声虽大,但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这神州强者如云,对于各大传承而言,道圣之境的强者才是关键,道圣之下,纵是实力惊人,也算不上真正的强者。

    以宁渊如今的实力,入这姬瑶宫也许没什么问题,但绝不值得姬瑶宫摆出这皇御之礼,那可是迎接大圣或者三教传人道子方有的规格礼遇,如今的宁渊,岂能与之相比。

    虽然有可能,是因为那帝女真正十分看重宁渊,所以才会不惜以此重礼相迎,表示诚意。

    但宁渊却不这么想,有句话叫做过之不及,这帝女做到如此地步,那就不只是诚心邀约,以礼相待那般简单了。

    感受众人的目光,宁渊冷然一笑,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踏开步伐登上了那一座金桥,随即金光华光闪动,拔地而起,接引宁渊一人往那云海仙宫之中落去。

    眼见金桥接引宁渊进入了姬瑶宫,在场众人方才惊醒了过来,随即便听一声惊呼响起,不知是谁喊道。

    “我想起来了,他是宁渊!”

    “那妖皇麾下第一战将,三日前斩杀了鲲鹏王的宁渊?”

    “竟会是他!”

    点破宁渊身份之后,方才还议论纷纷的众人却是陡然沉默了下来,注视着那云海之中的姬瑶宫,眸中神情变幻不断。

    宁渊!

    三日之前,这两字搅乱了神州风云,在这九皇之争尚未开启之时,便点燃了一场战火争端。

    若单论实力,这宁渊不过一人,纵是战力惊人,但想要震动神州,那还远远不及,但牵扯那位妖皇之后,就远远不同了。

    而现如今,这妖皇麾下第一战将,出现在了姜家帝女举办的瑶池仙会之上,还受到了重礼相迎,这意味着什么?

    九皇之争尚未开始,暗中的角逐就已掀动了么?

    忘川三途说

    卡文!难受!香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