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服软
    沉默,无论是那惊怒交加的妖族,还是白玉京中观望的众人,又或者雷霆震怒的百里惊鸿,此刻都不由得沉默了下去。

    而这般沉默的缘由,竟是只因君青衣一句话语而已!

    一句话语,便可镇住一位圣人,这般的事情听起来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但此刻却是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百里惊鸿僵立于原地,脸色难看非常,眸中虽仍旧是怒意汹汹,但却又不得不强压下去,以至于他的右手都在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若是可以,此刻百里惊鸿真的想立即出手,以雷霆之势将君青衣与宁渊当场镇杀于此!

    但他却不能这么做,更不敢这么做!

    一切只因君青衣那句话语,那听起来轻描淡写,在入耳却是重逾万钧的两字儒门!

    神州三大教门之一,人族无上传承,亦是这云海仙城白玉京的先师门庭,一座不可逾越的巍峨雄山。

    这听来也许有几分矛盾,为何为白玉京最后后盾的儒门,会成为现如今百里惊鸿不敢动的原因?

    因为儒门是儒门,白玉京是白玉京,百里惊鸿也只是百里惊鸿。

    此番儒门重开万世九皇之争,拿出神州龙脉这等天地神物,邀请天下各方潜龙齐聚神州,其中图谋之大,可想而知。

    君青衣身为如今的妖界之皇,又出身天龙一族,可谓牵连甚广,妖族娲神殿,龙族无尽海,皆有可能因君青衣一人而动。

    这般的形势下,就注定了君青衣会是这九皇之争的关键一子,对于儒门而言不可或缺的存在。

    仅凭这一点,就是给百里惊鸿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向君青衣动手,因为那已是触及到了儒门不可容忍的底线,那般后果,绝非是他一个百里惊鸿能可承担得起的。

    现在,他不仅仅不能向君青衣动手,甚至连宁渊他都动不得,因为先前君青衣那番话语,已是借以儒门之名,公然向白玉京施压!

    宁渊与鲲鹏王之战,不仅仅是两人生死之决,更是君青衣与十大皇脉,围绕这妖皇大位所展开的争斗,是妖族内部的皇者至尊之争,妖族与娲神殿,绝不可能容许外界之人插手。

    百里惊鸿身为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圣人之尊,若是为了鲲鹏王之死而出手将宁渊斩杀,那就代表着白玉京卷入了这妖皇大位之争,届时娲神殿必然发难,真龙一族说不定也会借由此事施加压力,而他们发难施压的目标,肯定是儒门。

    这样一来就成了连锁反应,儒门为这九皇大计,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甚至连神州龙脉这等天地神物都拿出来了,白玉京身为儒门支脉,不仅仅没有帮忙分担压力,反而还到处找事,甚至卷入了这妖皇大位之争,惹得娲神殿与真龙一族向儒门发难。

    这一切若是发生,那么对于始俑者的百里惊鸿,儒门会何处置?

    他百里惊鸿虽是圣人之尊,但不过方才步入道圣之境罢了,对于儒门来说虽是一份不弱的力量,但也仅仅只是不弱而已,比起这九皇大计来说,区区一个百里惊鸿,简直微不足道,为了保全大局,儒门必是当机立断,将他为弃子抛出,以此平息娲神殿与真龙一族的怒火……

    心思之间,百里惊鸿的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额头之上也不知何时冒出了些许冷汗。

    百里惊鸿知道,以上这些设想,绝非是自己杞人忧天,儒门立教之后,白玉京长生剑因不符儒门教义,因此退出学海无涯,成为了现如今的白玉京,虽名义上仍是儒门支脉,但却有几分独立在外的趋势,对此儒门之中已是颇有微词,如今这九皇之争在白玉京中召开,未尝不是儒门表露出的一份姿态。

    这个时候,百里惊鸿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那就等于一头撞到了刀口上,儒门绝不会介意来一次杀鸡儆猴。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

    动手,知晓其中厉害之后,百里惊鸿哪里还敢动手。

    退走,那么自己这圣人之尊,岂不是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笑话。

    心想至此,百里惊鸿只感觉口中一片苦涩,心中更是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悔意,暗恨自己为何没事找事,非要卷入这一趟浑水,现在可是好了,不仅仅面子丢得个一干二净,还没有办法收场。

    百里惊鸿久久不见动,那诸位妖族皇脉之主也是沉默着,如此一幕,看得白玉京中的众人,不由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百里楼主为何还不出手,难不成真正怕了那妖皇?”

    “毛头小子你懂什么,不要胡说八道,慎言!”

    这些议论虽是窃窃私语,声音压得极低,但身为道圣之境的强者,百里惊鸿不仅仅听到了,还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小辈,安敢如此羞辱于吾!”

    众人声声议论,让百里惊鸿感觉心中一股怒意难平,憋闷无比,望向宁渊与君青衣的眼神更是冷厉三分,杀意尽显。

    然而君青衣却是看都未曾看他一眼,目光凝望着那苍穹云海之中的白玉京,静候着这城中之主的回应。

    这般沉默与僵持,只是为此了片刻,片刻之后白玉京中便响起了一声轻叹,随即一声轻语响起。

    “妖皇言重了,白玉京无意插手妖族之事,只是那鲲鹏王与老朽这师弟相交匪浅,人之常情,还请妖皇莫要见怪才是。”

    这一声话语自从白玉京中传来,听起来虽是轻声,但却在众人耳际回荡不觉,让人心神不由一震。

    听此,君青衣冷然一笑,终是望了一眼那百里惊鸿,言道:“那么如今百里楼主这番姿态,又是欲意何为呢,难道白玉京连手下之人都规矩不住么?”

    “你……!!!”

    听此话语,百里惊鸿眸中浮现出一片掩盖不住的怒火,若非还在强行克制,此刻说不定早已动手了。

    好在此时,又听一声叹息响起,在百里惊鸿耳旁言道:“师弟,莫要计较这意气之争,且先收手回来吧!”

    听此,百里惊鸿目光一凝,眸中神情变幻了一阵,最终总算是将那愤怒强压了下去,冷冷望了君青衣与宁渊一眼,言道:“好,很好,小辈,今日之事百里惊鸿记下了!”

    说罢,百里惊鸿大袖一挥,身影化一道长虹破空而去,落入了白玉京之中。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喃喃说道:“这狠话撂的,到底是圣人还是帮派头子?”

    听着话语,君青衣不由莞尔一笑,轻声言道:“圣人圣人,哪怕修为超凡入圣,但终究还只是人啊,那能完美无缺呢?”

    君青衣话语方落,白玉京中那苍老之声又是响起,悠悠言道:“妖皇所言极是,这世间又有多少人真正配得上这圣人二字呢,今日之事,是白玉京冒犯了,还请妖皇不要放在心上,妖皇自从妖界远道而来,怕是还未有落脚之处吧,城内已备好了一处别苑,如若妖皇不嫌弃,就暂且将之为行宫吧。”

    “这……”

    听闻此声,白玉京内是哗然一片,许多人都是一脸错愕,心中实在想不通,事情闹到这等地步,竟然会是如此收场。

    堂堂白玉京,神州云海仙城,竟然就这般服软低头了,甚至还拿出了一座别苑为赔礼。

    不要小看这别苑,白玉京这一座云海仙城,乃是出自墨家巨子与一位阵道大圣之手,使得此城神异非凡,拥有诸多玄妙之处,比一般上古传承的洞天福地还胜过许多,因此这城内可谓是寸土寸金,不要说一座别苑行宫,就是一件小房子也能让人争得头破血流。

    不见几日前,那各族的少年皇者,潜龙天凤,进入这白玉京后,都得花费不菲的代价,才寻得一处勉强算是体面的落脚之处,哪里像是这妖皇一般,一入白玉京便有一座别苑行宫,还是这白玉京亲手奉上的,这一比起来,真正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听此,君青衣亦是一笑,言道:“白玉京的诚意,君青衣自是不敢拒绝。”

    “妖皇言重了,请吧!”

    那苍老之声悠悠一笑,随即便见白玉京中,一道白光绽放,化一座白玉石桥跨越虚空而来,直至龙船之前。

    见此,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在君青衣身旁悄声说道:“还是青衣你厉害,我打了半天都没搞定的事情,你一句话就解决了,甘拜下风!”

    “你还有心思玩笑,快些回去疗伤。”见他伤成这副模样还有心情与自己调笑,君青衣也是有些无奈。

    宁渊一笑,言道:“小伤而已,算不得什么,先进城吧,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天上白玉京,其中究竟是怎有一番景象。”

    言语之间,宁渊与君青衣一同回到了龙船之上,顺着那白玉石桥接引,往那云海仙城飞去。

    见此一幕,在旁愣了许久的一众妖族皇脉之主这才回过神来,望了望近乎尸骨无存的鲲鹏王,再找了找早已消失不见的百里惊鸿,又看向那往白玉京飞去的龙船,一时之间,妖族众人神情复杂万分,精彩非常。

    但不管如何,今日之战,都必将传遍天下,震荡神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