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杀机
    天罪啸动,道道紫色雷霆交错而现,毁灭真元纵横肆虐之下,那将虚空禁锢冰封的大道神纹瞬间崩毁,一道骇人杀机随之迸溅而出,直向百里惊鸿冲击而去。

    “放肆!”

    见此一幕,百里惊鸿神色一冷,双眸之中浮现出一片汹汹怒意,先前那几分压制,此刻尽数被这怒意冲破。

    先天与道圣之间,是一重难以跨越的天之界限,先天神境,九重三劫,便是俗世之中最为强悍的力量,因此踏入神境九重的天劫之后,便能可称之为顶峰强者。

    而先天之上的道圣境界,那是早已超脱凡俗的存在,不入轮回,不堕六道,地位之超然,谁人见之都要尊称一声圣人,礼遇有加,不可造次。

    修为超凡脱俗,地位更是超然,对于圣人而言,一般凡俗之事早已入不得眼中,真正重要的只有那大道修行,传承根基,又或者自身脸面罢了。

    百里惊鸿也是如此,身为道圣之境的强者,又是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百里惊鸿四字,名动神州百年,乃是一位活生生的传奇。

    凭借此名,不说纵横寰宇,但这天下也大可去得,无论是一方强者,还是各大传承,谁人不要卖他百里惊鸿与白玉京一个面子?

    但是现如今,他却被一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拂去了脸面。

    圣人圣人,虽是超脱凡俗,但终究还是人,脱不开那七情六欲,做不到那太上忘情,百里惊鸿同样也没有例外。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此战关系妖皇大位之中,白玉京不该插手,圣人之尊的百里惊鸿更不该卷入其中,但百里惊鸿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在这白玉京之前,找自己的地界之中,身为他百里惊鸿姻亲的鲲鹏王被宁渊一枪诛杀吧,那样他这位圣人的脸面还要是不要了?

    所以百里惊鸿方才会亲身驾临,依照他心中想法,以自己圣人之尊,还有这白玉京十二楼主之名,出面保下鲲鹏王的性命,君青衣如何都应该卖他个面子,顺势还能将此番风波平息,岂不是两全其美?

    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先前百里惊鸿才会有几分克制,纵是被宁渊接连呛声了几句,也仍旧强压着没有发怒,这般姿态,已经是给足了君青衣这位妖皇面子了。

    但不曾想,他给足了君青衣颜面,但这位妖皇手下的人,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他的脸,如今更是口出狂言,全然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这般狂妄的姿态,真正是让百里惊鸿震怒不已,心中那几分顾忌也随即消散无踪,冷眼一扫那杀机腾动的天罪,当即大袖一扫,现出一片大道神纹,欲要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雷霆镇压。

    大道神纹浮现,显化天地本源韵律,顿时让那一方空间出现了惊人变化,交错闪动的紫色雷霆消弭,纵横肆虐的毁灭之力湮灭,一切重归平静,纵是那凶狂如龙,威能无限的天罪,也被硬生生的镇压在了虚空之中,难以动弹丝毫。

    先天与道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

    神境九重,天劫顶峰,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像是鲲鹏王那般,摧山断岳,翻江覆海,不过轻而易举,这样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人力之极限,所以被称之为人世顶峰。

    而在顶峰之上,就不是人或者寻常生灵能可触及的境界了,那是神的权能,道之领域,天地本源。

    踏入此等境界,便可如若那神祗一般,真正掌握天地大道之力,抬手之间便有莫测之威,一念沧海桑田,一念玄黄翻覆。

    正是因为如此,这道圣五厄的第一境界,称之为入圣,也称之为合道,将其元神融入天地大道之中,以肉身接引大道本源之力,从此一人之身,便等同于一方天地,一方神祗。

    百里惊鸿正是此地境界,现如今他动用大道神纹,天地本源之力镇压下,纵是宁渊毁灭真元也难以与之抗衡,不过顷刻之间,雷霆湮灭,毁灭消散,连天罪这等神兵都难显威能,被天地之力镇压。

    这就是圣者之威,先前在北域之中,神阵子与孤圣虽也是圣人,但却只剩下了一缕残魂而已,元神不存,肉身湮灭,根本无法真正展现出道圣之境的无上伟力。

    而百里惊鸿就不同了,他元神完整,肉身更是处于最为强盛的阶段,元神入道,接引天地本源入体之后,他就等同于一尊神祗,绝非凡人能可抗衡的存在。

    先前那鲲鹏王,凶威滔天,鲲鹏灭世,天劫至强之能,是何等强横,何等威风,但若是让他对上百里惊鸿,只怕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鲲鹏王如此,宁渊也强不了多少,真劫之境纵是举世无双,但现如今宁渊不过真劫一重,想要打破先天与道圣之境的天之界限,那根本不切实际,更不要说现如今他方才经大战,身躯受创不轻,力量衰竭大半,更加不是百里惊鸿的对手了。

    轻易将宁渊汹汹之势镇压,百里惊鸿负手而立,睥睨眼神冷然望向宁渊,言道:“那便让吾看看,你拿什么来杀百里惊鸿要保的人。”

    听此,宁渊只是冷冷一笑,没有出声言语,也没有其他动,就这般注视着百里惊鸿,或者说百里惊鸿身后,那被一片莹光笼罩的鲲鹏王。

    此时此刻,随着那一片莹光入体,鲲鹏王体内生机已不见消散,气息也平稳了下来,看样子这条性命是保住了。

    但此刻随着宁渊目光落下,鲲鹏王面上神情却是骤然一变,惊恐万分,骇然失声道:“惊鸿,救我……!!!”

    “嗯!”

    鲲鹏王这一声惊唿,让百里惊鸿目光一凝,当即回身转向身后,随即一副骇人至极的景象,便映入了百里惊鸿视线之中。

    “噗!”

    一声沉闷但却刺耳非常的声响传来,那近乎嵌入白玉城墙的鲲鹏王身躯一颤,体内陡然传来一阵汹涌波动,紧接着便轰然炸开,化一片血光凄厉爆碎而出,转眼遍及鲲鹏王周身!

    “砰砰砰!”

    道道爆裂之声响起,触目惊心的血色华光绽放,刹那将鲲鹏王的身躯淹没吞噬,一阵爆碎轰鸣过后,那暴起的血色华光方才消散。

    血色消散之后,一具残破不堪的尸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说是尸骸,实际更像是些许残肢碎片,那血肉骨络,身体器官,早已粉碎崩散,只剩下一个模煳的血色形影残留在那白玉城墙之上,是那般的触目惊心。

    “王上!”

    “鲲鹏!”

    见此一幕,站在一旁静候着百里惊鸿平息此事的一众妖族,顿时骇然失声,满目震惊的注视着白玉城墙之上的那一具残破尸骸,脸庞之上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天鹏一族的雄主,妖族三王之首,天劫至强顶峰,鲲鹏王,就这么死了,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身都不剩下!

    难以置信,更是无法接受,妖族众人注视着那一具残破不堪的尸身,一时之间竟是无人言语,无法从这震撼的事实之中惊醒过来。

    “这……”

    妖族如此,白玉京之中的众人何尝不是一样,他们真正想不到,在这百里惊鸿现身之后,宁渊竟然还能杀了鲲鹏王,且是以如此凶残的方式!

    众人一片惊骇错愕,百里惊鸿同样难以置信,看着鲲鹏王那残破不堪的尸身,口中道不出一句话来。

    “我要杀的人,凭你,保得住么!”

    一片无声,全场死寂之中,忽闻一声轻语响起,虽是轻描淡写,不见多少情绪波动,但在此时此刻,这一声话语不亚于是一点火星落入了火油之中一般。

    “小辈!”

    只听一声狂啸,百里惊鸿骤然回身,脸庞之上已不见先前那一派从容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滔天而起的愤怒,还有一片汹涌翻滚的杀意!

    杀意!

    凌冽如刀,冰冷彻骨的杀意,自从百里惊鸿身上透散而出,顿时风云惊乱,天地震动,一片阴沉漆黑的乌云浮现,转眼之间便将苍穹遮掩,迸溅出一道道惊雷闪电。

    圣人一怒天地变!

    眼见这般异象浮现,在场众人终是惊醒了过来,神色敬畏的望着百里惊鸿,心中不住暗声言道。

    “那小子真是找死,百里楼主这一次真正是动了杀心了。”

    “人找死起来,当真是拦也拦不住,先前这人虽对百里楼主无礼,但看在那妖皇面上,百里楼主至多惩戒一番,教训几分就过了,但现在他杀了鲲鹏王!”

    “那鲲鹏王与百里惊鸿乃是姻亲,当初百里惊鸿还多次受过天鹏一族恩怨,这人竟然胆敢在百里惊鸿面前杀了鲲鹏王,不将此人首级斩下送至天鹏一族,百里惊鸿怎有可能善罢甘休?”

    声声暗语议论之间,众人望向宁渊的眼神,都好似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就如众人所想的那般,在为杀鲲鹏王之前,哪怕宁渊一再扫了百里惊鸿的颜面,百里惊鸿也不会就此对他下杀手,这不是百里惊鸿不想,而是他不能。

    宁渊是君青衣一方的人,而君青衣乃是妖皇,又出身龙族,现如今受儒门之邀前来参与九皇之争,与妖族皇脉冲突,这才引发了妖皇大位之争。

    这般形势下,百里惊鸿插手此战就有些不妥了,若是他还胆敢出手斩杀宁渊,那必然会引起儒门,妖族,娲神殿,真龙一族四方不满,这样的后果,纵百里惊鸿是道圣之境的强者,白玉京十二楼主之一,也一样承担不起。

    所以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他不敢向宁渊下杀手,至多惩戒一番罢了。

    但是现在,理由有了,鲲鹏王的死,就是最好的理由,身为鲲鹏王姻亲的百里惊鸿,纵是当场杀了宁渊,也无人能多言半句。

    如此看来,宁渊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竟然为了这一气之争,惹出了一位圣人的杀心!

    这可是一位圣人,他若要下杀手,这宁渊就算战力惊人,能可击败鲲鹏王又如何,先天与道圣,那如若凡人比之神祗,根本没有半分可比性,面对杀意汹汹的百里惊鸿,宁渊如何能够抵挡?

    只是众人目光如何,宁渊没有丝毫在意,感受百里惊鸿爆发的骇人杀机,他神情仍是一片平静,握着天罪枪身的手,依然沉稳如山。

    圣人?

    那又如何?

    对于宁渊而言,纵然是真正的神祗降世,他都敢与之一战,合论这区区一个方才步入道圣之境的百里惊鸿?

    此番神州之行,九皇之争,君青衣孤身一人前来,又在无尽之海中与真龙一族决裂,断去了身后大势,这般局面,凶险万分。

    所以宁渊要立威,一战震慑各方,为君青衣重立大势。

    正是因为如此,宁渊不介意杀了一个鲲鹏王之后,再杀一位圣人,虽然这会打乱他之前的排布,但效果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杀一个百里惊鸿而已,这么做是不是有些牛刀小用的感觉?

    心思之间,宁渊脑海之中,一张英雄卡已然翻转,之上赫见两人双剑并立,透散出无上极致剑意。

    仙魔双锋!

    就在宁渊欲要动用这一张组合英雄卡之际,忽见一人身影翩然而至,落在宁渊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正是君青衣。

    “嗯?”

    见此,宁渊微微一怔,随即便压下了动用英雄卡的心思。

    君青衣身子里流淌着宁渊之血,而宁渊元神中也有君青衣分出的一道龙魂,两人之间的默契,早已无须言语,所以此刻见君青衣上来,宁渊便压下了再战的心思,将此事交由她来处理。

    见君青衣上前,百里惊鸿眼神不由一凝,但随即便被汹汹怒意遮掩,眸中杀意更是凌冽,一股骇人威压随之降临,圣人之威,让在场众人无不色变。

    见此,君青衣却是冷然一笑,没有理会那百里惊鸿,而是直接望向了那云海仙城白玉京,言道:“此为妖族之事,儒门是要插手么?”

    一声话语,全场顿现死寂,那百里惊鸿面色更是不由得一僵。

    ps:第一更到,第二更可能稍晚些,大家不要熬夜修仙了,明天起来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