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生死一决
    第四百七十九章:生死一决

    血流未停,战火未止,在众人一片惊愕的目光之中,方才各自受创的两人,转眼又是交撞在了一起,犹如两头嗜血狂暴的凶兽,已陷不死不休之境。

    “砰砰砰!”

    声声巨响铿锵,金爪撕天,霸枪纵横,两口神兵正面交锋,是速度与速度的比拼,力量与力量的抗衡,交击之间,血光如雨,溅染长空,将这一片战场映照得是如此血腥凄厉,如此触目惊心。

    攻势来往,毫无保留,陷入死斗之下的两人,不过片刻之间,身躯之上就各自增添了道道血痕,似流不尽的战血奔涌,将两人躯体浸染得一片鲜红。

    纵是如此,两人攻势仍不见半分停缓,眼眸之中更是不见丝毫唯有,只有那不死不休的疯狂,奔涌激昂的战意。

    至强之战,顶峰之决,随着时间的推移,疯狂越发加剧,战意不住攀升,毫无保留的两人,不见那鲜血挥洒,不见那伤痕增添,一式接连一式,一招接连一招,每一步皆是踏在生死之间。

    如此一幕,让在战场之外观望的众人脸色都不由苍白了几分,心中更是直感一股寒意笼罩,如坠冰窟一般,彻骨森寒!

    也是因为如此,那望向战场之中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的眼神,皆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敬畏,几分恐怖。

    一时之间,场外众人,皆然沉默,死寂无声,是因为不知要如何评价,更是被震撼得不知该说什么。

    圣人之下,顶峰之上。

    这般的评价,若是放在先前,那么说不定还有人会心生质疑,但是现如今,对此众人绝无半点异议。

    圣人不出,有谁能可阻挡这疯魔一般的两人?

    没有!

    因此这战场之中的生死之决,越渐激烈,越渐极端。

    “哈哈哈!”

    只听一声狂啸,鲲鹏王周身血光暴起,让那浸染在鲜血之中的一枚枚远古妖纹骤然一震,随即虚空震荡,不住扭曲,化出一片滚滚浪涛,汪洋怒海。

    在这扭曲的空间之中,蛮荒气息奔涌,随即便见一道庞大得难以形容的巨兽浮现,似一只大鱼,却寻不到头尾,只能勉强见到些许躯体的轮廓,如此就已是难以形容的震撼,无法言语的恐怖。

    道海鲲鹏!

    远古妖神——道海鲲鹏!

    随着一道道伤势增添,无数伤痛刺激之下,鲲鹏王体内的远古妖神之血,终是被彻底激发了出来,这妖神战体之能,顿时冲破先前桎梏,直入顶峰。

    感受着体内如海浩瀚,磅礴至极的妖神血脉之力,鲲鹏王不由仰天狂啸,早已化一片猩红的眼眸之中,凌冽杀意迸溅而出,随即便是极招上手。

    “天妖屠神诀!”

    一声狂啸,妖神之影入体,鲲鹏王身躯之上道道青光璀璨闪动,远古妖纹随之蔓延,竟是在其身后化了一对鲲鹏巨翼。

    “鹏起扶摇九万里!”

    下一瞬,鲲鱼化大鹏,扶摇纵横出,那一对鲲鹏巨翼一震,鲲鹏王身躯刹那突破空间极限,直入天地极速,贯穿虚空而过,直至宁渊身前,杀招既出。

    “燕去·燕返·燕归来!”

    感受那如若怒涛拍岸一般逼面而来的杀意,宁渊目光一凝,手中天罪啸动一声,枪身如燕腾转,双式合一招,一枪翻覆之间,威能倍增,正面强撼那袭杀而来的鲲鹏之影。

    “轰!”

    只听一声轰鸣激荡而起,似已撼动九天十地,无比恐怖的余劲化怒浪惊涛爆发开来,席卷之下,那近身观战的一众皇脉之主顿遭波及。

    这一众皇脉之主,无一不是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强者,其中那麒麟王与凤主,更是妖族三王,名震神州的一方霸主。

    实力便是底气,这一众皇脉之主敢近身观战,就是因为自身雄厚的实力,但现如今遭受这余劲波及袭身之时,他们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砰砰砰!”

    只听一连串铿锵撞击之声响起,那早已满是裂纹的七彩虹桥顿时破碎崩散,原先立于桥上的一众皇脉之主也随之踉跄而退,直出百丈之外后方才堪堪止步。

    只是勉强稳住脚步之后,一众皇脉之主身躯又不由得一颤,纵是强行压制,口中仍是不由自主的溢出了一缕鲜血。

    唯有凤主与麒麟王这等强者,方才不见伤势,只是脸色苍白了几分。

    不过余劲,就将这一众妖族皇脉之主,神境九重的顶峰强者震伤,那战场之中,正面对撼的两人,又承受着何等恐怖的冲击?

    惊骇的目光向那战场之中望去,只见一片扭曲的空间之中,两人身影已是交错而过,滴滴殷红鲜血,在那枪锋之上,金爪之间流淌而下。

    鲲鹏王的身躯,仍是伟岸无双,只是那被远古妖纹笼罩的躯体之上,多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一道近乎将他胸膛撕裂的伤痕,纵是妖神之躯,也被撕裂开了血肉,粉碎了胸骨,甚至连心脉都受到了一定伤害。

    如此伤势,真正是触目惊心,但鲲鹏王却浑然不觉一般,森然冷笑之间,回转身躯,目光望向了那同样转过身来的宁渊。

    此时此刻,宁渊身躯之上的伤势,不比鲲鹏王好上多少,一道巨大的爪痕,在他身躯之上横邪而过,护持肉身的天御神护,已是被这一道抓痕撕裂开来,破碎的战甲之后,是粉碎的血肉与骨骼,更是能可隐约见到,那被金爪凌厉指锋伤及的五脏六腑。

    极招对撼,竟又是一轮伤势互换!

    如此一幕,又一次震撼了在场众人,麒麟王与凤主等妖族皇脉之主,眼神惊疑不定,心思变幻难决。

    龙船之上,君青衣目光亦是一凝,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折扇,但心中理智还会让她强行压下了担忧与出手的心思。

    以战铸道,成就自我,当宁渊踏上这条道路之时,就避免不了与生死擦肩,君青衣明白这点,更是相信宁渊,因此纵是心中担忧不已,也被她强压而下。

    白玉京中,观战众人见此,心中亦是一紧,注视着冷然相对的两人,不由得出声议论了起来。

    “这般打法,这两人难道真正是疯了,要在这玉石俱焚不成?”

    “玉石俱焚,怎有可能,别看那鲲鹏王这般疯狂,实际清醒得很呢,他那妖神之体彻底觉醒鲲鹏血脉后,何等强悍,再加上天劫之境的修为护持,圣人不出,谁人能可取他性命?”

    “不错,鲲鹏王这般疯狂的打法,便是要与那人以伤换伤,以命换命,最终凭借自己的妖神战体,硬生生拼死敌手。”

    “那人族也是可怕,鲲鹏王如此实力,又施展出了那天妖屠神诀,竟也只能与他平分秋色,伤势互换,这般修为,却又如此实力,那妖皇究竟是从哪里寻来的这么一个怪物!”

    ……

    众人议论声声不断,但战场之中的宁渊与鲲鹏王却是恍若未闻一般,双方眼中,此刻只剩彼此,以此那凌冽杀机,无边战意。

    注视着宁渊躯体之上的伤势,鲲鹏王冷然一笑,言道:“人族,你肉身之强横,的确远超本王的想象,但仅凭这人族血肉之躯,你要如何拼得过吾族妖神血脉,无上战体,若是没有其他手段,你的性命本王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话语之间,鲲鹏王周身妖纹再次闪动,一片璀璨青光流转之间,那被宁渊撕裂出的恐怖伤势,又一次迅速的恢复了起来,妖神之血奔涌翻转,不过顷刻之间,就填满了那粉碎的血肉骨络,只剩下一抹淡淡的血线。

    妖神战体,鲲鹏血脉,这生命力与恢复力,本就已经强悍至极,再加上鲲鹏王那天劫顶峰的修为,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普天之下,想要取他性命,非得是圣人出手,或者拥有无上攻伐重器不可。

    凭借这妖神战体,鲲鹏王就已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若是再加上他手中的金鹏撕天爪与那天妖屠神诀,那更是恐怖了。

    金鹏撕天爪为妖神残壳,先天圣兵,品阶还胜过宁渊手中天罪许多,而那天妖屠神诀,更是那位远古妖神道海鲲鹏传承下的斗战神通,远古之时,这位妖神更是以此与天地双皇争锋,欲要夺取那妖庭至尊之位,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仍旧是全身而退,由此可见这位远古妖神的实力。

    为道海鲲鹏的后裔,觉醒了妖神血脉的鲲鹏王,施展起这天妖屠神诀来,自是威能倍增,再加上那金鹏撕天爪,可谓攻伐一体,且一守一攻,皆是极致,也难怪鲲鹏王自信满满。

    听此话语,宁渊神色仍是不变,注视着鲲鹏王,冷声言道:“想要我的性命,凭你,只怕还不够!”

    话语之间,但见宁渊手中天罪铿锵一震,枪身之上顿时绽放出一片夺目华光,随即便见一股禁忌灭绝气机浮现,银血之光纵横而出,纠缠在天罪枪身之上,刹那与之融为一体!

    “轰!”

    银血华光闪动,虚空随之陡然一震,漫天风云惊乱之间,苍穹之中,赫见雷霆轰鸣,撕裂云海,似有神罚降临,抹杀那不能现于世间的禁忌之物。

    “嗯!”

    见此一幕,众人目光不由一凝,心中更是感到了一股极度的不安与惊惶,连那一众妖族皇脉之主,脸色都不由得苍白了起来。

    鲲鹏王见此,目光亦是一凝,抬眼望向心中那不安的来源所在,正是那被宁渊握在手中的天罪。

    只见银血华光闪动之间,天罪枪锋形体骤变,银血交缠之下,枪化为戟,虚凝不定的战戟之锋上,一道道紫色雷霆交错,毁灭气机肆虐,尚未发力,便已将周遭虚空撕裂粉碎,化开一片黑暗无际的虚无世界。

    见此一幕,纵是鲲鹏王,脸色也是不由一变,疯狂神情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从未有过的凝重,此时此刻,他竟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一丝死亡的威胁。

    只是随即,鲲鹏王便将这一丝威胁与内心之中的不安强行镇压了下去,冷眼注视着宁渊,手中金鹏撕天爪微微颤动,竟是飞速的吞噬他体内的妖神之血。

    随着鲜血滚滚流入其中,这金鹏撕天爪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轻鸣,随即虚空扭曲,又是一道妖神之影浮现,与鲲鹏王身后的道海鲲鹏重叠在了一起。

    正是那金鹏撕天爪之中蕴生出的妖神灵慧——金翅大鹏!

    眼见鲲鹏王以血唤醒这神兵之灵,宁渊不惊反笑,手中天之血融合的天罪一扫,战戟之峰撕裂虚空,毁灭气机滚滚而现,将鲲鹏王笼罩在内。

    “一招,定下此战生死!”

    一声冷喝,风云惊乱,苍穹震撼,漫天雷霆纵横之间,杀机已现。

    听此话语,鲲鹏王眼神顿时一凝,金鹏撕天爪交错一扫,鲜血飞洒之间,同是豪气万千的言道:“求之不得,来!”

    话语落下瞬间,鲲鹏王一步踏出,身后金翅大鹏与道海鲲鹏,两道妖神之影狂啸而起,一者融入金鹏撕天爪中,一者与鲲鹏王妖神战体合二为一,刹那之间,金光与青光同时闪动,两种截然不同的远古妖纹,此刻竟是如此契合,一体同源,不分彼此。

    “天妖屠神诀·妖极灭世!”

    一声狂啸之间,鲲鹏王身影暴起,化那传说之中的远古妖神,破碎汪洋怒海,扶摇登九天,翻覆灭苍穹。

    这一瞬间,众人视线之中,再也不见鲲鹏王那伟岸如山的躯体,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庞大至极,似要遮天蔽日的洪荒巨兽,扶摇而起的道海鲲鹏双翼一展,震荡九天十地,身下金爪破碎苍穹,撕天纵横。

    见此,宁渊一步重踏而出,脚下虚空顿时崩灭,天御神护铿锵震动之上,九道血色龙纹齐聚而现,尽数注入天罪枪身。

    神力加摧之下,天罪啸动,枪身之上血光奔涌,将宁渊双眸映照得一片猩红,其中不败战意,随之激昂而起,顿时突破极限,直入三重之境。

    “神魔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