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两个疯子,两个怪物
    大日当空,烈阳璀璨,但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温暖,只有森森冷意,彻骨冰寒,让在场观战的众人,内心之中都莫名的感到了一股紧张与不安。  .  .

    战场之中,更是风云变幻,两位当世道圣之下最为顶尖的强者,目光交错之间,可见战意奔涌,更见杀机如涛,凛冽非常。

    “杀!”

    下一瞬,只听一道杀声暴起,随即便见那鲲鹏王抢先攻杀而出,金鹏撕天爪化两道不可直视的璀璨金芒,将虚空悍然撕裂,直取宁渊而去。

    这撕天鹏爪,本就非同凡响,现如今又有鲲鹏王这位顶峰强者,一身妖神战体之力加摧,威能更是恐怖至极。

    众人只见到两道璀璨夺目的金光在视线之中绽放开来,随即双眸便是一阵剧痛,不得不移开了目光,唯有步入天劫之境的强者,方才能强压不适,一睹这妖族王者之威。

    金鹏双爪撕天而来的同时,宁渊目光随之一凝,手中天罪铿锵一震,随之长啸而起,毁灭雷霆交错的枪锋如若一颗紫色陨星,以雷霆万钧之势悍然迎上了来势汹汹的鲲鹏王。

    “轰!”

    只听一声巨响轰鸣而起,两口神兵再次交锋,金鹏双爪威能骇人,撕天裂空,然而天罪枪势同样不差,毁灭神雷硬撼这妖神威能,正面对撼之间,又是震起余劲滚滚,如怒涛惊涛一般向十方席卷而出。

    好在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妖族有过了先前教训之后,早已经退到了数里之外,总算是避免了又一次遭受那余劲波及,躲过了这无妄之灾。

    唯有那一众皇脉之主,仍是立身于七彩虹桥之上,抵挡那余劲席卷的同时,双眼仍是紧盯着战场,不敢挪开分毫。

    白玉京中,各大势力,诸多强者,也都被这一场大战惊动,纷纷现身观战,千百目光,全数落在那战场之中的两人身上。

    只是外界如何,对于宁渊与鲲鹏王来说却是毫不相干,战意冲霄的两人,此刻眼中只剩彼此,一击正面对撼,神兵交撞之间,再见鲜血迸溅,双方同时受创。

    口中溢出了一缕殷红鲜血,然而鲲鹏王却是毫不在意,森森冷笑说道:“人族,你果真没有让本王失望,哈哈哈!”

    狂笑之间,攻势再起,鲲鹏王欺身而上,金鹏撕天爪接连扫出,带起一片璀璨金光,如若狂涛怒浪般席卷而出,式式狂猛,招招凶残,尽显王者霸道。

    面对如此攻势,宁渊也是毫不相让,手中天罪枪狂如雨,大开大合,纵横开阖之间,却又见阴阳兼并之巧妙,绝巅之枪,正面迎上了那撕天而来的金鹏利爪。

    “砰砰砰!”

    下一瞬,一阵神兵交撞的铿锵之声接连响起,鲲鹏王欺身逼来,金鹏撕天爪轰击在天罪枪锋之上,每一击落下,都迸溅出一片光华,粲然夺目。

    在这璀璨华光之中,可见滴滴鲜血飞洒,溅染长空,这鲜血来源,赫是那一双金鹏撕天爪。

    宁渊修成真劫之境,先天神体,根基雄厚非常,又有苍龙战躯,天御神护,以及战神不败之意加持,一身神力之恐怖,已是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

    这样的力量加持之下,宁渊的每一道攻击,都狂猛至极,强悍无匹,鲲鹏王虽有天劫之境的修为,又开启了妖神战体,但如果单论力量,鲲鹏王仍旧是有所不及。

    所以在这正面对撼之间,鲲鹏王是处于劣势的,哪怕有这金鹏撕天爪护持双手,但仍旧是不可避免的受伤了。

    然而对此,鲲鹏王却是视而不见一般,眼眸神情越渐疯狂,一双金鹏撕天爪仍是接连不断的轰击而出,一次又一次的与宁渊天罪正面交撞。

    不过片刻之间,两口神兵已是交锋了上百次,毫无保留的攻势对撼之下,那一双金鹏撕天爪已是被鲜血浸染得一片猩红,血色流淌之间,那一枚枚暗金色的妖纹不住转动,一股蛮荒气息随之涌现,仿佛一头洪荒巨兽,终是自从久远的沉睡之中苏醒了一般。

    见此一幕,在旁观战的一众皇脉之主眼神皆是一凝,别人也许不知道,鲲鹏王这自残一般的疯狂举动是为了什么,但身为皇脉之主,天鹏一族的盟友与对手,他们怎有可能不知道鲲鹏王的打算。

    那金鹏撕天爪,是金翅大鹏遗留下的妖神残壳,被天鹏一族日夜供奉,从而蕴生出了灵慧,成为了一口先天圣兵,只是想要发挥这先天圣兵的威能,必须要以金翅大鹏之血为祭献,唤醒神兵之中的灵慧,展现出这金鹏撕天爪真正的力量。

    除此之外,鲲鹏王的妖神之躯,也需要伤痛的刺激,方才能够不断激发出体内鲲鹏血脉的力量,因此鲲鹏王战斗起来,皆是如此疯狂的姿态,且越战越强,越战越狂,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对手碾碎毁灭。

    “这个疯子!”

    眼见鲲鹏王周身鲜血奔涌,满目疯狂战意,一众皇脉之主皆是心惊不已,尤其是那麒麟王与凤主,惊骇的眼神之中,又是升起了一片掩盖不住的恐惧。

    数百年前那一战,是鲲鹏王的崛起之战,一人力压妖族两大王者,而这苦吞败果的麒麟王与凤主两人,亲身感受了这鲲鹏王的可怕。

    他们十分清楚,这疯子陷入这状态之后,那是何等的恐怖,纵是已然时过境迁,但每当想起那一战时,麒麟王与凤主仍是心有余悸。

    不过心惊同时,众人更是有些不解,自从力败双王,一战成名之后,鲲鹏王已是极少出手了,更不要说陷入这等疯狂至极的状态。

    如今这一个人族,当真有如此强横,让鲲鹏王如此重视么?

    “哈哈哈!”

    众人心中疑惑之间,又听一声狂笑而起,战场之中,鲲鹏王满目疯狂之色,一双被鲜血浸染得猩红一片的金鹏撕天爪,又是悍然轰击在了宁渊天罪枪锋之上。

    只是这一次,不同先前,原本力量稍逊一筹的鲲鹏王,双爪威能陡然暴增,一片掺杂着血色的剑光横扫之间,竟是将宁渊天罪悍然扫开,随即双爪余势不减,长驱直入,以掏心之势抓向宁渊心口。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宁渊以枪为兵,重势重力,先前攻势大开大合,纵横开阖,自是威不可挡,将使用双爪为兵器的鲲鹏王压得节节败退。

    但现如今,以血祭兵,又以伤痛激活了妖神战体之能的鲲鹏王,一击悍然震开了宁渊手中之枪,随后长驱直入,欺身而上,这距离拉近的同时,双方形势也随之逆转,鲲鹏王一双金鹏撕天爪寸短寸险,顿时体现。

    “噗!”

    只见两道璀璨夺目的金色华光横扫而过,逼至宁渊身前的鲲鹏王双爪一扫,趁着宁渊枪势已尽,难以防守的空隙,撕裂虚空,悍然轰向了宁渊胸口,心口命脉。

    若是换做常人,面对鲲鹏王这绝杀一击,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暂避锋芒,闪退避让,否则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这金鹏撕天爪将胸前血肉骨骼尽数撕裂,挖出那一颗鲜活的心脏,当场毙命。

    但是此刻,宁渊却不闪不避,面对双爪欺身扫来的鲲鹏王,一拳悍然轰出,神力尽催之下,势若崩山的一击,向鲲鹏王头颅轰杀而去。

    “这……!”

    见此一幕,众人目光不由一缩,震惊非常。

    这鲲鹏王疯就罢了,难道这人族也失去了理智不成,不闪不退,这是要与鲲鹏王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么?

    就算是,他也不想想,他这一拳能对激活了妖神战体的鲲鹏王造成多少伤害,而他正面承受这金鹏撕天爪一扫的后果又是什么?

    这那里是玉石俱焚,分明是自寻死路啊!

    众人心惊,鲲鹏王目光亦是一缩,眸中透露出了几分惊疑不定之色,但随即又被疯狂掩盖,一双金鹏撕天爪攻势不见停缓,反而更狂三分,悍然轰击在了宁渊胸膛之上。

    亦是同时,宁渊一拳崩山而至,如若陨星坠落一般,重重一击,毫无保留的落在了鲲鹏王脸庞之上。

    “噗!”

    “砰!”

    两声沉闷而是无比刺耳的撞击声响起,随即便见猩红的血光,以凄厉无比的姿态飞溅而出,血染长空,触目惊心。

    鲲鹏王横扫一击,妖神战体之力加摧下,那一双被鲜血染红的金鹏撕天爪爆发出了恐怖至极的力量,双爪一扫,连天御神护都难以抵挡,金色战甲被悍然撕裂,掀起一片血色华光,奔涌飞溅而出。

    只是可惜,鲲鹏王这一击攻势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宁渊右拳已是重击而下,直接轰在了鲲鹏王的脸庞之上,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之间,血光骤然爆裂开来,鲲鹏王连一声哀鸣都未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被宁渊这一拳给轰飞了出去。

    鲜血飞洒之间,两人距离又是拉开,宁渊身躯连退数步,稳住脚步之时,身躯之上已是鲜血淋漓的一片,胸口心脉之处,透过那破碎的天御神护,能可见到一片碎裂的血肉以及森森白骨,甚至还能可隐约见到,一颗不住跳动的心脏。

    如此伤势,纵是对于能可血肉重生的天劫强者来说,也决计不轻,但宁渊只是望了一眼,就不再理会,抬头望向了鲲鹏王。

    鲲鹏王的处境,不比宁渊好到哪里去,身躯倒飞出数十丈外后,方才堪堪停下,那一张原本相貌堂堂,不怒自威的脸庞,此刻已是扭曲了一片,血肉模糊,口鼻塌陷,不住有鲜血喷涌而出,看起来惊悚非常。

    宁渊一身神力,本就恐怖非常,如今又有天御神护加持,这一击之威,连敖天那般的真龙神子都难以承受。

    若非是这鲲鹏王实力远胜敖天,妖神战体亦是不凡,那么此刻就不是毁了一张脸那么简单了,这颗头颅还保不保得住都是个问题。

    一轮攻势,竟是玉石俱焚一般,双方同遭重创。

    看着都是一身鲜血淋漓,受创沉重的两人,在旁观战的一众皇脉之主,此刻是满脸错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鲲鹏王疯,可以理解,毕竟他有疯狂的资本,无论是那天劫顶峰的修为,还是手中的金鹏撕天爪与那越战越强的天鹏战体,都值得他这般疯狂。

    但这人族是怎么一回事!!!

    能与动用了妖神战体,陷入疯狂的鲲鹏王正面硬拼,最后还不分上下。

    这样的肉身,这样的力量,这还是个人么?

    难道这个世界上果真是物以类聚,一个疯子会引来第二个疯子,一个怪物会遇到另一个怪物么?

    一时之间,众人无声,全场死寂。

    “呵呵呵!”

    但随即这死寂便被一声冷笑打破,鲲鹏王抬起了头来,那一张被鲜红染红,五官扭曲的脸庞,在一片青光闪动之间,飞速的恢复了过来,随后更见道道远古妖纹浮现,在鲲鹏王的脸庞之上蔓延,伴随着那满面的疯狂之色,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妖神战体!

    这觉醒远古妖神血脉之后修成的战体,受到的伤害越是沉重,这妖神血脉的力量就越是强大,那生命力与恢复力也会随之攀升,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

    这样的战体,再加上天劫顶峰那强横无匹的生命力,鲲鹏王可以说近乎是不死的存在,除非是圣人出手,否则想要将他斩杀,千难万难。

    所以鲲鹏王的战斗方式,方才会那般的疯狂,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现如今也是如此,伤势恢复,战体更狂,一身妖神之血被催发至极限的鲲鹏王冷冷一笑,言道:“痛快,痛快!”

    话语之间,这位妖族王者狂啸一声,雄伟身影再次暴起,直向宁渊冲杀而去。

    “再来!”

    见此一幕,宁渊亦是冷冷一笑,提着天罪重步踏出,鲜血挥洒之间,攻势再开。

    “这两个疯子,两个怪物!”

    见此一幕,在场观战众人,内心之中都不由得狠狠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