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至强之战!
    第四百七十七章:至强之战!

    战场之中,两人相对,却是静默无声,针落可闻一般的死寂,让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生怕打破这沉默之后,是一片腥风血雨。

    鲲鹏王负手而立,狂风吹拂之下,一身青衣猎猎响,周身妖力真元涌动,隐隐化一片怒海汪洋,汪洋之中,赫见一只难以测度的洪荒巨兽沉浮,远古蛮荒之气,似跨越了时空降临,让人倍感压迫。

    天鹏一族,乃是两位远古妖神,道海鲲鹏与金翅大鹏的后裔,同时拥有这两位妖神的血脉,不过往往只能觉醒其一,纵是天鹏一族的王者也不例外。

    鲲鹏王之所以被称之为鲲鹏王,就是因为他体内那道海鲲鹏之血,已然完全觉醒,让他自从天鹏蜕变成为了鲲鹏,虽远不如那一位上古妖神,但这一份血脉仍旧是恐怖至极,也是凭此鲲鹏王才能以一人之力,压得凤主与麒麟王难以喘息,不得不选择联手,才能可勉强与之抗衡。

    由此可见,这鲲鹏王实力之强横,在这圣人少有现世行走的时代,他是毫无疑问的顶峰强者,一方雄主。

    只是现如今,这位妖族王者神情之中罕见非常的透出了几分凝重,注视着眼前的人,眸中思绪流转,不住变幻。

    “真劫,真劫之境!”

    “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人能可踏上这条道路,如今又随着君青衣一同现世,难道……”

    “上古终末之后,这一纪元的乱世,终究是要开启了么?”

    心思至此,鲲鹏王目光不由一凝,望向宁渊的眼神之中,已是透现出一片毫不掩饰的凌冽杀意!

    “不管如何,今日,此人要死,君青衣更是要死!”

    杀机暴起瞬间,鲲鹏王眸中顿时泛起一片璀璨青光,一双眼眸似化了一片怒海汪洋,其中隐隐有远古妖纹流转,透散着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

    “嗯!”

    感受那扑面而来的汹汹杀意,宁渊目光亦是一凝,握着天罪的右手随之一紧,冷眼注视着面前的鲲鹏王,体内气血如浪翻滚,隐隐透出道道龙啸之声。

    “杀!”

    下一瞬,枪破虚空,宁渊竟是抢先而攻,天罪枪锋一片璀璨光华闪动,又见紫色雷霆交错,在那至极毁灭之能加摧下,一枪之势,若怒海决堤一般,向鲲鹏王轰杀而去。

    面对这道圣之下的最强者,天劫顶峰的妖族之王,宁渊没有半分轻慢,一出手便催动了七成真力,欲要先声夺人。

    “哼!”

    见此,鲲鹏王却是冷冷一笑,随即一步踏出,王者身影,如若鲲鱼出海,化鹏展翅一般,刹那穿梭虚空,直迎宁渊攻势。

    身为先天圣兵,天罪锋芒已是凌厉至极,此刻又有宁渊毁灭真元加摧,一枪威势更是惊人,连这坚韧至极的神州天地都承受不住,虚空纷纷破碎,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然而面对如此攻势,鲲鹏王却是直迎而上,双手之上绽放出一片璀璨青光,随即一枚枚远古妖纹凝现而出,转眼之间,就已化了一双远古妖兵。

    那是一双手甲,如若宁渊的天御神护一般,将鲲鹏王双手笼罩在内,手甲面上闪动着一片璀璨青光,指锋锐利,如爪如勾,之上更是能可见到一枚枚远古妖纹转动,暗金深沉的华光,透散着凌厉无匹的气机,似轻轻一划,便能将虚空撕裂。

    “这是……”

    “金鹏撕天爪!”

    “天鹏一脉的无上至宝!”

    眼见鲲鹏王现出的那一双手甲,身在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之主不由失声,尤其是那凤主与麒麟王,眼神之中除却了震惊之外,便是一片凝重深沉。

    鲲鹏王现出的那一双手甲,名唤:金鹏撕天爪。

    远古之时,天鹏一族的始祖,那远古妖神金翅大鹏,因以龙族为食,最终触怒了天龙皇,被这位龙族之皇悍然镇杀,那一具妖神之躯也灰飞烟灭,只剩下一对金鹏撕天爪残存,机缘巧合之下被天鹏一族取回,为先祖神物供奉。

    金翅大鹏乃是远古妖神,纵横洪荒的绝世强者,又以近身搏杀,斗战之法名震天下,那妖神之躯的强悍可想而知。

    而这金鹏撕天爪,正是金翅大鹏这一具妖神之躯精华所在,在这一双撕天爪之下,不知道陨落了多少远古强者,纵是当年的天龙皇,将金翅大鹏的妖神之躯打得灰飞烟灭,这一双金鹏撕天爪也仍是完好无损,可见一斑。

    天鹏一族将这此物迎回族内之后,为先祖神物日夜供奉,使得这金鹏撕天爪自我蕴生灵慧,化了一对神兵手甲,纵是在先天圣兵之中也位列高阶,传说若是能将此物威能催至极限,甚至能再现金翅大鹏五成神威。

    为远古妖神之中顶尖的强者,金翅大鹏的实力可想而知,不要说五成,纵只有三成也是恐怖非常了。

    现如今,战端方开,鲲鹏王就直接动用了这天棚一脉镇族之宝,由此可见他对于宁渊的重视,已是将其看做了劲敌,根本不敢有所保留。

    金鹏撕天爪一现,鲲鹏王也正面迎上了宁渊攻势,一身雄厚磅礴的妖力真元催动之下,那金鹏撕天爪绽放出一片夺目金光,双爪撕裂虚无,破碎空间,以交错横扫之势,重重的轰击在了宁渊天罪枪锋之上。

    “轰!”

    一身轰鸣巨响,十方震撼,两口神兵交锋对撼之间,掀起阵阵狂暴劲力,将周遭空间震得一片扭曲。

    余劲便有如此威能,可想而知,正面对撼的两人又承受着何等恐怖的力量冲击,一枪双爪对撼之间,鲲鹏王与宁渊身躯皆是一震,唇边各自多出了一抹鲜红血迹。

    两人彼此心中都是明白,眼前对手之强横,因此无论是宁渊还是鲲鹏王,都没有丝毫保留,甚至连试探都省略了,第一招,就是最为凶狠的正面交锋。

    这一招对撼之间,拼的是修为,搏的是肉身,毫无保留,最为直接,也是最为凶险的战力相搏,生死斗战之法。

    这般交锋之下,毫无保留的两人,各自受创,但这点伤势对于如今的两人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鲲鹏王冷冷一笑,妖力真元再催,手中双爪以撕天之势,又是向宁渊横扫之躯。

    见此,宁渊亦是冷笑,不退不避,天罪枪锋长啸一声,掀起一片毁灭雷霆,正面直击鲲鹏王。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两口神兵再次交撞之间,无比狂暴的余劲迸溅喷发,如若怒海决堤一般,化狂涛席卷十方。

    见此一幕,距离战场最是接近的七彩虹桥之上,一众皇脉妖族无不骇然,纵是那诸位天劫顶峰之境的皇脉之主,面色也是不由一变,当即催动真元,化出一片璀璨华光,将这一座七彩虹桥笼罩在内。

    华光方起,那余劲狂涛便已冲击而至,随即只听轰然一声,华光崩散,七彩虹桥之上一片哀嚎声响,诸多皇脉妖族被这余劲冲击震荡,口喷鲜血,就是那诸位皇脉之主也是面色一白,目光之中一片惊骇。

    身后一众妖族哀声不断,受创众多,但此时此刻,诸位皇脉之主却是连转头的意思都没有,双眼死死的注视着前方虚空震荡的战场,心中的紧张与惊骇,化了滴滴冷汗冒出,但他们仍是浑然不觉。

    再看战场之中,余劲冲击之下,不住震荡扭曲的空间之中,两人身影相对,手中神兵悍然交撞,触目惊心的鲜红,在枪身之上,在双爪之间,一点一滴的流淌,一点一滴的溢出,然而两人却是视而不见,目光交错之间,战意迸溅,杀机纵横。

    一双金鹏撕天爪,悍然格住天罪枪锋,鲲鹏王注视着宁渊,感受着体内不住翻滚的气血,脸庞之上泛起了一片畅快之色,不由放声大笑:“哈哈哈,痛快,痛快,人族,这些年来,你是唯一让本王如此尽兴的对手!”

    听此,宁渊亦是一笑,言道:“是么,那为回礼,你是不是应该拿出真正的实力呢?”

    话语之间,天罪铿锵一震,一股沛然难挡的强横力量爆发,毁灭之威,竟是再催三分,枪锋啸动,如龙破渊而出,将鲲鹏王身躯硬生生的逼退了三步。

    “呵呵!”

    虽是被宁渊一枪逼退,但鲲鹏王却是不惊反笑,注视着宁渊,喃喃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麒麟培养出的那只小崽子,死在你手上,真是不冤,不冤啊!”

    此番话语,让七彩虹桥之上观战的麒麟王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难看至极,一双眼眸更是要喷出火来一般!

    鲲鹏王这番话,无疑是揭麒麟王的伤疤,这不亚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麒麟王一巴掌,他不怒才有鬼。

    虽是震怒非常,但眼前局势,纵是万千怒火,麒麟王也只能够强压下去,冷眼注视着战场之中的鲲鹏王与宁渊,眸中神情变幻,杀机若隐若现。

    那麒麟王如何,自是与鲲鹏王没有半点关系,这位天鹏一族的王者一番冷笑之后,那原本略显削瘦单薄的身躯猛然一震,上身衣衫随之爆碎开来。

    “吼!”

    衣衫破碎之间,显露出了一具削瘦非常,宛若枯木一般的躯体,但不等众人为此惊讶失声,虚空之中,就猛然响起了一声狂啸,似兽吼,又似鸟鸣,不知从何处传来,但却是震撼无比,席卷八方。

    长啸声中,赫见一片璀璨青光绽放,随即鲲鹏王的肉身,迅速的充盈了起来,这一具肉身迅速的冲涌了起来,光华闪动之间,一道道远古妖纹浮现,在这一具躯体之上迅速蔓延着。

    不过转眼之间,鲲鹏王那原本瘦骨嶙峋,宛若枯木一般的身躯,就变得无比健壮强硕了起来,一块块肌肉菱角分明,之上更是可见一枚枚青色符文闪动,相互勾连在一起,形成鳞甲一般的纹路。

    这妖纹闪动之间,一股远古蛮荒之气滚滚而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力量自从鲲鹏王体内浮现,仿佛一头洪荒巨兽自从沉睡之中苏醒了一般,骇世伟力肆虐之间,周遭空间难以承受,不住扭曲幻灭。

    “这是……!”

    “妖神之体——鲲鹏!”

    “竟然连这都动用了,鲲鹏你究竟想做什么……!”

    见此一幕,七彩虹桥之上观战的一众皇脉之主,无不色变,那麒麟王与凤主脸庞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片掩盖不住的惊骇,似忆起了什么极度可怕的过往。

    妖神之体!

    来自于远古妖神,道海鲲鹏的血脉力量,觉醒之后,铸就而成的妖神战体。

    比起那金鹏撕天爪来,这才是鲲鹏王最大的底牌,最强的实力,数百年前,鲲鹏王便是以这妖神战体,一人力战麒麟王与凤主两人,打得这两位成名已久的妖族王者节节败退,苦吞败果。

    那时鲲鹏王的妖神战体不过初成,鲲鹏血脉虽已觉醒,但是还未开辟至极限,而数百年后的如今,鲲鹏王的妖神战体究竟恐怖到了何等境地,纵是凤主与麒麟王也难以估测。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动用了妖神战体之后的鲲鹏王,很强,强的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同样,动用了这妖神战体,也是代表了鲲鹏王此刻的信念,不死不休的信念,麒麟王与凤主没有想到,今日之事,竟会走到如今地步,这鲲鹏难道真的要在白玉京之前来一场生死大战不成?

    各方震惊之间,鲲鹏王已是现出妖神战体,伟岸身躯,如若崇山巍峨,一头黑发怒扬,眉目之中青色神光闪动,尽显王者霸道威势。

    “这是本王对你的敬意!”

    金鹏撕天爪一扫,鲲鹏王注视着宁渊,放声大笑道:“同样,你也不要让本王失望啊!”

    听此,宁渊没有多言,只是往前踏开一步,身动瞬间,一片璀璨金光绽放,龙吟狂啸而起,下一瞬,天御神护凝现,金光璀璨,令人目光都难以触及。

    天御神护加身,更显战神不败之姿,宁渊枪锋一扫,直指眼前这妖族之王。

    “来!”

    至强之战,此刻真正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