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圣人之下,当世无敌!
    羽翼翻飞,剑光纵横,远古妖神斗战神通,威能岂是轻易,那一道道璀璨至极的金色剑光,似要将虚空切割碎裂一般,千万剑锋交错之下,势若怒海汹汹,若非这龙船也是一件珍宝,此刻又有君青衣江山大势护持,只怕也难以抵挡这剑光攻势。

    面对如此攻势,宁渊神色平静,步出龙船,踏过虚空,竟是直接进入了这千万剑光交错汇聚而成的怒海汪洋之中。

    “嗯!”

    见此一幕,施展这金翅大鹏斗战神通的两位天劫强者目光一凝,随即攻势骤然一变,万千剑光如若狂涛回转,不再攻击君青衣所在的龙船,而是尽数向宁渊绞杀而去。

    这两人出身天鹏一族,又是神境八重的修为,在天劫之中绝非弱者,更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非常,先前眼见诸位皇脉之主被宁渊一枪挡下,心中便已明白,这人族修为虽是不高,但战力却强横得惊人!

    面对这般的对手,两位出身于天鹏一族的天劫强者,不敢有半分松懈,剑势交汇,双强联袂,亿万剑光纵横交错之间,已是倾力尽出,欲要将宁渊绞杀于这剑势之下。

    金翅大鹏,乃是远古妖神之一,真正的太古神魔后裔,威名虽略逊那出身金乌一族的天地双皇几分,但也是远古时代顶峰之列的强者,其斗战之法更是威震洪荒,且性喜食龙,当初真龙一族与应龙一族不知有多少高手命陨在这金翅大鹏手下,成为了它口中血食。

    能可招惹龙族,并且还食之血肉,可见这金翅大鹏实力之强横,虽然他最终的下场也不怎么美好,被天龙皇悍然镇杀,但那一身惊人的斗战神通仍是通过血脉传承了下来,成为了现如今天鹏一族的镇族神通之一。

    如今这两位天劫之境的天鹏,倾力施展出这妖神斗战神通,羽翼成剑,撕天纵横,剑势威能之恐怖,纵是白玉京内的各方强者也是暗自心惊,而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妖族,尤其是麒麟与凤凰两族之人,神情更是凝重无比。

    这天鹏一族能够成为十大皇脉之首,压得麒麟与凤凰两族节节败退,不得不联手与之抗衡,不是没有原因的。

    鲲鹏血脉,天地极速,金鹏战法,天下无双,同时继承了两位远古妖神的血脉,这天鹏一族的实力可想而知。

    然而面对两位天劫强者倾力施为的妖神战法,宁渊步伐仍是不见丝毫停缓,转眼之间,已是步入了那亿万剑光之中。

    “杀!”

    见此一幕,那两位天鹏自是没有办法留手的可能,当即狂喝一声,亿万剑光撕裂虚空,转眼已是纵横而至,向宁渊绞杀而去。

    “砰砰砰!”

    下一瞬,声声铿锵轰鸣之声响起,那亿万剑光绞杀之下,没有鲜血飞洒,只有华光迸溅,一道道剑光破碎,崩碎,湮灭于虚空之间。

    纷纷破碎崩散的剑光之中,宁渊步伐不徐不疾,在虚空之间踏出道道涟漪,周身隐隐可见毁灭气机涌动,虽只笼罩了三尺范围,但就是这区区三尺的阻隔,却无一道剑光能可突破,任何一道剑光攻入其中,就会被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碾碎,毁灭。

    真元护体!

    运行体内元功,将真元遍及周身,或者外放出体,形成一道护体屏障,以此抵御外界之力。

    这是一门十分简单的技巧,简单到了就好似呼吸喝水那般的轻易,只要是修行者,哪怕只是后天境界,都能够使用,只不过那时他们动用的力量不是这凝练无比,纯粹至极的真元,而是内力或者罡气罢了。

    也就是说,这真元护体在技巧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是最简单的真元运用方式,其效果强弱,与修者自身真元息息相关,若是修为高强,根基深厚,那么这真元自也雄浑无匹,护体效果极佳。

    反之,若是修为不足,根基低弱,真元虚薄,那么这护体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不仅仅起不到多少防御的用,反而徒耗真元。

    所以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只要有条件,那么大多数修者都会修炼一门护体神通,以此加强自身防御,而这真元护体,除非是对手与自身差距太大,没有动用护体神通的必要,才会象征性的动用一下,展现自身强横的修为根基。

    这其中关键在场众人自是清清楚楚,所以此刻见宁渊是以真元护体,硬抗这妖神斗战圣法之时,众人目光皆是不由一变。

    神境九重,一层一重天,初入神境,与天劫中阶,整整七重之差,绝对称得上是天渊之别了,若是往常,如此大的修为差距之下,双方不要说正面一战,怕是只需怕一个眼神,一道威压,都能可结束一切。

    但是现如今,这宁渊不仅仅跨越了如此巨大的修为差距,更是以真元护体,硬抗这两位天劫强者联手施展的妖神斗战圣法,丝毫不见弱势。

    这一幕看得众人眼珠子都要挤了出来,这真元护体是何等积累,若你修为高深,用来欺负一下弱者小辈,那么自是无话可说,但现如今整整七重之境的差距,还有这妖神斗战圣法的增幅,竟然还敢用真元护体来抵挡,并且还真的给他挡住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这宁渊的根基,已经恐怖到了能可跨越神境七重,人劫至天劫的差距,以一身真元,硬抗这两位天劫强者倾力攻势。

    这要多么雄厚的根基,多么恐怖的修为,才能做到这等地步,无人知晓,但是此时此刻,无论是白玉京中观战的众人,还是七彩虹桥之上的皇脉妖族,看向宁渊之时,几乎都是同一种神情?

    天才?

    不,这世上哪里有这种天才,这根本是个怪物!

    众人心惊不已,那诸位踏入天劫顶峰之境的皇脉之主却更是骇然。

    注视着那亿万剑光绞杀之下,仍是岿然不动的宁渊,一众皇脉之主,眼神之中透着掩不住的惊骇与凝重。

    “这人族不过初入神境,如何修得这般恐怖的根基!”

    “毁灭之能,创生之力,双源一体,相辅相成,返归混沌!”

    “同修这两种真元,难怪他能以这真元护体之法硬抗两位天劫攻势!”

    “君青衣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种怪物!”

    心中思绪纷乱,眸中神情更是一片惊怒交错,身为天劫顶峰之境的强者,又是一族皇脉之主,他们的眼界非是常人能可相比的,因此一眼便看出了这宁渊真元护体的玄妙。

    不错,宁渊此刻真的就只是使用了真元护体而已,没有什么新奇的,但问题是,他动用的护体真元,乃是毁灭之源,创生之能,两股极端对立,却又相辅相成的力量融为一体,返归混沌之相,无缺无暇,先天不败。

    仅凭这一点,这宁渊的真元护体就远胜诸多护体神通,更不要说他之根基如此深厚,浩瀚真元加持之下,不要说那两个不过神境八重的天鹏,就是这诸位已步入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皇脉之主,也没有十成把握破其护体真元。

    这正是一众皇脉之主心惊不已的原因,这人族拥有一身超越修为极限的根基也就罢了,但他竟然还修成了这毁灭与创生之元。

    这两股力量,乃是天地原相,混沌之能,分化之后极端对立,修炼一种已是艰难,两者同修更是难以想象,根本不是什么生死阴阳,光暗水火之流能与之相比的,别的不提,就拿凤主来说,凭借凤凰血脉与涅槃圣焰的先天优势,凤主修成了阴阳生死之力,凭此跻身妖族三王之一,成为一族雄主。

    但若是将这生死阴阳换成毁灭创生,那么凤主只怕修炼到死也修不成,那已不是他能可触及的力量,古往今来,能兼修这毁灭创生之能者,唯有天龙一族……

    等等!

    天龙一族!

    似明白了什么,一众皇脉之主眼瞳顿时一缩,望向那亿万剑光之中的宁渊,再看下龙船之上淡笑不语的君青衣,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极度的不安来。

    “退下!”

    那鲲鹏王更是当即高喝了一声,要那两位天鹏一族的天劫强者抽身而回。

    只是可惜,晚了一步……

    “轰!”

    只听一声轰鸣巨响,一股极端毁灭之力爆发,化滚滚怒涛向十方席卷而出,所过之处,虚空扭曲,剑光崩灭,那妖神斗战神通,纵横撕天剑势,在这一击之下,尽数崩灭。

    “砰!”

    剑势崩灭的同时,那两只天鹏也是察觉到了形势不利,当即就要往后方退去,只是可惜,他们觉醒的是金翅大鹏之血,而非道海鲲鹏之力,在速度之上略逊了几分,还未闪退开来,那一股无端毁灭之能便已席卷而至,怒浪拍岸一般轰击在了两人身上。

    “啊!”

    下一瞬,两声悲鸣响起,狂暴的毁灭之能轰击之下,这两只天鹏纵是有天劫之境的修为护持,也难以与之抗衡,护体真元刹那崩碎,随即肉身受创,一片猩红血光凄厉飞溅之间,两人身影倒飞而出。

    只是一招,便重创两位天劫,如此一幕,看得在场众人神色巨变,惊骇不已。

    不过宁渊对此,倒是没有多少感觉,就如若君青衣所猜想的那般,单论战力,现如今的他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境地!

    先前对上那长生剑使,宁渊并未能够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不是他不想发挥,而是这长生剑使身法太过诡异,根本不和他正面硬撼,宁渊想发挥也发挥不出来,直到最后那长生剑使去而复返,刺杀纪无双之时,暴怒的宁渊方才动用了全力一击,而这一击的后果就是那长生剑使近乎当场毙命。

    现如今就不同了,这两只天鹏施展妖神斗战圣法,没有长生剑使那虚空挪移之能的他们,根本躲不开宁渊的攻击,遭受宁渊爆发出的毁灭之能轰击,顿时身受重创。

    不过到底是天劫之境的强者,又是妖族皇脉天鹏,肉身亦是不弱,虽被宁渊一击重创,但还不到危及性命的程度,若是给其喘息一阵,说不定还能恢复几分战力。

    宁渊自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右手在虚空之间一握,那先前还伫立在七彩虹桥之上的天罪顿时化一道血光消散,下一瞬于宁渊手中凝聚化现,随即便是一枪横扫而出,带起一片璀璨夺目的血光,撕裂虚空,直取身受重创的两人。

    “放肆!”

    便是此时,忽闻一声怒喝响起,虚空之中隐隐有怒海翻覆,鲲鹏震啸之声,紧接着一道流光,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刹那破碎虚空,悍然横拦在了宁渊攻势之前。

    “轰!”

    随即只听一声轰鸣响起,余劲如若怒海狂涛一般,汹汹爆发开来,向十方席卷而出,连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妖族都遭受波及,一片惊乱哀鸣之声纷纷响起,转眼之间已有十余人被这余劲震伤跪地。

    能可不受影响之人,也就只有那一众步入天劫之境的皇脉之主而已,而这诸位皇脉之主,此刻也没有空闲去理会其他人,目光死死的落在前方战场之中,不敢挪开丝毫。

    余劲滚滚,虚空一片扭曲的战场之中,赫见两人身影强撼相对!

    一人气势如渊,深不可测,周身透散着骇人的真元妖力,在虚空之中涌动翻滚,其中竟是隐隐可见一只难以测度的巨兽身影,远古蛮荒之气息随之若隐若现。

    一人如山不动,巍峨难撼,周身可见无端毁灭之源滚动,将虚空肆虐得不住扭曲幻灭,气血如龙,战意冲霄,战神之势,竟是还胜过那洪荒巨兽几分。

    无需多想,这两人便是鲲鹏王与宁渊!

    鲲鹏王,妖族三王之首,远古妖神后裔,觉醒了鲲鹏血脉的绝代王者,神境九重,天劫顶峰之修为,放眼当世,道圣之下,是毫无疑问的第一人!

    再看宁渊,自从修行起始,以武入道,道铸自我,一路战至如今,未曾一败,苍龙之力,战神之意,真劫神体,一身绝世根基,无匹战力,圣人不出,谁与争锋。

    两位当时道圣之下的最强者,如今正面交锋,这般精彩之战,不说别人,纵是那一众皇脉之主,也不敢错过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