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图穷匕见
    一击横扫,无匹之威,尽碎诸位皇脉之主合力之势,注视着落在自己身前的天罪,再看向君青衣身旁的宁渊,在场众人目光骇然,内心之中更是一片惊怒交加。

    宁渊的身份,其他人也许不清楚,但是身为妖族十大皇脉之主,这一众天劫强者不可能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三年之前,九龙颠上,那一人一枪扫灭了凤族大计,十大皇脉图谋的关键人物。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放不放在眼中又是一回事了,虽说三年之前九龙颠一战,这宁渊先杀乾忘轩,后斩凤莹月,甚至连凤主第二元神都被其灭于剑下,可谓是一战成名,震惊十方,凭此战绩,他便足以跻身年轻一辈顶峰天骄之列,成为仅次于那三教道子的人物。

    但不要忘了,这是指年轻一辈,对于这千百年前就已踏入天劫顶峰之列,执掌一族的皇脉之主来说,宁渊还是太年轻了,天资与潜力固然惊人,但潜力是潜力,要到日后才能彻底发挥,现如今他的实力说到底不过初入神境,连人劫顶峰都算不上,没有相应的实力,自然也入不得这一众皇脉之主的眼内。

    再加上先前那长生剑使亡命宁渊之手的消息还未传开,根本无人知晓宁渊战力如何,只能以修为境界为基础,从而进行判断,而很显然的,神境一重的修为,纵是根基冠绝当世,也不可能跨越神境九重之限,对天劫之境的顶峰强者造成威胁。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无论是这一众皇脉妖族,还是身处于白玉京中观望的各方势力,都未曾将目光放在宁渊身上,更是没有人会认为,这不过初入先天神境的人,会是君青衣身旁最为恐怖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心怀这般想法的众人,此刻眼见着宁渊一力横扫诸位皇脉之中合力威势,神情皆是一片骇然,不由失色。

    便连那诸位皇脉之主,天劫顶峰的强者,被这一枪横阻之后,脸色也是难看非常,目光之中更是隐隐透出了几分惊怒之色。

    原先这一个入不得他们眼中的后辈,此刻竟然爆发出了如此强横的实力,虽这还算不上真正的生死交锋,但是能以一人之力,强压诸位皇脉之主威势,如此能为,还需多言么?

    众人目光骇人,那三王之一的凤主更是面色铁青,满目凝重,死死的注视着宁渊,心中沉声怒道:“该死!”

    一声怒骂之间,满是懊恼悔恨之意,当初九龙颠上,被宁渊一式六灭无我斩杀第二元神之时,凤主便知晓此人是心腹大患,必须斩除的存在。

    但却因君青衣入主妖庭,真龙一族与四大神宗合力,压得十大皇脉难以动,凤主纵是有心,也无法攻入妖庭之中,更别论斩杀宁渊了。

    虽然明白这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但凤主仍是没有想到,不过区区三年时间,这宁渊实力竟然提升到了如此境地,一人力扫诸位皇脉之主威势,这般能为,纵是尚不如他,怕也不会逊色多少了。

    心思之间,一股强烈的威胁感觉自从内心之中升起,让凤主感到一阵不安的同时,更是杀机并起,目光森然的注视着宁渊,眸中透露出的杀意,已是不见半分遮掩。

    凤主如此,那麒麟王同样也不例外,能成为一族皇脉之主,又是三王之一的人物,怎有可能会是愚昧之辈,凤主知晓这宁渊的威胁,麒麟王同样也是明白,一瞬之间,这位麒麟族的王者已是踏出半步,威严怒目之中一片杀意如涛,冷冷注视着宁渊。

    便是那高深莫测的鲲鹏王,此刻也不由将目光转移到了宁渊身上,眸中神色变幻,一片阴晴不定。

    随着宁渊一手力扫诸位皇脉之主威势,原先还剑拔弩张,几欲爆发的局面,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纵是那诸位皇脉之主,妖族王者,也因宁渊展露出的强横实力,一时之间不敢有所行动。

    就是在这双方僵持之间,忽闻一声龙吟啸动虚空,震撼十方,壮丽山河,尽显无上皇者之威,伟力镇压之下,那帝无恨纵有金乌帝血,也难以与之抗衡,凄厉悲鸣一声之后,便已不由跪倒在地,双膝重重的撞击在了虚空之中,竟是迸溅出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血色。

    “陛下!”

    见此一幕,在场一众皇脉妖族纷纷色变,那诸位皇脉之主更是震怒非常,眉发怒张,纵是心中对宁渊有几分忌惮,也不由得纷纷怒喝出声。

    “君青衣,你安敢如此!”

    一声怒喝之间,数位皇脉之主再次联袂而出,这一次可不像先前那般,只是威势压迫了,真正动用真力的诸位皇脉之主,天劫顶峰之力展现,刹那一片璀璨流光闪动,抗衡那江山大势,皇者威力,强行冲到了帝无恨身边,将这位怕是世间仅存的金乌后裔搀扶起身。

    只是这诸位皇脉之主来援,并未能够将局势扭转几分,帝无恨一片苍白,面色如纸,眼神之中更是隐隐透出了几分惊惶之色,显然是被方才一阵重压击破了心神,此刻连身躯都在不由自主的战栗着。

    见此一幕,诸位皇脉之主都不由得皱起眉来,转望向前方仍是处之泰然的鲲鹏王,眸中神色变幻不断。

    帝无恨如此不堪的模样,诸位皇脉之主并不是太过意外,因为他们知道,这帝无恨说到底不过只是一颗棋子,用于针对君青衣的棋子罢了,鲲鹏王放他出来,是为了在这九皇之争中将君青衣置于死地,而非是要辅佐这帝无恨重登妖皇之位。

    当年三王争皇,以至于妖族内乱,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从此没落了下去,这般的罪责,不亚于叛乱谋逆,帝无恨若是重掌妖庭,日后必然会旧事重提,狡兔死,走狗烹这种事情,于皇者而言做起来不要太顺手。

    所以无论是鲲鹏王,还是凤主与麒麟王,都不可能会将帝无恨推上妖皇之位,他们的目的,只是要借这一颗棋子将君青衣置于死地,在此之后,这帝无恨就是一颗无用,并且绝对要抛弃的弃子了。

    所以这帝无恨,一直都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的货色,若非如此,鲲鹏王也不会动用这一颗棋子。

    而现如今,杀局方开,便被君青衣一手扫破,今日帝无恨俯首跪地,只会在妖族之中造成两种影响,一是让部分拥护金乌血脉的妖族震怒,彻底与君青衣敌对,二便是那已对金乌血脉无有敬畏的妖族,臣服于这位新任妖族皇者之下。

    前者,是不敢打破传统,一直被蒙蔽与沉浸在过往荣耀之中的人,其实力如何,可想而知。

    而后者,深明优胜劣汰,强者为尊的道理,对于金乌血脉没有多少敬畏的人,必然拥有着一定的实力,若是这些人臣服,那么君青衣的实力必然暴涨。

    到那个时候,说不定连娲神殿都会受其影响,毕竟金乌血脉虽是正统,但现如今妖族需要的不是一位无能的妖皇,而是一位雄才伟略,能可引领妖族崛起的不世皇者。

    今日帝无恨这一跪,已是高下立判,金乌血脉,妖皇正统的优势,也随着这一跪而烟消云散,一局放开,立威不成,反遭顿挫,那鲲鹏王对此又会何应对呢?

    众人目光注视之下,一直冷眼旁观,沉默不语的鲲鹏王,忽然放声一笑,注视着龙船之上的宁渊与君青衣,言道:“呵呵呵,不愧是出自天龙一族的皇者,这般手段,着实是让鲲鹏佩服啊!”

    听着森然冷笑,君青衣淡漠之色不变,望向鲲鹏王与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妖族,言道:“事至如今,何须多言,还有什么手段,来!”

    冷声话语,已是点破了最后一层遮掩。

    君青衣强行将帝无恨镇压,以雷霆手段破去了十大皇脉的谋算,但同样也给予了妖族三王一个借口,一个向她下手的借口。

    金乌血脉,妖皇后裔,乃是妖族正统,不可亵渎,君青衣镇压帝无恨,说得好听些,是双皇争锋,说得不好听,那句是谋夺妖皇之位。

    不管如何,这都变成了妖族内部的事情,还牵扯到了妖皇大位之争,十大皇脉,妖族三王,完全有资格插手此事,纵然是开启九皇之争的儒门,也没有什么理由插手。

    理由,借口,有的时候不过只是一张遮羞布,无关紧要,一手便能将其撕碎,但有的时候却是不容触碰的森森铁律!

    这就是规则,神州的规则,儒门虽是三大教门之一,令无数传承仰望的庞然大物,但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更要维护这神州的规则。

    事到如今,纵是开启九皇之争的儒门,也不能打破规则,去插手妖皇之争,而十大皇脉却能可借此理由,在这白玉京之前将君青衣置于死地。

    眼见君青衣将此事点破,鲲鹏王也不在遮掩,森然冷笑道:“呵呵,既然如此,那么鲲鹏也不该浪费时间了,动手,将这图谋吾妖族至尊之位的逆贼……”

    “就地斩杀!”

    一声冷喝之间,已是图穷匕见,杀机暴起,不等这话语落下,鲲鹏王身旁的两位天劫强者,便已杀出。

    这两位天劫并非是皇脉之主,但也有神境八重的修为,乃是鲲鹏王的族弟,天鹏一脉的核心战力,此刻鲲鹏王号令一下,便不假思索的杀出。

    天鹏,妖族皇脉之一,传说同时继承了两位上古妖神,道海鲲鹏与金翅大鹏的血脉!

    正所谓鲲鹏展翅,扶摇万里,这天鹏虽只继承了一部分鲲鹏血脉,但速度也是惊人非常,两声鸣啸之间,天鹏极速便已破空而至,一片璀璨金光绽放,赫是万千天鹏羽翼,化千万剑光纵横,向龙船之上的君青衣绞杀而去。

    正是金翅大鹏斗战神通,十万八千剑撕天!

    羽翼翻飞,如剑纵横,视线之中,到处都是交错的剑光,撕裂虚空,绞杀万物,禁绝一切生机。

    天劫,拥有天鹏血脉的天劫强者,纵尚未步入九重顶峰之境,也仍旧强横至极,这两位天鹏联手,施展这妖神斗战神通,骇世威能,当真是让人心惊不已。

    见此一幕,君青衣眸中仍是一片平静,折扇一展,便要将这漫天纵横的剑光尽数镇压。

    但她方才动,宁渊却忽然一手拦在了她身前,言道:“无须你出手了,我来!”

    听此,君青衣目光微微闪动,随即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点头说道:“小心。”

    话语之间,君青衣悄然往后退开半步,那原先镇压帝无恨的江山大势回转,将整艘龙船笼罩在内,不见丝毫缝隙。

    这般举动,已是将战场全数交予了宁渊,自己一心为他镇守后方了。

    君青衣这般做,自不是没有原因,她修皇者之道,又拥有天龙真血,战力决计不弱,纵是在这神州之中,那皇者龙脉与妖庭气运的加持被削弱到了极点,但她一样能可镇压天劫之境的强者,先前那长生剑使便是最好的例子。

    但纵是如此,单论战力,君青衣比之宁渊,仍是略逊一筹。

    这不仅仅只是修为,境界,根基,或者肉身体魄之上的差距,更是修行大道之间的差异。

    君青衣修行皇者之道,又有天龙真血,天成大势,因此纵无龙脉国运加持,也有翻手镇压天劫的能为。

    而宁渊修行自我之道,以战铸身,超脱天地桎梏,最终成就自我,大道永恒。

    这般的道路,让宁渊拥有了难以想象,无有极限一般的战力,纵是君青衣与之相比,也要逊色一筹。

    现如今的宁渊,很强,毋庸置疑的强,只是他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君青衣也不清楚,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

    圣人不出,谁与争锋!

    望着步入战场,迎上那天鹏一族两位天劫强者的宁渊,君青衣轻笑不语,眸中隐隐透出了几许戏谑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