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三足金乌
    第四百七十三章: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

    注视着那一轮烈日神光之中的三足神鸟,宁渊微微皱起了眉,心中终是明了几分,抬头望向了七彩虹桥之上,一众躬身迎驾的皇脉妖族,眼眸之中渐渐的多出了几许冷色。

    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君青衣身为如今的妖界之主,重掌无上妖庭的妖皇,与这妖族十大皇脉,尤其是那三王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虽然双方还保留着几分克制,尚未真正撕破脸皮,但那是因为时机未到。

    无论是君青衣还是妖族三王,心中都十分清楚,身为妖皇的君青衣,决计不会放过拨乱反正,一统妖族的想法,而为十大皇脉的魁首,妖族三王同样也不会放过谋夺妖族大权,至尊之位的可能。

    先前双方之所以还有几分克制,没有将最后的脸面撕破,那是因为君青衣与妖族三王都在等待,等待一个能可一举乾坤定论,决胜全局的机会。

    而现如今,这个机会已然出现了,那就是这引动十方潜龙,天下风云汇聚的九皇之争。

    三年之前,君青衣入主妖庭,得龙脉入体,气运加持,身后又有真龙一族与四大神宗支持,就是那妖族圣地娲神殿的态度也是暧昧非常,种种因素之下,这皇者大势已成,十大皇脉纵是野心勃勃,虎视眈眈,也难以奈何君青衣丝毫。

    但是同样,十大皇脉实力强大,底蕴深厚非常,更是在神州之中扎下了跟脚,纵是君青衣为妖皇至尊,大义在身,又有真龙一族与四大神宗支持,但对于这身在神州之中的十大皇脉也是毫无办法。

    如此形势,已成僵持之态,无论是君青衣还是妖族三王,一时之间都难以奈何对方,直至这九皇之争的开启,这僵持方才出现了打破的可能。

    一旦君青衣夺得这九皇之争之位,汇聚九方神州龙脉于一身,那就是潜龙出渊,真龙崛起,皇者之势,再也无可阻挡,真龙一族以及娲神殿,必然会倾力相助,就是十大皇脉之中,也会有人心思摇动,届时,纵是这妖族三王实力非凡,也难以抗衡这妖皇大势,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被碾压粉碎,灰飞烟灭。

    反之,若君青衣在这九皇之争当中一败涂地,那么这皇者之势必将受挫,届时三王便能汇同十大皇脉齐齐发难,杀招尽出,将君青衣永远留在这神州之中,那妖皇至尊之位,便是他们囊中之物了。

    所以现如今,这妖族三王同十大皇脉联袂而来,气势汹汹,无需多想,定然是来者不善,欲意发难。

    当然,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在这九皇之争即将开启之时,于白玉京之中对身为妖皇的君青衣动手,否则的话,那岂不是一巴掌打在了儒门的脸上么,就算儒门不计较此事,妖族与娲神殿那边他们同样也无法交代。

    所以纵是心中杀机汹涌,但妖族三王也不敢动手,起码现在他们还不敢。

    君青衣承接神州龙脉,妖庭气运加冕,于九龙颠上登位妖皇,可谓是名正言顺,天命所归,自有大义在身,别说这里是神州,白玉京前,就是在十大皇脉之中,三王的地界,他们也不敢向君青衣下杀手,因为这已触及了底线,为妖族圣地的娲神殿,绝无可能坐视不理。

    只是不敢动手,却不代表就没有其他手段了,妖族三王这一次来势汹汹,难道就只是想要向君青衣示威而已么?

    他们还没有无聊到那种地步!

    “唳!”

    一声金乌鸣啸,金阳烈日自从苍穹之中坠落而下,直至那七彩虹桥之前,方才见到一只神鸟,羽翼璀璨金黄,周身太阳神火汹汹涌动,三足踏阳破空而至,一股无与伦比的皇者威压降临,那霸道至极的威势,直让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皇脉妖族倍感压力,纷纷跪倒在地。

    唯有那一众天劫强者,皇脉之主,方才能处之泰然,神色不改,但目光触及那太阳神光之后,眸中也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敬畏神色。

    而站在最前方,立身于众人之前的鲲鹏王见此,面上更是露出了一丝森然冷笑。

    不错,十大皇脉不敢向君青衣下手,他们妖族三王也是如此,但他们不能,这天地双皇的血脉后裔,无上妖庭真正的皇者,难道还不能向这谋夺了自己先祖传承的伪皇夺回自己应得的东西么?

    三足金乌!

    这是一个曾经威震九天十地的种族,传说它们自从太阳之心当中诞生,乃是太古神魔的血脉后裔,真真正正的上古妖神。

    远古之时,那妖族的主宰,掌御九天十地的妖庭至尊,天地双皇,就是两只太古金乌,亘古以来最为强大的太古金乌。

    是他们,一统远古亿万妖族,建立了无上妖庭,掌御九天十地,万界众生臣服,创造了一个最为辉煌的妖族盛世,在那个时代,纵是那横行洪荒的洪荒巨兽,远古妖神,见之妖庭,都要避其锋芒,可想而知这妖庭何等威势。

    也是因为如此,这天地双皇被奉为妖族最伟大的皇者,三足金乌也成为了妖族唯一的至尊皇脉,在所有妖族心目中,唯有三足金乌,才有资格成为妖庭之主,妖界之皇,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妖族三王争位,打得天昏地暗,但是最终却没有一人能登上妖皇之位的原因。

    血脉,在种族之中象征着传承,身份,阶级,是每一个种族之中不容触碰的规则,人族如此,魔族如此,无尽之海中的龙族与海族亦是如此,这妖族更是不例外,甚至比起其他种族来,妖族更为重视血脉,十大皇脉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君青衣能可成为妖皇,也是因为她拥有那至尊至贵的天龙血脉,若非如此,换做一个凡人,纵是得了神州龙脉,妖庭气运,妖族也未必会承认这妖皇之位。

    但就是为创世之龙的天龙,在妖族眼中,也不及三足金乌的血脉尊贵,因为这三足金乌所代表的是那天地双皇,妖族真正无上皇者,对于妖族而言,没有任何一种血脉,能可与三族金乌相提并论。

    那已经不仅仅是阶级,更是一种信仰,一种难以磨灭的信仰,这一点从那众多皇脉之主眼中望向三足金乌的敬畏便能可看得出来。

    不仅仅是这妖族十大皇脉,那上千妖族战脉,还有身为妖族圣地的娲神殿,心目之中的正统,必然也是这三足金乌。

    而现如今,这三足金乌,正是十大皇脉,妖族三王的底牌,针对君青衣的真正杀招。

    只见璀璨金光绽放之间,那一只三足金乌降临而下,随即金乌之躯骤然幻化,一人身影自从太阳神火之中踏出,赫然是一位身穿金袍的青年男子,头顶太阳圣冠,眉发如剑,眼神更是凌厉无匹,太阳神火环绕的身躯,透散出一股霸道至极的皇者威严,常人目光只是触及一眼,心中便会不由得升起一阵俯首跪拜的冲动。

    三足金乌,妖皇后裔——帝无恨!

    见着金乌皇者威势,不说早已跪地的妖族众人,便是那一众天劫强者,十大皇脉之主都是心惊不已,惊疑不定的目光落在前方那鲲鹏王身上,眸中不由泛起几分凝重神色。

    三足金乌,乃是太古神魔之后裔,数量本就十分稀少,而在那天地双皇无故失踪之后,这金乌一族也随之销声匿迹,难寻踪迹,若非如此,当初妖族三王也不敢掀动战火,争夺妖皇之位了。

    而在远古之后,这三足金乌更是早已成为了传说,连妖族十大皇脉都以为这金乌一族是与那些太古神族一般,不知何种原因而悄然灭绝了。

    没有想到,远古之后,时隔无尽岁月,这鲲鹏王竟然找到了一只三足金乌,并且还是血脉纯粹,真正是那天地双皇后裔的三足金乌。

    这件事来得十分突然,不要说其他人,就是与鲲鹏王纠葛了上千年的麒麟王与凤主,都不曾知晓他有这么一张底牌,若非这一次九皇之争实在关键,怕是鲲鹏王都不会轻易让这帝无恨现身,毕竟这三足金乌对于妖族而言,意义实在太过重大。

    三足金乌重现,固然能对君青衣造成巨大的威胁,但在此之后,又有如何收场呢,当年的妖族三王之乱,难道这鲲鹏忘记了,还是他早有打算?

    注视着负手而立的鲲鹏王,凤主与麒麟王的目光不断变幻,一旁沉默不语的诸位皇脉之主大多也是如此心思。

    然而对于身后众人的目光,鲲鹏王却是恍然不觉一般,上前向那帝无恨略一躬身,言道:“陛下从太阳星海赶至神州,一路怕是劳烦了,臣已在这白玉京中备好了宴席,为陛下洗去这一路风尘。”

    听此,帝无恨却是摇了摇头,言道:“叔父此话严重了,如今我还担当不得这陛下二字,这宴席之事,还是暂且放到一旁,将那早该了结的事情了结了再说吧。”

    话语之间,帝无恨已是回转过身,凌厉目光,如若雷霆电闪而出,落在君青衣身上,随即厉声喝道:“窃吾皇之位,逆贼,你当真好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