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无敌英雄系统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妖皇!
    第四百七十二章:妖皇!

    “嗯?”

    听闻此声,宁渊先是一怔,随即神情之中透露出了几分诧异神色,据宁渊所知,除却了他自己之外,君青衣这一次前来神州,完全是孤身一人,麾下的文臣武将,如今都镇守在妖庭之中,以防妖庭局势生变。

    而此刻这白玉京中,又是谁人知晓了君青衣到来的消息,并且出城迎接呢?

    心思之间,宁渊转望向了君青衣,但却见她微微蹙起眉来,神情之中更是多出了几分凝重神色。

    “这难道是……?”

    见此,宁渊亦是微微皱眉,但却不等他多想,便见白玉京中,一片璀璨金光绽放,龙凤起鸣,漫天花雨纷纷而落,一道七彩虹桥自从白玉京中升起,随即跨越虚空,直向龙船所在方向延伸而来。

    “花雨漫天,七彩虹桥,这么大的阵势出迎,难不成又是哪一方皇者潜龙前来了么?”

    “这不是废话么,难道你方才没有听进有人高喊恭迎妖皇圣驾么,是妖界的至尊到了。”

    “听闻这妖界之皇,登顶这至尊之位不过三年而已,这短短三年时间,修成了几分大势,竟然就敢前来一争九皇之尊?”

    “此话差矣,这位妖皇出身龙族,且是龙族三脉之首的天龙,无论是身份还是血脉,都至尊至贵,纵然登位不过三年,也非是寻常潜龙能与之相比的,这一次九皇之争,这妖皇对于我人族潜龙来说,必然是一大劲敌啊。”

    “原来如此,那么此刻出迎的,自是妖族的人马了。”

    “是妖族十大皇脉,凤凰,麒麟,天鹏……这十大皇脉全都到齐了,看来此番妖族对这九皇之争是势在必得啊!”

    “听说妖皇初入神州之时,便遭遇到了长生剑刺杀,妖族十大皇脉也许是接到了这一消息,才摆出如此阵仗,向那长生剑示威,震慑一番。”

    ……

    眼见这七彩虹桥自从白玉京中跨越虚空而出,妖族十大皇脉联袂出迎,城内众人都在各自观望着,议论之声纷纷不断。

    在这议论言语之间,那一座七彩虹桥已然跨越虚空而出,直至白玉京百里之外,宁渊与君青衣所在的龙船之前。

    “嗯!”

    见此一幕,宁渊眉头一扬,竟是感觉数道森森杀机随着这七彩虹桥延伸而来,不见半点遮掩的,直接就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这让宁渊不由抬头望去,随即便见那七彩虹桥之上,妖族皇脉禁军两列排开,其中赫有十余道伟岸身影并肩而立,虽未刻意释放自身气息,但仍可感受到阵阵骇人威压散开,让人心惊不已。

    这般气息压迫,毫无疑问,是天劫之境的强者,并且还是神境九重,天劫顶峰的存在。

    而此刻宁渊所感受到的数道森森杀机,赫然就是从这十余位天劫强者之中传来的,还是其中最为强横的几人。

    感受着那越发凌冽尖锐,冷寒彻骨的杀意,宁渊皱了皱眉,转而望向了一旁的君青衣,轻声道:“看这样子,怕是来者不善呢。”

    君青衣神色平静,仍是一派淡雅从容,轻声言道:“且先看看吧。”

    “嗯。”见此,宁渊点了点头,站在君青衣身旁,冷眼注视着那随着七彩虹桥而来的一众人马。

    片刻之后,只见七彩虹桥上,由那十余位天劫强者为首,身后还有上百位地劫之境的修者跟随,一众人马浩浩荡荡,行至七彩虹桥之前。

    这时那七彩虹桥光芒渐渐散去,让人终是看清楚了那十余道伟岸身影的面容,赫是一位位妖族强者,并且还是妖族皇脉,身上皆然带着皇脉象征。

    而站在最前方的三人,亦是展露气息最为强横的三人,更是不凡。

    一人身披紫色战袍,都上麒麟双角昂扬向天,一双眼眸之中隐约有雷霆电闪,透散着无端毁灭气息。

    一人一袭凤羽金衣,金色流光闪动,似涅槃圣焰燃烧,一双眼眸之中亦是神光交错,隐隐可见生死阴阳之意流转。

    最后一人,一袭青衣,气度深沉,如渊如狱,难以探究,唯有那一双眼眸之中透出的目光锐利非常,凝成实质一般,好似两口出鞘的利剑,那凌厉锋芒,只是一扫,就能可让虚空之中泛起一片涟漪。

    这三人,正是妖族三王,十大皇脉之魁首,麒麟王,凤主,鲲鹏。

    麒麟,凤凰,天鹏,妖族十大皇脉之中,正是以这三脉最为强盛,其血脉传承,皆是来自于远古之时的洪荒妖神,底蕴之深厚,根基之雄沉,可谓恐怖。

    在妖族最为昌盛,妖庭主宰九天十地的远古时代,这三脉就是妖族之中除却了妖庭之外最为强横的势力,甚至有分出妖族之外,独成一族之趋势。

    而在远古终末,天地双皇消失,妖庭没落之际,也是这三脉为了争夺妖皇之位,引起了妖族内乱,而这三王争皇的结果,就是妖族四分五裂,元气大伤,最终被兴起的百族推翻,从此辉煌的妖庭走向了没落,直至现如今,妖族没有恢复元气。

    就是这些年来,这三王之间也是纠葛不断,直至君青衣登上妖皇之位,展现出一统妖界,再起妖庭的姿态后,这三王方才放下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三王联手,让十大皇脉结连盟约,欲要以此谋夺妖皇至尊之位。

    这三王虽然还未与君青衣撕破最后一层脸皮,到公然反抗妖庭的地步,但是对于君青衣,这三王仍旧透露出了毫不遮掩的敌意,而当初在妖庭之时,君青衣亦是以雷霆手段回应了这三王的动。

    经过那件事情后,君青衣与这三王甚至十大皇脉联盟之间,已是接近了正面冲突,虽然还不到不死不休的程度,但也绝对不会出现笑脸相迎的状况。

    那么现如今,这十大皇脉联袂而出,以三王为首,亲身迎接,这就让人十分玩味了。

    是虚与委蛇?

    还是笑里藏刀?

    但若是如此,那么为何这三王还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机,目光森然冷视着宁渊呢。

    感受着那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的森森杀意,宁渊眉头一扬,目光迎上了那三王,眼神平静,不见波澜。

    这般姿态,让那三王目光一凝,尤其是麒麟王与凤主,眼眸之中更是泛起了一片滔天杀意。

    宁渊与他们可谓是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麒麟王费尽心血,苦心培养出的继承人,那位号称麒麟战神的乾忘轩,在九龙颠上被宁渊一枪轰杀,尸骨无存。

    凤主爱女,同样是凤族最为优秀的帝女天骄凤莹月,也是因为宁渊之故,于九龙颠上灰飞烟灭,甚至连凤主自己都被宁渊以一式六灭无我斩杀了第二元神,受创甚重,至今都未彻底恢复过来。

    这般仇恨,可谓是不死不休,无论是麒麟王还是凤主,都恨不得将宁渊挫骨扬灰,方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刻麒麟王与凤主见到宁渊,自是杀机暴起,怒意冲霄,这天劫顶峰,妖族之王的威势随着杀意爆发,如若怒海决堤一般,向四方席卷而出,不说别人,就是一旁同为妖族皇脉之主的那一众天劫强者,也是神色微变,暗自心惊。

    见此一幕,那天鹏一族的王者,一袭青衣,气度深沉的鲲鹏,忽然轻咳了一声,让心中杀意冲霄的凤主与麒麟王目光一凝,随即强压下了心中杀意,那扩展开来的王者威势也迅速消失不见。

    见此,鲲鹏那冷漠的脸庞之上终是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只不过略显僵硬,似乎他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轻笑之间,鲲鹏踏出一步,冷然目光,已是落在了龙船之上的君青衣身上。

    “嗯!”见这鲲鹏上前,宁渊目光不由一凝,心中更是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威胁感。

    这位天鹏一族的王者,很强,强得可怕,纵是那修炼了毁灭雷霆的麒麟王,拥有涅槃圣焰与生死阴阳之意在身的凤主,这两人加在一起,都不如这鲲鹏一人来得恐怖。

    一人之威,犹然胜过两位王者,由此可想而知,这位天鹏一族的王,是何等强横的存在。

    难怪当初君青衣未成妖皇之时,这天鹏一族能可力压凤族与麒麟族,逼得凤主与麒麟王两人都放下了彼此之间的恩怨间隙,甚至要结盟联姻的地步。

    这一切,正是因为这鲲鹏的存在,如今他虽然还未踏入道圣之境,但他对于麒麟族与凤族的威胁,绝不逊色于一位圣人,在未来更是远远超出。

    而现如今,三王杀机并起,麒麟王与凤主针对宁渊,但那鲲鹏却是冷冷注视着君青衣。

    以鲲鹏的实力与手段,纵是麒麟王与凤主联手,也不过只能拼个平分秋色而已,如若没有君青衣这一重变故,那么现如今登上妖皇之位,入主妖庭的绝对是天鹏一族。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鲲鹏眼中,君青衣方才是最大的威胁,至于宁渊,虽然实力不弱,但还未能够让鲲鹏放在眼中。

    目光交错,杀机森森,虹桥龙船相对,一时之间竟是一副剑拔弩张之态,气氛凝重非常。

    “这……”

    见此一幕,白玉京内,正在观望的各方势力都是一怔,先前眼见妖族十大皇脉出迎,他们还以为是妖族至尊驾临,但没有想到,一转眼竟变成了这般局势,三王并肩,杀机如涛,这般姿态,难不成他们要在这白玉京前对这妖皇动手么?

    想到这里,众人眸中神情顿时一凝,不再继续猜想,目光死死的盯着鲲鹏,丝毫没有挪开的意思。

    如若这妖族十大皇脉,真的要在白玉京之中对君青衣这位妖皇下杀手,那么事情可就精彩了,且先不说这妖族内乱如何,单单是儒门与白玉京这边对此会何反应,就足以勾起众人的兴趣了。

    就在各方冷眼旁观之间,立身于七彩虹桥之中的鲲鹏却是冷然一笑,随即略微躬身行了一礼,轻声道:“恭迎妖皇圣驾。”

    “嗯?”

    “这鲲鹏王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方才还气势汹汹,怎么一转眼就笑脸迎人了?”

    “难不成方才他只是想要抖一抖威风,震慑那妖皇一番?”

    “你以为这鲲鹏王是谁,会做这般无聊的事情么?”

    鲲鹏神色变化,让众人心中诧异不已,一时之间,根本摸不透这位天鹏一族的王者究竟欲意何为。

    便是君青衣见此,也微微蹙起了眉来,注视着七彩虹桥之上的一众妖族,正欲要出声言语……

    “唳!”

    只是还不等君青衣出声,后方便猛地响起了一声似凤凰长鸣又似天鹏狂啸的声响,紧接着狂风如涛而来,八方震撼之间,一股炽烈惊人的气息,自从龙船后方的苍穹之中悍然降临。

    “那是什么?”

    “太阳?不对,这是……”

    声声惊骇之间,一片炽烈金光自从苍穹之中奔涌而下,无比炽烈的力量,将虚空都灼烧得扭曲了起来。

    “嗯!”

    见此一幕,宁渊眉头一皱,转身往后望去,便见苍穹之中,一抹璀璨至极,耀眼夺目的金色华光绽放,无比炽热的气浪随之滚滚而来,金光所过之处,虚空一片扭曲,那般的感觉,就好似一轮烈日自从天穹之中坠落而下一般。

    这般的景象,让宁渊目光一凝,当即就要唤出天罪。

    “且先看看。”然而君青衣伸手拦住了宁渊的动,随后抬起头来,注视着那一轮自从苍穹中飞落而下的烈日,眸中已是多出了几分了然神情。

    各方反应,不过只在瞬息之间,而此时那一轮金色烈阳已从天穹之中坠落而下,耀眼夺目,炽烈无比的金色华光之中,隐隐浮现出了一道模糊身影,似为飞鸟,周身一片金光璀璨,身下更是隐隐可见三足踏阳。

    “三足金乌!”

    “这是三足金乌!”

    见此,白玉京内观望的众人终是反应了过来,一片骇然失声。

    而那七彩虹桥之上,除却了三王之外,妖族众人尽数跪倒在地,向那自从苍穹之中落下的三足金乌恭声言道:“恭迎妖皇圣驾!”

    “恭迎妖皇圣驾!”

    “恭迎妖皇圣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