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有请
    在神武圣殿之中,宁渊从武神那里了解到了许多事情,这武魂自然也在其中。

    武者修行,淬体,练意,化神,体为肉身,意为意念,神为魂魄,踏入先天神境之后,肉身作为承载,意志作为核心,最后魂魄与一身武道修为作为本源,三者彻底融为一体,才能够铸成一道武魂。

    这其中稍有差错,就会功亏一篑,就算铸成武魂之后,也无法彻底安枕无忧,若是作为核心的意志出现动摇,那么武魂就会有崩溃的危险。

    就好像现在神武圣殿那些人,当初他们不战而逃,导致自身武道意念出现动摇,直接让武魂随之溃散,一身修为毁去七成,凄惨无比。

    但正所谓有利便有弊,有弊也有利,武魂虽然难以修成,但武魂的好处却是毋庸置疑的。

    武魂铸成之后,能够大幅度提升武者的修为根基,肉身体魄,神魂意志,甚至还能够化作第二具肉身或者第二道元神,几乎可以看做第二条性命,因此在神武纪之中常常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武魂不灭,武者不死。

    除此之外,这武魂还能够作为传承,武者消亡之前,可以将一身根基修为,武道造诣,尽数融入这武魂之中,只要有人能够获得这武魂传承,那么便能够将这些尽数继承。

    正是因为这武魂的存在,当初神武纪之时的北域才会如此辉煌,一代代武者的积累,成就了无数神武强者,让北域甚至能够与神州这等存在一较长短。

    但是自从武神被封,神武纪终结之后,这武魂也就随之消失了。

    当初修成了武魂的武者,大部分都为了守护武神而战死在了神武圣殿之中,剩下一部分不战而逃,导致自身武魂崩溃,那些没有崩溃的,也因看不到希望,而选择了离开北域,前往神州或者妖魔两界。

    在此之后,三大圣地在神州与妖魔两界的支持之下,以雷霆之势扫除了北域之中的武道传承。

    而武神之魂又被六道神之诅咒封印,以至于北域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自主运行,阻断外界之人进入的同时,也让北域之中的天地元气渐渐变得贫瘠起来。

    传承断绝,元气贫瘠,这种种原因,导致了神武纪终结之后,近乎万年时光,北域都未曾出现过一位修成武魂的武者。

    唯一的例外,就是左惊云,但左惊云之所以能修成武魂,也是一个意外。

    他所领悟出的败亡之剑,其核心便是将身体,意志,魂魄尽数祭于剑中,机缘巧合之下,才修成了武魂。

    所以现如今的北域,没有什么人能够修成武魂,那所谓的神武圣殿也不行。

    但是金无命却收到了关于武魂的消息,并且说宁凌云,凌天,还有朝阳与不少人,都获得了武魂传承。

    宁渊很清楚,这些武魂来自哪里。

    神武圣殿!

    当年为了守护武神,众多武道修者与神州还有妖魔两界的高手拼死一战,他们战死之后,武魂并未就此消散,而是与神武圣殿融为了一体,守护着神武圣殿与其中的武神之魂。

    这就是为什么,神武圣殿之中笼罩着一股无形之力,保护着神武圣殿不受时光的侵蚀,还会对进入其中之人造成压制,必须要有神力加持的神武令,才能够勉强抵消这一股力量。

    而现如今,神之诅咒的封印已经破碎,武神也自从沉睡之中苏醒了过来,那么这些武魂自然不需要继续守护神武圣殿。

    正是因为如此,当初进入神武圣殿的一批人,只要没死的,绝大部分都获得了武魂传承。

    宁渊在神武圣殿之中呆了一整个月,自然也遇到过武魂,并且数量还不少。

    不过他没要。

    原因他先前已经说了,不感兴趣。

    自从悟出了自我不败之枪后,宁渊已经明白了自己要走的道路,他不需要,也不可能去接受别人的传承。

    风之痕的剑法如此,武神的武道传承也是如此,那些武魂就更不用多说了。

    所以现在对于金无命所说的武魂传承之事,宁渊一点凑热闹的想法都没有,只不过凌天和朝阳获得了武魂传承的事情,倒是让他有些高兴。

    毕竟这武魂有着巨大的好处,更为重要的是,在如今的北域之中,只有拥有武魂,才可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凌天与朝阳有这样的际遇,宁渊自是替他们高兴。

    倒是

    想着,宁渊抬头看了金无命一眼,轻笑说道:“话说回来,既然有武魂传承现世,那么你也真应该去凑凑热闹,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个两个的,这可真是好东西啊。”

    听他这话,金无命不由自嘲一笑,说道:“算了吧,人贵自知,我可不想去惹人白眼。”

    “这可不一定啊。”宁渊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这武魂传承的选择,不全是看资质的,悟性,心性,甚至人品都是关键因素。”

    金无命望了他一眼,反问道:“渊少,你觉得我像是有什么狗屁资质悟性么,至于人品,大爷的,你以为这相亲呢,还看人品。”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不是,说不定真的有哪个武魂瞎了眼看上你呢。”

    这话让金无命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怎么对武魂这玩意这么了解,刚才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么?”

    宁渊不可置否的一笑,说道:“我在神武圣殿里面呆了一个月,多少了解一些,你就去试试看吧。”

    “哎”金无命叹了一口气:“好吧,就去碰碰运气,说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呢,不过渊少你真的不去么?”

    “不去。”宁渊摇头说道:“对了,消息打听得怎么样,我家里没出什么事情吧?”

    听此,金无命一笑,说道:“没事,一个月前三大圣地忙着对付你,之后忙着搞清剿,到现在又被神武圣殿那帮人弄得火烧眉毛了,哪里抽但出空闲来,去秦国找你家里的麻烦呢?一切都好得很,放心吧。”

    “这我就放心了!”宁渊点了点头,起身拍了金无命肩膀一下,说道:“就这样,我回去了,你搞定了这里的事情就到秦国找我,醉红楼,我请客。”

    “哈,我怕你那妹子不让你上那醉红楼。”

    “那就换个地方喝茶好了。”

    轻笑之间,宁渊便要转身离去。

    便是此时,却见一人进入了包厢之中,脚步匆匆,神色焦急,正是金无命的心腹,金家商行的李大管事。

    “嗯?”

    见李大管事一副神色匆匆的模样,宁渊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金无命也是眉头一皱,问道:“老李,怎么了,这么匆忙。”

    “宁公子,少当家。”

    李大管事向两人行了一礼,随后抬头望向金无命,神色略显担忧的说道:“少当家,大当家的来了。”

    “嗯?”听此,金无命也是不由得站起来了身来,问道:“什么,老爷子来了?”

    “是。”李大管事点了点头,说道:“大当家如今就在云里居那边等着呢。”

    金无命神色不解,说道:“老爷子大病初愈,不在家里好好养着,跋山涉水的来这鬼地方做什么?”

    “这小人不知。”李大管事苦笑了一声,随后望了金无命一眼,神色有些忐忑的说道:“但这一次跟着大当家来的是李夫人。”

    “嗯!”听此,金无命眼神顿时一凝,平添三分寒意,随后冷声笑道:“果然又是这个不消停的女人,哼!”

    对于金无命的话语,李大管事也不敢表态,只能躬身说道:“少当家,大当家让我来请你回去。”

    “好,我也正想要看看那女人又要玩什么把戏呢。”金无命冷笑了一声,随后对一旁的宁渊拱了拱手,道:“那渊少,我们就咸阳醉红楼见了。”

    宁渊点了点头,道:“保重了。”

    “我要减肥,还是不保重的好。”

    金无命说了一个很冷的笑话,然后也不理会宁渊那无语的眼神,转而看向了李大管事,道:“好了,走吧走吧。”

    但李大管事却是没有动作,反而面带难色的看向了宁渊,而后又望向了金无命,说道:“大当家还说了,也请宁公子一同往云里居。”

    “嗯?”听此,金无命与宁渊都不由得一怔。

    “老爷子根本不认识渊少啊,让他过去是几个意思?”金无命皱起了眉来,对李大管事问道:“这是老爷子的意思还是那女人的。”

    李大管事摇了摇头,说道:“这小人就不知了,只不过是大当家亲口下令,要小人把渊少也请过去。”

    说着,李大管事神色略带忐忑的看向宁渊。

    他没办法不忐忑,因为此刻他面对的已经不是咸阳城之中那个醉生梦死的纨绔子弟了,而是那连斩三大圣地百位先天,威震北域的恐怖强者。

    这身份与实力的变化,让他实在没办法和以前一样与宁渊谈笑风生。

    金无命也是望向了宁渊,问道:“渊少,你怎么看?”

    听此,宁渊一笑,说道:“金大当家邀请,这做晚辈的当然不能拒绝了,走吧。”

    “渊少!”这话,让金无命不由得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

    宁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事情别想得那么复杂,也许你老爹是见我长得帅,想要介绍你那个妹妹给我认识呢,对了,你有妹妹么?”

    刚刚有些感动的金无命听此,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说道:“两百多斤的你要不要,我做主嫁给你了。”

    “还是算了吧。”

    “别拒绝这么快吗,我打赏一千万两银子的嫁妆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