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兑换
    获得英雄之魂:风之痕

    获得英雄点:3000点。

    现在主人可以兑换英雄能力了。

    英雄卡效果消失之后,系统给了宁渊一个小小的惊喜,英雄之魂。

    有了英雄之魂,便能够兑换出风之痕的能力,这十万点灵气值,总算是没有完全白费。

    不过很快,这一丝惊喜便化作了小小的无奈。

    风之痕。

    等级:地

    技能:风之痕,魔流剑,风之怒啸,魔流剑风之痕。

    风之痕:风之极意,剑之极速,极尽快意的剑法,其中蕴含招式为:风之痕、风过留痕、残风剑影、剑随风行、流风剑影、流风易痕、风剑走无形、风过无痕、风尽残痕独凭剑。

    兑换所需英雄点:3000点

    魔流剑:魔之极端,狂野狠戾的剑法,力重万钧,杀势恐怖,其中蕴含招式为:剑魔流、剑泣血、剑泣雨、剑魔焰、剑九霄、剑魔殛、横野之风、傲啸狂风、魔焰之风、魔剑走无形、魔剑狂流、魔风剑流、魔流泣血

    兑换所需英雄点:3000点。

    风之怒相:因由极尽愤怒而催动的怒焰之风,可将风之痕剑法加强至极致。

    兑换所需英雄点:2000点。

    魔流剑风之痕:同时施展魔流剑与风之痕剑法,以剑之极意化出“相”,至极之招,最多可分化出本体,风之痕,魔流剑三相,威力巨大,唯有将魔流剑与风之痕剑法修炼至极致境界方才能够施展。

    兑换所需英雄点:6000点。

    看着这四项技能的介绍,宁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地级英雄卡的确是强悍无匹,但相对的,想要兑换其技能也需要大量的英雄点,而现在宁渊最缺的偏偏就是英雄点。

    这一战他获得了三千点英雄点,看起来不少,但结果只够他兑换出风之痕或者魔流剑。

    一项技能就要花费整整三千英雄点,这比玄级英雄卡的技能不知道贵了多少倍。

    但是贵,自然有贵的道理。

    风之痕证得了风之极意,魔流剑修成了魔之极端,一者是速度的极致,一者是力量的顶峰,都是神之境界的剑法。

    神之境界,是何等之强悍?

    那帝魔皇只是借助分身降临,修为根基也不见得有多么强横,但却凭借着修罗之枪,在神武圣殿之中屠戮了大量年轻高手,之后又一枪独战八大武魂,凶威滔天,势不可挡。

    再看左惊云,不过初入先天神境的修为,便是因为修成了败亡之剑,一人横扫三大圣地六位太上长老,若非是太一神子降临,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神之境界,证道通神之境,不要说现在,就是在神武纪,乃至于上古神州,五域未分之时,能够踏入这个境界的人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许多人穷极一生,耗尽心力,都未必能够触碰到这个境界的门槛。

    而现如今,宁渊只需要付出三千英雄点,就能够掌握一门神之境界的剑法,这何止是物有所值?

    如果可以,宁渊真的想要把风之痕与魔流剑都兑换出来,但是可惜,他现在只有三千英雄点。

    风之痕,魔流剑,两者之间选哪一个比较好?

    风之痕,剑行快意,拥有极尽的速度。

    魔流剑,凶狂暴戾,力重万钧,势不可挡。

    速度与力量,应该如何选择?

    宁渊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后,他终于有了决定,心中说道:“兑换风之痕。”

    随之,系统的冰冷提示声响起:“消耗三千点英雄点,兑换技能:风之痕。”

    话语之间,无数剑法剑招,造诣领悟,宛若泉水一般涌现在宁渊脑海之中,不断的被他吸收掌握。

    一时之间,冷风骤起,吹动衣袂飘飞,宁渊周身罡气浮现,化为千万无形剑气,环绕周身卷动,好似一处暴风漩涡,剑随风行,直让虚空被切割出了一道道狰狞剑痕。

    片刻之后,剑气消散,狂风平息,一切又重归于平静之中,宁渊彻底掌握了这风之极意。

    宁渊之所以选择风之痕不选魔流剑,原因很简单,互补。

    现如今他拥有蚩尤血,苍龙战体,不败之意,又修成了罡元,铸就先天战体踏入先天道境,重重强化之后,这肉身之力已是强横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便是和先天神境的高手也有一战的资本。

    所以这力量方面,不是宁渊的缺陷,但是速度就不同了。

    以前无法修炼出罡气,宁渊也就没有修炼身法,全靠着力量的爆发加成速度,这对上普通人还勉强,但如果遇上身法玄妙的对手就是问题了。

    像是在咸阳城之时,面对那一众杀手的天魔步,宁渊一直都处于劣势之中,最后不得不以伤换伤,硬生生的拼死了那几个凝渊阁的杀手。

    但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这么干的,若是一个不好,那就是一命换一命了。

    所以宁渊必须弥补自己速度的不足,原本他还打算去找一门身法来修炼,但是现在有风之极意在前,那还要什么身法,以他那资质悟性去学着蛋疼么?

    除此之外,这风之痕剑法还能够通过战魂分身来施展。

    这战魂分身拥有宁渊七成的根基修为,但防御却相对脆弱,若是配上这风之极意的剑法,以速度弥补防御的不足,也是一个极佳的选择,并且还能够与力量强横的宁渊形成配合。

    所以对于宁渊而言,风之痕的作用远远大于魔流剑。

    兑换完毕之后,宁渊又是细细体会了片刻,方才收回了心神。

    现如今,通过风之痕剑法,宁渊已经掌握了风之极意,由此踏入了神之境界。

    可以说,在剑道与风之极意上面,宁渊的修为造诣,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悟出的不败之枪,但宁渊却没有因此而弃枪择剑的打算。

    这其中原因很简单,不败之枪,是他突破自我领悟出来的,而风之痕剑法,却是系统兑换的。

    如果宁渊以风之痕作为修炼的核心,那么他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超越风之痕的境界,因为他是宁渊,不是风之痕,无法在这风之极意当中再做突破。

    但不败之枪就不同了,它源自于宁渊有我无敌的信念,是他自身领悟出来的力量,在他身上有着近乎无限的可能。

    不败之枪,才是宁渊的道,风之痕再强,也只能是辅助,这其中主次他还是分得清的。

    心思落定,宁渊转身回望了一眼身后,那天音阁的方向,灯火通明的一片,隐隐还有一片嘈杂声,说明了此刻天音阁之中的混乱。

    今夜一战,神州前来的众多神境强者尽数殒命,对于三大圣地造成的冲击是难以想象的,现在这天音阁的混乱还只是开端,等这件事情彻底传开,发酵酝酿,最终爆发之后,三大圣地将会陷入空前的困境之中。

    不过三大圣地如何,和宁渊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今夜他上天音阁,只是为左惊云之死,至于他与三大圣地的恩怨,说实话,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这倒不是宁渊想要和三大圣地一笑泯恩仇,而是因为现如今的三大圣地,在他眼中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

    他没有亲手覆灭三大圣地的想法,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不会因为蚂蚁咬了自己两口,就去把整个蚂蚁窝都踩碎。

    斩杀了神州一方的众多高手,还了左惊云当初挡下魔擎的人情,也算是完成了对于武神的承诺,接下来,三大圣地如何,神武圣殿又怎样,与宁渊的关系就不大了,他现在打算的,只有一件事情。

    回家。

    “出门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应该回去了。”宁渊喃喃说着,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纪无双的模样来,脸庞之上顿时多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在回去之前,还得去把血龙胆收回来,也不知道它将天绝峰的煞气吸收完了没有。”

    想着,宁渊转身望向了天绝峰所在的方向,随后一阵风声呼啸而起,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往百里之外的天绝峰赶去。

    宁渊不知道,在他离开片刻之后,天音阁之中也是悄然飞出了一道人影,急匆匆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约莫半柱香之后,宁渊便来到了天绝峰。

    这风之极意,让宁渊拥有了无与伦比的速度,再加上十二武脉赋予的深厚根基,让他能够毫无顾忌的施展风之极意,因此才短短的半柱香时间,他赶到了天音阁百里之外的天绝峰,这还是未尽全力的前提下。

    此刻已是深夜了,圆月高挂,天绝峰沐浴在森冷的月光之下,满是裂痕的山体之上还凝结着大量的血迹,言明着一月之前那一场大战的惨烈。

    三大圣地众人的尸身残骸已经被人收敛了,这天绝峰上只剩下了伫立在地面之上,正源源不断吸收煞气的血龙胆。

    宁渊走上前去,伫立在地的血龙胆似有感应,微微一颤,但随即又平静了下来。

    和一月之前相比,血龙胆并未出现多少变化,只是其中的煞气越发的浓郁了,通体流转着猩红的光,让周遭空间都难以沉睡,一片扭曲朦胧。

    此刻血龙胆给人的感觉,就宛若一头蛰伏着的绝世凶兽,虽未苏醒,但仍旧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