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命魂
    一招,求活!

    平静话语,是狂,绝代的狂,是强,绝世的强。

    满是裂纹的星辰剑,透着森冷凌冽的杀机,风骤然而起,在这满目疮痍的天音阁雪峰之上呼啸,平添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

    “嗯!”

    太一神子眼神一凝,冷冷注视着面前横剑而立的人,眸中是雷霆震怒:“九世万年,你是第一个胆敢如此挑衅吾的人,一招,很好!”

    话语之间,太一神子周身神能汹汹而动,顿时周遭虚空扭曲,神光璀璨,直接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他那神圣光辉闪动的神躯笼罩在内。

    虚空扭曲,漩涡疯狂搅动之间,一阵阵狂风呼啸而起,周围还未彻底消散的神之源能,竟然被这漩涡之力吸引牵动,源源不断的注入太一神子体内。

    先前那太一神使,牺牲自我,牵引其他四盏神灯之中残存的神之源能,方才能够让太一神子分身降临。

    这最后的神之源能虽然不少,但对于太一神子而言还是远远不够,起码没有达到能够一招将宁渊斩杀在此的地步!

    他虽是狂傲,但是眼下这满地的血腥与尸体,还有那崩毁破碎的神之阵,让太一神子都不得不承认眼前之人的实力。

    这样的高手,放在神州之中都是一个麻烦,在这北域那更是心腹大患,若是不将其拔除,神州一方在北域根本就是寸步难行,更不要说谋取那一颗天地之心了。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对于太一神子而言更是如此。

    所以这人必须死!

    只不过想要杀这样的人,就绝对不能给他退离的机会。

    因此太一神子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将周遭神阵破碎之后逸散的神之源能吸收,欲要施展最强一招,将宁渊当场轰杀!

    虚空震动,神源汹涌,源源不断的纳入太一神子的体内,那扭转搅动的漩涡随之越发恐怖,连周遭虚空都难以承受,纷纷扭曲破碎,露出了一片黑暗的虚无空间。

    对此,静立的宁渊不语,亦是没有半点动作的意思,就这般让太一神子不断将神能吸收。

    他说过,给一招的机会,那么自是不会食言。

    见宁渊不动,太一神子眼神之中却没有半点喜色,只有无边震怒。

    这被如此藐视的感觉,他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心中的怒火,才更是汹涌。

    怒意加摧之下,太一神子尽纳十方神之源能,顿时神辉璀璨,神圣气息蔓延,在这扭曲的漩涡之中,映照出一道无上伟岸的神之身影。

    “纵然只是一道分身,但要杀你,一招,足够了!”

    冷声一语之间,太一神子将体内神能催发到了极致,随后便见他双手高举,右手之上降下一轮神日,左手之中浮现一弯冷月。

    日为至阳,月为至阴,阴阳交汇,双行运转之间,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周遭事物波及其中,顿时万物尽毁,甚至于时光与空间都随之崩溃,化作了一片混沌。

    这正是太一之道无上神法,阴阳逆反,混沌归一!

    同样的招式,却在太一神子手中爆发出了更为恐怖的力量,日月神辉璀璨绽放,将一切尽数摧毁,无边混沌之气汹涌而动,不断向四周扩散。

    反逆阴阳,真正的强悍之处,绝对不是困锁束缚,而是绝对的攻杀。

    阴阳逆反,毁灭万物,化为混沌,归为初始,这样的力量,怎有可能是困守之招呢?

    只不过先前逆仙一脉那女子,根基太弱,修为不足,也没有领悟出这阴阳逆反的精髓,所以只能勉强化出阴阳锁链,将宁渊束缚其中,结果在怒焰之风下,却瞬间破碎。

    但太一神子不同,他乃是神之子,天赋悟性本就惊人,又历经九世轮回,修行万年,不断将自身补全至完美境界,这涉及天地本源的太一之道都被他修炼到了证道通神之境,可见他的恐怖。

    所以哪怕是同样的招式,也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混沌之气汹涌扩散,周遭事物尽数毁灭,眨眼之间,便已临近了宁渊身前。

    同一时间,太一神子双手运化,阴阳交汇,日月随之融为一体,随后,绽放出了无比璀璨的光芒。

    “混沌归一,开天之光!”

    神光绽放,混沌消散,化作无比恐怖的神之威能爆发,宛若怒海掀涛一般,汹涌而出,刹那便将宁渊身影淹没吞噬。

    神光之中,一起尽数毁灭,消弭,彻底化作虚无,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抵挡这开天辟地的光芒。

    然而下一瞬,风,起了。

    在这无边混沌之中,在这开天神光之内,风起了!

    风中,两道身影浮现,一黑,一白,象征着两种极尽之剑。

    风中快意,魔中狂野,极尽的剑,风化而现,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一体双分,双分一体!

    下一瞬,双剑联袂而出。

    “魔流剑风之痕!”

    两道身影,双剑纵横,无比纯粹的剑意之下,神光崩碎,混沌消散,只剩下了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两口剑锋。

    “什么!”

    开天神光崩碎瞬间,一声不可置信的话语失声响起,但却来不及道出第二句。

    因为下一瞬,剑临了。

    没有人能够真正看清,方才那一瞬发生了什么!

    因为就连太一神子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最后所感受到的,便是那两道最为璀璨的剑光,交错而来,随后他便失去了感觉,或者说,失去了生命。

    一片死寂之间,神光崩碎,混沌消散,毁灭的一切随之恢复,鲜血流淌,在这满目疮痍的雪地之上扩散着。

    太一神子的身躯,僵硬的站立在雪地之上,在他身后,一人身影,迎风傲立!

    “你”

    太一神子艰难的转过了身躯,眼神之中是不可置信,甚至还有一份惊恐,注视着眼前之人,似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下一瞬,却见一道血线在他颈脖之上浮现,这想要道出的话语,也因此硬生生的被止住了。

    鲜血的浮现,让人意外。

    因为此时此刻太一神子只是分身降临,而这一道分身是完全由神之源能凝聚而成的,就算受伤,甚至被人毁灭,也只有是神光破碎而已。

    所以,他不会流血,也不应该流血。

    但是此刻,这刺目的鲜红,却是在他颈脖之间浮现,而那眼神之中的惊恐,更是说明了他为此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只是一具微不足道的分身而已!

    便是在太一神子那错愕与惊怒的眼神之中,静立的人,探手拂去了剑锋之上的那一抹鲜红,随即淡声说道:“你在神州那颗头颅便暂且寄下,来日,会有人上门取回。”

    “你!”

    一声话语,多少愤怒,但这话语声,下一瞬便被遮掩。

    “噗!”

    鲜血喷薄的声音,太一神子颈脖之间那一道血线崩开,鲜血喷涌而出,直将他那一颗头颅冲飞而起,随之破碎开来,化作神光消散。

    而那一具无首的尸身,也无力的倒下,但还未落地,便随风而散,尽化虚无。

    一招,只是一招,便终结了一切!

    大战过后,这天音阁雪峰再一次陷入了死寂,入目,是在雪地之中横流的鲜血,还有那一具具渐渐僵硬的尸身。

    “砰!”

    忽然,一道刺耳的破碎声响起,宁渊低头望去,只见手中的星辰剑在微微颤抖着,紧接着,那满是裂纹的剑身一寸寸的破碎开来,化作飞灰,随风散去。

    当初为左惊云承接武神元功,以败亡之剑横斩武神血壁之后,这星辰剑便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只是因为左惊云,才勉强保留住了最后一分灵性。

    完成这一战之后,它最后一丝灵性也随之消散。

    注视着星辰剑在自己手中消散,宁渊发出了一声叹息,随后转眼扫视周遭,见此刻这天音阁已是灯火通明,不过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都很明智的没有靠近这天音大殿之前的战场。

    宁渊没有理会这混乱一片的天音阁,因为这已经与他没有多少关系了。

    风声渐起,人影消散,最后剩下的,只有这一片满目疮痍的战场,还有那掩埋在白雪之中的尸身。

    冷风呼啸,落雪纷纷,一切归于平静,只是不知道明日朝阳升起之后,这平静还能维持多久。

    与此同时,中域神州,九星神月之下,一座神峰万丈,直入云霄。

    神峰之上,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坐落,恢弘庄严,在这云雾飘渺之间,宛若神殿,透着无上神圣威严之气,一眼便让人心中生畏。

    神宫大殿之中,四道虚幻身影相对而坐,只有中央之人非是虚影,并且周身神光环绕,眸中更有日月之影翻转,尽显不凡。

    正是太一神之子!

    他此刻正坐于首座之上,更显威严气度。

    那四道虚幻人影坐于两旁,虽气息飘渺,身影虚幻,但隐隐透着无上威严之气,便是与这太一神子相比也不逊色丝毫。

    无疑,这便是其他四位神子,北辰星主,紫耀神皇子,妖界龙君,还有那一位星月神女。

    五人汇聚于此,正在商谈北域之事。

    那一颗天地之心太过重要,当年为了得到它,那六位神主不惜联手进攻北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才击败了那盖世无敌的武神,之后又布下万年的筹谋,就是为了那天地之心。

    但是现在计划被打破,五位神之子才不得不重新商议,要如此才能够进入北域,收取那一颗天地之心。

    不过商议了许久,始终没有拿出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

    那笼罩着北域的武神元功,是难以跨越的天堑,连当初那六位神祗都无可奈何,更不要说他们了。

    片刻之后,那紫耀神皇子摇了摇头,言道:“如今之计,也只能希望前往北域的人,能够将天地之心带回了。”

    “也只能如此了。”北辰星主点了点头,随后望向了首座之上的太一神子,问道:“太一,方才北域唤你降临,是又发生了什么意外么?”

    “些许麻烦罢了。”太一神子淡声说道,只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心中却也隐隐有些不安。

    神州与北域之间,有无尽之海阻隔,纵是太一神子,也不可能一念之间便化出一道分身进入北域。

    他是以化神之法,将自身九道命魂分出其一,方才能够跨越无尽之海,进入北域,然后借助神使体内的神之源能,凝聚神躯,分身降临。

    只不过神州和北域之间隔着无尽之海,太一神子也无法将心神与命魂分身时时刻刻联系在一起,所以他并不知道北域发生了什么。

    这也是他心中隐隐不安的原因,虽说神武纪结束之后,北域之中不太可能出现什么强者,但左惊云的事情,仍旧是让他耿耿于怀。

    出现了一个左惊云,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异数。

    还有神武圣殿那些余孽,他们蛰伏了万年,如今好不容易争得了一线生机,又怎有可能放弃?

    想到这里,太一神子眼神顿时冰冷了几分!

    便是此时,骤然,一阵无比剧烈的痛楚传来,太一神子身躯随之一震,竟是直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太一!”

    陡然惊变,让其他四人一怔,纷纷望向了太一神子。

    “该死!”

    太一神子此刻神色苍白,眼眸之中无尽怒火升腾,沉声说道:“有人,斩了吾的命魂分身。”

    “什么!”

    听此,四人眼神之中的震惊不减反增,因为他们十分清楚太一神子九道命魂的来历。

    这九道命魂,可是太一神子身入轮回,重修九世而铸就的元神命魂,受轮回之力洗礼,又有太一神力护持,近乎不灭。

    不要说那武道已经没落的北域,就是在这强者如云的神州,也不见有多少人能斩灭太一神子的命魂。

    但是现在

    “北域之中竟然还有这等强者。”

    “是神武圣殿的余孽么?”

    众人喃喃数声,而后纷纷望向了太一神子。

    神色变得有些苍白的太一神子摇了摇头,冷声言道:“命魂被斩,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北域之中,定然有隐藏的强者,天地之心,麻烦了。”

    听此,其他四人也是皱起了眉来。

    “必须想办法,天地之心不容有失。”

    “能斩灭太一命魂的高手,非是寻常人能够应对的,但吾等又不能亲身进入北域。”

    “也许我们可以寻找机会呢。”最终却听星月神女淡笑说道。

    “你是说”

    “如若万年那般,里应外合,一举突破。”

    听此,四人沉默了下来,纷纷望向了那一片朦胧之中的星月神女,一时无人出声,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ps:神武圣殿这一段就此结束,接下来就是新的剧情了,容我整理一下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