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一招!
    风行快意,魔走狂野,两种截然不同的极意之剑,在一人身上展现。

    先前,是风中的极速,现在,是魔中的极端。

    剑势再起,魔意纵横,这一次,众人终于捕捉到了他的身影,但是结果,却比之先前更为残酷。

    因为现如今,他们所遇到的是那最为疯狂的魔之剑,全无守势,只有最为极端的攻杀,魔剑所过之处,尽是腥风血雨。

    无人能挡得住这样的剑,无人能挡得住这样的魔,怒焰狂风纵横之间,留下了一具具残破不堪的尸身。

    不过是在这眨眼之间,冲杀而上的众人,就变成了满地的尸体,鲜血横流,将这雪峰彻底化作了猩红。

    杀戮过后,天音大殿之中,剩下的,残存的,只有七人。

    五位面容冷漠的神使,惊恐战栗的灵星仙子,还有那血腥之中,踏尸而立的魔中剑者。

    注视着那满地残破不堪的尸身,五位神使眼眸之中,已是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凝重神色。

    眼前的对手,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神使,神祗在世间的代言人,拥有着神的力量,代行神的权能。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这一切的光辉过后,是一个可悲可笑的事实呢?

    所谓的神使,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容器,用来承载神之源能的容器。

    特殊的体质,让他们无法修炼,也不能修炼,将自身的一切,生命,灵魂,都献给了所谓的神。

    他们虽然有神之源能,但却无法使用,因为这根本不是他们的力量。

    所以这些神使的战斗方式,要么直接爆发出体内的神之源能攻杀碾灭,要么将神之源能注入他人体内,将其化作傀儡,并且爆发出最强状态,不顾一切的杀向对手。

    这要的手段虽是残酷,但却极为有效。

    但是这一次却遇上了更为凶残的魔流剑,悍不畏死的众人,眨眼就成了满地残尸,这攻势自然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而现如今,他们也要面对这最为恐怖的魔流剑!

    高峰之上,冷风呼啸,带着化不开的血腥味。

    战场之中,宁渊步伐踏开,黑发飞扬,魔意森森,手中剑锋之上,一滴滴鲜血落下,溅落在大地之上,凄厉的猩红,宛若利剑一般,刺入了内心之中。

    眼见宁渊逼命而来,五位神使眼神一凝,当即催动灯盏之中的神之源能,运转神阵。

    神阵运转之间,五位神使身躯不住的颤抖着,口中鲜血溢出,将身上的衣袍染得鲜红一片。

    全力催动神阵,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轰轰轰!”

    一阵阵轰鸣声响起,整座天音阁雪峰都在震动颤抖着,无数人惊醒过来,远望着那五根冲入运行的神光天柱,神色错愕,随后便是一阵混乱。

    神阵运行,五根神光天柱震动,涌现出浩瀚磅礴的神之威能。

    太一阴阳,紫耀皇气,北辰天星,星月之华,还有那真龙之气。

    五方神能爆发,震撼虚空,直朝战场之中的宁渊轰杀而去。

    虽然当初建造这一处神阵的用意,是打开一个缺口,以此传送进入北域,但是为了屏蔽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那六位神祗注入了大量的神之源能,此刻被这五位神使引动开来,倾力轰杀之下,一样是恐怖至极。

    这就好像一座万丈崇山镇压下来,纯粹的力量碾压,没有技巧,也不需要任何技巧,都能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并且,这还是五方神能!

    如果说一方神能,是万丈崇山镇压而下,那么这五方神能接连爆发,就是天塌倾陷。

    五方神能交错,无比恐怖的力量轰击而下,宛若神威灭世,虚空崩毁,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雪峰之上。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这伫立了万年的天音阁雪峰剧烈的震动着,山体崩碎出一道道裂纹,被这恐怖的力量轰击得下沉了十余丈。

    雪峰如此,战场之中更不用多说,在那五道神光之中,大地崩碎,全然破灭,不存半点生机。

    “魔流泣血!”

    却骤听一声冷喝,璀璨神光之中,一道魔之剑光绽放开来!

    魔剑爆发,极端魔意,是最为极端的攻杀之剑,凶狂暴戾,力破万法,一剑纵横之间,五道神光也难以抵挡,纷纷破碎。

    破碎的神光之中,但见一道身影冲霄而起,纵入天穹之中,魔剑身影刹那化为风之极意,白衣飘渺之中,再出极尽之剑。

    “风尽残痕独凭剑!”

    刹那,狂风骤起,怒啸之间,竟是将天地笼罩,陷入了风之极意当中。

    风,无尽的风,狂啸的风,在这风间纵横的,是剑,最为极尽的风痕之剑。

    一瞬之间,风卷天地,剑横苍穹,亿万剑气纵横交错,横扫十方。

    在那五位神使绝望的眼神之中,亿万剑气撕裂虚空,斩入那五根神光天柱之内。

    剑气横扫之下,轰鸣声起,神光破碎,天柱崩碎,笼罩天地的神阵随之崩毁,彻底破灭。

    当年那六位神祗布下的神阵的确是强悍非凡,否则也不至于将武神元功撕裂开一个缺口,进入北域之中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到底只是一个传送阵法,又历经了万载岁月的消磨,已经是摇摇欲坠,只不过有那磅礴神之源能维持,才支撑到了如今。

    此刻,在这风之痕极尽之剑下,神能破碎,阵势自然也随之失衡,六方神能相互冲击之下,彻底崩毁。

    随着神阵毁灭,天音阁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万丈雪峰竟是直接陷入大地百丈,汇聚而来的地脉灵气,纷纷断裂,往外逸散。

    一众天音阁弟子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引起了一片混乱,谁也控制不住局势。

    而天音大殿之前,那五位神使更是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直接瘫软在了地面之上,神阵破碎,对于控制神阵的他们,自然也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伤害。

    那一旁的灵星仙子见此一幕,眼神之中更是惊惶无措,连忙退入了天音大殿之中。

    她不知道这样能够逃得一命,但现如今,她已经没有丝毫勇气去面对那人了。

    先前那天地之风,万剑纵横的一幕,所给予的震撼,彻底击溃了她的心神。

    那样的存在,根本不是她能够抗衡的,甚至,连那神都不能!

    灵星仙子仓皇而退,五位神使却是重伤难以动弹,无法退走,当然,也没有退的必要了,事已至此,他们还能退到那里去?

    一阵狂风呼啸而至,风之剑影落下,直至五人面前。

    随后,也不等五位神使出声,那满是裂痕的星辰剑便落在了太一神使的颈脖之上。

    “把你太一神子唤出来。”

    冷声话语之间,剑锋一横,便在太一神使那雪白如玉的颈脖之间,留下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痕。

    听此,太一神使却是冷声一笑,言道:“凭一口剑,也想要威胁吾神之仆,不觉得太过可笑么?”

    话语之中,是对于生死的无畏。

    神使,本就是将生命与灵魂尽数献给神的人,对于他们而言,死亡根本算不得什么,自然不会因此而受到威胁。

    “神?”

    宁渊喃喃了一声,俯视着自己剑下的太一神使,言道:“若你们的神只有如此,那么神这个字,未免太过廉价了些。”

    “你”

    听此,无论是太一神使还是其他四人,脸庞之上都浮现出不可压制的怒火。

    对于他们而言,那神,是生命,是灵魂,是决不可亵渎的信仰。

    而宁渊这句话语,何止是亵渎那般简单?

    他们愤怒,无比的愤怒,以至于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

    但不等他们宣泄出来,便听宁渊冷声道:“你们最后的机会,唤出那所谓的神之子吧。”

    话语之间,宁渊收剑,眼神冷漠的注视着五人。

    “亵渎者,神子,会让你明白亵渎的下场!”

    太一神使支撑着重伤的躯体站了起来,探手握住了那盏神灯,随后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落入灯盏之中。

    鲜血落下,那本已经有些黯淡的神光灯火骤然剧烈的燃烧了起来,随后与其他四盏神灯接连在一起,磅礴神之源能涌现,绽放出一片璀璨神光。

    片刻之后,神光之中隐约浮现出一道伟岸身影,渐渐清晰。

    近乎完美的俊逸面容,无上威严的神圣气度,神光绽放之中,太一神之子,再临北域。

    “神子!”

    见神子降临,太一神使身躯微微一颤,随后瘫倒在地,体内生机,尽数消散。

    “嗯!”

    见此一幕,太一神子微微皱起了眉来,眼神扫过周遭,最终落到了宁渊身上。

    结果不等他言语,便见宁渊举起了手中的星辰剑,冷声言道:“认得这口剑么?”

    见这星辰剑,太一神子眼神变幻一阵,随即淡笑道:“呵呵,原来是因为那一个可笑的蝼蚁而挑上吾啊,神武圣殿的余孽,是谁给你的勇气与自信呢?”

    藐视话语,而无法让宁渊眼神出现半点波澜,唯有手中的星辰剑,泛起了森森杀机。

    “我给你一招的机会,在这剑下,求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