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月下的剑
    入夜,却是难眠,因为宁渊自神武圣殿再出,一战轰杀法宗太上长老周天云的消息,已然传遍四方。

    宁渊的再出,象征着武神传承的现世,亦是代表了三大圣地与神武圣殿的对立。

    一者是主宰北域万年的三大无上传承,万年底蕴,根基雄厚。

    一者是绝世武神的传承者,如龙腾飞,已现崛起之势,势不可挡。

    两者的针锋相对,让本就暗流涌动的北域,迎来了风雨欲来之前最后的那一刻平静。

    众人知晓,对于这件事情,三大圣地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更不可能忍气吞声。

    现如今,周天云的尸身已经送回了天音阁,最迟不过明日天明,这北域至高无上的武道圣地就会做出动作。

    届时,面对天音阁乃至于三大圣地的雷霆震怒,不管宁渊是战是避,都将会对北域格局造成冲击。

    而众人如今要思索的,便是在接下来这一次风暴之中做出选择,是冷眼旁观,还是倾力一搏,赌上未来,获取更大的利益,这些都需要即将衡量,因为有的时候,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

    而此时此刻,一切的中心,风暴渐起的漩涡,天音阁雪峰。

    雪峰万丈,直入云霄,烟云飘渺之间,好似一处人间仙境,与那红尘世俗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雪峰之上,天音大殿之内,此刻灯火通明,亮若白昼。

    众人静坐,注视着大殿之中那一具已经冰冷僵硬的尸身,一时之间,沉默不语

    周天云,已经死了的周天云。

    尸体,此刻就摆在众人的面前。

    不过却没有人因此而恐惧,有的只有震怒,冷笑,甚至于不屑一顾。

    因为此刻在座的,无一不是先天神境,并且是周天云之流不能相比的先天神境。

    五方分坐,泾渭分明。

    太一神宗,北辰神宗,紫耀皇朝,星月神宫,还要妖界龙族。

    五方之人,皆是出自神州之中的无上传承,并且都是其中精英核心,若非是那天地之心关系重大,武神之事又出了意外,让五位神子亲自下令的话,他们岂会远渡无尽之海来这穷乡僻野的北域?

    对于他们而言,一个周天云不算什么,生也好死也罢,这和他们都没有多大关系,真正重要的,只有那武神传承。

    当武神血壁破碎,万年谋划功亏一篑之后,他们想要得到那无上至宝天地之心,最后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武神传承。

    所以他们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布下大阵将神武圣殿之中的人牵引出来,为的就是抢先将武神传承之人掌握在手,否则若是让神武圣殿的余孽迎回武神传承,届时不仅仅天地之心拿不到手,还有可能会培养出一个威胁巨大的对手,神武纪若是再现辉煌,那对于他们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似。

    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最终还是出了这样的意外。

    宁渊!

    心中喃喃二字,殿中众人的神情各不相同,有玩味冷笑,有不屑藐视,亦是有莫名深思。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殿之中才会陷入了沉默之中,各方心思各异,横朗盘算,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出声。

    就这般沉默了片刻之后,紫耀皇朝数人之中,一位身披金色战甲,英武不凡的男子抬起头来,冷眼扫过大殿之中周天云的尸体,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玩味之色。

    随即便听他淡笑说道:“破碎护体真元,震断五脏六腑,尽绝一身生机,这倒有几分我姬家战法的味道,只是浪费的气力太多,面对这样的废物,竟然还要废诸多手脚,我看这武神传承也不过如此罢了。”

    听闻这一番话语,坐于首座之上的一人眼神一寒,冷声言道:“姬将军,注意你的言辞!”

    此人青年模样,穿着一件黑白道袍,身后负着一口法剑,武法道韵流转,尽显不凡。

    他正是法宗老祖的亲传弟子柳天风,亦是周天云的师叔祖,此刻坐在这天音大殿之中,所代表的便是天音阁剑法双脉。

    虽然他对于周天云同样不屑一顾,但到底都是他法宗门下的弟子,岂容得其他说是废物?

    就算是紫耀皇朝姬家的不败神将姬龙武也不例外!

    这话,让姬龙武望了一眼首座之上的年轻男子,淡笑说道:“哦,难道本将说错了么?先天神境的修为,连一个道境都拿不下来,这不是废物又是什么,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么?若是换成我姬家战将,此刻躺在这里的便是那什么武神传人了。”

    “哼!”听此,柳天风冷哼了一声,说道:“若姬家如此神武,为何不独自杀入那神武圣殿,直接斩了那武神传人就是,还要吾法武道的弟子出力作甚?”

    冷声话语,带着无边怒意。

    这些自从神州而来的高手,的确实力强悍,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更加容易引起北域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攻击,暂时不能轻易离开天音阁大阵笼罩的范围,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让不善正面战斗的周天云去主持如此重要的事宜了。

    结果现在,周天云身死也就罢了,但是姬龙武竟然还要这么一阵嘲讽,简直是在他们法武道的伤口之上撒盐又踩了一脚,这泥人都有三分火,何况是他法武道呢?

    面对柳天风的愤怒,姬龙武仍是冷笑,说道:“这是自然,时机一到,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姬家子弟的神武,省得以后总是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

    姬龙武虽是战将,但此刻这话语之中却是绵里带针,隐有暗指。

    虽然现在是五方合作,但不要忘了天地之心只有一颗,五位神主之间也是在相互竞争,而法武道身后乃是北辰神宗,与紫耀皇朝之间素有不和,甚至可以说是敌对,所以姬龙武自然是不介意趁着这个机会,打击一下老对手的爪牙。

    见姬龙武如此跋扈,柳天风心中更是怒意汹汹,一旁的北辰神宗之人也是神色冰冷,心中暗怒不已,一位白衣飘飘,但气势却是沉稳如山的年轻男子当即冷声道:“姬龙武,姬家的狂妄你尽得精髓,但不知道姬家的杀伐神法你修成了几分,此事过后,我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听此,姬龙武不由得一阵大笑,言道:“哈哈哈,姜兄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又岂敢说不呢,毕竟我可不想让神州之中有什么姬龙武怕了北辰神宗七子姜云逸的谣传啊。”

    姜云逸亦是冷笑,言道:“也许这不会是什么谣传了。”

    “哼!”

    见两人针锋相对,其他三分态度却是截然不同,头生麟角,面容阴翳的妖界龙师冷眼旁观,轻纱掩面的星月神宫灵星仙子沉默不语,太一神宗那位美妇人却是一脸无奈之色。

    直至两人总算停了下来之后,那妖界龙师方才说道:“不管如何,现如今武神传人都已经现世,我等必须想办法将他拿下,否则一旦让神武圣殿那些余孽寻到他,事情便麻烦了。”

    太一神宗那美妇人点了点头,言道:“龙师所言不错,如今五位神使已经开始着手炼制遮天神阵图,此图完成之后,我等便能在北域之上行走,拿下那武神传承应当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要如此寻到他。”

    这时姜云逸一笑,言道:“这事情就要劳烦星月神宫了,谁人不知,论卜算衍天之术,神州之内,除却了上古天机门与卜天阁之外,就以星月神宫为尊,灵星仙子在此,推算一人的位置,应当不是问题吧?”

    听此,那一直沉默着的灵星仙子终于出声说道:“姜公子放心,此时便交予妾身吧,定然不会让诸位失望。”

    “那便有劳灵星仙子。”姜云逸点了点头,而后环视了周遭一眼,随即便不由得皱起了眉来,说道:“话说回来,如今都不见那天音阁主,她去了哪里?”

    听此,姬龙武冷哼一声,说道:“天音一脉,向来都是神神秘秘,当年她们拒绝了吾皇前往神州的邀请,留在这北域,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图谋。”

    这一次,却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语,连先前开口的姜云逸都沉默了下去。

    见此,姬龙武眉头一皱,自是看得出来众人心中的忌惮。

    没有错,便是忌惮!

    这天音一脉的传承太过古老,也太过神秘,便是他们都不知其深浅,甚至于忌惮万分。

    现在姬龙武失言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随意接过这个话题。

    见此,姬龙武也没有继续多言,众人沉默了一阵,便打算将这件事情淡化过去。

    便是此时,天音大殿之外,猛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大地震撼,连同这天音大殿都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嗯!”

    陡然惊变,在大殿之中的众人眼神一凝,下一瞬便化作了道道光芒冲出大殿之外。

    随后他们便看到了,在这天音大殿之外,一口剑,一口满是裂痕,仿佛随时都会破碎开来的剑,伫立在大地之上,月光冷照之下,碎裂的剑身,反映出了冷冽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