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个人情,一个承诺
    血腥,扩散在虚空之中,死寂之间,宁渊已是解下了左惊云的尸身,随后冷然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

    感受到他的眼神,众人心头不由一寒,尤其是三大圣地之人,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眼眸之中的惊恐,如何都掩饰不住。

    他们没有想到,宁渊的实力竟然强横到了这等地步,连周天云这先天神境三重的强者,都被他一拳当场轰杀!

    连周天云都挡不住,那么他们,能么?

    混乱的众人不知,只是心中的恐惧不断蔓延着,让身躯战栗,神色苍白,尚未一战,心神便已有了崩溃之趋势。

    眼神扫过惊恐的众人,宁渊没有言语,抱着左惊云的尸体,转身朝山谷之外走去。

    众人沉默,谁也不敢出声,气氛,透着让人窒息的压抑,整座山谷之中唯一的声音,便是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直至那人的身影在山谷之外消失,那让人近乎崩溃的压抑方才渐渐消失,三大圣地不少人竟是直接软到在了地面之上,神色惨白,不住喘息着。

    其他人也是回过了神来,顾不上瘫倒在地上的同伴,纷纷朝战场之中赶去,扶起了周天云,却发现他已是没有半点声息了。

    “师叔祖!”

    “快,快将这件事情回报。”

    “连师叔祖都那宁渊究竟!”

    三大圣地众人一片惊乱,而一旁的各方传承之人注视着眼前一幕,皆是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自从天绝峰一战,三大圣地百位先天身陨传出之后,宁渊二字便已震动北域,如今他自从神武圣殿归来,一战轰杀周天云这位先天神境的强者,更是展现出了无比恐怖的实力。

    宁渊的出现,周天云的身亡,无疑会掀起一阵轩然大波,这本就不平静的北域,将会因此陷入怎样的混乱之中,没有人知晓。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一场恐怖的风暴,谁也不愿被卷入其中,因为无论是宁渊还是三大圣地,都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存在。

    所以现在,沉默便是最好的选择。

    而与此同时,在这山谷之外,仍是那一座孤峰之上,两人静立着,望着那一道身影缓缓远去,一时沉默不语。

    直至宁渊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站在前方那人方才转过身,神色玩味的说道:“徒儿,你让师尊又一次的意外了。”

    出声之人,正是那天音阁之主,慕灵韵。

    在她的身后,苏暮晚晴静立着,沉默不语。

    见此,慕灵韵一笑,问道:“能找到这么一个情郎,换成为师说不定做梦都会笑醒,徒儿你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开心呢?”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淡声说道:“师尊又在开玩笑了。”

    “玩笑?”慕灵韵神色戏谑,言道:“这可不是玩笑啊,乖徒儿,若是你不喜欢,不如让给师尊如何,孤孤单单了这么久,我也想要找个人暖暖心呢。”

    苏暮晚晴仍是冷漠的神情,言道:“只怕他见了师尊,就没那么暖心了。”

    “哦!”听此,慕灵韵一挑眉,反问道:“为师对于自己的魅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虽然有乖徒儿你专美于前,但为师未必就不能后来居上啊,为师愿意和徒儿你共侍一夫,这难道他都不心动?”

    听此,苏暮晚晴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说道:“师尊的确是貌美倾城,只可惜,这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若是让他知晓了左惊云之死与师尊有关,我想他可不会因为一张脸蛋而手软。”

    “果然不愧是我的徒儿啊。”慕灵韵一笑,说道:“为师只是给了左惊云一个选择的机会,至于如何选嘛,那便是他的自由了,况且,他的时间本就不多了,有一个辉煌灿烂的结局,不好过醉生梦死的苟延残喘么?”

    “只怕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说的也是。”慕灵韵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为了不招惹徒儿你这小情郎,为师也只好离开北域避避风头了。”

    “嗯!”听此,苏暮晚晴眼神一凝,注视着慕灵韵,却没有言语。

    见她如此看着自己,慕灵韵仍是淡笑,言道:“天音一脉在北域的使命已经结束了,自然不必继续留在这里,当然,如果徒儿你要留下,为师不会阻止的。”

    听此,苏暮晚晴沉默了片刻,方才问道:“师尊要去哪里。”

    “呵呵,暂且先四处看看吧,可能去神州,可能去妖界,又或者去那魔渊看看。”说到这里,慕灵韵笑容之中更添三分玩味神色,言道:“听说这魔渊景致可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何时出发?”

    “现在。”

    一番话语之后,苏暮晚晴再次沉默了下去,随后说道:“离开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办。”

    “呵呵。”慕灵韵一笑,道:“这自然可以,为师也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徒儿便放心去吧,不过可要注意些啊,若是弄出人命来那就不好了,为师不想年纪轻轻的,就给人叫师祖奶奶”

    “这就不牢师尊你费心了!”听这话,纵是苏暮晚晴也差点忍不住,直接转身离去。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慕灵韵摇了摇头,道:“哎,我现在才知道为人师表的困难啊,半点不让人省心,师尊啊师尊,当年你硬是要我收下了这么一个徒儿,真的不是在故意报复么?”

    晚风肃冷,一片幽静的竹林小筑之外,添了一座新墓。

    墓前,宁渊静立着,手中拿着一坛酒,揭开封泥之后,先在墓前洒了一杯,最后方才自己饮了一口。

    烈酒入口,辛辣之中带着一股血腥味,涌入体内,让那伤痛渐渐的平复了下去。

    他受伤了。

    先天神境到底是先天神境,根基之间的差距,不是轻易就能够弥补的。

    周天云之所以会在宁渊手下败亡,是因为他本就不善于正面搏杀,又被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压制,从而出现了致命的破绽,这才会被宁渊抓住机会,一拳破碎护体真元轰杀。

    宁渊这一次能够如此轻易得胜,占据了三成地势之利,还有两成周天云的大意与失误。

    但哪怕如此,宁渊仍是受了不轻的伤,那雷霆之力轰入体内,不断肆虐着,不过好在他已经修成了罡元,十二武脉铸就的绝强根基,让他能够轻易将体内的雷霆之力炼化出体,并无大碍。

    放下酒坛,宁渊注视着眼前的墓碑,一时沉默无言。

    他与左惊云相交不久,说是至交,不算,说是兄弟,夸张。

    对于他,宁渊并不了解,只是隐约猜到他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所以宁渊一直没问,现在,也没有再问的机会。

    所以现在,在他的墓前,宁渊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便是在这沉默之中,一阵脚步轻声响起,一人出现在宁渊身后,望着那墓碑,发出了一声轻叹。

    宁渊转过身,便看到了一袭白衣霜冷的苏暮晚晴,问道:“你没事。”

    “嗯。”苏暮晚晴点了点头。

    “朝阳呢?”

    “她没事,已经随着天南王府的人回天南去了。”

    “那就好。”

    宁渊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沉默了片刻之后,将手中的酒坛放在了墓前,言道:“你的酒我找不到,这是附近最好的,路上慢饮,稍后一步,有人送行。”

    说罢,宁渊反手拔出了身边那满是裂痕的星辰剑。

    见此,苏暮晚晴沉默了一阵,她知道宁渊想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他的想法,但仍旧不由得说道:“你真的要去?”

    宁渊点了点头,说道:“我欠他一个人情,还有一个承诺。”

    听他话语之中的决然,苏暮晚晴轻声一叹,说道:“你知道这件事情牵扯了多少么?”

    宁渊却是反问:“需要知道么?”

    “你还是如此。”苏暮晚晴摇了摇头,继续道:“这背后,不仅仅是三大圣地,还有神州,妖界,魔渊,现如今在天音阁之中,汇聚了众多高手,还有四大神宗的神使,他们能够借助天音阁之中的阵法,屏蔽天地,你去了,便是羊入虎口。”

    宁渊竟是一笑,言道:“谁是羊,谁是虎,还未可知。”

    “你”听此,苏暮晚晴心中一阵无奈,说道:“你能胜过周天云,是占据了地势之力,他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就这样,你都受了伤,而此刻天音阁之中,可不只是一个周天云啊,你凭什么去闯?”

    “凭这口剑。”

    话语之间,宁渊步伐踏开,直往竹林小筑之外走去。

    为一人舍生死,是勇者,而苍生舍生死,是英雄。

    证剑无悔,舍身成道。

    这是左惊云。

    宁渊不是英雄,但他答应过的,必然会做到。

    他欠左惊云一条性命,一颗头颅!

    “宁渊”

    见着他离去的身影,苏暮晚晴想要阻拦,却不知道如何拦下他,甚至连本要道出的那一句离别,都没有能够说出口。

    最终沉默,见着他消失在了竹林之中,苏暮晚晴发出了一声轻叹,喃喃说道:“希望以后,还能再见。”

    话语之间,那白衣胜雪的身影,随风而散。

    :今天七月十四,喝大了,现在才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