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神之子!
    神光绽放,一手遮天之势,浩瀚神能催发之下,尽数破灭左惊云剑光,护住了武神血壁。

    “嗯!“

    陡然而生的变故,让左惊云眼神微微一凝,回身冷眸望去。

    只见俯首跪倒的五位神使面前,无边神圣气息之中,道道璀璨神光凝聚,化作了一人虚幻身影。

    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仍旧散发着浩瀚威严气度,一袭银白神衣,衬出了那无上神姿,道道神圣光辉闪耀之间,可见一张冷峻的面容,俊美至极,几乎寻不到半点瑕疵,眉心之间一道神纹竖立,一双眼眸之中竟有日月之影流转,平静的眼神,睥睨的姿态,宛若神祗现世,君临天下。

    “恭迎神子!”

    此刻,那位太一神宗的神使已经苏醒了过来,但仍旧是跪倒在地面之上,神色虔诚之中带着敬畏,用无比崇敬的眼神注视着那神光之中的身影,似乎能为他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恭迎神子!”

    见此一幕,神剑山庄身受重创的两位太上长老连忙俯首跪下,敬畏神情之中,更是带着一丝无边惶恐。

    他们甚至不敢想象,若是因为左惊云之事让这位太一神宗圣主震怒,那是多么严重的后果,所以现如今他们只能够俯首屈膝,希望尽可能的化解这位神之子的怒火。

    然而太一神子却没有理会俯首在地的两人,而是直接望向了左惊云,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轻声笑道:“这般的眼神,这般的恨意,嗯,看来吾见过你。”

    对此,左惊云没有回应,面容一如先前的冷漠,眼神之中更是不见半点波澜,只有环绕周身的沉沦剑势为之一变,无比衰亡之意随之扩散开来。

    沉沦剑势展开,左惊云以指为剑,一道无形剑光在他指尖绽放开来。

    败亡之剑,无形之锋,纵横而出,直斩向沐浴在神光之间的太一神子。

    “有趣!”见左惊云出手,太一神子仍是风轻云淡之态,唇边隐隐带着一丝不屑笑意,随后只见他探手一抚,便有无尽神光随之绽放开来,眨眼之间,神光凝聚,在他的身前化作了一道不破的神之壁垒。

    “轰!”

    无形剑锋一斩而下,逼入极端的败亡之剑,与那无边神能对撼一击,顿时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

    轰鸣声中,虚空震动,那神之壁垒也随之寸寸破碎,但左惊云败亡剑锋,也因此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神之剑境么?”

    见此,太一神子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讶异神情,扫视了左惊云一眼,似想到了什么,淡笑说道:“吾想起来了,你当初为了那个贱婢而来挑战吾的那个人么?真是想不到,你这蝼蚁一般的东西,竟也能悟出神之剑境,当真是让吾意外了。”

    听闻“贱婢”二字,左惊云古井不波的眼神之中,终是浮现出了一道波动。

    那是掩不住的愤怒,压不住的杀机。

    “人劫!”

    冷声一喝,无比杀意催动之下,左惊云再出败亡之剑,只见道道森冷剑光浮现,每一道皆蕴含着灭绝衰亡之力,随后若怒浪席卷而出,直斩太一神子。

    对此,太一神子却是冷声一笑:“不过,就算你悟出了这神之剑境又是如何,在真正的神之威能面前,蝼蚁始终是蝼蚁,妄想忤逆神的意志,可悲可笑。”

    话语之间,太一神子探手而出,右掌之上日月神辉绽放,生生不息,隐含天地阴阳,太一混沌之道。

    如此一掌催发而出,无边日月神辉绽放,璀璨光芒之间,那百道败亡之剑,尽数消弭在了神辉之下。

    随后,太一神子掌势加摧三分,日月神辉更是璀璨,道道神光破碎虚空,宛若奔腾的惊涛怒浪,刹那攻至左惊云身前。

    与先前众人攻势不同,日月神辉攻入沉沦剑势之后,虽也受到影响,开始不断崩溃消散,但这日月神辉之力当中暗合天地阴阳之道,生生不息,源源不绝,竟是抵消了沉沦剑势的消亡之力,突破防御,重重的轰击在了左惊云身躯之上。

    “砰!”

    一声轰鸣,日月光芒之间,鲜血飞溅,左惊云的身影被震飞了十余丈,一袭白衣之上,已是多出了道道触目惊心的鲜红。

    见此一幕,一旁的周天云等人皆是眼神一凝,神色敬畏的注视着神光闪动之间的那一道无上身影。

    先前与左惊云一战之后,他们深知左惊云的可怕,纵然根基不强,但那以极限自我为源的败亡之剑太过恐怖,沉沦剑势挡下一切攻击,败亡之剑消亡灭绝一切。

    面对这样的神之剑境,哪怕他们六人联手,也是节节败退,眨眼之间,三人重伤,两人灰飞烟灭,可见这败亡之剑的恐怖。

    然而,他们六人联手都不可抵挡的败亡之剑,在这太一神子面前却是如此脆弱,一掌便破剑锋剑势,击伤左惊云。

    只是一道分身,便有着如此强横的实力,若是本尊亲临,那又是何等的恐怖?

    果然不愧是太一神宗的神之子,神州之中被誉为最接近神的存在,这般的力量,岂是凡人能够与之抗衡的?

    心想至此,几人眼神更是敬畏,那本已经卑躬的身子也弯的更低了。

    而战场之中,衣衫被鲜血染红的剑者,仍是冷漠平静的神情,心中意志,不因这让人强大得让人的神之威能而有半点动摇。

    再一次,剑指再次点出虚空,身躯之上的一缕缕鲜血随之蒸腾,化作了一道猩红的血之剑光,凝聚在了左惊云的指间。

    败亡之剑,力量的源泉来自己左惊云祭献燃烧的自我,体内生机,性命寿元,甚至于神魂精魄,都能够化作这败亡之剑的力量。

    此刻,左惊云以血凝剑,沉沦剑势再开,无比消亡之力涌动,随着猩红的剑锋纵横而出。

    猩红如血的光芒,横过虚空,斩入了那无边神光之中,见此,太一神子眼神冰冷,周身日月神辉再现,便要将左惊云逼退。

    然而却见,神辉之间,剑锋猩红,如血纵横,竟是瞬间将这日月神辉撕裂开来。

    破开日月神辉之后,左惊云身影浮现,以指为剑,攻向太一神子,剑出无回,没有半点回转防守之势。

    为死不为生,剑出则无回,如此极端的神之剑境,自是全面进攻,毫无防御。

    “嗯!”

    左惊云剑锋逼至身前,太一神子终是微微皱起了眉。

    虽然他并不将这败亡之剑放在眼中,但此刻他这具分身,完全是由寄存在神使灯盏之中的神力凝聚而成的,虽然能够催动神之威能,但这防御却是相对脆弱,根本比不上他的神之躯。

    而左惊云的败亡之剑,其中灭绝消亡的力量,足以对他这具分身构成威胁,若是让他破碎了这具分身,那可就不妙了。

    心念之间,太一神子身影变化,看似不动,但已变化万千,难以捕捉他的身影轨迹。

    混沌开辟生太一,一化阴阳衍天地。

    这太一之道,天地本源之道,此刻太一神子催动神能,便身化阴阳,融入虚空之中,并且不断变化,因此看似就在眼前,却始终难以触碰。

    这是至高的身法,蕴含太一大道的奥韵,寻常人纵是明白其中道理,但也一样无可奈何。

    然而却见左惊云以不变应万变,猩红的剑锋刺入虚空之中,竟是直接勘破那万千变化,败亡剑锋,在太一神子身躯之上一斩而过。

    一剑斩下,不见鲜血飞溅,只有神光逸散而出,无比消亡灭绝之力随着剑锋侵入,太一神子顿时眉头一皱。

    “你让吾怒了!”

    只听太一神子冷然一喝,不顾神力消耗,抵挡败亡之剑的侵蚀,随后一掌轰出,地风火水四法之力纳入掌间,重重的轰击在了左惊云身躯之上。

    一掌落下,四法之力随之爆发,左惊云身躯一颤,口中鲜血溢出,但落下的血却瞬间飞入败亡之剑当中,加摧剑势,无回的剑锋,不断攻向太一神子。

    祭献了自我,无视了伤势,猩红的败亡剑锋交错,只为斩杀眼前这一生的仇敌。

    “吾想要看看,你能出多少招。”

    见此,太一神子冷然一声,周身日月神辉绽放,不断抵挡左惊云败亡之剑的同时,也在攻杀而出,神辉之光,接连轰击在左惊云的躯体之上。

    一时之间,两人以攻对攻,伤势互换。

    逸散的神光,飞溅的鲜血,眨眼之间,左惊云身躯已是变得伤痕累累,但太一神子仍是无损之姿。

    这败亡之剑虽是强悍,但根基所限,无法催动最强的威能,自然也就无法破碎太一神子的这一道分身。

    有灯盏之中的神力补充,太一神子能够无视损伤,但左惊云不能。

    每施展一次败亡之剑,他便要折损大量的寿元,体内的生机更是随着剑锋的斩下不断逸散。

    片刻时间,左惊云体内便多出了一丝腐朽枯败的死亡气息,那凶猛的剑势,也开始变得迟缓了下来。

    最终日月神辉猛然绽放,直接震碎了猩红如血的败亡之剑,随之太一神子一掌轰出,磅礴雷霆之力随这一掌悍然爆发,重重的落在了左惊云的身躯之上。

    下一瞬,血染长空,分外凄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