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修罗之枪
    “哦?就凭你,也妄想要拖延住吾么?”

    见宁渊横挡于前,帝魔皇冷然一笑,睥睨姿态,是全然不将面前之人放入眼中的藐视。

    魔渊三族,各司其职。

    天魔一脉为万魔之主,象征着上古魔神的权柄。

    圣脉一族乃是魔之辅宰,运筹帷幄,指点江山。

    帝魔一族则为魔之武魁,血战十方,征伐天下。

    他身为帝魔一族的皇者,在魔渊之中是近乎无敌的存在,生死轮转万载岁月,不知道有多少强者陨落在这修罗枪下,便是当年武神麾下的四大神武也挡不住他的脚步。

    在他面前,区区一个人族,实在是太过渺渺小到了若尘烟那般的微不足道。

    面对这魔中之皇的藐视,宁渊神色仍是平静,紧握着手中的战戟,冷声说道:“走。”

    “你”

    听此,怀抱着朝阳的苏暮晚晴眉头紧锁,心中一时难以抉择。

    帝魔皇,魔渊之中无敌的强者,仅次于上古魔神的存在,纵然现如今只是附身降临,但仍旧是毋庸置疑的强!

    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便是苏暮晚晴也升不起抗衡的勇气,所以一开始所想的,便是退,也只能退。

    但是在帝魔皇面前,又岂能说退就退呢?

    若是她与宁渊联手,也许还能够侥幸逃得一命,毕竟帝魔皇的目的不是他们,未必会全力追杀。

    但如今宁渊要救走朝阳,一人断后,那么结果

    心想至此,苏暮晚晴眼神一凝,心中更是迟疑不决。

    便是此时,只听帝魔皇冷然一笑,对苏暮晚晴说道:“圣脉一族的小丫头,把你手中的那个人放下,吾看在圣魔尊的面上,便放你与这人族一条生路。”

    “嗯!”听此,苏暮晚晴一怔,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迟疑之色。

    帝魔皇的话,让本就迟疑不定的苏暮晚晴更是动摇了。

    与帝魔皇抗衡,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放下朝阳却不需要付出什么,因为苏暮晚晴与朝阳没有任何关系,她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冒这样的风险。

    只是宁渊

    “放不放,轮不到你来决定。”

    苏暮晚晴心中犹豫不决之时,只听一声冷喝响起,宁渊手中战戟一扫而出,银光撕裂虚空,直攻帝魔皇而去。

    “愚昧,让你放弃了吾的仁慈么?”

    眼见宁渊攻来,帝魔皇冷然一笑,手中猩红如血的修罗枪直接轰杀而出。

    修罗枪出,一点血光绽放,无边亡魂哀嚎,强横得只能用恐怖来形容的力量点穿虚空,重重的轰击在了宁渊战戟之上。

    “轰!”

    枪戟交锋,震起了一声轰然惊爆,十方震撼之间,帝魔皇身若泰山,巍然不动。

    反观宁渊,却是抵挡不住那修罗枪狂霸无比的力量,身躯震动,步步而退。

    可怕的力量席卷冲击之下,宁渊每退一步,都将脚下的青石地面踩得粉碎开来,滴滴殷红的鲜血自从他握着战戟的手掌之中飞溅而出,落入尘烟飞扬的大地之中。

    连退数步之后,宁渊身躯方才艰难停下,那握着战戟的手,此刻已是被渗出的鲜血染得一片猩红,战戟之上更是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裂纹。

    同样是帝魔真身,但江辰与帝魔皇相比,却是天壤之别。

    江辰能够发挥出的力量,连帝魔皇的三分之一都没有,这霸道强横的修罗枪,便是宁渊都无法正面抗衡。

    强,让人绝望的强!

    难怪先前,剑主刀尊,枪皇弓神,四法灵主,这八大武魂降临,还有神兵在手,也无法匹敌这魔皇之威,最终七人皆在修罗枪下饮恨败亡。

    面对如此恐怖的魔中皇者,宁渊紧握着手中战戟,眼眸之中道道血光涌现,体内蚩尤战血,随之汹涌沸腾。

    “走!”

    冷声一语之间,宁渊步伐踏开,战戟舞空,一道道银光璀璨交错,接连向帝魔皇轰杀而去。

    “宁渊!”

    此刻,苏暮晚晴也是回过了神来,注视着攻向帝魔皇的宁渊,心中是惊怒交加。

    宁渊察觉到了苏暮晚晴先前的迟疑,所以他才会抢先出手,攻向帝魔皇。

    宁渊这么做,是代替苏暮晚晴做出抉择,强逼她带朝阳离开。

    他用意苏暮晚晴如何看不出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暮晚晴才会如此恼怒。

    恼他的蛮横,怒他的冲动!

    先前帝魔皇开口,便表示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也许无须刀兵便能化解一场凶险,但这家伙却偏偏硬是要动手。

    他就如此的不相信自己么?

    心想至此,苏暮晚晴眼神一冷,探手而出,指尖凝聚出一道道月华剑光。

    随即,苏暮晚晴以剑为弦,指尖一挑,琴音铿锵之间,月色绽放,剑光纵横,交织成一片剑网朝帝魔皇笼罩而去。

    “圣脉一族的人何时也变得这般愚蠢了。”

    见苏暮晚晴竟敢向自己动手,帝魔皇冷然一笑,手中修罗枪横扫而动,猩红的枪锋携带着恐怖的力量裂空而出。

    “砰!”

    只听一声铿锵巨响,修罗枪震开宁渊战戟,随后撕裂那笼罩而下的月光剑网,紧接着枪锋长啸一声,无边哀嚎之中,一道血色枪芒绽放,贯穿虚空,直取苏暮晚晴而去。

    便是此时,一道银光绽放,战戟横空一挡,神力加摧之下,破碎枪芒,挡住了帝魔皇凶猛一击。

    挡下帝魔皇一击之后,宁渊目光一扫,见苏暮晚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便冷声言道:“你手上有化神丹,不走还等什么。”

    “你!”听此,苏暮晚晴眸中闪过一丝怒色,随即说道:“你若是死了,莫要怨我。”

    说罢,苏暮晚晴探手扫出三道剑光向帝魔皇席卷而去,随后也不看结果如何,抱着朝阳便抽身而退。

    “想走,问过吾了么?“

    见此,帝魔皇眼神一冷,周身魔光汹涌翻腾,那袭来的三道剑光顿时湮灭在了无边魔能之中,随后道道哀嚎声凄厉而起,殒命在修罗枪之下的亡魂席卷而出,一只只带着死亡怨力的手掌朝退离武神大殿的苏暮晚晴抓去。

    “燕双飞!”

    却见宁渊身影翻转,战魂之影随之浮现,枪戟交织而出,血光与银光闪动之间,虚空之中的亡魂纷纷破碎。

    宁渊阻挡拖延之间,苏暮晚晴已是带着朝阳冲出了武神大殿。

    见此,帝魔皇眉头一扬,眼眸之中魔光闪动,对宁渊冷声说道:“无知,让你有了勇气挡在吾的面前,也让你断送了性命。”

    话语之中,帝魔皇手中修罗枪涌现无比血光,顿时虚空震动,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意降临,笼罩战场。

    修罗杀意笼罩之下,宁渊体内蚩尤之血随之汹涌沸腾,战魂之影加持,抵消杀意影响。

    也是在这眨眼之间,帝魔皇攻势已至,猩红如血的修罗枪破碎虚空,毁灭魔能,似要碾碎一切。

    面对如此凶猛攻势,宁渊手中战戟接连点出,掀动数十道枪影迎向帝魔皇的修罗枪。

    “砰砰砰!”

    一连串急促的碰撞声,数十道枪影轰击在修罗枪上,转力卸力,将这威能惊人的一枪挡下七分,但最后三分力量,仍旧是在宁渊战戟之上留下了一道狰狞裂痕。

    “嗯,能够卸转力量的枪法?”见此,帝魔皇唇边勾起一丝邪魅笑意,冷笑说道:“可惜,只是小道罢了,修罗之能,岂是你能卸得开的!”

    话语之中,帝魔皇枪锋一转,体内磅礴魔能汹涌而出,尽数注入修罗枪之中。

    随后,只听阵阵哀嚎声起,虚空扭曲,无边血光在修罗枪之上绽放开来,毁灭魔能加摧之下,一枪凶威更是骇人。

    “轰!”

    加摧的修罗枪下,无边恐怖的毁灭魔能肆虐,宁渊战戟抵挡,但这一次却根本来不及卸转力量,便被那毁灭魔能轰击在身。

    轰鸣声中,宁渊身躯倒飞而出,鲜血飞洒之间,重重的撞上了一根石柱,强悍的冲击力量,竟是将那石柱都撞得粉碎开来,让这武神大殿也为之轰然震动。

    碎裂的石柱崩塌下来,将宁渊的身躯掩埋在了其中,生死不知。

    “不堪一击。”

    见此,帝魔皇转身往武神大殿之外走去,对于他而言,区区一个人族的生死并不重要,关键的是那剑主的武神印记,只要将这最后一道武神印记收回,他才能够破碎这武神坛之上最后的守护力量。

    然而就是在帝魔皇转身刹那,一道轰鸣之声响起,碎石飞溅之间,银色战戟破空而来,刹那便至帝魔皇身后。

    “嗯?”

    早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攻击,但帝魔皇却是来转身的意思都没有,任由宁渊一枪刺下。

    “砰!”

    只听一声铿锵轰鸣,火星迸溅,战戟之下,那覆盖着帝魔皇身躯的魔鳞坚若神铁,纵是宁渊倾力一击,竟也无法撼动丝毫。

    “哼!”宁渊一击无功同时,帝魔皇冷然一笑,手中修罗枪反刺而出,直贯宁渊心脉。

    “噗!”

    利刃撕裂血肉的声音,鲜血滴滴落下,但帝魔皇却是微微皱眉,回首一望,便看到自己的修罗枪并未贯穿那人的躯体,而是被他一手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