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祭坛
    “怎么又是你。”

    见到乔戈从武神大殿之中跑出来,宁渊也是一愣。

    现在在十二殿传送阵外,这小胖子说他没有神武令也能进入,对此宁渊也是半信半疑,结果他真的进来了,并且进入的不只是神武十二殿那么简单,连这从未出现的武神大殿他都跑进去了。

    不过现在这小胖子怎么一脸苍白,看起来受了不轻惊吓的样子,他敢冒着得罪三大圣地的风险买下宁渊的先天神兵,那胆子肯定不小,现在却吓成了这副模样,难道是在这武神大殿里面见了鬼不成?

    “快!”便是宁渊心中讶异的时候,乔戈已经是扛着小铲子冲到了他面前,连喘气都来不及,便对宁渊说道:“大哥,快走,马上离开这鬼地方”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说道:“你慢点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不能慢啊。”小胖子话都有些结巴了,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随即神色惊恐的对宁渊说道:“赶紧走吧,这趟水太混了,搅和进去有十条命都不够死啊!”

    “嗯?”宁渊眉头一皱,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乔戈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情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里面那几位已经打起来了,趁着他们在打生打死,赶紧溜,不然等一下想跑都来不及了,所以我先走了,拜拜。”

    说罢,乔戈把小铲子扛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前方跑去,一溜烟的就消失不见了,根本不给继续宁渊追问的机会。

    宁渊皱着眉,抬头望了一眼那武神大殿,只见这大殿微微震动,之中不时传来轰鸣声响,看样子是有人在其中激战。

    见此,宁渊眼神变幻,喃喃说道:“在争夺那武神传承么?”

    “轰轰轰。”

    便是此时,忽然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围绕着武神大殿的一座座宫殿阁楼,皆是在不断崩毁塌陷,整座武神大殿也随之剧烈震动了起来,一道道狰狞裂纹在宫殿之上崩现,仿佛随时都会崩塌。

    但哪怕如此,仍旧不见有人从武神大殿之中冲出来,看样子其中的人已经战到了生死忘我的地步,无法抽身而退了。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转身朝已经塌陷的药王殿走去。

    武神传承什么的,对于宁渊来说都不重要,先把药王殿之中飞出的灵丹拿到手才是正事。

    现如今,这药王殿已经是崩塌成了一片废墟,但是在废墟之上却有道道灵光穿梭飞动,正是药王殿之中珍贵无比的先天灵丹。

    武道与神兵有先天后天之分,这丹药自然也是如此,后天品质的丹药就不用多说了,真正的重点是先天灵丹。

    先天灵丹,对应先天四境,分为气丹,血丹,道丹,神丹。

    其中气丹和血丹,就已经有非凡之效,可使血肉重生,断肢再复,或者增进修为,提升根基。

    之后的道丹,更是蕴含了大道之力的存在,渐渐的生出一丝灵性,从而拥有种种神妙之效,例如那破劫丹,便有抵消天地雷劫之效。

    至于道丹之上的神丹,甚至比先天神境强者还要罕见,据说每一颗神丹炼制完成之时,都会天降神雷,就因为这神丹太过强悍,以至于天地不容现世。

    此时在药王殿之上飞动的灵丹,都是生出了一丝灵性的先天道丹,它们在药王殿崩塌的时候飞了出来,避免了被掩埋的下场,但因为灵性不高,也不知道飞去哪里,才会一直停留在药王殿废墟之上。

    漫天灵丹飞舞之中,苏暮晚晴如烟飘渺,天音一脉身法融合天魔步一同展开,不断的追逐着一颗金色灵丹。

    正是那一颗能够破解神血之力的化神丹。

    灵丹化光飞纵,速度快得惊人,苏暮晚晴虽未踏入先天境界,但施展天音一脉身法与天魔步,仍旧是暂时有了凌空虚渡之能,身影翩翩,飘渺如烟,看似缓慢,但实际却是迅捷无比。

    不过片刻时间,苏暮晚晴便追上了那一颗金色灵丹,催动体内罡气化作一只手掌探出,直接将这一颗化神丹摄入手中。

    苏暮晚晴方才抓住了这一颗化神丹,其他的先天灵丹便有所感应,纷纷破空飞走。

    见此,宁渊神色一变,手中一道金光绽放,生命之链穿梭而出,直接将三颗先天灵丹给缠住。

    宁渊拦得住三颗先天灵丹,但却拦不住所有,几乎是眨眼之间,数十颗先天灵丹便已经破空飞出,消失不见,让人心痛不已。

    看了一眼手中的三颗先天灵丹,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这三颗先天灵丹都是道丹不错,但只有一颗是治疗体内经脉损伤的,至于能够恢复丹田破损的灵丹,是一颗都没有。

    这也是宁渊皱眉的原因,纪无双自毁绝仙剑印,不仅仅伤了经脉,更让丹田受到了无比严重的创伤,若是不能够将其恢复,就算治好了经脉,也无法继续修炼。

    现如今这药王殿之中的灵丹都已经飞走了,要继续寻找么?

    便是在宁渊皱眉思索之际,苏暮晚晴走了过来,手中正握着一道金光,璀璨光华绽放之间,是一颗通体生满丹纹的金丹,仿佛有着生命一般,在她手中不断挣扎着,但却被苏暮晚晴用罡气死死的禁锢着,将这颗金丹装入玉瓶之后,它方才平静下来。

    收取金丹,苏暮晚晴看向宁渊,见他皱着眉头,心中已是明白了什么,便出声说道:“那些灵丹应该飞不远,四处看看应该还能找得到。”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

    听此,苏暮晚晴一怔,问道:“那纪无双的伤怎么办?”

    “有它呢。”

    “什么?”

    苏暮晚晴疑问之间,忽然药王殿的废墟之中传来了一声轰然巨响,随后一道紫光破开废墟冲出,顿时虚空之中异香弥漫,沁人心扉。

    见此,苏暮晚晴也是一惊,失声喊道:“先天神丹。”

    苏暮晚晴失声话语之间,宁渊已经纵身而出,手中生命之链贯穿虚空,直往那颗紫气缭绕的先天神丹缠绕而去。

    但生命之链还未临近,这颗先天神丹便猛然一颤,随后化作一道紫色雷霆破空而走,直往那武神大殿之中飞去。

    宁渊连忙追了上去,苏暮晚晴见此,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跟上了宁渊的脚步,往那武神大殿赶去。

    武神大殿。

    宽阔的大殿之中,只有一座祭坛伫立着,由一块块青石堆砌而成,简陋之中,透着古老与蛮荒的气息。

    祭坛之上是十二座猩红的灯盏,其中血色的火光燃烧着,成为了这黑暗之中唯一的血色光明。

    血光照耀之中,一面残破的血色战旗伫立在祭坛中央,战旗飘扬着,之上是宛若刀削斧斩而出的苍劲四字。

    魂归来兮!

    四字,给予人的是壮烈,伟岸,更是难以言喻的悲凉,风中战旗飘扬,似在呼唤着英雄之魂的归来。

    而就是在这战旗之下,供奉着一颗头颅!

    那是一个男子的头颅,面容英武,刚毅,纵然只剩下了一颗头颅,但眉宇之间仍旧透着一丝睥睨天下的霸气,直压得祭坛周遭虚空一片凝重。

    一座古老的祭坛,一面残破的战旗,还有一颗头颅,就这般静静伫立在这武神大殿之中。

    而在这祭坛面前,是一场横跨万年时光的生死之战。

    共有九人,八方围杀,一人独战!

    先是四人,四口神兵。

    一口古剑,若碧玉通透,秋水无限,但此刻剑身却是被刺目的血腥染得一片鲜红,分外凄厉。

    一口森冷长刀,若一弯冷月,凌厉杀意森森,但刀身之上却布满了道道缺口,每一道都予人一种触目惊心惨烈。

    还有一杆金光璀璨的枪,透着皇者霸气,但仍旧掩不住其中的悲凉。

    最后是一张通体血红的长弓,血色的弓弦之上,搭着猩红的箭,透着一丝决死之意。

    之后又是四人,地风火水四法之力周身环绕,只不过此刻已然是强弩之末,虽是都有可能逸散消失。

    就是在这八人环绕之中,一道魔影横枪而立,周身魔光翻腾,散发着无边毁灭气息,手中那殷红如血的长枪之上,一道道亡魂不断的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嚎声,回荡在这武神大殿之中。

    持着猩红的枪,血发飞扬的魔中皇者冷然一笑,眼神扫过周遭已是摇摇欲坠,濒临极限的八人,言道:“万年之前,你们十二人联手尚且拦不住吾,万年之后,只剩下这点烛火般残存的武魂,也想要阻挡吾的脚步,不觉得可笑么?”

    冷声话语之中,武神大殿再一次震动了起来,连那一座祭坛也颤抖了起来,残破的血色战旗飘扬,虚空之中隐隐响起了一声声悲鸣。

    见此,魔皇又是一阵冷笑说道:“终于有所动作了么?可惜,这一次是吾快了一步啊。”

    话语之中,魔皇手中猩红如血的长枪一扫,指向周遭八人,言道:“来,让吾结束你们那最后的执念吧。”

    八人不语,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冷冷注视着那魔皇身影,平静眼神之中,已是抛却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