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血染天绝
    血龙狂啸,至凶至狂,直迎北无涯斩出的赤阳炽烈之剑。,

    “轰!”

    一声震撼轰鸣,强招对撼之下,天绝峰上下震动,大地崩碎之间,一口通体赤红的长剑倒飞而出,重重的刺入了地面之中。

    剑锋落地,陈尘烟飞扬,其中赫见两道身影相对而立,脸庞之上是截然不同的神情。

    宁渊静默不语,一滴滴鲜血在他身躯之上流淌着,直将他脚下的地面浸染成了暗红的颜色。

    北无涯神色错愕,艰难的低下头来,便见一杆殷虹如血的枪,贯穿了他的胸膛,随后便是一阵煞气朋友涌出,让他那已然变得血红一片的视线,骤然幻灭,被无边黑暗吞噬。

    “轰!”

    一声轰鸣,煞气摧毁之下,北无涯身躯骤然爆碎开来,这位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神剑山庄的剑道宗师,竟是连遗言都没有一句,便成了这残肢碎片,满地血腥。

    北无涯身死的同时,一口魔剑自从宁渊胸膛突刺而出,那本是无形无影的剑魔之锋,贯穿宁渊身躯之后,已被鲜血染得一片猩红。

    魔擎的身影浮现在了宁渊身后,脸庞之上泛起了一阵冰凉笑意,随即催发剑魔锋芒,一道道魔气在剑身之中轰然爆开,欲要将宁渊的身躯撕裂粉碎。

    但结果却是,泥牛入海!

    那汹涌的魔气还未来得及彻底爆发开来,宁渊体内的无边煞气便已经席卷而至,无边煞气冲击之下,那贯穿宁渊身躯的剑魔之锋发出了一阵悲鸣,紧接着剑身上一道道裂纹浮现,随之崩碎开来。

    剑魔之峰崩碎刹那,宁渊体内煞气随之悍然爆发,若怒海决堤一般,冲击四方,近在咫尺的魔擎遭受煞气冲击,动作不由一滞。

    就是此时,宁渊不顾自身伤势,右手手肘猛然往后一击,携着无比恐怖的力量轰在了魔擎的胸口之上。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煞气爆发,神力加摧之下,魔擎护身罡元应声而碎,胸口骨骼更是被这一击轰得碎裂塌陷了下去,随之整个人倒飞而起,口中鲜血直喷,凄厉刺目。

    “喝!”

    一击轰翻魔擎身躯,宁渊随即旋身横枪一扫,一道血光震撼虚空而过,重重的轰击在了魔擎倒飞而出的躯体之上。

    一枪横扫,血雾爆开,魔擎是连一声悲鸣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便被轰飞了出去,砸入了一面山壁之中,顿时碎石崩塌而下,将这位剑魔峰的太上长老掩埋其中。

    不过眨眼,生死交锋而过,四位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北无涯尸骨无存,魔擎生死不知,只剩下一脸骇然的凌秋雪与孟千秋。

    “噗!”

    一枪轰飞魔擎之后,宁渊身躯却是猛然一颤,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其中赫然掺杂着破碎的内脏碎片。

    此时此刻,他的身躯已是被鲜血染得一片猩红,引动这无边煞气入体,让他有了一枪轰杀北无涯的力量,但也对他的肉身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血肉骨骼,甚至于五脏六腑,都遭受到了难以修复的创伤。

    而现如今,这煞气越发狂暴,不断肆虐之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痕在宁渊身躯之上撕裂开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似濒临破碎的瓷瓶一般,只要轻轻一触,便会碎裂开来。

    这天绝峰之中积蕴了千年的煞气实在太过恐怖,就是先天武者都不敢轻触,现如今宁渊却直接吸收入体,就算他的肉身强横至极,也难以承受。

    鲜血流淌着,宁渊却是恍若未觉一般,转身回望,只是一眼,便惊得凌秋雪与孟千秋两人倒退三步,眼神之中尽是骇然与恐惧。

    两人自然看得出来,此刻的宁渊已经是强弩之末,甚至不需要他们动手,那冲入他体内的煞气便能够让他万劫不复。

    但哪怕如此,当他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之时,凌秋雪与孟千秋心中都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寒意,如何都压制不住的寒意。

    三大圣地联手,上百位先天强者,四位道境顶峰,这般的阵势,便是横扫北域都已足够,但现如今,却顿挫在这天绝峰上,这一人一枪之下。

    数十位先天身死,北无涯败亡,魔擎重伤不知。

    就是因为这一人,让这统治了北域近万年的三大圣地,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挫败。

    无力,惊乱,还有压不住的恐惧,宛若梦魇一般不可遏制的在凌秋雪两人的心中蔓延着,让他们不由得往后退去。

    此时此刻,眼前之人,血染的身姿恍若魔神一般,纵然明知道他已是重伤垂死,但仍旧无人胆敢上前一步。

    “轰!”

    骤然,一震轰鸣声响起,天绝峰猛然震动,山体随之崩裂开来,狂暴的煞气不断喷涌而出,四处冲击之下,凌秋雪两人不得不运转罡元抵挡。

    “不好,这煞气马上就要爆发了。”

    见此,孟千秋神色骇然一变,连忙止住了退势。

    凌秋雪亦是眼神一冷,注视着连站立都已经有些艰难的宁渊,咬牙喝道:“他如今已是重伤垂死,联手杀了他,破阵离开。”

    生死逼命,没有退路之下,凌秋雪也只能够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催动体内罡元,顿时间满头银发暴涨,天蚕剑丝飞纵而出,再一次向宁渊缠绕而去。

    见此,孟千秋也不在迟疑,探手运化,风雷交错之间,一道雷霆法印凝聚而现,直朝宁渊轰杀而去。

    其他人见此,也想要出手轰杀宁渊,但奈何他们没有凌秋雪四人的修为,根本无法冲破这大阵凝聚出的万兵轰杀之势。

    虽然只剩下两人,但现如今已是足够了,凌秋雪天蚕剑丝飞纵而来,直接纠缠住了宁渊四肢,甚至刺入了他周身穴位经脉之中。

    随后,那一道雷霆法印也是轰然而至。

    “轰!”

    一声轰鸣,鲜血飞洒之中,宁渊身躯踉跄而退,甚至连血龙胆都被震飞脱身,重重的贯入了大地之中。

    “他果是支撑不住了。”

    见此,凌秋雪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阵惊喜之色,天蚕剑丝再次催动,刺入宁渊血肉,直往心脉肺腑而去。

    而孟千秋也是再次凝聚雷霆之能,便要与凌秋雪一同将宁渊彻底轰杀。

    “要杀我,你们还不够!”

    便是此时,却听身受重创的宁渊狂声一喝,笼罩天绝峰的阵势随之转动,轰杀一众先天强者的千万刀兵骤然翻转,直往天绝峰轰杀而下。

    “嗯!”

    见此,凌秋雪与孟千秋神色一变,知晓这阵势绞杀之力恐怖,也不敢怠慢,刹那转守为攻,欲要抵挡那轰击而下的千万刀兵。

    但是两人却没有想到,这千万口血色刀兵并未轰向他们两人,而是……

    冲向了宁渊!

    “轰!”

    一声轰鸣,万兵入身,随后便化作了无比狂暴的煞气,冲入了宁渊身躯之中。

    这千万刀兵,本就是宁渊已八阵图阵势凝聚天绝峰煞气而成,此刻被他牵引入体,自然是再一次恢复了煞气的本质。

    无边煞气入身,宁渊肉身一阵颤抖,但并未就此崩溃,反而是冲涌出无边血光,将那缠绕住他躯体的天蚕剑丝尽数粉碎,而后一道道血色战纹浮现,在那满是伤痕的躯体之上蔓延开来。

    随后,一道魔神之影睥睨而现,宁渊眼眸更是刹那化作一片猩红,周身血光喷涌,煞气激荡,直让大地破碎,虚空扭曲,一副魔神现世,天地失色之像。

    蚩尤之血,觉醒!

    “这是……!”见此一幕,凌秋雪与孟千秋神色惊变,连声怒喝道:“快杀了他,快啊!”

    听此,虚空之中的一众先天强者方才回神,没有阵势引动的万兵轰杀,再无阻碍,三大圣地数十位先天强者联手攻出,顿时流光如雨,携着惊人的威势朝天绝峰轰击而去。

    “轰。”

    却听一声轰鸣,血光冲霄,大地震动之间,宁渊踏开步伐,血龙胆长啸而起,落入他手中,紧接着便是一枪横扫而出。

    一枪横空,引动天绝峰无边煞气爆发,殷红血光所过之处,虚空破碎,众人攻势尽数摧折。

    “不好,快退!”

    见此一幕,孟千秋两人心惊胆裂,惊慌欲退。

    但还等他们退开,一道血光便已破空而来,宛若一头血色怒龙狂啸,携着无边凶威,悍然轰向了凌秋雪。

    如此攻势之前,仓皇而退的凌秋雪甚至来不及抵挡,直接被宁渊一枪轰中,护身罡元在这凶龙枪锋之下,若泡影一般粉碎开来,随即一枪穿身,直挑而起。

    “砰!”

    只听一声轰鸣,血光爆碎之间,天音阁剑宗之主,就此香消玉殒。

    “秋雪!”

    见此一幕,孟千秋目眦欲裂,眼眸血红一片,向宁渊狂喝道:“便是死,我也要你陪葬!”

    一声狂喝,孟千秋周身凝聚出道道雷霆,随后冲击而出,以同归于尽之势撞向宁渊,见此一幕,天穹之中的数十位先天强者亦是狂啸攻出。

    宁渊不死,他们就不能活,而他们活,宁渊就必须死。

    生死极端,自是没有半点退让余地,紧随着发狂的孟千秋之后,三大圣地数十位先天冲上了天绝峰,接连杀向宁渊。

    如此攻势之下,宁渊更是战意如狂,蚩尤战血,本就是要在战斗之中突破,生死之间觉醒。

    “来!”

    一声冷喝,血色枪锋若狂龙如海,所过之处,掀起一片血色的惊涛浪翻,再一次染红了天绝峰。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