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武神传说!
    见过苏暮晚晴之后,宁渊离开天音楼,往云霄城外走去。

    他想要的已经足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云霄城,毕竟他方才杀了霓裳云舞阁的五位先天,再留下去,只会徒生不必要的事端。

    然而,宁渊方才离开天音楼不远,便见一行人迎面而来,步伐匆匆,神色更是掩不住的凝重。

    “嗯?”

    见此一幕,宁渊眼神微微一凝,停下脚步,注视着快步向自己走来的一行人。

    这是神剑山庄的人。

    先前败于宁渊之手的宁凌云便在其中。

    但就是宁凌云,此刻都只能够走在身后,前方之人是一须发皆白的老者。

    此人刚毅面容,眼神若渊,深邃之中隐带沧桑之色,有不怒自威之态,龙行虎步,身姿若山,纵然没有故意显露修为,但行动之间仍旧是予人沉重无比的压迫感。

    高手!

    宁渊感觉得出来,此人极其强悍,便是和那剑宗之主凌秋雪相比起来,都只强不弱。

    这老者身后,还跟着七人,竟都是先天之境的修为。

    难怪连宁凌云这真传弟子都只能够走在身后,这些人都是神剑山庄的长老,尤其是那为首的老者,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都非同寻常。

    这也是宁渊止步的原因。

    按照道理来说,这神剑山庄此刻应该在外界搜寻他的踪迹,怎么会突然回到这云霄城,再看这匆匆之色,明显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难道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又或者是为那霓裳云舞阁之事前来?

    猜测之间,宁渊心中更是警惕,不过却没有匆忙动手,因为他发现这些人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甚至那宁凌云看到他之后,神色还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宁渊会出现在此。

    “不是冲我来的。”

    见此,宁渊心中一定,压下了动用英雄卡的想法。

    宁渊心中所想如何,神剑山庄一行人自是不知道,他们步伐匆匆,直接与宁渊这路人擦肩而过。

    随后,宁渊转过身去,望着神剑山庄众人离开的背影,再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天音楼,双眉不由得微微皱起。

    既不是冲着他来的,那么能够让神剑山庄动用如此阵势的,只有可能是这天音楼了。

    出了什么事情么?

    宁渊心中疑惑,周围来往的行人何尝不是如此。

    “方才那位是神剑山庄的剑宗,还有诸位长老,他们不是在外界搜寻那宁渊的踪迹么,怎么会突然回到这云霄城来了。”

    “看他们这般神情,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对,若是如此,他们也应该直接前往天音阁才是啊,来这云霄城做什么,天音阁的高层如今根本不在此地啊。”

    “宁凌云也在,那应该不是要打起来,莫非是和神武圣殿有关?”

    众人议论纷纷,更添疑云不断。

    宁渊听此,仍是皱着眉头,心中喃喃道:“神剑山庄的剑宗?”

    迟疑了片刻,宁渊最终还是打消了前往天音楼一探的想法,不管这发生了什么变故,对于他来说都影响不大,只要苏暮晚晴不出事就行。

    以苏暮晚晴的手段,纵然出了什么事情她也能自保无忧,更不要说这里是天音阁脚下,谁出事她都不可能出事,根本不用宁渊去担心。

    转身离去,宁渊便打算直接离开云霄城,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转而向金家商行走去。

    金无命花了大笔银子,买下了云霄城中心的一条商铺,并且与神兵阁雪神山这等势力联手,借这神武圣殿的盛会,大发了一笔战争财。

    因此宁渊来到此地时,当真是人潮如海,火爆异常,北域各大势力的少年英杰汇聚于此,都在为接下来的神武圣殿之行做准备。

    穿过人群,宁渊来到了金家商行之中,又是见到了一个熟人,正是金无命的心腹,咸阳城金家商行的李大管事,他也随着金无命来到了这云霄城。

    宁渊虽然易了容,但李大管事的眼睛十分毒辣,先前金无命也大概描叙了一下宁渊此时的容貌,所以他是一眼便发现了宁渊,快步走上前来,问道:“客官可是来找少当家的?”

    宁渊点了点头,道:“不错,方才从醉红楼那边过来,金胖子去了哪里。”

    听此,李大管事彻底确定了宁渊的身份,轻声道:“少当家有急事离开了,走之前,要我将这东西交给客官。”

    说着,李大管事取出了一张信笺递给了宁渊。

    “果然出事了么?”

    见此,宁渊微微皱眉,接过信笺,随即对李大管事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也不便多留了。”

    “客官慢走。”

    离开了金家商行之后,宁渊打开了那信笺,随后神色不由一变。

    “神剑山庄七星剑圣左惊云,昨夜潜入天音阁,盗取天音阁至宝后连伤数人逃离,目前行踪不明,因为此事,传出了左惊云叛离神剑山庄的消息,不过未证实。”

    剑圣左惊云,叛离神剑山庄,潜入天音阁盗取至宝!

    这是何等惊人的一则消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宁渊皱眉沉思,他与左惊云虽未深交,但也看得出来,以左惊云的性格,绝非是那种因利而动的梁上君子。

    再且说了,左惊云现如今的修为,已是很少需要仰赖外物了,连那星辰剑都被他送回了神剑山庄,先天妖丹也赠于了宁渊,他还需要什么,就是需要,也不一定要用这种手段啊。

    看着手中的信笺,宁渊紧皱着眉,思索片刻之后,往云霄城之外走去。

    如果金无命这消息没有错的话,那么左惊云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宁渊想要见见他。

    离开云霄城之后,宁渊直往竹林小筑而去,左惊云虽实力不凡,这天音阁也不是那么好闯的,当初宁渊能冲出来,是因为天音阁轻敌,但左惊云就不一样了,他如今已是步入神境的修为,潜入天音阁之中,定然会引得天音阁的神劫强者出手,他虽然逃了出来,绝对付出了不轻的代价。

    所以他逃离天音阁之后,应当会前往竹林小筑修养,那是目前唯一算得上安全的地方了。

    数个时辰之后,宁渊来到了竹林,此地仍旧一片幽静,步入其中,左绕右拐了好一阵,直至圆月高挂之时,宁渊才回到竹林小筑之前。

    此刻竹林小筑中,隐有灯火,宁渊走上前去,还未见人,便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酒香。

    推门而入,便见一人独饮,衣袍之上有着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让这酒香之中多出了些许刺鼻的血腥味来。

    “你回来了?”

    察觉到宁渊的脚步,左惊云没有起身,仍旧是不紧不慢的饮着酒。

    宁渊走上前去,这才发现他是用左手举杯,而右手此刻无力的垂低着,衣袖已然破碎,露出的手臂之上是一片焦黑,其中隐约有狂暴至极的雷霆气息流转。

    右手,是握剑之手,此刻竟被重创至此,可想而知在天音阁,左惊云历经了一场怎样的大战。

    同样是雷霆袭身,上一次宁渊的伤势已经算是十分严重了,但和现在的左惊云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如了。

    此刻,左惊云手臂之中,一道道雷霆之力不断肆虐着,散发这恐怖无比的毁灭气机,甚至隐约有雷霆轰鸣之声响起,好似这条手臂随时都会轰然爆裂一般。

    也就是左惊云修为高深,才能够暂且压制住伤势,换成其他人,哪怕就是肉身强横无比的宁渊,也绝对承受不住这股狂暴的雷霆之能。

    这击伤左惊云的,也许就是当日凝聚雷霆大手攻击宁渊之人,只不过对左惊云,他拿出了真正的实力。

    雷霆肆虐,伤势沉重,左惊云却似乎浑不在意一般,不紧不慢的饮着酒,眼神一直落在桌上的一残破的石块之上,从未离开。

    “这是什么?”

    宁渊见此也是感到一阵好奇,左惊云饮酒,他能够理解,因为这酒能缓解平复他体内肆虐的雷霆之力,但那桌子上的那片残破石块是什么,竟能让左惊云如此关注?

    宁渊上前一看,方才发现这块碎石之上,刻着一段密密麻麻的文字,字迹如血猩红,似蝌蚪一般,汇聚在那一块小小的石壁之上,并且还在不断的扭曲转动,纵然宁渊,注视这些文字片刻之后,都感到双眼一阵刺痛,不由得转移了视线。

    那猩红如血的文字,似有着魔性的力量一般,让人难以直视,更不要说阅读理解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方才越发惊奇,这一块碎石,明显是从一面石壁之上碎裂下来的,上面的血色文字并不完整,如此都有这般可怕的力量,难以想象,记载了通篇血文的那块石壁,究竟有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宁渊心中讶异之时,左惊云终是收回了目光,此刻宁渊才注意到,他的双眼之中已是布满了血丝,看起来疲惫不已。

    又是饮了一口酒,左惊云方才说道:“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嘛?”

    “不清楚。”宁渊摇了摇头,随后对左惊云说道:“你潜入天音阁,就是为了它?”

    “是,又不是”左惊云摇了摇头,喃喃说道:“天音阁,剑魔峰,神剑山庄,这北域三大圣地之中,都分别藏有一块石壁,其中记载的便是这谁也无法理解的血文,有传闻,这三块石壁之中所记载的,是一门无上玄功,但是现在看来,这更像是一重诅咒啊。”

    说道这里,左惊云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带着嘲讽之色。

    “诅咒?”听此,宁渊又是望了那碎石上的血文一眼,只见道道血色纹路若蝌蚪般扭曲转动,透着难以形容的妖邪与魔性。

    此时,又听左惊云轻声叙述道:“这三块石壁,对于北域三大圣地而言,似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神剑山庄那块石壁,我只见过一次,接下来就是天音阁这块了,至于剑魔峰,他们向来不欢迎我,也就无从得见了。”

    听次,宁渊更是不借了,问道:“就为了这三块石壁?”

    左惊云摇了摇头:“我潜入天音阁,并不是为了这块石壁,这是有人故意交给我的。”

    “谁?”这话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天音阁阁主,慕灵韵!”左惊云缓缓道出了一个宁渊意想不到的名字。

    “天音阁主!”宁渊听次,眉头是皱得更厉害了。

    左惊云点了点头,轻声道:”她出现在我面前之时,我与你同样意外,她交予了我这块残缺的石壁之后,还告诉了我一件隐秘,一件关于神武圣殿的隐秘,但最终也是她,揭露了我的行迹,引得剑宗法宗的神劫出手,将我逼退。“

    宁愿神色更是不解:“她这是要干什么?”

    “谁知道呢,天音一脉,向来是神秘莫测,不要说外界之人,就是剑宗法宗两脉都不了解多少,这慕灵韵更是如此,她的心思,很少有人看得清,不过这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她告知我的那件事情。”

    话语之间,左惊云眼神之中多出了一分凝重,缓缓说道:“这流传了万年的武神传承,即将现世了。”

    “武神传承?”

    左惊云点了点头,道:“不错,武神,武中之神,创造了一个辉煌时代的存在,上古之后,神武纪因他的存在而起始,亦是因他的消亡而终结,因此北域始终流传着一个关于武神传承的传说,便是在这神武圣殿之中,只不过神武圣殿开启了八次,都无人见过这所谓的武神传承,这传说也就只被当成传说而已了,但是慕灵韵告知我,这一次神武圣殿第九次开启,武神传承必然会因此现世。“

    “武神传承么?”宁渊喃喃了一声,随后对左惊云问道:“她为什么要告知你这些?”

    “也许她想要告知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呢?”左惊云淡淡一笑,对宁渊说道:“千万不要小看天音一脉,她们是这北域之中最为神秘也最为强大的传承,在上古与神武纪如此,现如今也是如此。”

    “我么?”宁渊眼神一阵变幻,随即冷笑道:“那么倒是有趣了。”

    “还有一件事情,再过三日,神州之人便会到来,三大圣地也会因此提前开启神武圣殿,你准备好了么?“

    ”三日,这都赶上了么?“

    :停电,在网吧码字,有些慢,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