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飞刀!
    一片混乱的醉红楼之中,一人走出,步伐不疾不徐,却让深受刀气创伤的霓裳云舞阁几人眼神一凝。

    “是他!”

    见此,同样受伤的梦仙儿心头一颤,当即高声一喝。

    梦仙儿话语落下瞬间,天穹之中数道身影随之浮现,携着磅礴威势降下,气机交织之间,已是将那从醉红楼之中缓步走出的人冷冷锁定。

    五人,皆然是先天之境的修为,其中一位更是踏入了先天道境。

    为什么说霓裳云舞阁是北域之中仅次于三大圣地的传承?

    就因为她们的实力!

    纵观北域,除却了三大圣地之外,没有哪一个传承的先天数量能够比得上霓裳云舞阁。

    那一门暗合阴阳大道的双修神功,让无数英才天骄都渴望与霓裳云舞阁的弟子结成伴侣,两者双修,共同突破。

    别的传承,要耗费不知道多少心血,才有可能培养出一位可能踏入先天的种子。

    而霓裳云舞阁,只是凭借那一门双修神功,就能够吸引来无数英才加入,道侣双修之下,一出就是两位先天,这样一来,霓裳云舞阁就是想不发展壮大都难。

    这一次,对那五枚神武令,霓裳云舞阁可谓是势在必得,因此一出手,就动用了整整五位先天,没有丝毫的保留。

    当然,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留手,因为这要对付的可是连天音阁都拦不住的主,那位剑宗之主的警醒还不够么?

    若不是天音阁信誓旦旦的保证过,这宁渊冲出天音阁之时,已被法宗的一位神劫强者出手重创,伤势在一月之内绝无痊愈可能的话,霓裳云舞阁甚至不敢一人吃这独食。

    五位先天强者现身,顿时杀机环绕,全场气氛为之一凝,连那醉红楼之中的混乱都因此平息了下去。

    五位先天森冷目光注视之下,宁渊止住了步伐,眼神扫过四周,淡声言道:“让开。”

    然而,就是宁渊话语落下的一瞬,攻势骤然暴起。

    五位先天,三女两男,其中两对是道侣,同修那霓裳云舞阁的双修神功,皆是先天丹境修为,修成了大道罡元与先天战体。

    而剩下一人,就是那位实力最强,修为已然踏入先天道境的女子,她是霓裳云舞阁的三阁主,这一次霓裳云舞阁参与神武圣殿的代表。

    来此之前,她们已经听过梦仙儿的猜测,对于宁渊的身份也是确定了几分。

    还是那句话,有没有证据并不重要,宁枉而勿纵,是宁渊的话,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不是,那么也无所谓,除却了三大圣地之外,在这北域霓裳云舞阁谁都不惧。

    因此现如今,几人根本没有与宁渊废话的心思,直接雷霆出手,五人齐攻而来。

    拖延一刻,便有可能生出一分意外,她们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五道攻势齐出,其中四人乃是两对双修道侣,心有灵犀之下,配合堪称完美,从四方攻来,主在牵制佯攻。

    而主攻之人,自然是那修为最高的三阁主,已入化境的霓裳云舞中篇施展开来,一瞬化出数十身影,翩翩舞姿之间,道道剑光绽放,绝美之中杀机浮现,直取宁渊而去。

    先天强者的实力,自然不是梦仙儿宁凌云这些后辈能够相比的,三阁主出剑刹那,其他四人攻势也逼临到了宁渊身旁,飘带飞舞,缠向他的四肢,双剑横空,直取他身后要害。

    面对如此攻势,宁渊是退无可退,周遭空间已然是被这五位先天强者彻底封锁,无论他避向哪里,或者向哪一方强行突破,其他四人的攻势都会落到他的身上。

    便是五人攻势齐齐而至的刹那,陡见宁渊身影翻转,周身道道刀罡凝聚而现,破空而出,迎向五方。

    “嗯!”

    见此一幕,外围观战的梦仙儿却是眉头一皱,霓裳云舞阁收集的情报之中,宁渊此人肉身强横,乃是纯粹外修之法,体内没有真气或者罡气,所以按照道理来说,他不可能发出刀气或者刀罡才是。

    除此之外,那宁渊所使用的兵器,好像是一口通体殷红的长枪,到现在也不见此人动用,是他还在保留隐藏,还是他真的不是宁渊?

    梦仙儿皱眉,一旁的朝阳已是神色紧张,她拦住梦仙儿并与之激战,就是想要示警宁渊离开,却不曾想这家伙不仅仅没走,还主动从醉红楼里出来了,现在被霓裳云舞阁五位先天强者围杀,他该如何脱困?

    朝阳心焦,但一时之间不敢妄动,生怕引得宁渊分神。

    战场外众人心思暂且不论,五位先天强者攻势落下,与宁渊扫出的刀罡正面一撞,轰鸣声中,刀罡破碎,紧接着五人攻势再进,声势不减丝毫。

    如此一幕,可见宁渊的修为根基并不高,又要分散抵挡五人攻势,这刀罡才会一触即碎。

    不过刀罡虽是破碎,但也为阻挡住了五人攻势一瞬,便是在一瞬间,一抹寒光浮现在了宁渊手中。

    那是一口三寸长的飞刀,玄铁打造,虽算不上神兵,但那冷冽寒光,直让人心神为之一摄!

    这一口飞刀在宁渊手中浮现,因为太快,那攻来的五人只来得及看到一抹寒光绽放,然后下一瞬,是连寒光都看不到了!

    映入他们视线之中的,只有那飞溅而出的鲜血,无比凄厉的鲜红!

    一位先天强者,在宁渊右手身后一剑刺出,冷峰破空,但还未刺入宁渊的身体,那剑身之上就多了点滴殷红刺目的血珠!

    一口三寸长的飞刀,没入了他的咽喉,直接贯穿,鲜血因此而喷涌飞出,溅在虚空之中,落在剑锋之上,映在众人眼间!

    一刀穿喉!

    此人是先天丹境的修为,修成了大道罡元与先天战体,生命力极为强悍,按照道理来说,只是穿透颈脖的一刀,还不至于要他的性命。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一刀穿过之后,他体内的生命气机刹那消散,似乎被那一刀彻底吞噬了一般。

    生机消散,性命消陨,他刺出的那一剑也因此而失去了应有的力量,剑锋偏移,身躯无力的朝地面之上倒去。

    直到此刻,其他四人的攻势方才降临,一根飘带缠扰住了他的颈脖,猛然收缩,另外一根缠绕住了他的左手,禁锢攻势,剩下一剑直取他身后要害,而前方,是那三阁主斩出的道道剑光,直向他周身七处要害袭来。

    宁渊却是毫不在意那颈脖之间收缩纠缠的飘带,右脚踏地,体内力量猛然爆发开来,直将那用飘带缠住他左手的女子拉到身前一挡。

    见此一幕,那三阁主神色一变,连忙收力偏转剑锋,但剑势太凶太快,纵然竭力转移,但仍旧有三剑难以收回,直接落在了那女子身上。

    “砰砰砰!”

    那三阁主是先天道境的修为,剑势何等凌厉,女子的护身罡元根本抵挡不住,瞬间破碎,紧接着三道剑光闪动之下,鲜血飞溅而出,刺目无边。

    与此同时,一道剑锋也刺入了宁渊身躯之上,贯穿血肉,突进三寸,但随即便被硬生生阻挡,再也难以寸进丝毫。

    “不好!”

    剑锋受阻,那出剑之人神色一变,就要抽身急退,却不曾宁渊已是一脚往后扫出,在他惊骇目光之中,重重轰击在了他身躯之上,直将这人一脚扫飞了出去。

    随即,宁渊手一探,又是一口三寸长的飞刀浮现在他手中,那寒光森冷的刀身之上,有莫名神韵流转,下一瞬,刀似有灵,随着宁渊一手破空而出。

    无人能够企及的速度,无人能够捕捉的轨迹,飞刀破空的下一瞬,众人看到的只有飞溅而出的鲜血。

    一刀,直接穿入了那人的右眼,随后贯穿头颅而出。

    鲜血飞溅之中,那位先天强者身躯一颤,随后便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已是生机全无。

    “夫君!”

    见此一幕,那用飘带缠绕住宁渊颈脖的女子惊呼失声,道侣双修,近乎感同身受,此刻一人身死,另外一人如何能够保持冷静!

    失神,是战斗之中的大忌,尤其是此时此刻,面对这般的对手之时。

    这女子惊呼一声,还未来得及动作,一抹血光,便在她咽喉之间绽放而出。

    飞刀,又是飞刀!

    贯穿颈脖的一道,带起殷红的鲜血,飞溅在虚空之中,一条性命因此而终。

    那女子的身躯颤抖了一阵,便重重的倒在了地面,鲜血横流之间,尸体渐渐的冰冷。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一瞬之间,从霓裳云舞阁的五位先天强者暴起围杀,到眼下三人命陨,不过只是片刻,几个呼吸之间,三条性命,三位先天丹境的强者,就已经变成了三具尸体,倒在了地面之上,再无生息。

    很快,三具变成了四具,那挡在宁渊身躯,以身硬受了三阁主剑势的女子,此刻也是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生命,往往都是脆弱的,纵然是修成了先天战体的丹境强者,被那三道至极剑势贯穿身体三处要害,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浓郁而刺鼻的血腥味逸散在虚空之中,周遭一片死寂,只有一道道骇然的眼神,落在战场之中那人身上,心中,无边的恐惧在蔓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