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针锋相对
    感受镇妖剑散发出的磅礴煞气,刘子峰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但还是强撑着对朝阳说道:“朝阳殿下,在下只是就事论事,这宁渊与妖勾结,在场谁人不知,你手中镇妖剑虽利,但也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么?”

    “堵不堵得住这天下人的口我不知道,但让你闭嘴,足够了!”

    只听朝阳冷然一声,镇妖剑随之夺鞘而出,血色剑锋直指刘子峰。

    “你……!”

    磅礴煞气冲击而来,刘子峰又惊又怒,脚步不由得往后退去。

    云霄楼其他人见此一幕,也是纷纷退开,他们实力虽是不弱,但这镇妖剑可是先天神兵,谁知道能够爆发出怎样的威能,被波及到那就真正是无妄之灾了。

    众人这么退开,刘子峰是躲都没有地方躲,这让他心中是叫苦不迭,先前一番话本是想要拉得众人支持自己,但怎曾想到,这里的人个个都精明得很,根本没有谁想卷入这风波之中。

    毕竟这里可是云霄城,天音阁脚下,谁敢闹事?

    就是要闹,那也要看清楚局面啊,这位朝阳殿下身后可是那位北域战神,连三大圣地都要卖几分面子,现如今她又持着镇妖剑,气势汹汹的,是要怎么想不开,才会站到刘子峰那边为他出头?

    眼见众人事不关己,朝阳又是汹汹而来,退无可退的刘子峰一咬牙,反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喝道:“朝阳殿下,在下问心无愧,你若是硬要维护那妖族走狗,那便出手吧,我也想领教领教这镇妖剑之利。”

    “无耻!”

    听此,朝阳眼神更冷三分,手中的镇妖剑一震,凌厉剑吟之声长啸而起,直让这云霄楼之中的众人心头不由一沉。

    先前在内厢之中,朝阳听这刘子峰不断出言污蔑宁渊,心中不由得想起了神兵阁之时,自己误会宁渊的事情。

    如此愧疚之下,自是对刘子峰的言语更怒三分,这才出来让他住口,怎曾想到他越发变本加厉,以朝阳的性子,自是再也忍不下去,直接拔剑相向了。

    而刘子峰此刻也是骑虎难下,若是在此向朝阳服软,那岂不是真的说他在污蔑宁渊,这不仅仅会让他的颜面扫地,甚至还会影响到他师尊北风绝剑的名声。

    因此刘子峰是万万不能退的,就算明知自己不是朝阳的对手,也只能拔出剑来,不过他心中还是在祈祷着,赶紧来几个人拦住朝阳,这一战能不打最好。

    也许是刘子峰的祈祷应验了,还不等朝阳出剑,便听一声娇笑响了起来。

    “呵呵呵,朝阳殿下这么大的火气,一言不合就拔起剑来,这恐怕不好吧?”

    轻声笑语之间,两道身影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出声之人,赫是一身穿红衣霓裳的女子。

    只见她眉若秋水,眼眸如波,容颜更是娇美动人,鲜红霓裳,衬着那妙曼不失丰盈的身子,腰身扭动之间,更是透着让人心醉的妩媚之态,一现身,便将全场男性的视线牵引到了她的身上,之后便在难以挪开了。

    “梦仙儿!”

    见此,朝阳神色一冷,眼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梦仙儿?她是霓裳云舞阁的梦仙子。”

    听朝阳道出梦仙儿身份,不少人才如梦初醒,但那眼神却并未因此挪开,反而更添三分火热了。

    霓裳云舞阁,北域一大传承之一,虽不如三大圣地,但也是久负盛名,甚至在不少人的心中,还胜过三大圣地不少。

    其中缘由,是因为这霓裳云舞阁有一门双修神功,暗合阴阳大道,必须要未破身,并且修成罡气的男女方可双修,以彼此元阳元阴相容互助,从而打破体内生死玄关,直入先天之境。

    因为霓裳云雾阁只收女弟子,所以想要修炼这门双修神功,霓裳云舞阁的弟子都会出世寻找双修道侣,若是能得之垂青,不仅仅抱得美人在怀,还能踏入先天之境,可谓直接踏上人生巅峰,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所以这霓裳云舞阁在许多人,尤其是男人心中,声望甚至要高过三大圣地不少。

    也正是因为如此,见到这梦仙儿,在场众多男性的眼神更是火热痴醉了,因为她可是这一代霓裳云舞阁最为杰出的传人,有梦仙子之称,若是能得她垂青,与其连理枝结,那此生也算无憾了吧。

    许多人心中都是这般想着,但眼神触及到梦仙儿身旁的一人之后,心头却是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眼神皆是不由得一阵黯淡。

    梦仙儿身旁,站着一青年男子,穿着一袭月白长衫,身负星辰剑,器宇轩昂,风姿不凡,眼神虽是平静,但仍旧予人一种无比锐利之感,甚至不敢与之触碰。

    “神剑山庄宁凌云,北域九剑之首。”

    不知道是谁道出了此人的身份,让一些还不清楚的人眼神一变,而后心中一阵哀叹。

    神剑山庄,北域武道圣地。

    宁凌云便出自神剑山庄,并且还是三大真传弟子之一,曾经在一场汇聚北域少年英才的论剑之中力压群雄,夺得北域九剑之首,乃是这一届神武圣殿风头最盛之人。

    他与梦仙儿一同出现,无疑是说明了两人关系绝非寻常,这也是在场众人眼神黯淡的原因,有这宁凌云在梦仙儿身边,还有其他人什么事情?

    虽是不愿承认,但不得不说,这宁凌云与梦仙儿站在一起,当真是郎才女貌,神仙眷侣一般的般配,让许多人不由得压下了心中最后哪一点妄想。

    梦仙儿与宁凌云两人出现,让那刘子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而朝阳仍是眼神冰冷,手中的镇妖剑更是没有半点收回的意思。

    见朝阳一脸冷色,梦仙儿却是面带轻笑,言道:“朝阳殿下,不管发生了什么,在这云霄城之中都不好动武,先把剑收起来如何。”

    却见朝阳剑锋一扫,冷声喝道:“梦仙儿,省下你那惺惺作态,此事与你无关,让开。”

    听这话,那梦仙儿也没有因此动怒,仍是淡笑说道:“朝阳殿下,方才我与凌云公子在楼上,也是听到了只言片语,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身正何惧影斜,若是那宁渊真的清白,难道还害怕别人议论几句么?”

    听此,朝阳眼神之中的厌恶之色再添三分,冷声喝道:“你这不知羞耻的本事,真当是与那女人一般无二,不愧是同出一脉啊。”

    梦仙儿摇头一笑,道:“朝阳殿下,我想你应该称呼师姐一声母妃才对,还有,你父王若是听到这番话,应当会很不高兴的。”

    这话让朝阳心中一怒,手中镇妖剑直指向梦仙儿,喝道:“我怎么称呼,是我的事情,再说一次,让开!”

    梦仙儿仍是轻笑着,淡淡说道:“朝阳殿下,就因为几句话语,你便要拔剑动武,这未免太过分了吧?”

    话语轻声,面带淡笑,但却是与朝阳针锋相对,丝毫不让的强硬姿态。

    见此一幕,众人也是明白了过来,这梦仙儿出面,可不是为了那刘子峰,而是因为朝阳啊。

    “你不让是么?”

    见梦仙子如此,朝阳冷然一声,话语落下瞬间,剑锋已动。

    一道血光斩过虚空,磅礴镇妖煞气汹涌而动,宛若泰山般朝梦仙儿镇压而去,剑锋未至,便要已声势夺人。

    面对朝阳这一剑,梦仙儿盈盈笑着,竟是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

    血色剑光携着磅礴镇妖煞气冲涌而来,但临近梦仙儿身前之时,却是骤然崩碎开来,余劲横扫,直让这云霄楼微微一震。

    破碎的血光之中,一人身影浮现,挡在了梦仙儿身前,探手而出,只是两指便夹住了朝阳斩下的镇妖剑锋。

    宁凌云!

    一手,便轻易挡下了朝阳气势汹汹的一剑,尽显其强悍实力,让人震惊的同时,心中也不由赞叹,这不愧是神剑山庄的真传弟子,力压天下少年英杰的北域九剑之首啊!

    盛名无虚。

    一剑被挡,朝阳眼神一冷,体内罡气催动,镇妖剑长啸一声,血光大方,威能加摧,便要攻破宁凌云的防守。

    见此,宁凌云松开夹剑之手,身退半步的同时,随即屈指一弹,一道凝练至极的剑罡随着这一指轰入镇妖剑之中,顿时一声铿锵之音响起,血光崩碎之间,朝阳已是被震退了出去。

    连退十余步,朝阳方才堪堪停下,眼神之中已然多出了一分凝重来。

    见朝阳没有继续动剑,宁凌云淡淡一笑,轻声言道:“朝阳殿下,便请给凌云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揭过,你看如何?”

    “哼!”却听朝阳冷哼一道,探手拂过镇妖剑身,顿时一声剑吟长啸而起,镇妖剑上道道血纹浮现,随后凝聚出四头妖兽之影,环绕在朝阳周身。

    “朝阳殿下,你这是让凌云为难了。”宁凌云见此,发出了一声轻叹,神色无奈,看似不愿于朝阳动手。

    见此,梦仙儿淡淡一笑,轻声道:“凌云公子,你不便对一女子出手,此事还是交由仙儿吧。”

    话语声中,梦仙儿身影翩转,惊艳绝美之间,已是出现在了朝阳面前,轻笑言道:“朝阳殿下,你执意如此,那么仙儿奉陪。”

    朝阳听此,没有半句回应,只是踏出步伐,镇妖剑之中响起一声震撼虎啸,剑势暴起,直袭梦仙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