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人言可畏
    天音阁乃是北域第一圣地,遗世独立,不染红尘,因此在这天音阁方圆百里之内,都是人迹罕至,保留着大地原始的风貌。

    而天音阁百里之外,有一座城池,名唤云霄城。

    这云霄城只是一座小城,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世家或者宗门驻扎在此,因为还没有谁敢在这天音阁脚下安插一颗钉子。

    以往这云霄城对于天音阁来说,主要的作用就是提供法宗剑宗那几千弟子的吃喝用度,而现如今不同了,因为神武圣殿的开启,北域各大势力传承皆是汇聚至此,这么多人,不可能全都住进天音阁之中,在天音阁脚下扎营什么的也不切实际,所以干脆把他们安排到了这云霄城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往日有些冷清的云霄城,现如今变得十分热闹,北域之中的各大势力传承,宗门世家,以及那七国天骄论武的少年英才,全都汇聚在此。

    虽然人多了,但是并未因此而混乱起来,反而是井井有序,各方势力之间,纵然是仇恨积深的对手,表面上都保持着克制,没有一人敢在这云霄城之中寻衅滋事。

    如此可见这天音阁的威慑力。

    只不过几日之前,那代表天音阁驻守在云霄城中的法宗之主孟千秋离开之后,这云霄城的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了。

    云霄楼,整座云霄城最大的酒楼之内,满客坐落,热闹无比。

    北域各大势力汇聚于此,自也有不少相熟之人,上来这云霄楼喝上一杯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几天来云霄楼的生意都异常火爆,客人出手更是阔绰无比,让这云霄楼的老板做梦都是咧着嘴的。

    既是酒楼,那么其中肯定是少不了流言蜚语,把酒言欢之时,自然而然的便将话题引到了最热门的那两件事情上面。

    十日之后开启的神武圣殿,以及数日前的天音阁之战。

    “听说几日前,有人在天音阁上大闹了一场,不仅仅把那剑宗法宗的两位首席弟子差点打死,甚至连剑宗之主凌秋雪都败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不见那位法宗之主都离开了么?就是因为此事,只不过这几日来,天音阁数千名弟子将周围几乎都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那人。”

    “也不知道是谁有这般本事,那可是天音阁啊,那位剑宗之主据说更是先天之中的顶峰强者,连她都败了!”

    “听说那人唤作宁渊,出自大秦,不久之前,天音阁的传人苏大家前往大秦主持天骄论武,他就曾经前去闹事,最后甚至连苏大家都被他劫走了,幸好及时救了回来,否则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原来如此,我说难怪天音阁要杀他,竟是一淫贼,连苏大家都敢冒犯,此人便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若是给我见到,定然要将他斩于剑下。”

    众人议论之间,便听到一声愤慨之声,不少人转眼望去,发现出声之人,赫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白衣少年,那还带着一份稚气的脸庞之上尽是义愤填膺之色,似恨不得直接去斩了那宁渊一般。

    见此,一人不由得一笑,出声言道:“这小兄弟,你有这想法自然是好的,但想想也就差不多了,你去斩他?连天音阁剑宗之主都败了,你去找他麻烦,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么?”

    “不错,听说此人体质特殊,极有可能修炼了妖族玄功,以至于肉身如妖,强悍无比,没有先天之境的修为根本伤不得他丝毫。”

    “妖族玄功,难缠此人与妖族有所勾结不成?”

    “这就难说了,传闻几月之前,这宁渊连修炼都不能,但自从进入过一处妖族秘境之后,不仅仅从妖族手中死里逃生,实力还就此突飞猛进,但是他偏偏修不出真气来,只有那肉身悍勇无比,一身蛮力更是恐怖至极,这不是妖修之法是什么。”

    “我看那,那真正的宁渊说不定早已经死了,现在的宁渊是一头大妖幻化而成的,潜伏在我人族之中图谋不轨,但最终还是在天音阁露出了马脚。”

    众人议论纷纷,言语之中是越有夸张之势。

    正所谓三人成虎,百人则妖,在天音阁的影响之下,众人已是将宁渊视作了妖魔,皆然想要处之而后快。

    听着这些话语,一桌前,独自饮酒的一人不由摇头一笑,喃喃说道:“我这才明白,什么叫做人言可畏了。”

    这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看起来平凡无奇,周身不见半点真气或者罡气波动,手上也是空无一物,穿着也是毫不起眼,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放到人群之中,眨眼就能够消失不见的那种。

    “嗯。”听到他的话语,先前那出言要斩宁渊的白衣少年眉头一皱,转身望向了这人,说道:“你这话是几个意思,何谓人言可畏,我等还是冤枉了那宁渊不成?“

    听此,那男子望了这白衣少年一样,道:“你多想了,我就随便感叹两句,你继续,当我没说好了。”

    说罢,这人也不理会白衣少年反应如何,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你……。”见此人如此藐视自己,那白衣少年先是心头生怒,但又想到了这里是云霄城,不好闹事,只能强压了下来,冷哼一声道:“这一次本公子就不与你计较。”

    那人却是不可置否的一笑,望也不望他一眼。

    见此,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重新坐下,道:“那宁渊与妖族勾结,还妄图对苏大家不轨,当真是人人得而诛之,回去之后我便请师尊出手,为我人族除此大害。”

    “哦,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师承何处?”

    “在下北风山刘子峰。”

    “北风山?原来小兄弟是北风绝剑的传人,真是失敬,若是北风阁下出手,说不定真的能斩了那宁渊……”

    虽是恭维之语,但那白衣少年还是一笑,道:“能为我人族除此大害,我想师尊定会欣然应允的。”

    “你够了!”

    然而这白衣少年话语方才落下,便听一内厢之中传来一声冷喝,随即房门打开,一道身影怒步走出。

    同是一袭白衣,但在她身上确实更添三分胜雪无暇之意,精致绝美的容颜,说倾城绝世也毫不为过,只不过此刻尽是怒色,那若星辰般的眸子冷然落在了刘子峰身上,目光,是若出鞘之剑般的凌厉。

    “嗯。”见此,刘子峰不由一怔,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起身对这白衣少女说道:“这位姑娘,你这是何意?”

    却见那白衣少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寒声道:“你口口声声说他勾结妖族,还对苏暮晚晴欲行不轨,你有证据么?”

    “这……”见她竟是为了那宁渊出头,刘子峰眉头一皱,道:“此事人人得知,难道还有污蔑那宁渊丝毫不成?”

    却见那白衣少女听此,眼中怒色更甚,冷声喝道:“人人得知?我看分明是人云亦云,你见过宁渊么?便言定他勾结妖族,为了讨好那天音阁,你是连脸面都不要了么,那怎么不去天音阁山下,跪求他们将你收入门下呢?”

    怒声话语,让那刘子峰脸色不由一红,随后怒声道:“姑娘,你休要出口伤人,我不过是就事论事。”

    听此,白衣少女一阵冷笑,道:“我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怎么,容得你污蔑他人,就容不得别人说你半点么?”

    “你……”一句话语,让那刘子峰更是惊怒交加,随后怒声道:“好个伶牙俐齿,你如此维护那宁渊,难不成与他有什么关系。”

    然而他怒,这白衣少女更怒,冷然喝道:“便是有你又如何,也要出剑斩我么?那来,我也想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在这里大放厥词。”

    话语声中,她探手一招,虚空之中一道血光绽放,随后一口通体猩红的长剑浮现在手,骇人煞气浩荡而出,隐约有妖兽狂啸之声,直让虚空都为之一凝。

    “先天神兵。”

    “如此煞气,此剑不凡。”

    “神兵入体,第二重禁制。”

    “这是镇妖剑,此人是那天南王之女,朝阳郡主。”

    见此一幕,云霄楼之中众人也是一怔,而后方才有人回神,认出了朝阳的身份。

    “天南王,镇妖剑!”

    见此一幕,那刘子峰脸色不由得难看了几分,他的师尊北风绝剑虽也是一位先天强者,但和这天南王相比这是远远不如了。

    北域战神,永镇天南,数百年让妖族不能进军北域一步的顶峰强者,就是连三大圣地都对其礼遇有加,这哪里是寻常先天能够相比的?

    而朝阳身为天南王之女,镇妖剑传人,就更不是他刘子峰能招惹得起的了。

    众人震惊之间,角落之处,独自饮酒的那名男子不由摇头一笑,道:“这莫名的既视感啊,也难怪她这般生气了,哎……”

    话语之中,此人也放下了酒杯,注视着唤出镇妖剑的朝阳,淡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