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神劫九重·天地不容
    竹林小筑之中,两人对饮,却是一时无声。

    关于那太一神宗的事情,宁渊没有问左惊云,因为他看得出来,左惊云不愿提及这段往事。

    有的事情有必要问,有的事情没必要提,左惊云与太一神宗的恩怨如何,对于宁渊来说并不重要,目的相同便足够了。

    数杯过后,酒终尽,左惊云也没有拿出第三坛来,而是望向了宁渊,轻声问道:“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么?”

    “这我倒是很感兴趣。”宁渊压下醉意,神色玩味的看向了左惊云。

    这是一个极为自傲的人,无论是先前应对魔擎时的姿态,还是他的一言一行,都透着一丝傲气。

    修剑之人,若是无有傲骨,如何修得成剑?

    而这位七星剑圣,北域近乎无敌的强者,自然也是有他的傲,他要杀一个人,岂会动用他人的剑?

    但他还是找上了自己,那么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不想亲手杀这个人,第二,他不能亲手杀这个人。

    前者与后者,所代表的意义截然不同。

    感受宁渊眼神,左惊云不由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尽是落寞,更带着三分无力与悲凉,轻声言道:“因为我办不到,今生今世都办不到,但我答应过一个人,一定要杀了他!”

    话语声中,悲意流转,最终却又尽数化作冰冷,彻骨的寒。

    听此,宁渊沉默了下去,注视着左惊云,没有言语。

    是什么样的遭遇,放能够让这一个本该傲剑凌云的剑者,说出这番自暴自弃的悲凉话语来?

    宁渊不知道,但他听得出来,左惊云话语声中的深深无力,那是一种人在天意下的渺纵然如何努力,也难以改变现实的绝望与无力。

    连左惊云这等强者,在那太一神宗面前都是如此,可想而知那太一神宗是何等的强大,就好似一座万丈深渊,不要说逾越,甚至连往前迈开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沉默了许久,左惊云的神情方才恢复了平静,望向宁渊,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

    宁渊摇了摇头,轻声道:“应该问么?”

    “哈,也许不应该,毕竟无知者方才无谓啊。”左惊云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尽是自嘲之色。

    听此,宁渊不由一笑,说道:“你这般说,反倒是让我想要听听了。”

    这话让左惊云沉默了一阵,最终喃喃说道:“在当年,我的师尊便告诉我,有一种人注定会站在这世间的顶峰,不是我能够超越的,因此他让我放下,但我还是选择了奋力一搏,最终我败了,败得无比凄惨,败得一无所有,那是我今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话语平静,没有一丝波动,似乎他口中所说的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甚至与他无关,只是说完这番话之后,他沉默了许久,方才看向宁渊,言道:“他们不会放过你,你也别无选择。”

    宁渊一笑,道:“这我知道。”

    见宁渊似不在意的模样,左惊云摇了摇头,道:“太一神宗的根基虽不在北域,但不要小看这神州传承的影响力,那绝仙剑主离开北域之时,出九颗破劫丹来悬赏你的人头。”

    “嗯,九颗破劫丹?”宁渊喃喃了一声,随即问道:“这值多少银子?”

    “多少银子?哈哈”左惊云也是笑了,对宁渊说道:“我曾经为了一颗破劫丹,杀了七位先天。”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已是将这破劫丹的价值鲜血淋漓的表现了出来。

    宁渊听此,上下打量了左惊云片刻,说道:“看起来蛮贵的。”

    左惊云摇了摇头,道:“这破劫丹能够避过九道天地神劫,对于先天神境的武者来说,每一枚破劫丹便代表着一条性命,一次破劫的希望,整整九颗破劫丹,甚至有可能让人突破神劫九重,其中价值,可想而知。”

    “先天神境?”

    听闻四字,宁渊微微皱眉,在离开百断山之前,他也是去请教过纪无双这武道修炼的境界。

    后天九品,先天四境。

    后天九品不用多说,便是内气,真气,罡气三个阶段。

    而先天四境,则分为气境,丹境,道境,还有最终的先天神境。

    气境罡气入血,练就先天之躯。

    丹境引动天地之力,化为大道罡元。

    而道境顶峰,则是以身演化出大道领域。

    这就是先天前三个境界圆满的象征,纪无双都和宁渊详细解说过,但最后那先天神境,连纪无双都不知道有何玄妙。

    这是因为绝仙一脉传承残缺,没有回到中域神州补全绝仙剑印之前,绝对不可能踏入先天神境,因此纪无双对于这个境界也没有多少了解。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先天神境的强大,毋庸置疑!

    先前天音阁一战,最终凝聚出雷霆大手攻击宁渊一人,定然是先天神境的强者,眼下,这左惊云极有可能也踏入了这一境界。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若是如若左惊云所说,那破劫丹对于先天神境的武者来说无比珍贵的话,那么他的麻烦就大了。

    虽然他的实力不弱,但对上先天神境的强者根本没有胜算,只有动用英雄卡,并且还是玄级极限的英雄卡,例如战神燕归人那般,才可能一战之力。

    但问题是这英雄卡只能够维持一个小时的时间,宁渊也不可能无限抽取,若是那些先天神境的高手不断来截杀他,这要如何应对?

    见宁渊皱眉,左惊云出声说道:“不用担心,先天神境虽强,但在这北域,他们不能轻易出手的。”

    听这话,宁渊有些讶异的问道:“为什么?”

    “呵呵。”左惊云一笑,摊手凝聚出一道剑罡,随后往竹林小筑之外轰出。

    剑罡破空,直入天穹,但还未飞出百丈,便见到天穹之中一道雷光闪动,轰击之下,直接将那一道剑罡轰得粉碎。

    轰碎那剑罡之后,雷光也随之消失,再看天穹之中,万里无云,碧蓝如洗,实在让人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会轰下一道天雷。

    “这”见此一幕,宁渊一怔,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冲出天音阁之时,那雷霆大手还想要追杀,但刚刚冲出天音阁,天穹之中就轰下了一道紫色神雷,直接将那雷霆大手轰得粉碎,甚至还轰到了天音阁之中。

    神境一动,便是天雷轰击,难道这北域天地,不容许先天神境的强者出手?

    宁渊眼神询问的看向了左惊云,他点了点头,道:“自从神武纪之后,天地异变,武道修行之路越发劫难,甚至连先天神境的强者都遭到这片天地的限制,神境九重,每过一重,便要经受天雷轰击,过则修为进境,不过则灰飞烟灭。”

    说到这里,左惊云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言道:“更为可笑的是,就算渡过了雷劫,先天神境的武者也不能轻易出手,甚至不能够在世间现身,否则便会被这一方天地感知,降下雷霆轰击,动用的力量越强,雷劫之力也就越发恐怖,因此这先天神境,又称之为神劫之境。”

    “神劫?”宁渊喃喃说道。

    左惊云点了点头,道:“不错,神劫啊,就算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不能够动用,只能够躲在大阵之中苟且偷生,但就是如此,每过百年也要迎来一次雷劫,直至渡过九重神劫,方才算是圆满。”

    听此,宁渊有些好奇的问道:“那渡过九重神劫之后呢,那又是个什么境界?”

    “呵呵,神劫之后?这我就不知道了。”左惊云轻笑一声,言道:“自从神武纪之后,绝大部分的神武强者都前往了中域神州,那是五域之中唯一不受天地异变影响的所在,剩下的一部分神武强者则是寻找到了神遗之地,以此建立了神武圣殿,但不知道为何,最终还是消逝了,神武纪因此彻底终结,之后北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突破神劫九重的强者,这先天神境之上的境界,自然也就无从得知。”

    说罢,左惊云又望向了宁渊,道:“现在你知道这九颗破劫丹的意义了吧,每一颗破劫丹,都有着破除雷劫知晓,九颗破劫丹,虽然不一定能够真正突破神劫九重,但也是不可忽视的助力,天音阁,剑魔峰,神剑山庄,对于这九颗破劫丹都是势在必得,以他们的影响力,整个北域,都将无你一处容身之所,天下为敌,也不过如此罢了。”

    听此,宁渊不由得一笑,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刚到天音阁就被人围杀,九颗破劫丹啊,就算是这北域第一圣地,也要忍不住心动吧。

    不过好在,现如今的北域,神劫强者不能轻易动手,这样他的处境还不至于太过危险,而百断山宁家那边,有着八阵图守护,神劫之下,就是如若凌秋雪魔擎这般的先天道境顶峰强者,也绝对不可能破得了八阵图。

    所以,如果忽略掉外面那群向拿着他脑袋换破劫丹的家伙,宁渊的处境还算安全的。

    见宁渊还笑得出来,左惊云摇了摇头,道:“半月之后,神武圣殿将会开启,你想要躲过三大圣地的追杀,甚至抗衡神州之人,就必须进入这神武圣殿,否则,你必死无疑。”

    :昨晚喝酒吃坏东西了,肚子疼的厉害,现在才码出来,不过你们放心,等下那一更不会少,我就是挂了也要更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