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左惊云!
    一人孤身而立,虽是青年模样,但却是满头霜白,尽显沧桑,平静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落寞孤寂之意,无声无言,却让正片竹林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左惊云!”

    见到此人,魔擎眼神不由一凝。

    来人,正是那神剑山庄的七星剑圣,数百年前便名震北域的顶峰强者,左惊云!

    面对这横生的变故,魔擎心中惊疑不定,他根本没有料到左惊云竟会插手此时,因为在他印象之中这左惊云的性子向来冷漠,少有理会外界纷争,若不是这一次神剑山庄突生变故,甚至都不会让他前来主持这神武圣殿的事宜。

    难道这小子与左惊云有什么关系?但若是如此,先前在天音阁上事情闹到那种地步,怎么也不见左惊云出面阻止?

    又或者,这左惊云心中打得是和自己一样的主意!

    魔擎皱眉迟疑,宁渊也是眼神不解,他并不认识这左惊云,对于他出手的用意一时间也是琢磨不透。

    沉默只是持续了片刻,魔擎压下心头疑惑,冷声言道:“左兄,你这是何意?”

    左惊云淡淡的望了魔擎一眼,道:“退或者死,选吧。”

    “你”如此直白甚至可以说是藐视的话语,让魔擎神色惊怒,周身道道漆黑剑光浮现,似要怒而出手。

    便是此时,竹林之中,千万竹叶飘飞而起,刹那划过魔擎周身,直让那汹涌而起的漆黑剑光崩碎开来,随后一股浩瀚无边的力量降下,魔擎如遭雷击般,身躯猛然一震,口喷鲜血,直接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身躯受创,但又怎比得上内心之中的骇然,魔擎眼神惊恐的看着左惊云,不由得失声道:“左惊云,你竟然不,这不可能!”

    声声话语之中,满是惊骇与不可置信,这位纵横北域数百的先天强者,何曾有过如此失态的一幕?

    魔擎知道,左惊云很强,在数百年前他便是与上一代绝仙剑主齐名的强者,北域三大圣地传承之中,除却了那神秘无比的天音阁主之外,几乎都找不到一人能与他相提并论,至于剑魔峰更是不用多说了,当初左惊云成名之战,陨落在他剑下的七位先天强者之中,便有四人出自剑魔峰,其中一位就是魔擎的师兄。

    魔擎也知道自己不如左惊云,但怎么说双方都是先天道境的修为,纵然左惊云实力强悍,魔擎也有自信挡他一挡。

    但现在,这点自信已经是被彻底摧毁,因为左惊云的实力,早已不是先天道境这个层次,他突破了!

    这也是魔擎如此失态的原因,左惊云的修为,若是在突破,那便是先天神境,现如今这北域天地不容的存在,不要说出手,就是离开神剑山庄都不太可能,他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难道神剑山庄已经掌握了让神劫现世的方法不成?

    想到这里,魔擎眼神之中更添一分惊恐,缓步往后退去,神色警惕的注视着左惊云,生怕他暴起将自己斩于剑下。

    然而左惊云始终没有动作,甚至直接转过了身去,连望一眼魔擎的意思都没有。

    见此一幕,魔擎也不敢继续久留,转身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出,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天穹之中。

    魔擎逃离之后,这竹林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宁渊与左惊云两人相对而立,一者神色冷漠,一者眉头微皱,但却是无有一人言语,让这气氛有些压抑。

    注视着眼前这惊走魔擎的人,宁渊皱着眉,他真的不认识左惊云,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更加摸不透这人的用意。

    是路见不平仗义出手?又或者他与那魔擎有着什么仇怨,还是

    便是宁渊心中疑惑之时,左惊云终是出声打破了沉默。

    “你便是宁渊?”

    “嗯?”听这一问,宁渊沉吟了一声,最终还是点头答道:“不错,我便是。”

    “走吧。”话语间,左惊云已是迈开了步伐,与宁渊擦肩而过。

    “去哪里?”宁渊转身问道。

    “天音阁的人就快到了,我不想与他们动手。”左惊云说罢,也不理会宁渊的反应如何,静止朝竹林深处走去。

    见此,宁渊微微皱起眉来,心中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跟上了左惊云的脚步。

    左惊云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先前那魔擎可是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与那凌秋雪同等层次的存在,但在左惊云面前,魔擎竟是不堪一击,如此可见左惊云的实力是何等恐怖。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相信左惊云对自己没有恶意,否则的话,以他的实力和自己现在的伤势,直接出手不是更简单了当?

    宁渊缓步跟在左惊云身后,这一片竹林竟是广阔无边,两人走了近乎两个时辰都没有离开这竹林,越发深入之后,周遭渐渐陷入了一片幽静之中,只有风声吹动青竹的声音,便再无其他,连鸟兽都没有,更不要说人烟了。

    走了许久,宁渊没有发问,左惊云也没有出声的意思,直到片刻之后,前方竹林之中,竟是出现了一间竹林小筑。

    宁渊随着左惊云走上前去,发现竹林小筑之中空无一人,不少地方都结满了蛛网与落叶尘灰,看样子已经是无人居住了。

    而左惊云却是轻车熟路般,缓步走入了小筑之中,随后探手一落,两坛酒便出现在了桌子上。

    “嗯?”见这凭空变物的手段,宁渊一挑眉,他记得在神遗之地苏暮晚晴也是如此,不知道从哪里就拿出了一套衣服换上。

    难不成这个世界也有储物戒指什么的?

    想着,宁渊看了看左惊云的双手,然而他十指之上什么都没有。

    似察觉到了宁渊的目光,左惊云望向了他,随后探手将一坛酒仍了过来。

    宁渊探手接过酒坛,再看左惊云已是坐了下来,拍开了酒坛上的封泥,顿时酒香四溢,便是一旁的宁渊闻了都感到有些心动。

    左惊云从一旁拿过一个木碗,随后探手倒酒,那若碧玉青绿的酒液落入碗中,不仅仅香醇无比,还有青光闪动,似蕴含着浑厚的生命气机。

    “你的伤势沉重,喝一点有好处。”

    左惊云轻声说了一句话,之后也不理会宁渊反应,自顾自的饮起酒来。

    见此,宁渊也不矫情,在左惊云对面坐了下来,随后将酒坛打开,对着口便饮了起来。

    这酒也不知道如何酿造的,香醇醉人,便是宁渊喝下几口之后也感到一阵醉意上涌,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让他不得不把酒坛放了下来。

    甩了甩头,方才将那醉意驱散了些,望了一眼那酒坛,宁渊心中有些诧异,以他的体质,寻常的烈酒当真和水没有什么两样,论桶来喝都没问题,但是眼前这酒才几口,便让他有些醉了,可见不凡。

    想着,宁渊望向了左惊云,却见他仍是不紧不慢的喝着,面色如常,仿佛那入口的酒就只是清水一般,也不知道是因为他酒量好还是修为高。

    这酒虽是烈了些,但不得不说,效果还真是不错,饮了几口之后,宁渊便感到体内一阵热流涌动,迅速的将那肆虐在他血肉骨骼之中的雷霆之力化去,短短片刻时间,便已经将宁渊的伤势好了小半。

    不过宁渊并没有多饮,因为他怕喝多了真的会醉倒下去。

    将酒坛放到一半,宁渊望向左惊云,问道:“方才多谢了。”

    “无须。”左惊云摇了摇头,但手中的酒杯却是始终没有放下,一口又一口的饮着,短短片刻便将那坛酒喝光了。

    见此,宁渊将自己的酒坛推到了左惊云的面前,左惊云也没有介意,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方才说道:“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听此,宁渊也没有迟疑,直接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左惊云一笑,竟是反问道:“这重要么?”

    宁渊点了点头,道:“我不想欠人太多。”

    左惊云饮了一杯酒,淡淡说道:“你不欠我的,我不出手,魔擎一样杀不了你。”

    “但你还是出手了。”宁渊轻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敌视或者友善,左惊云救他自然有着原因,宁渊也想要知道,因为他不想无缘无故欠下一个人情。

    “你真的想要知道原因么?”左惊云放下了酒杯,眼神也随之落在了宁渊身上。

    “不错。”

    “我想你帮我杀一个人。”

    这一声话语落下,两人都沉默了下去。

    片刻之后,宁渊方才问道:“什么人?”

    宁渊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好奇,左惊云这等实力,要杀一个人,还要借助他人之手么?

    听此,左惊云淡淡一笑,道:“太一神宗神子。”

    “嗯!”

    此话一出,宁渊眉头不由一皱,注视着左惊云,久久没有言语。

    而左惊云却是不在意他的目光,淡声言道:“所以说,你并不欠我,是我欠你,喝酒吧。”

    话语之间,左惊云又是拿出了一个木碗,斟满一碗酒推到了宁渊面前。

    宁渊注视了他许久,最终还是拿起那碗酒,一饮而下。

    :今晚家里来客人喝大了,现在才更新,抱歉,但三更不会少的,只是要很晚,大家先去睡吧,明天起来就可以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