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神力再催!
    不败在意怒然突破,直让这一具即将崩溃的肉身爆发出了更为恐怖的力量,只见周遭虚空一片扭曲,道道镇压在宁渊躯体之上的无形剑气崩碎开来,领域镇压,浩荡剑势,竟是被就此突破。

    突破剑势镇压,宁渊一步踏出,直将地面轰然粉碎。

    “来!”

    一声怒喝,战意加摧,两道战魂之影在宁渊身后凝聚而出,枪锋直指,是要一挑这剑宗之主凌秋雪。

    “嗯!”

    见宁渊竟是能突破自己剑之领域的压制,凌秋雪冷漠的眼神之中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波动,但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了。

    她虽然不清楚,宁渊是如何能够突破自己肉身的极限,甚至冲开她剑之领域的压制的,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纵然他拼尽了一切力量突破了自己剑之领域的压制又如何?

    这剑之领域,唯有踏入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方才能够掌握的力量,岂是只有剑势压制那般简单。

    随着凌秋雪心念一动,只听虚空之中剑吟声声,四道剑罡璀璨凝现,刹那洞穿虚空,直袭宁渊而去。

    “噗!”

    只见道道冷光一闪而过,随即便是刺目的殷红漫天飞溅,四道剑罡直接贯穿了宁渊的躯体,而后猛然震动,顿时,一股毁灭气机自从四道剑罡之内爆发而出。

    “砰砰砰!”

    一阵轰鸣巨响,血肉飞溅,那爆裂开来的四道剑罡对宁渊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伤害,四处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断喷涌之间,甚至隐约可见破碎的骨骼。

    这般的伤势,不要说普通人,就是先天丹境的强者,以大道罡元修成的先天战体,也未必能够承受。

    虽是重创加身,但宁渊仍是没有倒下,那喷涌的鲜血将他的身躯尽数染得一片猩红,分分刺目,处处凄厉。

    然而这身躯之上的伤痛,却是让宁渊心中战意越是加摧如狂,甚至影响到了他身后的战魂之影,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意自从战魂之影当中浮现,化作道道血光环绕在战魂之影周身,直让虚空不断扭曲了起来,似乎都难以承受这股力量。

    只有与宁渊战斗过的人才会清楚,当他伤重至极,甚至于半步踏入死亡的那一刻,那才是他最强也是最为恐怖的状态。

    天地不动的战意,汹涌沸腾的战血,极限催发的战魂,三者爆发之下,极限这个词,已是不存在于宁渊身上。

    刹那,宁渊无视了身躯之上的伤势,一脚踏碎大地,手中血龙胆随之狂啸而出,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是连虚空都为之震撼。

    一枪若陨星破空,刹那轰击至凌秋雪身前。

    撕裂虚空而来的枪锋,终是让凌秋雪微微皱眉,心念一动,剑之领域之能随之运行,刹那道道璀璨剑光交织中行,瞬间便在凌秋雪身前化作了一面坚不可摧的剑光壁垒。

    然而宁渊枪势却是不停丝毫,血龙胆若怒龙狂啸而出,凶狂无比的轰击在了那剑光壁垒在之上。

    “轰!”

    一声轰鸣,十方震撼。

    不败之意加摧,被鲜血染红的躯体,让那战神之力不断突破极限,一枪轰击之下,那剑光壁垒猛然一震,随后便是一声刺耳无比的破碎声,剑光崩碎之间,血色枪锋已是长驱直入,直刺向凌秋雪。

    面对如此攻势,凌秋雪仍是神色平静,甚至连闪避退让的意思都没有,芊芊玉手探出,竟是直接挡在了血龙胆面前。

    “砰!”

    只听一阵铿锵碰撞之声,刺目的火光在血龙胆与凌秋雪的手掌迸溅而出,双方对撼,一时之间,竟是难分强弱。

    若是细看,便可发现凌秋雪的手掌之上,有一根根近乎透明的丝线交织,坚韧无比,将凌秋雪的手掌护在了手中,抵挡住了突刺而来的血龙胆。

    这乃是天音阁雪峰天蚕所吐出的天蚕丝,坚韧无比,刀剑难伤,水火不侵,被凌秋雪炼化入体,化作了一种另类的兵器,名唤天蚕剑丝,可攻可守,变化万千。

    天蚕剑丝护手,凌秋雪以此轻易挡下了宁渊突刺而来的血龙胆,随即道道银光闪动,一根根天蚕剑丝蔓延而出,纠缠在血龙胆枪锋之上,竟是切割出了一道道痕迹。

    这天蚕丝本就坚韧至极,现如今在凌秋雪大道罡元加持之下,每一根天蚕丝都好似一口锐利无比的长剑,纵是赤血龙晶铸造而成的血龙胆都被切割出伤痕,若是落在血肉之躯上,可想而知是怎样的结果。

    火光迸溅之间,天蚕剑丝不断纠缠而上,沿着血龙胆枪身蔓延开来,一道临近宁渊身躯,剑丝便会穿透血肉,骨骼,经脉,甚至于丹田,只需一瞬,便是万剑穿身,尸骨无存的下场。

    见此,宁渊眼神一冷,不仅仅没有退开的意思,反而一步突进,体内一阵雷鸣激荡,无比狂暴的力量再次爆发,加摧于血龙胆枪身之上,一枪强压而出。

    “砰!”

    战意爆发,神力再催之下,当真是宛若泰山倾倒,怒海咆哮,凌秋雪虽是根基深厚,还有剑之领域加持,但在这般恐怖的力量面前,也是难以抵挡,身躯不由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右脚踏在地面之上,卸入其中的力量,直将地面的石块冲击得粉碎!

    一步退,优劣之势骤然逆转。

    “你!”

    感受着那宛若怒海般汹涌的力量,凌秋雪眼中的平静彻底打破,一步踏地,艰难抵住血龙胆冲击之势的同时,天蚕剑丝迅速纠缠而出,锁住血龙胆枪锋的同时,直朝宁渊刺杀而去。

    “燕穿梭!”

    然而还未等天蚕剑丝临身,便听只听一声怒喝,宁渊握枪之手骤然一旋,血龙胆随之转动,那纠缠在枪锋之上的天蚕剑丝一阵扭曲,竟是有承受不住而崩裂的趋势。

    若是这天蚕剑丝一裂,那么凌秋雪就只剩下一层护身罡元防御,她可不认为,单凭这一层护身罡元,能够挡得住宁渊。

    无奈之下,凌秋雪只能够收回刺向宁渊的天蚕剑丝,全数纠缠在血龙胆枪锋之上,希望能够将这宛若狂龙凶猛的血龙胆锁住。

    “喝!”

    却听怒喝再起,宁渊一步踏出,周身血光汹涌,丹田之处,更是隐约浮现出三道神圣光辉,直让那狂暴至极的力量再次催发。

    先前已然说过,此刻战意战血战魂全面爆发的宁渊,无有极限!

    神力再催之下,这天蚕剑丝虽是坚韧至极,但仍旧难以抗衡宁渊爆发出的力量,血龙胆转动,若电光回旋,道道火光迸溅之间,一根根天蚕剑丝顿时受力不住,寸寸断裂开来。

    “什么!”

    天蚕剑丝断裂,凌秋雪眼神之中已是多出了一丝骇然,她修为虽是高深,但若是比拼力量,又怎可能是宁渊的对手,先前能够挡住血龙胆一枪,是因那天蚕剑丝的坚韧与剑之领域的加持。

    若是这天蚕剑丝碎裂,那么就算还有剑之领域加持,凌秋雪也不敢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抵挡宁渊的枪锋啊。

    心中惊骇之间,凌秋雪抽身欲退,想要暂避宁渊锋芒。

    “燕翱翔!”

    却不等凌秋雪动作,便听宁渊骤然回身,旋转着的血龙胆绞碎纠结着的天蚕剑丝,随着宁渊回身拔出,随后蓄力爆发,若血燕翱翔穿空,直轰凌秋雪而去。

    枪碎虚空,宛若一道血色的雷霆,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狂暴的速度,凌秋雪根本无法闪避,只能够催动剩余的天蚕剑丝,探手化掌而出,欲要再挡一击。

    “砰!”

    只听一声铿锵轰鸣,火光迸溅之中,护身天蚕剑丝直被血龙胆枪锋悍然撕碎,紧接着长驱直入!

    “噗!”血肉撕裂,血龙胆枪锋直接穿透了凌秋雪的右掌,随后余势不减的轰杀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凌秋雪的她胸口之上。

    枪锋落下,护身罡元应声而碎,凌秋雪的身躯直被这一枪冲到了半空之中,随着宁渊枪锋突进,不断往后撞去,鲜血在虚空之中飞洒而过,落下一片猩红。

    “宗主!”

    见此一幕,再次众人神色巨变,尤其是那剑宗几位长老更是满目惊惶,他们如何都想不到,战局竟是会演变成这样。

    这可是他们剑宗之主,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百年之前便已名震北域的存在,在这神劫不出的年代,谁敢抗衡?谁能抗衡!

    为何现在,她竟然败了,败在这一个连先天都不是的宁渊手中,方才,他可是连抵挡剑之领域的力量都没有啊!

    心中骇然,眼神更是惶恐,但几位剑宗长老还是明白眼下应该做些什么,纷纷纵身而出,欲要救援凌秋雪。

    剑宗诸位长老出手救援,宁渊骤然止步,反手将血龙胆拔出,凌秋雪随之低吟一声,身躯踉跄而退。

    但还未等她退开多远,宁渊又是一枪横扫而出,凌秋雪方才受创,根本来不及抵挡,直接被血龙胆轰击在了身躯之上,一道血光爆开的同时,她整个人都被轰出了这云天峰。

    “宗主!”

    见到这一幕,那几位剑宗长老神色一变,连忙止住攻势去接凌秋雪。

    趁着这个机会,宁渊转身冲出,直往天音阁外奔去,那一众剑宗法宗弟子见此,心中想要阻拦,但目光触及那血染身影之后,竟是踏出一步的勇气都随之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