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剑宗首席
    剑阵之中,杀机凛然,凌厉剑锋气机,已是将宁渊死死锁定在内。

    “将长歌师兄放下,还能饶你一条性命。”

    一人冷声出言,话虽如此,但那森森杀机却是丝毫不减。

    “你饶得了吗。”

    却听宁渊冷然一笑,竟是反手将那李长歌扔到了一旁,他本就不认为靠着挟持的手段能够杀出这天音阁,把李长歌带下来,只是一个警告。

    只是可惜,这些人并未放在心上啊。

    眼见宁渊放开了李长歌,剑宗数十弟子眼神一冷,随即剑锋瞬动,道道凌厉的剑气纵横而出,自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便要将宁渊绞杀在这剑阵之中。

    剑气交织,如怒浪席卷,无有一丝空隙,直要将宁渊淹没在其中。

    面对这样的攻势,宁渊根本避无可避,不过他也未曾想要闪避。

    一步踏地,宁渊旋身枪扫,无比强悍的力量爆发开来,连虚空都为之震撼,只见一道绚丽的血光横扫而过,所及之处,剑气崩碎,攻势尽摧。

    一击无功,但剑宗众人却是丝毫不乱,体内真气催动之下,剑吟铿锵,又是上百道剑气纵横而来。

    这剑阵的玄妙之处,便是能将众人之力合一,剑宗弟子修炼功法本是同源,这剑阵也不知道演练了多少次,此刻施展开来,数十人配合默契无比,剑气如怒浪接连,源源不断,绵绵不绝。

    这剑阵的强悍之处,并非是刚猛至极的雷霆一击,而是如水连绵,若浪涛涛的连攻之势。

    这是杀阵,也是困阵。

    剑气如怒浪席卷而来,宁渊眼神一冷,步伐踏开,身后刹那凝聚出一道战魂之影。

    战魂横枪,点挑横扫,掀动一片密集枪影,将轰向宁渊的剑气尽数挡下,宁渊提枪而出,便要强行破阵。

    拖延下去,对于宁渊来说只会越发不利,要闯出这天音阁,又其能够被区区双阵挡住去路?

    但见宁渊攻杀而来,那主持剑阵之人冷然一笑,喝道:“变阵!”

    话语之间,原本环绕宁渊的数十剑宗弟子身影转动,刹那汇合在了一起,周身剑气接连一片,凝聚数十人之力,刹那斩出一道璀璨剑罡,开天辟地一般朝宁渊斩杀而去。

    与此同时,身后一众法宗弟子怒然一喝,周身风雷之光冲天而起,直让天气之中的乌云碰撞,一道道天地雷霆浮现,撕裂苍穹,恍若天罚一般轰向宁渊。

    双阵之威同时爆发,人之剑,天之雷,双式联袂而出,势必要将宁渊诛杀在此。

    “燕双飞!”

    剑罡至,雷霆现,两道骇人攻势之下,宁渊站住步伐,身影一转,战魂之影随之而动,血龙胆,战魂枪,旋飞横扫而出,一者轰向天雷,一者扫向剑罡。

    “轰!”

    一阵惊天轰鸣,雷光崩毁,剑罡破碎,狂暴至极的余劲爆发开来,一众剑宗弟子被轰击得踉跄而退,身后的法宗弟子更是口喷鲜血,神色苍白。

    然而宁渊却是丝毫无损,探手收回血龙胆,身后的战魂之影刹那与其合一,殷红枪锋血光绽放,一股霸绝之能随之浮现。

    “十方无敌破阵式!”

    霸王枪真意神武再现,枪出人动,只见一道璀璨血光破碎虚空,一枪之威,便是千军之阵也要破碎,那一众剑宗弟子还未反应过来,霸枪已是横空而至。

    “砰!”

    一阵破碎之声,鲜血飞溅之中,剑光崩碎,人影翻飞,数十剑宗弟子都挡不住这一枪,让剑阵刹那便被宁渊贯穿,而后直取后方的法宗弟子。

    “不好!”

    见到这一幕,法宗弟子神色不由一变,他们的人数本就不比剑宗多,虽然法阵可催动天地之力,威能强悍无比,但相对的,近身搏杀就是他们的弱点了。

    若是给这狂徒杀入剑宗,是什么后果还用多想么?

    心中骇然,一众法宗弟子便要抽身闪避,然而他们的速度哪里快得过宁渊,还未等他们撤离,血龙胆已是一枪轰杀而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但见一道璀璨剑光横空而至,冲入战场,挡在了宁渊枪锋之前。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对撼之间余劲爆发,让后方的一众法宗弟子都被震退了出去,口溢鲜血,显然受创不轻。

    再看那战场之中,一口战剑,挡住了宁渊血龙胆枪锋。

    持剑之人是一白衣男子,气宇轩扬,衣袂飘飘,周身剑气交织,尽显不凡实力。

    “首席师兄。”

    见到此人,剑阵被破的一众剑宗弟子惊喜不已。

    来人正是那与李长歌齐名的剑宗首席弟子,林青云。

    他原先在剑冢闭关参悟剑道,以此应对接下来的神武圣殿之行,不过今日被他的师尊,也就是那位剑宗之主召出,命他前去斩一人,结果还没有出发,就碰上了宁渊。

    虽然还不知宁渊身份,但见眼前一幕,已是无须在想,林青云眼神扫过宁渊,一手握住战剑,冷声喝道:“剑宗弟子,结阵。”

    听此,一众剑宗弟子强压伤势,再次组成剑阵,同时又有不少剑宗弟子赶来,已是有了上百之数,剑阵再启,无边剑气交织纵横,百人修为接连,竟是全数加持在了林青云身上。

    这剑阵乃是天音阁剑宗一脉的核心传承之一,变化万千,可困可杀,更能够将众人之力汇聚在一人身上,已此人为剑阵核心,引动剑阵之势攻杀。

    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小型的剑之领域!

    这对于主持阵法之人的修为根基有极高的要求,先前那些剑宗弟子办不到,但现在林青云来了,那就截然不同了。

    百位剑宗弟子之力汇聚一身,林青云体内一股惊天剑意浮现,顿时剑吟声声,一道剑势若泰山镇压而下,让宁渊身躯不由一沉。

    “犯我天音阁,剑下留命吧!”

    催动剑意,林青云气势已是攀升到了巅峰,手中战剑长啸一声,刹那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剑光,引动整个剑阵之势,朝宁渊斩杀而去。

    “来!”

    剑势镇压,逼命杀机,宁渊眸中血光汹涌,不败之意随之催动,直让他身躯之中响起一阵阵宛若雷霆般的轰鸣,那镇压在他身躯之上的剑势竟是寸寸崩溃开来。

    剑势崩溃之间,宁渊步伐踏出,血龙胆长啸一声,无比恐怖的力量随着那殷红枪锋爆发,宛若怒海狂啸的一击,直轰向御剑而来的林青云。

    “轰!”

    刹那,剑光枪锋交接,一声轰鸣之间,宁渊脚下地面碎裂开来,余劲横扫之下,周遭景物皆摧。

    但那牵引剑阵之势斩来的剑光,而是在血龙胆枪下崩碎,林青云的身躯倒飞而出,艰难落地之时,唇边已是多出了一缕鲜红,那握着战剑的手更是在不由之主的颤抖着。

    “此人肉身竟是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强压着手中的剧痛,林青云眼神之中一片凝重,先前挡下宁渊一枪的时候,他就知道单凭自己难以拿下宁渊,这才让剑宗弟子布下剑阵,想要借以剑阵之力斩杀宁渊。

    但怎料此人竟是如此恐怖,那凶狂若妖的力量,连这剑势都压他不住。

    对手虽强,但林青云却是没有半点畏惧之色,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两道剑吟响起,两口古剑自从他体内飞出,一黑一白,分化阴阳,一者至刚,一者至柔,以太极之势在林青云周身环绕。

    双剑环绕,林青云眼神已是化作一片冰冷,不为外界所动,似乎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仅存便是他手中的剑,还有眼前的对手。

    “这两口剑。”见此,宁渊眉头一挑,竟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见到这一幕,剑峰雷峰之上,数位老者亦是眉头微皱。

    “此人外修肉身,强悍至极,现在在天云峰上便趁着长歌不备,直接将长歌重伤,现在青云对上他,若是正面力拼,根本占不到优势。”

    “上百弟子布下剑阵之势,再有青云牵引,如此都压他不住,此人怕是已经修成先天之躯了,难道他修炼的是神武纪之时的外修之法?”

    “不管如何,宗主有令,必须拿下此人,若是青云真的拿不下他,那么就算丢了脸面,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要出手了。”

    “暂且看看再说吧,让青云与此人一战也好,他在剑冢太久,虽悟得上乘剑道,但还是少了些许磨砺啊,此人说不定就能成为青云的一块以砺剑石,若是青云能以此再进一步,接下来神武圣殿之行,把握也就更大了。”

    双峰之上,议论纷纷,但内容却是大同小异,剑宗与法宗的诸位先天强者俯视战场,掌控着局势。

    而此时此刻,天音殿外,两个女子并肩而立,苏暮晚晴沉默不语,慕灵韵面带淡笑,喃喃说道:“徒儿,九枚破劫丹啊,你说师尊该不该动手呢?”

    听此,苏暮晚晴望了慕灵韵一眼,轻声问道:“师尊,宁公子对徒儿有恩,还请师尊放他离开。”

    “放他离开?”慕灵韵不由一笑,注视着天云峰下被重重包围的宁渊,道:“便是我放了他又如何,这偌大北域,现如今还有他的容身之处么?十日之后,神州来人,届时谁又能够保住他。”

    苏暮晚晴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道:“那么徒儿只希望师尊不要后悔。”

    “哦。”听此,慕灵韵饶有兴趣的看向了苏暮晚晴,问道:“为师会后悔什么?”

    苏暮晚晴神色淡然,轻声道:“待会儿师尊便知道了。”

    “嗯……”一声话语,让慕灵韵眼神变幻不定,难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