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惊变
    陡然异变,自是惊动了不少人,纷纷望向那灵光冲天而起的雪峰。

    “那不是通天仙路所在的天云峰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能链接云天峰的传送阵,说不定是晚晴师姐回来了。”

    众人话语之间,纷纷往云天峰赶去,神色丝毫不乱,毕竟这里是天音阁,北域最为古老的传承,谁敢在这里闹事,那简直就是嫌命太长。

    而此时此刻,云天峰上,白玉为地,之上有八卦阴阳之像,此刻灵光闪动,中央虚空之处一阵扭曲,片刻之后两道身影缓缓浮现,正是宁渊与苏暮晚晴。

    出现在传送阵之中,宁渊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头重脚轻,整个人是晕乎乎的,几乎站都站不稳。

    宁渊都这样,苏暮晚晴更是不用多说了,半边身子已是倚靠在了宁渊身上,才不至于瘫倒在地。

    宁渊甩了甩头,方才恢复了些许,看着靠在自己身上,一脸面色苍白的苏暮晚晴,宁渊颇为郁闷的说道:“我听说过晕船的,晕车的,但你这晕传送阵的我真的是第一个见到。”

    苏暮晚晴没有理会他,因为现在她是难受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圣脉一族体质特殊,对于天地之势的感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苏暮晚晴年纪轻轻,琴之一道便早已非凡,更是将十门剑法修炼至武道通神之境,以此修成了属于她的神之剑。

    也正是因为这特殊的体质,这传送阵的空间波动会对苏暮晚晴造成强烈的不适,再加上与宁渊在一起,双生链接之下就更加难受了。

    这该死的双生契约。

    苏暮晚晴心中暗自恼恨,宁渊又何尝不是?

    本来以他的体质,完全可以忽视这传送阵的影响,但就是因为苏暮晚晴,他也晕了。

    这让宁渊真的是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手贱去碰那神之血,不然的话哪里来的这档子破事?

    叹息了一声,宁渊还是把一脸苍白的苏暮晚晴抱了起来,直接从神遗之地传送到天音阁来,对于苏暮晚晴来说简直是一场折磨,现在她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宁渊总不能让她躺在地上不是。

    被宁渊抱着,苏暮晚晴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还顺势靠在了他胸膛上,轻声说道:“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天音阁不能乱闯,待会儿会有人上天云峰来,你等着便是。”

    宁渊点了点头,把苏暮晚晴抱到了一块青石上,随即望向了身后的传送阵。

    在神遗之地,苏暮晚晴以神力结晶催动了万剑窟之中的传送阵法,把她和宁渊传送到了这天音阁来,横跨了小半北域,数百万里的距离,几个时辰就过去了。

    宁渊使用过诸葛孔明的英雄卡,在百断山布下了八阵图,虽然没有获得英雄之魂,无法将这技能兑换下来,但对阵法一道也算有所了解,因此他方才清楚这传送阵是多么的神奇。

    发动传送阵之后,宁渊与苏暮晚晴便处于一个虚无的空间之中,在虚空之中穿行,这可比什么五行遁术高明多了。

    催动这传送阵法,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距离越远,消耗也就越大。

    一般来说都是用妖兽内丹或者蕴含灵气的玉石来催动传送阵,苏暮晚晴这一次用的是神力结晶,从神遗之地传送到这天音阁来,整整耗费掉了数十颗神力结晶。

    不要以为这很少,在虚无空间之中宁渊可是吸收了一颗神力结晶,直接获得了整整五百点灵气值啊,等同于十颗四品妖兽的内丹了。

    十颗神力结晶,那就是五千点,一百颗五万点,要是有两百颗,宁渊就可以抽一张地级英雄卡。

    结果现在这神力结晶就只剩下几十颗了,让那地级英雄卡又远离了他。

    “都是命啊。”

    心中一叹,宁渊起身环视了一眼周围,只见云雾飘渺,远方隐约可见一片亭台楼阁,恍若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感受了一下周遭充盈的天地元气,宁渊喃喃说道:“这环境真是不错啊。”

    听此,已是恢复了些许的苏暮晚晴一笑,轻声说道:“若是宁公子喜欢,不妨在此暂住一段时日,晚晴一定好好招待,也免得宁公子到处打打杀杀,伤了自己就不好了。”

    听着话中有话,宁渊一笑,转而对苏暮晚晴说道:“这就不用了,不过我觉得苏大家应该少出门才是,毕竟女儿家,本就不应当在外抛头露面,这个世界上人渣太多,遇上危险可就不好了。”

    听此,苏暮晚晴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只是晚晴已经遇上了一个,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些。”

    宁渊:“……”

    便是在两人话语之中,只见数人从白玉阶梯登上了这天云峰来。

    为首之人,是一年轻男子,身穿一袭蓝衫,俊雅不凡,手中还握着一折纸扇,虽是快步而来,但仍尽显从容,气度贵不可言。

    “嗯?”见这些人来了,宁渊转而望向了青石之上的苏暮晚晴,道:“不是说你们天音阁都是女的么?”

    苏暮晚晴淡声说道:“宁公子的记忆力向来这般差么?”

    宁渊一笑,道:“这倒不是,只不过不重要的事情没必要记住罢了。”

    话语间,一行人已是赶到了这里,见苏暮晚晴无事,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眼神触及宁渊,尤其是见他衣冠不整的时候,又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不过众人还是没有多说什么,那蓝衣男子走上前来,对苏暮晚晴说道:“晚晴师妹,你无事吧。”

    “晚晴无事,让长歌师兄忧心了。”

    苏暮晚晴从青石之上站起了身来,圣脉解封,又因双生契约影响,她的恢复力也变得极强,片刻时间便平复了那传送阵造成的影响。

    见此,李长歌点了点头,自责道:“无事便好,也怪当初我在闭关悟道,否则岂能让你孤身一人离开天音阁。”

    “师兄不必如此。”苏暮晚晴一笑,随即向李长歌介绍道:“这位是宁渊宁公子,是他一路护卫,晚晴方才能安然回到天音阁的。”

    “宁渊?”

    听此,李长歌眼神不由一变,望向宁渊,冷声喝问道:“你便是那宁渊。”

    “嗯?”见他这副态度,宁渊有些讶异,但还是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宁渊。”

    “拿下!”

    宁渊话语方落,便听李长歌冷然一喝,身后众人随之上前,便要出手将宁渊擒拿。

    “住手!”

    然而他们还未动作,便听苏暮晚晴冷声一喝,让欲要动手的几人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挡在宁渊身前,苏暮晚晴神色冷然,说道:“长歌师兄,宁公子是晚晴的客人,你这是何意?”

    见苏暮晚晴拦阻,李长歌也是皱起了眉来,随即说道:“晚晴师妹,你有所不知,师尊下令诛杀此人。”

    “孟师伯下令?”这话让苏暮晚晴眼神一凝,问道:“孟师伯为何要杀他?”

    李长歌摇了摇头,言道:“这我便不知晓了,但师尊严命,身为弟子不得不从,晚晴师妹,请你让开,我先拿下他,若是有什么问题,随后我在与你一同去见师尊。”

    话语之间,李长歌手中折扇一展,顿时风雷光现,隐约透着一丝毁灭气息,直将宁渊身躯锁定。

    见李长歌欲要动手,苏暮晚晴已是眉头紧锁,她隐约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深感麻烦。

    这不是误会,天音阁也不会闹出这样的误会,他们是真正想要杀了宁渊。

    若是以往,苏暮晚晴还得考虑一下,要不要保下宁渊,但是现在,双生契约之下,她怎有可能让李长歌把宁渊擒下,那死的就不是一个人了。

    心思之间,苏暮晚晴眼神渐冷,对李长歌喝道:“此事不可轻下定论,先去见过师尊再说吧。”

    “阁主正在天音殿与剑圣魔尊商议神武圣殿之事,师妹,你可去见阁主,至于此人,必须先拿下再说。”

    话语之间,李长歌已是身影暴起,但见风雷闪动,下一瞬,数道雷光破空,绕开了苏暮晚晴,直向宁渊轰击而去。

    风雷破空,迅若闪电,宁渊眼神一冷,腾身一腿横扫而出。

    “砰砰砰!”

    只听一阵轰鸣之声响起,雷光崩碎,宁渊却是毫发无损。

    自从修成先天之躯,苍龙战体又踏入第二层之后,宁渊肉身之强,唯有先天罡气或者先天神兵能破,这李长歌的风雷之力虽是凶猛,但也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不过平白无故被人攻击,宁渊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怒意,冷声喝道:“苏暮晚晴,你再不管管,那就不要怪我了。”

    听此,苏暮晚晴神色也是冷了下来,对李长歌寒声说道:“我说了,此事待我见过师尊再说。”

    “师命难违,晚晴师妹,此事了结之后,李长歌定向你负荆请罪,现在,让你让开!”却听李长歌摇了摇头,下一瞬,人已若奔雷而出,刹那绕过苏暮晚晴,手中折扇雷霆闪动,直取宁渊而去。

    “要杀我,凭你么?”

    雷霆袭来,宁渊冷然一笑,脚步踏开,直迎风雷而去。

    ps:眼睛难受,码字慢,晚了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