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神武风云起!
    万丈寒雪崇峰,一片宫阁坐落,烟云飘渺之间,似仙神之所,夺天地之造化而成,白玉阶下,山门之前,一石碑伫立,上书二字:天音。

    这正是北域三大武道圣地之一,自上古而现,历经神武之纪,沧海万年不改,屹立至今的无上传承天音阁。

    原本这雪峰天阁,遗世独立,不为外界红尘所扰,但是近月来,这天音阁之下人员来往,络绎不绝,皆是来自于北域各大传承,让这向来冷清的天音阁变得有些热闹起来。

    而此时此刻,雪峰之上,一片宫阁坐落之间,有一处大殿,宏伟庄严,神圣不可轻犯,正是这天音阁主殿。

    在这大殿之中,只见数人齐齐盘坐,首位之上摆放着三张蒲团,之前还放有三张小几,桌上已沏好了香茗,凝雪不化,灵香袅袅,正是这天音阁珍宝之一,号称杯雪无价的雪峰灵茶。

    这三处蒲团,便是大殿之中最为尊贵的位置,在此之上,正坐着三人。

    一轻纱遮面,气质空灵若仙的女子,一满头银发,身穿白衣的青年,还有一位面容苍老,不怒自威的黑衣老者。

    当代天音阁之主,神剑山庄七星剑圣,剑魔峰太上长老。

    这三人,所代表的就是这北域至高无上的三大武道圣地。

    而在这三人之前,还有十余人正襟危坐,不敢轻慢丝毫。

    若是有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定然会惊呼出声,因为这十余人,皆是北域之中名震一方的先天强者,不仅仅实力强悍,身份更是尊贵无比,平时见一人已是千难万难,现如今竟都齐聚于此。

    虽然在场众人都是先天之境的强者,万人之上的存在,但是现如今却无有一人胆敢表露出傲慢姿态,皆是正襟危坐,神色严肃。

    他们实力虽是不弱,身后也有一方传承支持,但又如何敢在这三位圣地之主面前摆什么架子,尤其是那剑魔峰的太上长老,当年可是横扫北域,凶名赫赫的一代狂人,陨落在他手下的先天可是比在座的还多,谁敢在他面前放肆?

    除此之外,今日要决定的可是神武圣殿的事宜,关系到这北域千年一现的无上机缘,又有谁敢怠慢半分?

    炉香袅袅,静默了片刻之后,一袭白衣如雪的天音阁主缓缓睁开了眼眸,扫视过在场众人,言道:“诸位皆已来齐了,那么便开始吧。”

    天音阁主话语落下,大殿又是陷入了安静之中,七星剑圣仍是闭目养神,一言不发,那剑魔峰的太上长老亦是不语,只是用那若苍鹰败锐利的眼神扫过众人,最终唇边勾起了一丝冷笑来。

    这样一来,其他人自也是不敢出声,气氛变得更是微妙起来。

    见此,那黑衣老者冷声一笑,道:“好了,今日前来,就只为这神武圣殿,那么老夫也不废话了,这神武圣殿共分十二殿,有神武令三十六块,天音阁,神剑山庄,还有我剑魔峰,一方五块,再取十块,交予中域神州之人,剩下的就归你们了。”

    黑衣老者一番话语,已是决定了这神武圣殿的归属,下方众人一听,皆是不由得一怔,有一人出声问道:“神州也会来人?”

    “你是在质疑老夫不成?”黑衣老者冷然一笑,锐利眼神逼迫之下,那人口中的话语也是收了回去。

    见此,其他人也就只能够压下心中的疑问,他们也是知晓,在他们来之前这三大圣地传承就已经决定好了神武圣殿的归属,让他们来只不过是走个过场,通知一声罢了。

    说实话,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否则依照那剑魔峰的行事风格,排个弟子来给你通传一声都已经不错了,哪里用得着三大圣地之主齐聚在此?

    只不过话说回来,这神武圣殿,乃是神武纪终末,因天地异变而武道之路断绝的神武强者建立的,其分十二殿,除却收藏有神武纪遗留下的无数瑰宝之外,还有当初十二位神武强者的存在,目的就是为北域保存一丝火种,希望日后能再现神武纪的辉煌盛世。

    因此,这神武圣殿,对于北域来说乃是千年一现的无上机缘。

    但对于中域神州的各大上古传承来说,一个神武圣殿真的入不得眼,毕竟神州乃是五域之主,天地异变唯一没有波及的地方,身负大气运,甚至还有神之庇佑,强者如云,自是看不上这神武圣殿。

    因此以往神武圣殿开启,这中域神州向来都是不闻不问的,怎么这一次突然就感兴趣了呢?

    见众人心中疑惑,天音阁主眼神平静,言道:“此次神州所来之人,乃是当初离开北域的前辈后人,此次归来,欲要接引遗留在北域的传承遗脉前往神州,因此我等三方商议,赠与十块神武令。”

    听天音阁主话语,众人神色皆不相同,有人惊喜交加,有人眉头紧皱,甚至还有一人面带惶恐。

    当初神武纪终末,眼见天地异变,武道之路断绝,那些立于顶峰之上的神武强者,绝大部分都选择登上通天仙路,远渡无尽之海前往中域神州,只剩下一小部分人没有离开,寻找神遗之地,建立了神武圣殿。

    在神武纪,那无尽之海更是凶险,所以那一批神武强者几乎都是孤身一人踏上前往中域神州的道路,他们的后人与传承都遗留在了北域。

    这数千年时光晃眼而过,当初那些神武强者的后人或者传承,也发生了诸多变化,有的烟消云散,有的艰难传承,各不相同。

    而在场众人之中,几个面带惊喜之色的,便是与那些神武强者遗留下的传承有所关联,正想着如何搭上神州一条大船。

    而面容惊惶的那位,说不定就是想起了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例如灭了某位神武强者的后人传承之类的。

    这是两个极端,但更多的人确实面沉如水,此次神州来人,定然会对整个北域的势力格局产生冲击,尤其是这一次神武圣殿,进入那核心十二殿的神武令,无端端的让出了十块,这不是在拿刀子割他们的肉么?

    千年一现的机缘,就这么说让就让了?

    便是众人神色阴晴不定之时,那沉默了许久的七星剑圣也是睁开了眼眸,淡淡说道:“好了,退下吧。”

    一声话语,便让众人不得不压下心中的疑问,虽然这位七星剑圣还是一副青年模样,但实际上已有三百之龄,两百年前他便是威震北域的顶峰强者,与上一代绝仙剑主齐名,剑凌天下,近乎无人能敌,曾经一战剑斩七位先天,因此被称为七星剑圣。

    在三人之中,无论是威望还是实力,他都是毋庸置疑的第一,所以他一发话,也就代表了这件事情已然定下,无从更改,众人便是心有疑惑与不甘,也只能够强压下去,起身退离。

    众人离开之后,那黑衣老者方才看向了天音阁主,道:“还有什么事情,便一并说了吧。”

    三大圣地传承之中,以天音阁传承最为久远,隐隐有三大圣地之首的意味,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执掌前往神州的通天仙路了。

    这一次神武圣殿开启和神州来人,也是天音阁掌握的信息最多,神剑山庄与剑魔峰虽强,但知道的事情,还真的不比离开的那些人多多少。

    听此,天音阁主淡淡一笑,道:“这一次神武圣殿开启非同寻常,据说与十二殿之中的武神传承有关,神州派人来此,大多也是因为此事。”

    “哼,老夫便知道。”黑衣老者冷笑了一声,说道:“从神武圣殿建立起,这关于武神传承的传闻便一直不断,近乎万年了,神武圣殿已经开启了整整八次,也未曾见到关于这武神传承的半点线索,到现在他们还认为存在么?”

    “传说有传说的理由,是否存在,谁也不能言定。”天音阁主神色淡然,继续言道:“总而言之,神州来人,让这一次神武圣殿开启多出了诸多变数,我等三方代表北域,更应当齐心协力才是。”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说:“这是理所应当,不过这神武圣殿,到底是小辈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不了他们什么,就只能够看他们争不争气了。”

    话语之中,黑衣老者话锋一转,面带笑意的对那天音阁主说道:“灵韵阁主,听闻这一代的天音传人乃是不世奇才,年纪轻轻,琴之一道便已有非凡造诣,我剑魔峰也出了个小魔头,不如让这年轻人多多亲近亲近,天音阁不是还有一门琴剑合鸣之术么,若是这两个小辈能修成,就算是那些神州来的小辈也未必是敌手,灵韵阁主你看如何?”

    “呵呵,擎长老说笑了。”天音阁主淡笑一声,随即说道:“不过要说这小辈的事情,倒是有一件,三日之前,那绝仙剑主踏上通天仙路前往中域,临走之前,托我一事。”

    “嗯?”听闻绝仙剑主四字,那久久没有言语的七星剑圣终是一动,转而望向了天音阁主,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询问之色。

    而那魔擎见此,也是神色玩味的注视着天音阁主,问道:“不知那绝仙剑主所托何事?”

    在场三人,皆是知晓这绝仙一脉与中域神州是何关系,那太一神宗又是何等存在,与其相关的事情,自然是让人关注了。

    只见天音阁主淡笑,言道:“那绝仙剑主托我为她斩除一人。”

    “哦,这倒是有趣了。”

    听此,魔擎不由得一笑,轻声说道:“现如今这北域,神劫不出,那绝仙剑主的实力,你我三人之间,也就是左兄能胜她一筹,以她的能为,要杀一个人,还需借人之手么?”

    天音阁主仍是淡笑,说道:“她前来天音阁之时,重伤未愈,那一口绝仙玲珑也断了。”

    “什么?”

    此话一出,魔擎眼神顿时凝重了三分,便是那七星剑圣也不由得皱起眉来。

    绝仙一脉,数千年前被太一神宗放逐,从中域神州来到了这北域,无疑是一头过江猛龙,当初第一代绝仙剑主,手持绝仙玲珑,连败十方强者,几乎可以说是无敌北域。

    虽然这数千年来,因为传承断缺,绝仙一脉不断衰落了下去,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现如今这神劫不能现世的年代,绝仙一脉真正是未尝一败,否则也不会得一个北域先天第一人的名头了。

    就连这位名震北域的七星剑圣左惊云,与上一代绝仙剑主相比,也是在伯仲之间,甚至可以说是略逊一筹。

    是什么人,进入能击败这绝仙剑主,甚至连那绝仙一脉的传承象征,绝仙玲珑都毁了。

    难道是那神劫之境的强者,不顾生死出手了,不,若是神劫出手,那绝仙剑主其能够保住性命?

    左惊云与魔擎都是眉头紧皱,而天音阁主仍是淡笑,言道:“她并未与我说是谁人伤了她,只是托我为她杀一个人。”

    听此,魔擎冷笑道:“败她之人么?”

    天音阁主摇了摇头,道:“不,是一个连先天都未曾踏入的小辈,唤作宁渊。”

    “嗯!”这话,让魔擎与左惊云的眼神皆是一凝,心中惊疑不定。

    最终还是魔擎开口,冷笑说道:“能让绝仙剑主如此不顾身份的,那叫宁渊的小子当真是有趣的很啊,灵韵阁主,不知道你答应了么?”

    天音阁主微微一笑,道:“并未答应,也并未拒绝,不顾她允诺,谁能为她杀了那人,太一神宗将会赠与九颗破劫丹!”

    “九颗破劫丹!”听此话语,那魔擎竟是直接站起身来,失声问道:“此话当真?”

    “自是不假。”

    “哈,灵韵阁主,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魔擎大笑一声,也不理会天音阁主的反应,转身离开了大殿。

    而那一直沉默着的七星剑圣左惊云也站起了身,缓步离开了,平静神情,让人根本读不出他的心思。

    见此,慕灵韵淡淡一笑,神色玩味的说道:“这北域沉寂了太久,也是时候该热闹热闹了。”

    而此时此刻,天音阁雪峰之上,一道灵光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