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双生之神!
    诅咒之怨纠缠血茧,无边怨恨之力侵入其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汹涌的诅咒之怨方才平息了下去,随后,那血茧之上缓缓的碎裂出一道裂痕。

    “砰!”

    最终一声巨响,血茧骤然破碎,宁渊自从其中踏出,快步走到了楚应天的尸体面前,二话不说就把他的衣服给扒了下来,然后套到了自己身上。

    可怜这位大秦剑神,生前风光无限,没有想到死了之后,竟然落得个衣不蔽体的下场。

    当然,这和宁渊无关,穿上衣服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头,随即转身朝那血茧望去。

    只见破碎的血茧中,苏暮晚晴已是站了身来,神色平静,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见此,宁渊不由一惊,当然,他惊讶的不是苏暮晚晴的冷静,而是她哪里来的衣服?

    先前在这血茧之中,宁渊与苏暮晚晴的衣物都已经被溶解掉了,一件都不剩下,现在她这一身衣裳是怎么一回事?

    似感受到了宁渊的视线,苏暮晚晴抬头望了他一眼,竟是嫣然一笑,轻声问道:“宁公子,方才还没有看够么?”

    见她这般模样,宁渊打消了心中询问的想法,并且转过了身去。

    虽然此刻苏暮晚晴笑着,但宁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心中翻腾的怒意,只不过强行压制着没有爆发罢了。

    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换成哪一个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苏暮晚晴虽不是一般女子,但这不代表她就不会介意,相反,她非常在意,如若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宁渊,怕是早就上来给他一剑再说了。

    因此,宁渊决定暂时不去招惹苏暮晚晴,等她彻底冷静下来再说。

    “那神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暂时忽略这魔女,宁渊心神也放回到了那一滴神血之上,对这罪魁祸首,宁渊有必要搞清楚状况。

    此时,苏暮晚晴已然整理好了衣服,望向背对着自己的宁渊,眸中神情不断变幻,久久没有言语。

    方才在血茧之中,神血本源之力爆发,注入了宁渊身躯之上,并且引动了苏暮晚晴体内圣脉,两者形成共鸣,阴阳吸引之下,这才会让两人心神失控。

    但无论是宁渊还是苏暮晚晴都非同常人,尤其是宁渊,获得了不败之意后,他的意志几乎难以撼动,那神血的影响与苏暮晚晴体内圣脉的共鸣虽然强大,但最终还是被他强压了下去。

    所以方才在血茧之中,宁渊也就是吻了苏暮晚晴而已,并未走到那一步。

    当然,对于苏暮晚晴而言都差不多了,这看也看过了,亲也亲过了,其他什么便宜都让这家伙占完了,差不差最后那一步又有多少区别?

    为什么,明明是自己一路算计,种种谋划,但是到了最后,吃亏的始终是她呢?

    上次在咸阳城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自己到底错在了哪一步?

    想到这里,苏暮晚晴心中便是一阵郁闷。

    宁渊自然是不知苏暮晚晴的心思,对于那神血,他想了许久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了,最终只能放弃,转而查看起了自己的身体。。

    修成先天之躯后,宁渊已经拥有了内视之能,能够清楚探知自己身体的状况。

    虽然出现了意外,但也算是将那神血吸收了,宁渊不求突破先天战体,但多多少少都要有点进步是不是?

    心思之间,宁渊开始内视自身,这先天之躯与先天战体最大的变化,就在于每一寸血肉骨骼之间,先天之躯只有先天罡气流转,而先天战体则是有大道罡元加持,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探查了一番之后,宁渊的神情变得十分古怪。

    他的肉身并未得到强化,甚至连一丝精进都没有。

    但是他体内接连丹田的九条武脉却出现了变化。

    这九条武脉,仍旧是有八条堵塞,一条被嫁衣神功的真气打通,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九条武脉旁边,多了三条散发着淡淡光辉,宛若羊脂美玉铸成的经脉!

    也就是说,他体内的九条武脉,现在变成了十二条,并且那新增加的三条武脉,通透如玉,散发着淡淡神辉,其中更是有浩瀚磅礴的真气在涌动,只不过还是无法进入丹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体内异变,让宁渊彻底愣住了,这九条武脉,是人体潜能所在,武道修炼的根基。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天生武脉贯通,得天独厚,也有人武脉宽阔无比,修行速度奇快,还有人武脉堵塞,难以修炼。

    不管怎么样,这武脉的数量都是固定的,都是九条,为极致之数,这也许可能少,例如武脉破碎什么的,但多,那就真的是闻所未闻了。

    那么现在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便是宁渊惊疑不定的时候,苏暮晚晴忽然走到了他身旁,出声问道:“你体内是不是多出了三条武脉?”

    “嗯?”宁渊一怔,抬头望向了苏暮晚晴,问道:“不错,你怎么。”

    宁渊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苏暮晚晴身上,九道不算熟悉,但也不陌生的力量浮现,竟是与宁渊体内那三条如玉通透的武脉产生共鸣,两者相互吸引之下,让宁渊心中升起了一丝莫名悸动。

    宁渊眼神一凝,强压下这莫名的感觉,问道:“这是什么?”

    苏暮晚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道:“圣脉!”

    “圣脉?”听此,宁渊神色诧异,连声追问道:“这倒是怎么一回事?”

    苏暮晚晴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了手臂来,左手剑指凝聚剑气一划而过,顿时那雪白的肌肤之上便多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痕。

    见此,宁渊还未来得及问苏暮晚晴实在干什么,便感到自己手臂之上传来了一阵疼痛,低头一看,一道鲜血淋漓的剑痕出现在了宁渊的视线之中。

    宁渊见此,心中一惊,连忙看向了苏暮晚晴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竟是发现这两道伤痕无论是大小,深度,都一般无二。

    宁渊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严肃的对苏暮晚晴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此,苏暮晚晴没有言语,而是注视着自己手臂上的伤痕,只见那方才还鲜血淋漓的伤口,此刻已经凝结,片刻之后,只剩下一道淡淡的血痕,抹去鲜血之后,任谁都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有一道伤痕。

    这般强悍的恢复力,宁渊见过,因为就在他自己身上,蚩尤血的作用之下,这点小伤几乎是片刻就能够恢复。

    苏暮晚晴的实力不弱,但大多都是在她的修为与剑法之上,肉身体魄并非是她的长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可能拥有这么强悍的恢复力。

    为什么,宁渊没有多做猜测,静静的等候着,他相信苏暮晚晴已经有了答案。

    苏暮晚晴收回了手,眼神复杂的注视着宁渊,喃喃说道:“双生之神,这是来自于双生之神的神血本源。”

    “双生之神?”听闻四字,宁渊心中总算是有些明白了。

    苏暮晚晴继续言道:“上古之神,掌握着天地权能,神之本源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位古神,极为特殊,她执掌的双生之命,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力量,只会出现在双生子身上,彼此血脉牵连,生死与共,一人死,另外一人也会随之死去,绝无可能独存,也正是因为如此,双生之子的力量极为强大,甚至能够共享彼此的力量,包括修为,血脉,甚至于灵魂。”

    “有这么古怪的神么?”听此,宁渊感到有些头疼,他总算是明白,自己惹了多大一个麻烦了。

    双生双生,岂能一人独活?

    现在因为这一滴神血,自己竟与苏暮晚晴结缔了双生之约,她死,宁渊不能活,甚至她受伤,宁渊都会受到同样的伤势。

    这岂止是麻烦,根本就是在要人命嘛。

    宁渊头疼,苏暮晚晴的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无端端的多了一层束缚,自己的生死竟与另外一人息息相关,这以苏暮晚晴的性子,如何受得了,尤其这个人还是宁渊的时候。

    她可是深知这个家伙惹了多大的麻烦,并且和人动起手来,那都是完全不要命的打法,和他建立双生之契,根本没有半点保障。

    苏暮晚晴这么想,宁渊何尝不是如此,他根本不知道这魔女的底细,要是哪一天她被人杀了,自己也不得玩完?

    这古神简直是有毛病啊!

    沉默了许久,宁渊总算是打破了沉默,对苏暮晚晴道:“这传说不一定是真的吧?”

    见宁渊仍旧是有些不相信的模样,苏暮晚晴白了他一眼,道:“既是宁公子不相信,那么就试试看吧,请宁公子先把自己杀了,若是晚晴没死,那就不是真的,若是死了,九幽之下,也有人相伴,你看如何?”

    “不用了,我就说说。”宁渊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苏暮晚晴的提议。

    “哼!”

    见此,苏暮晚晴冷哼了一声,也不再与他说话,直接走到了那血茧之前,探手斩出数道剑气,直将那血茧扫开,探手将地面之上的神力结晶收起,便看到,地面之上赫然有一块块白玉,拼凑成了一方阵势。

    传送阵法!

    :老套路,新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