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神血本源
    苏暮晚晴出声,但已经是晚了一步,宁渊将手探入了血茧之中,随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血茧之中竟是一阵血光冲涌而出,刹那将他包裹在内。

    血光汹涌,一股浩瀚的力量疯狂缠绕上了宁渊的手掌,一根根鲜红的血色触手自从血茧之中浮现,随之迅速的蔓延开来,不过短短瞬息之间,便将宁渊大半的身躯缠绕在了其中。

    “这怎么一回事?”

    陡然惊变,完全出乎了宁渊的意料,依照邪剑魔胎戮神篇之中的记载,这神之血乃是至宝,拥有浩瀚磅礴的神力,吸收之后修为大进,并且肉身将会得到神血淬炼,受益无穷。

    最为重要的是,这神之血是无害的,它不像是诅咒之怨,蕴含着可怕的死亡怨力,也不像是妖兽内丹那般充斥着狂暴的妖力,这神之血从本质上来说,就完完全全只是一滴鲜血而已。

    因此,哪怕是普通人都能够将神之血吸收,就算不能提升修为,但也可以淬炼体质,甚至于增进寿元。

    那么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那缠绕在自己身躯之上的血色触手,宁渊心头一沉,不过好在他体内西门吹雪的力量还未消散,当即催动开来,顿时道道凌厉无匹剑气喷涌而现,想要将这血色触手绞碎。

    但骇人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血色触手一阵抽动,宁渊周身涌现的剑气顿时崩碎开来,紧接着那一根根血色触手爆发出了强悍无比的力量,连宁渊都抵挡不住,整个人直接被拉入了那残破的血茧之中。

    “不好!”

    见到这一幕,苏暮晚晴眼神一凝,连忙往身后退去。

    神之血的确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但这无害的定义并不是绝对的。

    上古之时,武道强者如云,在那一个时代都能够被称之为神的存在,自然是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甚至掌握了一部分天地权能,以此化作自身的本源之力。

    大道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成天地自然,因此这天地权能,便包括了世间的一切,生死阴阳,五行轮转……

    这些上古之神各自掌握了一部分天地权能,他们陨落之后,神血之中也保留了一部分这样的神之本源,如果吸收这神之血,那么这本源之力也会随之发动,与吸收神血之人融为一体。

    这本源之力不会对人造成伤害,甚至还能够赋予巨大的好处,例如执掌“生”的古神,神血之中便拥有磅礴的生命之力,吸收之后能够恢复伤势,甚至于寿元大增。

    而掌握着“死亡”的古神,那神血之中自然拥有着死亡的力量,用于战斗之中,将会爆发出恐怖的威力。

    神血不同,其中蕴含的神之本源也不同,有的时候可能会与吸收着的功体产生冲突,例如一个修炼烈焰玄功的武者,你让他吸收一滴水神之血,水火冲突之下,就算不死,一身修为也要因此废掉。

    所以在吸收神之血前,一定要验明这神之血当中的本源力量,确定其效果之后在进行吸收。

    而宁家完全不知道这一点,他对于神之血的了解,是来自于邪剑魔胎戮神篇之中的记载,那戮神篇就是为了屠神,然后吸收神血来淬炼邪剑铸就魔胎的,以这至邪之术的霸道,当然不用去理会什么神血本源,尽数吸收就是了。

    但宁渊现在没有修炼邪剑魔胎,直接触碰这神血的后果,就是那神之本源的力量彻底激发,然后冲入了他身体之中。

    因此,苏暮晚晴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这神血之中的本源力量不要与宁渊的身体起冲突,否则,麻烦就大了。

    心思之间,苏暮晚晴身子往后退去,她的体质特殊,不能够确定这神之本源会对自己体内的圣脉造成什么影响,退开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苏暮晚晴没有想到,自己方才一退,那血茧之中便喷涌出了一道血光,十余根血色触手飞射直朝她射来。

    这让苏暮晚晴心中一惊,但此刻她圣脉封禁,修为尽失,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那血色触手缠绕住了身体,随即往那血茧之中拉去。

    身不由主,苏暮晚晴落入了血茧之中,正好与宁渊四目相对,神色无比幽怨的对他说道:“宁公子,下次你能不能先听别人把话说完?”

    “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啊。”听此,宁渊摇了摇头,问道:“现在怎么办?”

    宁渊是没辙了,他身上英雄卡的效果还未结束,根本无法使用第二张卡牌,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挣脱这神之血的束缚。

    “这个时候宁公子总算想要听听晚晴的意见了么?”听此,苏暮晚晴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心中是无奈,更是恼怒,事到如今,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便是在话语之间,那缠绕着宁渊的血色触手缓缓溶解开来,化作一道道梦幻朦胧的血光,散发着不容亵渎的神圣气息,不断融入宁渊体内。

    随着神血融入,宁渊感到心中莫名浮现出了一丝悸动,眼神望向苏暮晚晴,见她也是如此,身上一阵鲜红血光涌动,不断融入她的身体之中。

    然而,随着神血之力入体,苏暮晚晴眼神之中竟是多出了一丝慌乱来。

    “这神血竟然能与圣脉产生共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苏暮晚晴感受得到,那神之血融入自己体内之后,竟然直接穿过了那封禁圣脉的力量,与圣脉产生了共鸣,随即两者融合,竟是再也不分彼此了。

    圣脉异变,让苏暮晚晴心中惊讶之时,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就是此时,忽见周遭血光一阵涌动,苏暮晚晴的身子不由之主的往前倾去,宁渊却是动弹不得丝毫,就这么看着她撞入了自己怀中,紧接着一阵阵血光涌动,两人身上的衣物迅速的溶解消散。

    “这不是吧!”

    见到这一幕,苏暮晚晴与宁渊都愣住了,片刻之后,两人已是坦诚相对,身躯还紧贴在一起,使得宁渊能够清晰感受到,那女子娇躯的柔软与温暖,当真是如水之柔,肌肤触碰之间,自让人有一种沉醉其中,难以自拔的美妙。

    片刻之后,苏暮晚晴方才回过了神来,眼神终是彻底乱了,想要挣扎,但这神之血的禁锢之下,连宁渊都动弹不得丝毫,合论已经修为尽失的她呢。

    挣扎无用,反倒让那压迫增强了一分,使得两人的身子彻底贴在了一起,出对于宁渊而言柔软温暖的触碰感,换到了苏暮晚晴身上确实一片滚烫,让这魔女眸中第一次浮现了一丝羞怒神色,随即便是一阵恨恼。

    这个时候,苏暮晚晴终于是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与宁渊深入这神遗之地,在外边等着诅咒之怨消散不好么?

    现在好了,虽还没有,但还差多少?

    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身子,现如今就这么被这家伙大占便宜,纵是苏暮晚晴的心境,也不能处之淡然啊!

    “嗬!”

    便是苏暮晚晴心中恼怒悔恨不已之时,宁渊却是发出了一声低吟,眼眸之中渐渐染上了一层鲜红,眼神竟是开始混乱了。

    此时此刻,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他体内爆发开来,宛若火山喷发一般,炎流涌动,炙热无比,便是宁渊,在这炙热之下,心神都要渐渐失守的趋势。

    而这一片炙热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丝冰凉,让宁渊低头望向了贴在他怀中的苏暮晚晴。

    似感受到了宁渊的视线,苏暮晚晴眼神一变,颤声说道:“你,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

    宁渊话语低沉的回应了一下,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让他不由得甩了甩头,心中暗骂这神之血到底是神血还是春药。

    无边炙热,宛若汹涌的炎流在体内蔓延着,直让宁渊感觉难受无比,偏偏苏暮晚晴的身子还不断的传来一丝丝冰凉的力量,时时刻刻都在刺激着他。

    宁渊不好使,苏暮晚晴何尝不是如此,肌肤之上传来的滚烫,直让她额头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来,呼吸也是因此变得基础了,甚至脸庞之上还泛起了一片妩媚动人的红晕,更为严重的是,体内那封禁的圣脉,竟是因此而有解封的趋势,直让苏暮晚晴心中升起了一丝莫名悸动。

    一时之间,两人皆是沉默无声,只有那越发沉重的呼吸深与急促的心跳声,宁渊望着怀中的苏暮晚晴,见她眼神之中已是多出了些许迷离来,四目相对之间,已胜过了一切言语。

    眼神交错之间,但见血茧之外,万剑窟之中的千万长剑已然彻底粉碎,一道道漆黑的纹路涌现,散发着骇人的死亡怨气,直朝这血茧所在的位置冲涌而来。

    正是那连先天强者都无法抵挡的诅咒之怨。

    然而,就是在这诅咒之怨袭来的瞬间,宁渊与苏暮晚晴周身一阵血光涌动,渐渐凝结,竟是再一次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茧,将两人笼罩在内。

    凝结的血光之中,隐约可见宁渊俯下了身来,吻住了苏暮晚晴的唇,苏暮晚晴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了抵抗,道道血光凝聚交缠之间,再也不见了两人身影。

    血光化茧,诅咒之怨随之席卷而来,一道道漆黑纹路纠缠在血茧之上,不断扭曲着,竟是有侵入这血茧之中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