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神之血!
    邪剑魔胎总纲,五篇至邪之术。

    剑种,魔源,邪剑,魔胎,四功圆满大成之后,便可铸就有戮神之能的无上邪剑魔胎。

    这楚应天为了修成邪剑魔胎,将九个弟子血祭,但说实话,只是这样还真的有点配不上这上古至邪之术的名头,而宁渊和楚应天一战之后,发现这邪剑之威也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恐怖。

    原本宁渊以为是这邪剑魔胎言过其实,但此刻他才知道,不是这邪剑魔胎太弱,这是楚应天修炼得并不完整。

    要修炼这邪剑魔胎,首先需要剑种魔源,而练就剑种魔源的方式,竟是要将自己至亲血脉作为胚胎,才能够修成真正的剑种魔源。

    以血祭之法将这九道剑种魔源吸收之后,便能铸成一具邪剑魔胎,但是这邪剑难以掌控,魔胎更是有引来天罚的隐患,因此每过一月,就必须以自己同脉之血来滋养邪剑,直到大成。

    也就是说,想要修炼这邪剑魔胎,就得先对自己的血脉至亲下手,以九个至亲之人来培养剑种魔源,之后每月再杀一个,以此来平复邪剑与魔胎的力量,否则的话就难以掌控邪剑,甚至会引来天罚神雷。

    当初楚应天得到这邪剑魔胎之后,他早已经没有了血亲,因此只能够寻找到九个弟子,让他们修炼与自己同源的功法,以此来弥补。

    也正是因为如此,楚应天的邪剑魔胎并不算真正的邪剑魔胎,不仅仅邪剑之势大幅度减弱,连那魔胎不死之能都没有,否则的话,就算宁渊动用了西门吹雪的英雄卡,也未必能够将楚应天斩于剑下。

    真正的邪剑魔胎,是以血亲祭剑,再屠戮天下,邪剑不死,魔胎不灭,两者相辅相成,达到圆满境界后,几乎可以说是再无敌手,当年那位邪剑魔,可不是死在围杀他的三大强者手中,而是被天降神罚,九雷轰杀,才将他毁灭的。

    如此可见这邪剑魔胎之恐怖,难保这会被列为上古禁忌邪术。

    宁渊甚至都想象不出来,是要多么疯狂变态的人,才能够创造出这门如此恐怖的至邪之法?

    便是宁渊心思之间,系统的提示忽然响了起来。

    “斩杀魔胎,获得功德值一千点。”

    “一千点功德值?”听此,宁渊先是一怔,而后脸庞之上多出了一丝喜色来。

    这功德值可是能够指定抽取一张英雄卡的,一千点功德值,已经可以抽取玄级英雄卡了。

    是抽取那天地难撼的战神,还是精深奇门遁甲的武侯,或者是其他玄级极限的英雄?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邪剑魔胎果然是至邪之术,斩杀一个未成气候的楚应天,就直接给了宁渊一千点功德值,上次他在妖族秘境救了歌月,也不过只获得了一百点而已啊。

    难道是这斩杀邪魔获得的功德值比较多,那么自己以后是不是要找机会多弄死几个修炼邪功的家伙?

    便是宁渊心中思索之时,忽闻一阵脚步声传来,宁渊转头一看,发现苏暮晚晴已经走下了这万剑窟,正脚步匆匆的朝他走来,神情是分外的凝重。

    “宁公子。”

    而苏暮晚晴也看到了宁渊眼中残留的那一丝欣喜之一,心头顿时一沉,话语严肃的问道:“你是不是获得了那邪剑魔胎的修炼之法?”

    “不错。”宁渊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瞒着的想法,苏暮晚晴可是亲眼看到了那一口断剑融入他体内,以这魔女的智慧,不难猜出这代表着什么。

    听宁渊亲口承认,苏暮晚晴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来,说道:“这邪剑魔胎上古禁忌邪术,莫说修炼,就是持有都是死罪,一旦发现,便是十方共诛的下场,届时天地之大,怕是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处。”

    “这么严重么?”听此,宁渊眉头一挑,注视着苏暮晚晴,问道:“连凝渊阁都容不下?”

    宁渊所说的凝渊阁,指的自然不是那杀手组织,而是它背后的魔族。

    对于这魔族,宁渊从金无命那里打听到了些许信息,据说和西方极尽魔渊有关,在北域极少出现,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魔族的存在。

    宁渊与魔族有过几番接触,在他的印象之中,这魔族的武学性质诡异,说是邪功也不为过,这凝渊阁的行事风格神秘无比,除却了杀手组织的原因之外,就是这魔族的名声也不好。

    既然大家都不是好人,那用不着互相伤害吧?

    苏暮晚晴自然是听得出宁渊的意思,冷然一笑,道:“宁公子,魔只不过是一种称呼,如若妖与人一般,在本质上并未有正邪之分,但这邪剑魔胎,是连天地都不容的禁忌之术,上古之时,因为它而掀起了一场祸世浩劫,各族皆是死伤惨重,你说,有谁容得这邪剑魔胎再现于世呢?”

    “这倒是不错。”宁渊点了点头,随之眼神在苏暮晚晴身上扫过,随即笑道:“那么苏大家,你现在是打算替天行道么?”

    苏暮晚晴神色不变,言道:“晚晴只是想要提醒宁公子,这邪剑魔胎乃是禁忌邪术,修炼此法,就算真正能无敌天下,那也是得不偿失,所以,还是将这禁忌邪法毁去的好。”

    宁渊摇了摇头,话语颇为无奈的道:“我也想,但是这怎么毁?”

    宁渊倒是也想要将这邪剑魔胎毁去,但现在那邪剑魔胎的传承印记已然和他融为一体,想要毁了这邪剑魔胎,除非他先自杀,这是唯一的方法。

    听此,苏暮晚晴也沉默了下去,最终发出了一声轻叹,对宁渊说道:“既是如此,那晚晴也不再多言了,只是希望宁公子能保证,绝不修炼这邪剑魔胎。”

    苏暮晚晴话语之中,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因为她深知这邪剑魔胎的恐怖,寻常人若是修成,都能够掀起一场浩劫,若是让实力已经如此恐怖的宁渊修成了,那将会创造出一头多么恐怖的祸世邪魔来?

    苏暮晚晴可不想见到,上古之时那屠戮天下的邪剑魔再现人世。

    听此,宁渊一笑,对她说道:“放心,我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这话却是让苏暮晚晴摇了摇头,叹息说道:“未来之事,谁又能够言定呢?”

    苏暮晚晴知道,宁渊没有修炼这邪剑魔胎的想法,但谁能够保证他这想法永远不会改变?

    这邪剑魔胎就如若一颗种子,埋在宁渊的内心之中,一旦得到了足够的滋养,就会发芽成长。

    要杜绝这个可能,毁灭这颗种子是最佳的选择,但是现在显然办不到,因此苏暮晚晴只能够希望,宁渊不会有走到这步的一天吧。

    苏暮晚晴沉默了下去,宁渊也并未理会她,虽然他也明白这邪剑魔胎的隐患,但总不能因噎废食,直接把自己弄死了吧?

    扫视了一眼周围,最终宁渊还是走到了那血茧之前,在邪剑魔胎总纲的记载之中,这血茧是邪剑魔胎完成的关键,如若蚕蛹化蝶一般。

    当然,现在宁渊对这血茧不感兴趣,真正重要的是,这血茧之中的东西。

    走上前来,宁渊探手扫出几道剑气,便将那残破的血茧破碎开来,而后便看到,在那血茧底部,赫然是一颗颗通体漆黑的神力结晶。

    楚应天没有血亲,因此不能修炼成真正的邪剑魔胎,但他也有了弥补之法,那就是吸收这万剑窟之中的神之血。

    这神遗之地,乃是上古之时的神之宫殿,也是古神最后的遗留之地,当然,更是一处战场。

    这所谓的古神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是否陨落了,没有人知晓,但这神之血却是真实存在的,渗入了这万剑窟的大地之中,历经无尽岁月,仍旧没有干枯,以至于这万剑窟的大地现在还是一片猩红,散发着无比浓郁的血腥味。

    只是鲜血,便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难以想象,真正的古神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这神之血乃是至宝,尤其是对于修炼邪剑魔胎的楚应天,完全能够弥补他邪剑魔胎的不足,并且修为大进。

    所以楚应天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这神遗之地之中猎杀尸奴,收集神力结晶,并且将其放置在血茧之中,准备以神力结晶的力量,牵引出大地之中的神之血,然后在将其吸收入体。

    只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这么做,就被宁渊一枪打破了血茧,不得不提前出关。

    现如今,这残破的血茧之中,上百颗神力结晶堆积在一起,在结晶上方的虚空之中,赫然有一滴殷红的鲜血不断转动着,宛若世间最为瑰丽的宝石,散发这不可亵渎的神圣气息,仅仅只是一滴神血,便让人感到了若怒海汪洋一般的浩瀚。

    在楚应天与宁渊大战之时,这神之血就已经被神力结晶缓缓牵引了出来,到现在总算是凝聚完成了。

    不要看只是一滴,但这可是精血,古神的力量源泉,这一滴神血的力量,甚至能够一位一品武者打破图内生死玄关,踏入先天境界。

    而对于宁渊来说,这神之血更是淬炼肉身的至宝,能不能将先天之躯化为先天战体,就要看它了。

    心念之间,宁渊探出了手,准备将这神之血取出。

    便是此时,苏暮晚晴也察觉到了他的东西,神色一变,连声喊道:“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