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剑神!
    冰冷话语声中,一剑寒光横空。

    无法形容这一剑的绚烂,无法言语这一剑的辉煌。

    这是一种彻底完美的剑,一种已然踏入神之境界的剑。

    道之顶峰,剑之极致,则为神!

    绝巅剑上不胜寒,无情之锋寂如雪。

    一剑刺出,天地寂静,万物不存,似乎只有这一剑,也只能有这一剑。

    在这一刹那,楚应天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他拼命的想要挣扎,将那邪剑魔胎之能催动到了极致,想要挣脱开这剑之领域的镇压。

    但,仍旧是无用!

    那无上剑势笼罩之下,这一片剑之领域的力量被牵引到了极限,虽没有万剑纵横,但那一片死寂之中,却是降临下了更为恐怖的力量。

    就好像一片寂肃的寒冬,在那严酷的冰冷之下,生机禁绝,世间万物都因此而冰封!

    只不过,这是剑的冰寒。

    也正是如此,楚应天根本挣脱不开这剑之领域的镇压禁锢,甚至连他体内的邪剑之力都开始崩溃。

    这原先让他立于不败的剑之领域,此刻,竟是成了他的夺命符!

    “不!”

    生死逼临一瞬,楚应天爆发出了体内的潜能,九道剑种魔源轰然而碎,道道血光涌现之间,这邪剑魔胎终于是强行挣脱开了那剑之领域的镇压。

    但此时此刻,一道寒光已是横空而至,楚应天只来得及扭转了一下身躯,让自己的心口命脉避开了那刺来的剑锋。

    一剑落下,刺入了楚应天的身躯,下一瞬鲜血飞溅,若雪花飘落,刺目的猩红,演绎这一种别样的美。

    这一剑没有刺中楚应天的心口,但仍旧是让他感受到了无比的痛楚,一道锐利的剑气随着剑锋刺入了他身体之中,穿透了血肉,骨络,甚至于灵魂。

    剑伤,是难以形容的痛楚,但是不管如何,楚应天都在这一剑之下保住了性命,并且换来了一个机会。

    宁渊的剑,此刻穿透了楚应天的身躯,就算想要进行第二次攻击,也要将这剑拔出。

    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刹那之间,楚应天将体内爆碎的九道剑种魔源的力量催发到了极致,右掌竟是直接化作了一口猩红刺目的邪剑,直朝他面前的宁渊一斩而下。

    九道剑种魔源破碎,催动到了极致的邪剑魔胎,这一剑的威能若是彻底爆发开来,那么就算宁渊的肉身强横至极,也一样要命陨在这邪剑锋芒之下。

    然而,便是在这猩红邪剑落下之时,宁渊也动了。

    他没有去拔出刺入楚应天身躯之上的那口剑,而是探出了左手,两指点出。

    无剑无我,无我无剑。

    人剑合一,无剑我剑之境!

    随着宁渊剑指点出,顿时这万剑窟之中的剑之领域之力再次被引动,万剑之能加持在宁渊剑指之上,迎向那猩红邪剑。

    “砰!”

    刹那,邪剑崩碎,猩红的血光之中,宁渊剑指刺出,在楚应天那无比错愕的眼神之中,落在了他的头颅之上,眉心之间!

    随着这一指落下,一切再次归于死寂之中,楚应天的身躯僵立着,脸庞之上仍旧是那无比错愕的神情,似乎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死亡,便已经将他一口吞噬。

    直到宁渊收回了手,也收回了剑,楚应天的身躯方才一颤,一道血光在他脑后绽放而出,随后这具躯体便仿佛被抽空了一切力量般,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大秦剑神,先天道境之强者,就此命陨。

    随着那殷红的鲜血在地面之上流淌,万剑窟之间的无边剑气开始缓缓消散,剑之领域消失,让这万剑窟也回归平静。

    这一战,楚应天败了,但这失败的原因不是他不够强,修成邪剑魔胎之后,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道境的顶峰,甚至能够压过那绝仙剑主,成为北域先天第一人,这谁能够说楚应天不够强?

    他之所以败,是因为他做出了一个最错误的选择,催动万剑窟的万剑之力,创造出这剑之领域。

    这剑之领域的力量,一部分来自于楚应天,一部分则是源自这万剑窟。

    是楚应天以先天道境顶峰的修为,催动万剑窟千万剑器的力量,两者融合,方才能够演化出这一片剑之领域。

    也正是因为如此,楚应天对于这剑之领域并没有彻底的掌控权,理论上来说,有从楚应天手中夺取剑之领域的可能。

    换成别人,就算同样是先天道境顶峰的修为,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西门吹雪不同,他是神,剑中之神!

    他的剑道修为,已是踏入了道之顶峰,剑之绝巅,近乎于神的境界。

    楚应天是驾驭万剑,如若帝皇统御江山一般,一声令下,便能让万军攻杀,血流千里。

    而西门吹雪却是人剑合一,无剑无我,无我无剑,对于他而言,这剑之领域就如若身体的一部分一般,想要掌握其中的力量,简直轻而易举。

    若不是这剑之领域,以楚应天的实力,哪怕宁渊动用了西门吹雪的英雄卡,也绝对杀不了他,毕竟这西门吹雪只是剑道修为非凡,论根基,远不如先天道境顶峰的楚应天。

    但有了剑之领域之后就不同了,万剑之力加持下,不要说楚应天只是先天道境的修为,就是踏入了神境,也不是宁渊的对手。

    战斗是一门学问,天时地利人和,兵家之法,同样适用。

    战斗结束,一切归于平静,但万剑窟之上,目睹了一切的苏暮晚晴却是双眉紧皱,美眸之中是罕见的浮现出了无比凝重的神情。

    苏暮晚晴已是剑道修为,将十门剑法修炼到了武道通神之境,以此由凡入道,修成了神之剑。

    因此,在剑之一道上,苏暮晚晴也算是造诣非凡,堪称这北域之中的剑道宗师之一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暮晚晴才更加清楚,宁渊先前展露出的剑法是多么的可怕。

    那可是道境绝巅的剑法啊,一步便可入神,这般的境界,不要说现在,就是在那武道辉煌盛世,强者如云的神武纪,多少人穷尽一生,都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啊。

    想要踏入这样的剑道境界,怕是已经把剑当成了生命一般,可为之舍弃一切,只留下纯粹的自我与剑,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样的人,这样的剑,才真正配得上“剑神”二字。

    原本宁渊的枪法境界就已经极高了,甚至在百断山击败绝仙子,他用的也是枪,这足以说明他主攻的是枪法。

    那么现在是怎么一回事,这道境巅峰的剑之修为,难道是他隐藏的后手不成?

    不,绝对不可能,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宁渊就算隐藏得再深,但他的年纪摆在哪里,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就算他打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剑,也不可能达到这剑之绝巅的境界。

    那么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暮晚晴皱着眉头,眼神在宁渊身上不断扫视着,心中一片惊疑不定,

    她原本以为,通过这一战能够看出宁渊的几分底细,结果现在却发现,他身上笼罩的迷雾越发扑朔迷离,神秘得难以探究。

    首先是自己派出的凝渊阁杀手,执掌魔剑的一品大宗师,败亡。

    之后,来自中域神州的传承,隐有北域先天第一人的绝仙剑主也败了。

    到现在,修成至邪之术,铸就邪剑魔胎的楚应天也倒在了他的剑下。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

    心思之间,苏暮晚晴内心之中忽然升起了一丝庆幸的感觉。

    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与宁渊合作,而不是倾尽凝渊阁的力量将他斩杀,否则现在,怕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吧?

    苏暮晚晴的心思如何,宁渊自然是不知道,将血龙胆收回之后,便打算离开这万剑窟。

    楚应天和这邪剑魔胎的出现,完全只是一场小小的插曲,宁渊可是没有忘记,他进入这神宫的目的是要寻找传送阵,然后离开这邪门无比的神遗之地。

    然而就是宁渊想要离开之时,那破碎的血茧之中,竟是涌现出了一阵血色光芒,其中隐约可见一口剑身断裂了大半,看起来残破无比,通体猩红的断剑。

    “这是什么?”见此,宁渊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去,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要……”此刻苏暮晚晴也注意到了血茧之中的断剑,神色不由一变,连忙出声想要阻止宁渊上前。

    但是可惜,她喊得晚了一些,宁渊已经走到了那破碎的血茧磅礴,随后那在血光之中沉浮的断剑似有感应,猛地一震,化作一道血光朝宁渊飞来。

    见此,宁渊眉头一皱,便要出剑将其斩开,却不曾想那血光直接穿过了宁渊的剑锋,随后便冲入了他身体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这让宁渊心中一惊,还未等他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脑海之中一阵波动,竟是莫名浮现出了一段记忆。

    邪剑魔胎!

    剑种篇。

    魔源篇。

    邪剑篇。

    魔胎篇。

    戮神篇。

    上古至邪之术,禁忌魔功,此刻尽数浮现在了宁渊心头。

    ps:主角会一直用枪,这点不会改,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