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剑之绝巅!
    宁渊身躯震退,而楚应天的气势却是越来越盛,那骇人的邪剑之势彻底铺展开来,直让这万剑窟之中万剑齐鸣,震撼无比。

    这邪剑魔胎,乃是禁忌之剑,当初楚应天的武道资质并不算太过优秀,甚至比不上穆擎峰,因此他踏入先天之后便已潜力耗尽,怕是终身都要止步于先天气境,难以再进一步了。

    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楚应天发现了这处神遗之地,并且在这万剑窟之中寻到了那上古禁忌之法,邪剑魔胎。

    这邪剑魔胎,是一种比吞元图录还要极端的至邪之术,只要寻到资质上乘的鼎炉孕育剑种魔源,九道剑种魔源融为一体之后,就能铸就出一具天资无上的魔胎,魔胎孕育邪剑,只要斩杀生灵,便能够吸收其血肉精华,甚至三魂七魄,化为邪剑与魔胎的养分。

    所以,一旦修成这邪剑魔胎,便能够拥有无限潜能,资质与悟性都不再是阻碍,还能够通过杀戮来提升修为,几乎不见瓶颈。

    在上古之时,一人创出了这至邪之法,因此名唤邪剑魔,为了将这邪剑魔胎修炼圆满,他屠戮天下,掀起了一场祸世浩劫,腥风血雨,最终被当世三位无上强者围杀,甚至天降神罚,方才能够将这邪剑魔彻底灭杀。

    如此可见这一门功法的恐怖。

    虽然是至邪之术,禁忌之法,但不甘于修为止步的楚应天还是选择了修炼,他先是走遍北域七国,收集了九口名锋,练就剑种,以此将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了先天道境,之后他又收下九个天资聪颖的弟子,作为培养剑种魔源的胚胎,其中就包括穆成轩。

    这数十年来,九大弟子体内剑种已经近乎圆满,尤其是穆成轩,他是最后一道剑种,也是九人之中资质最好的,为了让这一道剑种魔源达到完美的境地,楚应天甚至不惜带着他前往大秦皇陵,以龙脉之气铸他修成先天龙罡。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宁渊杀穆擎峰,楚应天没有插手,因为他根本不在意穆擎峰的生死,来穆家完全只是为了带走穆成轩罢了。

    现如今,虽然这血祭在最后关头被宁渊打破,但这九道剑种魔源还是被楚应天吸收入体,因此这邪剑魔胎也算是完成了,只是没有能够吸收这万剑窟之中的神血,否则楚应天的修为便能够直入先天神境。

    虽有遗憾,但并不残缺,只有斩杀了宁渊,他仍旧可以从容吸收万剑窟的神血,届时邪剑一出,这偌大北域,岂不是任他纵横。

    心思之间,楚应天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冷然笑意,随之剑势催动,顿时间,万剑窟之中的千万长剑不断震动起来,爆发出无数剑气,交织纵横,直接将这万剑窟化作了一片剑之领域。

    身处其中,宁渊感受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似乎深陷怒海汪洋之中,剑势一阵阵的冲击压迫而来,要将他彻底淹没在这剑之领域之中。

    先天道境的极致,便是以自身大道罡元勾动天地之能,演化出一片领域。

    这是一个极致的境界,便是那绝仙子,都没有踏入!

    而现如今,完成了邪剑魔胎之后的楚应天,彻底舍弃了先前修炼成的金之剑元,尽数将其转化成为了邪剑之力,从而达到了先天道境的极致,方才能够催动出这万剑纵横的剑之领域。

    在这剑之领域之中,楚应天只需一念而动,便可引发万剑怒啸,可攻可守,甚至可以化身为剑,彻底融入这剑之领域当中,直接立于不败之地。

    破不了这剑之领域,就绝无可能伤到楚应天。

    面对这样的对手,没有通等境界的修为,如何能够抗衡呢?

    纵横交织的剑气之中,宁渊身躯之上逐渐多出了一道道剑痕,那剑伤虽不深,但每一道伤口之中都附有可怕的邪剑之力,不断的吞噬宁渊血肉之中的生机。

    再看楚应天,负手而立,血发飘扬,透着无边邪意的眼眸俯视着宁渊,道:“在血祭之前,轩儿请求我为他完成一个遗愿,杀了你,然后再灭了宁家,现在,我便替他完成这个心愿吧。”

    话语之中,楚应天手一叹,顿时血光翻涌,七口邪意滔天的血色剑罡浮现,直朝宁渊轰杀而去。

    见此,宁渊眼神一冷,旋身横枪,便要以血龙胆轰碎那冲杀而来的血煞剑罡。

    然而,还不等他手中的血龙胆扫出,一股恐怖的剑势便镇压而下,让宁渊身躯猛地一颤,竟是难以动弹。

    而他手中的血龙胆更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撕扯着,直接脱出了宁渊的手掌,重重的刺入了一旁的石壁之中。

    兵器脱手,不等宁渊反应,那血色剑罡便已经轰击在了他的躯体之上。

    在这剑之领域加持下,这七道血色剑罡当真是锐不可挡,宁渊苍龙战体瞬间被破,紧接着七剑轰击之下,竟是直接贯穿了宁渊的胸膛,小腹,咽喉,还有四肢经络,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石壁之上。

    剑罡穿身,却没有一点鲜血流出,因为尽数被那剑罡吞噬了。

    “宁渊!”

    见到这一幕,万剑窟之上的苏暮晚晴双眉微皱。

    在这剑之领域当中,楚应天能够动用万剑之势镇压,宁渊虽肉身强悍,但修为不足,不要说发动攻势,甚至连兵器都使用不了。

    身处这样的劣势,除非宁渊能够瞬间将修为提升到先天道境的极致,催动领域之能对抗楚应天剑势,否则绝无半点胜算。

    但是,他能么?

    苏暮晚晴心中迟疑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没有就此离去,眼神平静的注视着万剑窟之中的宁渊,竟是微微一笑,喃喃说道:“宁公子,这一次换成晚晴试探你了,可千万莫要让人失望啊。”

    修成了邪剑魔胎的楚应天的确是强得可怕,但强不代表无敌,若是宁渊能够爆发出当日一战绝仙子的实力,未必不能与之一战。

    对于宁渊隐藏着的底牌,苏暮晚晴一直是好奇得很呢。

    “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剑之领域当中,楚应天眼神俯视着宁渊,说道:“在这剑之领域之中,我便是神,就凭你这点蛮力,也想要对抗神之威,真是天真得可笑啊!”

    话语之中,楚应天探手一抚,那贯穿了宁渊身躯的七道血色剑罡倒飞而回,融入了楚应天的身躯之中,让他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但却是更添三分妖邪凶狞,喃喃说道:“这样强悍的肉身,真是绝佳的养料,也许我该留你一命,以此来培养这邪剑魔胎才是啊。”

    邪剑魔胎,单从这四字之中就看得出来这是一门多么邪门的功法,修炼之后,这楚应天的心性也随之变化,不复以往的冷静,反而陷入了极端与张狂之中。

    这是邪剑魔胎的影响,当初那位邪剑魔就是因此变得嗜杀成性,为了圆满邪剑魔胎,甚至不惜血洗天下,引得各方震怒,甚至于天降神罚将其灭杀。

    现如今的楚应天虽然没有到邪剑魔那等地步,但不妨碍他品味一下这虐杀敌人的快感。

    心思之间,楚应天再一次凝聚出数道血色剑罡,直袭宁渊而去!

    就是此时,宁渊眸子之中,骤见一道冷光浮现,随之,天地一肃,万物沉静。

    纵横交织的剑气,凝结在了虚空之中,长啸震动的剑锋,更是刹那静默了下来,整座万剑窟,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好似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唯有那数道血色剑罡仍是破空而来,但临近宁渊身前之时,就再也无法突进丝毫。

    数道血色剑罡,就这么僵硬在了虚空之中,不断颤抖着,似乎有一股它们难以抗衡的力量降临!

    随着宁渊缓缓抬起头来,那血色剑罡便寸寸崩碎,烟消云散。

    “什么!”

    如此异变,让楚应天眼神一凝,心中陡然涌现出极度的不安来,这让他本能的催动剑之领域,想要以万剑之力,将宁渊诛杀在此!

    然而,却不见万剑齐啸,只有一片死寂!

    剑不动,风无声,天地似乎陷入了永恒的死寂之中,安静,静得让人难以承受。

    “怎会!”

    这样的结果,让楚应天眼神彻底变了,变得一片骇然,一片惊恐。

    因为此时此刻,那原本随他一年而动的剑,静默着,死寂着,让他感受到了无尽的冰冷,一种直要蔓延入心头,甚至于灵魂之中的冰冷。

    一个铸成了至极邪剑的剑道修者,此刻却不能动剑,那是一种何等的恐怖?

    这让楚应天内心之中升起了一丝难以遏制的恐惧,自从踏入先天之境之后,就从未感受到过的恐惧。

    现如今,整个剑之领域,不再受他掌控,更有一道无上绝巅的剑势降临,宛若天地之意,无边浩瀚,压得楚应天体内的邪剑之力都开始崩溃,湮灭!

    便是楚应天惊慌之间,一声剑吟冷冽而起,万剑窟之中,一口寻常无奇的剑落入了宁渊手中。

    剑入手,宁渊望向了楚应天,眼神一片冰冷,似没有了半点情感,只剩那纯粹至极的剑意!

    “此剑之前,你敢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