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诅咒之怨
    “神遗之地?”

    听此四字,宁渊眉头不由一皱,转而望向了那恢弘宫殿,他是没有想到,被这漩涡一卷就来到了这地方。

    神遗之地,这听起来就感觉不是什么好地方呢。

    想到这里,宁渊看向了苏暮晚晴,出声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么?”

    自从上次苏暮晚晴告知他绝仙传承与中域神州的种种之后,宁渊心中便一直有着一个疑问,这个世界的神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是真的如若传说之中一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甚至于主宰生死轮回呢?

    还是说,这所谓的神其实只是更为强大的武者,因为拥有着非凡的力量而被神化了呢?

    两者看似差不多,但实际上却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前者是传说与神话,无可探究,而后者则是一条武道之路,只要不断前进,终究能够到达。

    听宁渊这么一问,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神的定义向来是很模糊的,在普通人看来,先天之境的武者就是神,无所不能,但对于某些存在而言,这先天也许就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罢了,总而言之,只要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称之为神也没有什么问题,不是么?”

    对于这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宁渊耸了耸肩,打消了继续追问这点的想法,说道:“那么这神遗之地又是什么地方?”

    “传说之中,这神遗之地乃是上古之神的神宫,也是古神最后的遗留之所。”

    苏暮晚晴眼神却是变幻不定,片刻之后方才恢复了平静,轻笑说道:“当然,谁也不能够证明这传说的真假。”

    “嗯。”见苏暮晚晴神色变幻,宁渊沉吟了一声,说道:“那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进去看看,还是想个办法离开这里?”

    说实话,宁渊对这所谓的神遗之地一点都不感兴趣,更加没有进入其中探索的意思。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这和神扯上关系的地方绝对非同一般,进去之后说不定还就能捡到什么至尊神器之类的,从此逆天崛起,横扫十方,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这种事情想想就可以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机缘,就算真的有,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眼下,这一座宫殿给宁渊一种极度不详的感觉,那沧桑古老之中,盘踞着一股让人不安的气息,以至于这座宫殿时刻笼罩在一片死寂之中,恍若一座择人而噬的深渊,让人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冷入骨髓的寒意。

    对这未知并且极度危险的所在,最好的选择无疑是敬而远之,因为有句话叫做不做死就不会死。

    见宁渊没有探索这神遗之地的意思,苏暮晚晴微微一笑,道:“晚晴还以为宁公子天不怕地不怕,听了这神遗之地的来历后,定然要入内闯上一番呢。”

    听此,宁渊不可置否的一笑,道:“怎么,苏大家难道想要进去看看?”

    见宁渊这般神情,苏暮晚晴眼神玩味,说道:“这神遗之地,据说遗留有上古神兵,甚至于古神传承,宁公子便一点都不心动么?”

    这话,让宁渊望了一眼那宫殿,随即说道:“那么这不靠谱的传说有没有提过,进入这鬼地方的人有几个能活着出来?”

    “呵呵。”听此,苏暮晚晴不由得一笑,道:“这倒是没有,不过我想,千万人之中,也许能够出现这么一两个幸运儿吧。”

    “这不就结了,走吧。”宁渊说着,转身踏入了河水之中,虽然他不太可能冲过那大漩涡离开,但这地下暗河四通八达,未必没有第二条出路。

    但宁渊刚走两步,就站住了脚步,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见那河水之中,一道道巨大的黑影浮现,嗜血凶残的眼眸,漆黑如铁的鳞甲,那蕴含着强悍力量的躯体,让人一眼就望而生畏。

    巨鳄,还不只一头,初略看去起码有上百之数,把这河面挤得满满的,根本不可能绕开它们。

    见此,站在后方的苏暮晚晴轻声一笑,道:“这是三品妖兽龙甲鳄,据说他们体内拥有一丝蛟之血脉,凶残至极,爪牙甚至能够咬碎一品宝甲,宁公子可是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从这群龙甲鳄当中冲出去。”

    宁渊没有回答苏暮晚晴,转身走上了河岸。

    虽然宁渊肉身强悍,斩杀三品妖兽轻而易举,但问题是现在这群龙甲鳄在河里,一旦入水,宁渊就是有力也使不出来,不然的话刚才也不会被那大漩涡直接冲到了这里了。

    所以,宁渊想要在这上百头龙甲鳄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根本不切实际,就算他能,苏暮晚晴怎么办,她现在可没有半点修为,还十分虚弱,下去不就是喂鳄鱼么?

    这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扫了一眼那暗河之中的龙甲鳄,它们此刻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和苏暮晚晴,但却又似乎在顾忌着什么,不敢冲上岸来。

    能够让这群生性凶残无比的龙甲鳄感到畏惧的,无疑就是这一座被无边死寂笼罩着的宫殿了。

    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怎么办?

    便是在宁渊进退两难之时,忽然听到河水之中传来了一声声惊恐不安的咆哮,转眼一看,那上百头龙甲鳄此刻正疯狂的往水中浅去,似乎在逃离这个地方。

    “怎么一回事?”

    突来异变,让宁渊眼神一凝,挡在了苏暮晚晴身前。

    见此,苏暮晚晴眼神变幻,轻声言道:“宁公子,麻烦来了呢。”

    苏暮晚晴话语之中,那河面中央,浪涛滚滚,河水翻动,随后那清澈的河水渐渐的涌现出了一缕缕暗红来。

    那好似凝结了许久的血液被水化开一般的色彩,在这河面之上蔓延开来,顿时浓郁无比的血腥味涌现,充斥着这地下世家。

    随着那暗红色的血水蔓延开来,一道道扭曲着的漆黑纹路在那血水之中浮现,有几头没有来得及逃离的龙甲鳄,被那漆黑纹路触碰的一瞬间,竟是直接血肉粉碎,命绝当场。

    “这是什么东西。”

    见到这一幕,宁渊眼神也是一变,在他的感受之中,那漆黑纹路之中,拥有着极为可怕的力量,死亡,腐朽,怨恨,种种纠缠在了一起,透着无边的妖邪感,让人不寒而栗。

    苏暮晚晴出声解释道:“这是神遗之地的诅咒之怨,据说是那神的怨恨所凝聚成的一众诅咒,一旦被它侵蚀入体,就是先天之境的武者也会在片刻之间化为血水。”

    “这么狠。”

    听此,宁渊神色一变,抓起苏暮晚晴往后退去,他可不想被这玩意缠上。

    但是宁渊没有想到,他虽退离了河岸,但是那河水之中的诅咒之怨却是不断蔓延着,短短片刻时间,就讲这河面化作了一片鲜红,一道道死气与怨恨凝聚成的漆黑纹路在血水之中蔓延着,最终竟是往河岸这边涌动了过来。

    见此,宁渊转头看向了身后的苏暮晚晴,道:“你不要告诉我这玩意能弄得到处都是。”

    苏暮晚晴一笑,点了点头,道:“宁公子果然是料事如神,这诅咒之怨一旦爆发,将会四处蔓延,席卷整个神遗之地,除了……”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望向了那座宫殿,道:“这古神遗留下的宫殿。”

    听此,宁渊是二话不说,直接把苏暮晚晴横抱了起来,然后往那宫殿飞奔而去。

    这么粗暴的原因,是因为那诅咒之怨已经彻底爆发,正迅速无比的朝他这边席卷而来。

    虽然这神宫之中也未必安全,但眼下他还有别的选择么?

    抱着苏暮晚晴,宁渊直接冲入了那宫殿之中,那紧随在他身后的诅咒之怨冲击而来,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挡,在虚空之中崩溃消散。

    见此,宁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将苏暮晚晴放了下来,却见这女人竟还是淡淡笑着,没有半点紧张的模样,好似刚才死里逃生的不是她一般。

    宁渊这个时候也懒得和她计较什么了,直接说道:“现在怎么办?”

    注视着宫殿之外汹涌蔓延的诅咒之怨,苏暮晚晴不紧不慢的说道:“宁公子若是有耐心,那便等上几日,这诅咒之怨便会自动散去,皆是晚晴的修为也应当恢复了,便能直接离开,当然,若是宁公子等不及,也可以试着探索一下这座神宫,说不定也能找到离开此地的方法。”

    宁渊眉头一皱,说道:“什么方法?”

    苏暮晚晴轻笑说道:“神遗之地可不止眼前这一处,天音阁便发现并且探索过了三处神遗之地,发现了不少东西,其中还有传送阵法,若是运气好的,那说不定就能够直接传送离开了。”

    “但如果运气不好呢。”

    “这晚晴就不知道了。“

    苏暮晚晴的回答让宁渊有些无语,但也不得不承认,眼下就只有这两个办法了。

    保守稳妥一些的,自然就是等,但等待的这几日之内,将会充满不可预知的变数,这一座宫殿透露着不详与诡异的气息,不要说在这里等候几日,就是几个时辰,都让宁渊都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ps:刚刚加班回来,很累,还有两更,但要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