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神遗之地
    被巨鱼群与浪涛席卷着冲出了十余里,宁渊身上的伤势总算是恢复了过来,但他怀中的苏暮晚晴却已经昏迷了过去。

    体内圣脉封禁之后,苏暮晚晴一身修为失去了九成,虚弱无比,被这洪流席卷出了十余里,自然是承受不住,若非她的肉身也是不弱,又有宁渊一路护着,那就不仅仅是昏迷那么简单了。

    不过好在,宁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过来,虽然没有彻底愈合,但起码能够对抗一下这浪涛与巨鱼群,找个机会爬上岸去了。

    然而,就是在宁渊准备解开生命之链的时候,忽然水中传来了一股惊人的吸力,直接那宁渊与苏暮晚晴给拉扯了过去。

    这让宁渊神色一变,转头望去,便看到了数十丈之外,正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扭曲搅动着,将所有冲向它的事物尽数吞噬。

    地下暗河是极其危险的,怒浪和暗礁就不说了,还隐藏着极为凶猛的水中妖兽,就好似那些银白色的巨鱼。

    但这绝对不是地下暗河最为危险的地方,真正恐怖的是,大漩涡!

    因为地脉穿行,连接水域,方才形成了这地下暗河,因此这地下暗河四通八达,几乎可以说是遍布大地,谁也不知道一条暗河有多少分支。

    而在这庞大复杂的暗河河道之中,会时不时出现漩涡,小的漩涡就不说了,真正恐怖的是那种大漩涡,漩涡底部要么通往别的暗河或者水域,要么就是巨妖巢穴。

    这巨妖值得就是巨型妖兽,它们往往灵智不高,甚至连妖力都没有,但是身躯往往庞大无比,强悍至极,不要说寻常的武者,就是连先天强者遇到了也往往都要避让。

    这种巨妖在地面上并不多见,只会出现在广阔的水域或者深海之中。

    而眼下,这宽大百丈,近乎将这暗河的河面全然占据的巨大漩涡,怎么看都不像是通往另外一条暗河或者水域的。

    以宁渊和苏暮晚晴现在的状况,冲进巨妖巢穴,那岂不是给上门送菜么?

    心思之间,宁渊探手抱紧了昏迷过去的苏暮晚晴,随后解开生命之链,直接缠绕在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之上。

    但是宁渊没想到,那漩涡之中又猛地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牵引力量,生命之链虽能承受,但是那块岩石却是直接破碎开来。

    见此宁渊神色一变,但已经是来不及抓住第二块岩石了,那大漩涡之中爆发出的恐怖吸力,直接把他与苏暮晚晴拉入了漩涡之中。

    陷入这巨大的漩涡之中,想要挣脱开来那就根本不可能了,几乎是刹那之间,宁渊与苏暮晚晴就被卷入了那漩涡底部。

    “死就死了!”

    心知难以挣脱,宁渊心中一横,再一次用生命之链将自己与苏暮晚晴缠绕在了一起,随后直接冲入了这大漩涡之中。

    恐怖的力量搅动着,似乎要将其中的一切都碾碎一般,陷入其中,宁渊视线已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东西。

    “轰!”

    最终宁渊耳旁传来了一声巨响,似乎冲入了什么地方,那漩涡之中的搅动与吸引之力才渐渐散去,最后一道浪涛卷着宁渊与苏暮晚晴,直接扑在了岸边。

    总算是被冲到了岸边,宁渊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看,却是不由得怔住了。

    一座宫殿,出现在了宁渊的视线之中。

    雄伟壮丽,高达数百丈,宛若一座耸立的山岳,虽然在那时光岁月的消磨之下,已不复往日的金碧辉煌,但那沧桑之意,更是让人新生敬畏。

    在这宫殿之上,不仅仅有岁月留下的痕迹,更有战争的遗留,宁渊可以看到,一出出坍塌的残垣断壁,其中还有早已腐朽的兵器战甲。

    没有骸骨,是因为早已风化成灰,整座宫殿,笼罩在无边死寂之中,让人不由得感到一丝恐惧。

    这地底,怎么会有这么一座宫殿?

    数百丈啊,几乎等同于一座山岳的高度了,纵然是大秦帝国的皇城禁宫,也不过是数十丈而已,和眼前这座宫殿一比,那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玩具一样啊。

    不过很快,宁渊心中就压下了这个疑问,因为比起这关心这宫殿的来历,苏暮晚晴的生死显然更重要一下。

    方才那大漩涡的搅动之力太过恐怖,宁渊皮糙肉厚,扛得住,但苏暮晚晴能不能挺下来就不知道了。

    将苏暮晚晴抱到了一块青石之上,宁渊探了探她的鼻息,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有气,没死。

    不仅仅没死,甚至连什么严重的伤势都没有,先前那魔灵自爆一击的威力全部给宁渊挡了下来,之后摔入这地下暗河之中,苏暮晚晴又一直被他护在怀里,受到的伤害有限,唯一麻烦的就是灌了不少水。

    想着,宁渊眼神落在了苏暮晚晴的身子之上,结果却见,苏暮晚晴那一身青衫已是彻底湿透了,先前又被水冲击得散乱了起来,贴着她的身子,顿时将那妙曼的身形完美的衬托了出来,尤其是胸前,被冲开的衣领之间隐约可见一抹细腻的雪白,那湿透了的青衫贴在身上,真正是和没穿一样,甚至可隐约看见那被抹胸紧贴着的……

    不得不说,眼前这一幕的确是诱惑无比,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想要做些什么。

    宁渊当然是个男人,十分正常的男人,所以他也想了。

    只不过也就是想了想,他可没有对苏暮晚晴下手的想法,且先不说趁人之危什么的,就以这魔女的性子和手段,宁渊是要多想不开才会对她做些什么,闲自己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所以宁渊是面无表情的伸出了手,按在了苏暮晚晴的胸前压了两下,结果没有多少反应之后,他才回想起来,这溺水急救好像是要按压腹部才能把水压出来。

    这个时候想起来,已经是晚了,因为昏迷着的苏暮晚晴已然睁开了眸子,注视着一手落在自己胸前的宁渊,没有言语。

    见苏暮晚晴醒了,宁渊一时间也没有说话,气氛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两人对视了许久,片刻之后,宁渊方才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道:“我在救你。”

    “知道。”苏暮晚晴点了点头,还对宁渊微笑了一下,道:“不过晚晴已经醒了,宁公子可以把手拿开了么?”

    宁渊点了点头,把手收了回来,至于为什么现在才收手,别问他,他也不知道。

    见宁渊收回了手,苏暮晚晴也从青石之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那已然是被水湿透的衣衫,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中喃喃道:“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

    话语声中,多少带着点小小的郁闷。

    事实上,这一切苏暮晚晴已经谋划好了,从带着宁渊离开咸阳城,到引来魔魅儿的伏击,到最后将魔魅儿斩杀,一切都在苏暮晚晴的预料之中,连先前吹奏玉萧,都是她在故意将魔魅儿引来,以此斩除后患。

    这样既不会暴露她的身份,又能够清剿着暗中的隐患,同时安然度过这圣脉十年封禁之一,一切都完美无缺。

    除却了最后那点小小的意外,苏暮晚晴没有想到,魔魅儿临死之前竟还能够发动魔灵身上的禁制,更是没有想到,这魔域崩毁之时冲击地面,直接让她与宁渊落入了这地下暗河之中。

    然后,就变成了这样的情形。

    虽然苏暮晚晴不是一般的女子,不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但这清白的身子被这男人全看光了,并且好像还摸了两把,这让苏暮晚晴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郁闷,更让人生气的是,这家伙竟然连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想着,苏暮晚晴抬头望向了宁渊,却见他仍旧是注视着自己,眼神也不知道回避一下。

    见此,苏暮晚晴神色也是冷了下来,问道:“宁公子,好看么?”

    宁渊点了点头,道:“还行吧。”

    “晚晴多谢公子夸奖。”苏暮晚晴完全几乎是咬着牙挤出这句话来的,她生气,那是理所当然,换成哪一个女子,被占了这么大便宜之后听到他这么说,不砍死他已经是给面子了。

    什么叫做还行吧?

    你还不满意是不是?

    见苏暮晚晴一副冰冷模样,宁渊摇了摇头,道:“我以为苏大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听此,苏暮晚晴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探手整理自己的衣衫,同时说道:“这对于女子而言可不是小事,晚晴也是女子为何不能介怀?还是宁公子认为晚晴是那青楼女子,任谁都能看上几眼,摸上几把,之后再说一句还行呢?”

    听这话,宁渊一笑,道:“冒犯了苏大家,真是抱歉了。”

    对这没有半点诚意的话语,苏暮晚晴神色平静,淡声说道:“这倒是不用了,晚晴只是希望,以诚待人,他人也能以诚待我,若非是宁公子先前的试探,何以至于落到这等境地。”

    宁渊摇了摇头,言道:“若是之前苏大家坦诚相告,又何来的试探呢?”

    这话让苏暮晚晴反倒是笑了,言道:“那倒是晚晴错了,也罢,此事暂且放下,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站起身来,转而望向了那座恢弘古老的宫殿,喃喃说道:“神遗之地呢。”

    ps:熬夜出来第三更,求月票,我就求这个月的,麻烦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