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圣脉
    魔域之中,战火再开。

    战魂之影凝聚而现,挡下了那左右袭来的刀剑双魔。

    宁渊一枪轰出,既是轻灵如燕,穿梭虚空,又凶猛如龙,势不可挡。

    面对宁渊攻势,那枪魔同样是一枪点出,磅礴魔气随着那漆黑的枪身一举爆发,毫无保留的与宁渊血龙胆轰击在了一起。

    “砰!”

    一声铿锵巨响,魔气崩碎,那漆黑的长枪更是被直接震开,血龙胆随之长驱直入,直接轰击在了那枪魔的身躯之上。

    “噗!”

    枪锋贯体,但那枪魔却恍若畏惧一般,不仅仅没有退让,反而是发了狂一般冲了上来,周身魔气汹涌激动,散发着无边暴戾毁灭之气。

    与此同时,只听剑吟刀鸣齐响,那剑魔刀魔同样是硬受了战魂之影一击,无视杀意贯体之痛,强行冲击而上,刹那三人便临近了宁渊周身。

    三人临身,宁渊眼神一冷,手中的血龙胆猛然一震,狂暴无比的力量悍然爆发,竟是直接从枪魔的体内撕裂而出,轰向左右袭来的刀剑双魔,同时两道战魂之影也随之枪锋横扫,三式接连,直将刀魔剑魔笼罩于死亡之下。

    然而这双魔却是没有半点抵挡的意思,手中的刀剑相交一震,还不等宁渊血龙胆横扫而至,他们的身躯便骤然崩碎,化作了磅礴魔气。

    而那被宁渊一枪贯穿,身躯撕裂的枪魔也是怒然长啸了一声,一枪轰出,身躯随之崩溃,只剩下磅礴魔气加持于那魔枪之上,破碎虚空,朝宁渊轰击而下。

    一瞬之间,三魔身躯皆尽破碎,只剩下了一枪一剑一刀,三口魔兵散发着磅礴魔气,刹那接连一起,直攻宁渊。

    魔兵袭来,宁渊眉头一皱,但手中血龙胆却是不慢丝毫,枪身旋转扫出,便要将这三口魔兵挡下。

    但是宁渊却不曾想到,这三口魔兵竟是没有实体,血龙胆横扫而出,虽然直接穿透了这三口魔兵,但却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惊讶一瞬之间,魔兵已是轰击到了他的身躯之上。

    魔兵临身,去不见鲜血飞溅,竟是直接贯入了宁渊体内,随之浩瀚磅礴的魔气在他周身涌现,直化作一个巨大的魔气漩涡,旋转搅动,森然魔能,不断侵蚀着宁渊的肉身,宛若一个巨大的磨盘,要将他磨灭在内。

    更有道道阴邪妖异的魔气,纠缠缭绕在宁渊的身躯之上,直让他双眸之中都是森然魔光闪动,身躯因此而颤抖不已,根本无法挣脱开这魔气漩涡。

    魔族秘术,向来诡异莫测,现如今这刀枪剑三魔以牺牲自己性命为代价,将一身魔能催发到了极限,不仅仅在消磨着宁渊的肉身,更是在冲击着他的意志与魂魄。

    这也就是为何,魔魅儿自信这三魔能够拿下宁渊的原因。

    无论你肉身如何强悍,但不入先天,那意志与魂魄仍旧是薄弱之处。

    而现如今,这三魔牺牲性命,制造出的魔之涡,乃是针对肉身与魂魄的双重攻击,就是先天强者,在没有步入道境之前,身陷其中都难以自拔。

    眼见宁渊身陷魔之涡,魔魅儿冷然一笑,不在理会他,长鞭一甩,冷然望向了苏暮晚晴,言道:“现在你还能笑得出来么?”

    魔魅儿冷然话语声中,那魔灵已是纵身而出,手中漆黑的巨剑一斩破空,似要直接将苏暮晚晴斩于剑下。

    同一时间,一道魔影在苏暮晚晴身后鬼魅而现,踏着无声的脚步,握着一口魔气森森的匕首,直朝苏暮晚晴的身躯刺杀而去。

    “哎……”

    见此,苏暮晚晴幽幽一叹,随之箫声响起,道道魔光随着箫声扩散开来,那魔灵听此,攻杀之势顿消,痛苦无比的捂住了双耳,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那一道想要刺杀苏暮晚晴的魔影更是不堪,被这箫声一荡,连一声悲鸣都发不出来,身躯直接崩碎,化作道道魔气,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呵呵!”见此,那魔魅儿却是不惊反笑,冷声言道:“你果然还有后手,不过我想要看看,体内圣脉封禁的情况下,你能支撑这天魔音多久,杀!”

    只听魔魅儿冷然一喝,道道魔影自从黑暗之中踏出,宛若汹涌的潮水,自从四面八方冲向苏暮晚晴。

    苏暮晚晴神色不变,仍是吹奏着手中玉萧,伴随着那箫声,道道魔光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但凡被这魔光波及的魔影,皆然粉碎湮灭,无一幸存。

    在这个世界,武道为尊,实力才是一切,苏暮晚晴能成为魔族的圣尊,仅次于魔主之下的存在,怎有可能是弱者?

    魔族圣脉之中,有一无上圣法,唤作天魔音!

    这是魔族音攻之法的极致,论品阶,更是超越了先天神武之境界,一旦催发,听者如坠魔渊,直被天魔之音穿透心神,形神俱灭。

    而对于魔族来说,这天魔音更是克星一般的存在,一旦被这天魔音波及,体内魔气直接爆碎,命陨当场。

    凭借这天魔音,圣脉成为了魔族三大至尊之一,魔魅儿所在的魅族,根本不能与之相比。

    若非是知晓,这段时间是苏暮晚晴体内圣脉封禁之日,魔魅儿也不敢对她出手。

    不过魔魅儿深知苏暮晚晴的厉害,纵然是圣脉封禁,她仍旧是危险无比,所以魔魅儿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自己出手,只是下令不断围杀。

    魔族圣脉虽然强大,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每过十年,体内圣脉便会止住封禁,一身修为尽去九成,当圣脉解封之后,则如蚕茧化蝶,脱胎换骨,修为大进。

    这圣脉之日绝无可能改变的,魔魅儿不知道体内圣脉封禁之下,苏暮晚晴如何能够催动天魔音,但她可以确定,苏暮晚晴不可能支撑太久。

    只要她无法继续催动天魔音,那么这一片魔域,今日就是她的埋骨之地了。

    心念之间,魔魅儿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圣脉并纯粹的魔族,但却凌驾于魔族各脉之上,这早然让魔族各脉心生不满,今日这一场围杀,便是各脉联手策划,派出的皆是悍不畏死的死士,定然要将这苏暮晚晴斩杀在此。

    虽然杀了她,不可能让圣脉毁灭,但也要因此元气大伤,毕竟这圣魔同血,可是万年不遇的存在啊,圣脉在她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可想而知。

    战场之中,魔影森森,虽在这天魔音之下不断破碎湮灭,但没有一人脚步停留,视死如归的朝苏暮晚晴冲杀而去。

    片刻之后,箫声渐弱,那天魔音之能也开始随之降低了,再看苏暮晚晴,周身魔气开始紊乱波动,似再也难以维持。

    “终于支撑不住了么?”

    见此,魔魅儿冷然一笑,虽然此刻剩下的魔族死士也不多了,但哪怕只剩最后一人,都能决定一切。

    紊乱的魔气之中,天魔音终是彻底消弭,苏暮晚晴手握着玉萧,神色平静的望向了魔魅儿,道:“魅儿,你知道么,我希望今日来的不是你。”

    “死到临头,你还想要展现一下你那把玩人心的手段?可惜,在魅族之前,你班门弄斧了!”见此,魔魅儿冷然一笑,眼中杀机却是不减丝毫。

    “不,我只是……”

    苏暮晚晴喃喃一声,随之探手拂过玉萧,只听一声剑吟铿锵而起,一道冷厉寒光自从玉萧之中绽放,赫然是一口箫中之剑。

    “不想杀你!”

    剑出鞘,苏暮晚晴身影刹那而动,翩翩如仙,神之剑姿,至绝之美当中,已是将魔魅儿笼罩在内,剑势逼命。

    “你……”神之剑势刹那降临,魔魅儿眼神一变,手中长鞭抽出,同时周身魔气涌动,便要再次施展那魅族圣法天魔影避让。

    然而还未等她身影化作魔气消散,剑势已至,只见苏暮晚晴身影翩转,道道剑光在虚空之中交错,若月华皎洁,笼罩住了一方天地。

    如此剑势之下,魔魅儿的天魔影竟是瞬间被破,周身魔气逸散,露出了她那张满是惊容的脸庞。

    天魔影被破瞬间,魔魅儿心中暗叫不好,手中长鞭甩动,如千万灵蛇长啸,欲要挡向那交织而下的剑光。

    而不曾想,剑影纷纷,箫声轻响,魔魅儿身躯一颤,防御之势瞬间被破,紧接着一道剑光降下,刹那化作一轮天缺神月,直朝魔魅儿那雪白的颈剑斩下。

    身受天魔音影响,生死逼命之下,魔魅儿根本无法闪避,只能够神色惊惶的看着那一轮神月朝自己斩杀而来。

    但就是在同一时间,一道森然魔影浮现在了苏暮晚晴身后,手中长剑直刺而出。

    螳螂捕蝉雀在后,苏暮晚晴爆发最后的力量要绝杀魔魅儿之时,她也成为了另外一人的猎物。

    身后杀机冰冷,但苏暮晚晴剑势却是不停丝毫,跟没有回首防御的想法,天缺神月刹那斩过虚空,直落在了魔魅儿的颈脖之间。

    那魔影手中长剑也随之落下,便要一剑贯穿苏暮晚晴身躯。

    然而却见,一道血光,横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