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各有心思
    听苏暮晚晴话语,宁渊亦是看向了那唤作魅儿的女子,眉头微皱。

    在他的感受之中,此人周身魔气笼罩,虚实飘忽不定,看不出她的修为如何,甚至有一种她只是一道幻影的感觉。

    这正是宁渊皱眉的原因,这个女子既然赶来拦截苏暮晚晴,自然是有足够的底气,这底气要么是她的实力,要么就是其他人!

    心想至此,宁渊不由得望向了那站在漆黑巨剑之上的小女孩,同样,她那没有半点生气的目光也落在了宁渊身上。

    见此,魔魅儿冷声一笑,出声喝道:“魔灵,动手!”

    话语之中,那唤作魔灵的小女孩眸中浮现出了一道冰冷的波动,随即腾身而起,右脚踢在那漆黑巨剑之上,顿时大地腾动,那沉重无比的漆黑巨剑翻腾而起,直站在马车之上的宁渊与苏暮晚晴横扫而来。

    巨剑横空,若一座山岳倾倒而来,势不可挡。

    宁渊见此,一步踏出,手中血光涌现,血龙胆枪锋一击破空,直与这漆黑巨剑撞击在了一起。

    “砰!”

    一声铿锵巨响,那巨剑被血龙胆一枪轰飞,但宁渊竟也是倒退了半步,直将地面踏出了道道裂痕来。

    自从修成先天之躯后,宁渊的肉身已是强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纵然没有罡气入血,也没有大道罡元的淬炼,但仍旧是堪比先天丹境方才能够修成的先天战体,至于力量更是不用多说了,他还真的未曾遇到过在力量上能压过自己的对手。

    而现如今,这小女孩巨剑横扫一击,竟是连宁渊都感受到了部分压力。

    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如何能够爆发出这般强悍的力量?

    宁渊心思之间,那魔灵已然是探手将倒飞回来的巨剑握住,紧接着纵身飞起,手中沉重无比的巨剑对着宁渊悍然斩下,似要一剑开山般的凶猛骇人。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击,宁渊脚踏大地,手中血龙胆轰击而出,与那漆黑巨剑撞击在一起的刹那,化刚为柔,借力转力,将那一剑雄沉之能卸开的同时,枪锋转动横扫,雄沉一击,直将那小女孩连同漆黑巨剑一起轰飞了出去。

    “此人的力量竟是比魔灵还要强悍,还有这枪法……”见到宁渊一枪轰退魔灵,立于虚空之中的魔魅儿眼神一凝,随即望向了苏暮晚晴。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苏暮晚晴淡淡一笑,轻声言道:“魅儿,你的眼光真当是越来越差了,这可不好啊。”

    听此,魔魅儿也不动怒,只是冷笑道:“圣尊不愧是圣尊啊,难怪连魔主都对你神魂颠倒,这对付男人的本事,魔魅儿当真是自愧不如,只是可惜,这七日乃是你圣脉十年封禁之日,我倒是想要看看,就凭这一个人男人,能护得住你么?”

    冷笑声中,但见魔魅儿周遭一道道魔气若潮水般涌现,顿时天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外界隔绝,直将此地化为了一片魔域。

    “这是……”见魔域笼罩,宁渊眉头一皱,转而望向了苏暮晚晴。

    先前这魔魅儿出现的时候,宁渊就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现如今魔域降临,隔绝天地,更是证明了宁渊心中的猜想。

    对方是凝渊阁的人,或者说,凝渊阁背后的人。

    内斗么?

    宁渊皱眉,但苏暮晚晴却是不为所动,对魔魅儿淡笑道:“魅儿,永远不要小看一个人,尤其是一个你看不透的人啊。”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又是看向了宁渊,言道:“宁公子,晚晴此身便托付与你了。”

    “苏暮晚晴……”听此,宁渊眼神一冷,但他话方到一半,那魔灵又是提剑冲杀了过来,硬生生打断了他的话语。

    漆黑巨剑一记力劈华山,没有半分保留,更没有半点防守退让的意思,全无守势,唯有攻杀的剑法!

    面对如此一剑,宁渊回身一枪横扫,血光撕裂虚空,直与那巨剑轰击在了一起。

    力对力,强对强,惊天一击之下震起一声轰隆巨响,宁渊身若泰山不动,那魔灵却是被他一枪轰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踉跄而退。

    “真是废物!”

    见到魔灵又是被宁渊震退,那魔魅儿眼神一冷,手中化出一条通体乌黑,鳞片覆盖的长鞭,随即直接抽在了那魔灵的身躯之上。

    “呜……!”

    那长鞭携着道道魔气抽击之下,直让那魔灵身躯一颤,冷漠的神情之上第一次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而后一道道魔纹在她战甲与巨剑之上浮现,若血一般的鲜红,刺目无边。

    “呵呵呵,真是不打不行啊。”见此,魔魅儿冷冷一笑,对魔灵喝道:“杀了他!”

    魔灵没有言语,小小的身躯再一次冲击而出,一剑横扫,携着无边凶狂之意,直逼宁渊而来。

    见此,宁渊眉头一皱,不退反进,血龙胆一枪点出,竟是化为数十道枪影,若狂风骤雨一般轰击在那漆黑巨剑之上,每一枪落下,那巨剑之力便被击碎一分,几乎是刹那之间,巨剑之势破碎,随之血龙胆枪锋突进,改刺为扫,轰击在了魔灵的战甲之势。

    “砰!”

    一声刺耳的碰撞声,血龙胆枪锋之下,那魔灵战甲之上的鲜红魔纹竟是有溃败的趋势,魔灵自身也被这一枪震退了出去。

    一枪震退了魔灵,宁渊却是没有趁势强攻之意,身影一纵,枪若血龙长啸,直袭半空之中的魔魅儿。

    “呵呵……”

    见宁渊纵身杀来,魔魅儿却是冷笑,不闪不避,更是没有抵挡防御的姿态,就这么等着宁渊一枪落下。

    只见血色枪锋破碎虚空,瞬间贯穿了魔魅儿的身躯,却不曾想,她的身体直接化作魔气破碎消散,同一时间,一根长鞭抽击在了宁渊的肩头。

    长鞭落下,给予宁渊的第一感觉,便是冷,彻骨的冷,随之就是无边的痛楚,仿佛直入灵魂深处的痛楚,纵是他有不败之意加持,被这一鞭抽击,身躯也不由得一颤。

    亦是同一时间,那魔灵再一次纵剑而来,在宁渊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漆黑巨剑沉重一击,毫无保留的扫在了他身躯之上。

    重剑虽无锋,但力量却是强悍得惊人,一击横扫,直将宁渊轰飞了出去,之后更是不给宁渊半点喘息之机会,魔灵持剑纵身而上,沉重无比的漆黑巨剑在她手中,好似轻若无物一般,巨剑接连斩出,道道剑影宛若怒海掀涛,直要将眼前的一切尽数摧毁。

    眼见宁渊被魔灵剑势笼罩,手握着长鞭的魔魅儿冷冷一笑,言道:“实力不错,只是可惜,匹夫之勇罢了,难怪会因为她几句话语,便将生死抛到了脑后,真是愚蠢到了极点的男人。”

    这话让苏暮晚晴也不由得一笑,神色玩味的看着魔魅儿,也不说话。

    似感应到了苏暮晚晴的视线,魔魅儿眼神之中冷意更甚,寒声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般的笑,我倒是想要看看,待会儿你还能不能继续这么笑着,杀!”

    只听魔魅儿冷然一声,只见数道魔影浮现,若鬼魅一般,直朝苏暮晚晴所在纵身杀去。

    见此,苏暮晚晴没有丝毫慌乱之色,但也没有起身避让抵挡的意思,只是说道:“宁公子,你便不能相信晚晴一回,暂且放下那试探的心思么?”

    苏暮晚晴话语落下,便听一声长啸怒然而起,一道血光直接破碎了那魔灵若惊涛怒浪一般的剑势,随之血龙胆旋转破空而出,正是燕戟双飞之招。

    眼见这一击来势汹汹,那冲向苏暮晚晴的数道魔影步伐一停,但闪避已是来之不及,只能用手中兵刃抵挡,结果下一瞬,却是破碎声起,鲜血飞溅,数人直接被这一枪扫飞而出,落在地上,已生死不知。

    而与此同时,宁渊身影突进,一手挡下魔灵斩出的巨剑,另一手轰击在了她身躯魔甲之上,强悍的力量爆发之下,魔灵顿时承受不住,巨剑脱手而出,小小的身子再一次被震飞了出去。

    随之,宁渊反手将那巨剑横扫飞出,直袭向那魔魅儿。

    “哼!”

    陡然惊变,魔魅儿冷哼了一声,巨剑临身刹那,身影再一次化作魔气消散,正是故技重施。

    然而却不想,宁渊探手握住倒飞而来的血龙胆,反身一枪轰出,枪锋落在一处空无一人的虚空之中!

    枪锋落下,顿时魔气喷涌,魔魅儿的身躯骤然而现,眼神惊骇,已然闪避不及,宁渊一枪落下,顿时血光喷涌,直接贯穿了她的身躯。

    一枪穿身,魔魅儿眼神惊怒,手中的长鞭直朝宁渊脸庞抽击而去。

    对此,宁渊一手探出,直接将这长鞭抓在了手中,随之一扯,便要将魔魅儿整个人拉扯过来。

    现在魔魅儿的身躯已经被血龙胆贯穿了,若是再这么一扯,那还得了?

    惊恐之间,魔魅儿直接放开了那长鞭,随之身躯魔气喷涌,化作魔气消散,与宁渊拉开数十丈距离之后,方才重新凝聚成魔魅儿的身躯。

    动用了魔族秘术,虽免去了绝命之危,但付出的代价也是不轻,直让魔魅儿那一张娇美动人的脸庞变得一片苍白,眼神之中惊怒交并,小腹之上,那被血龙胆洞穿的伤口更是远远不断的涌出鲜血来,直将她先前那妩媚动人的风姿破坏得干干净净。

    “你……”身躯之上的伤痛,远不如心中的惊怒,魔魅儿注视着宁渊,她实在想不通宁渊如何能够看破自己的天魔影。

    难道那苏暮晚晴连这魔族核心秘术都告知了此人不成?

    魔魅儿自是不知道,她这天魔影虽远胜于天魔步身法,但对于宁渊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差别,修成先天之躯后,他的五感又一次被大幅度增强了,魔魅儿这根本没有修炼完整的天魔影,骗骗别人可以,如何迷惑得了宁渊。

    现在之所以受了她那鞭子,还是宁渊想要试探一下苏暮晚晴,只不过这心思却是被苏暮晚晴给看穿了,让宁渊只能压下了这试探的心思。

    见魔魅儿一副惊疑不定的神情,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魅儿,我不是你与说了么,莫要小看一个你看不透的人啊,现在后悔了么?”

    “你……”受创不轻,又被这苏暮晚晴一番嘲讽,魔魅儿心中怒意难止,喝道:“杀,将她和这男人都给我杀了!”

    魔魅儿话语一落,顿时间虚空一阵扭曲,三人自从黑暗之中踏出,无声无言,直将苏暮晚晴包围在内。

    “嗯!”见此,宁渊眉头一皱,这三人周身魔气翻滚,威势惊人,虽未踏入先天境界,但给人的压迫却是远超寻常的一品大宗师。

    更为重要的是,这三人魔气似出同源,此刻三方而立,魔气隐约有融为一体之趋势,死死的镇压住这方空间,让人感受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

    而三人手中,却是三口截然不同的兵器,一刀,一剑,一枪,皆是缭绕着森森魔气,隐约有道道殷红如血的魔纹转动。

    见此,苏暮晚晴却是不惊反笑,言道:“魅儿,要来杀我就只带这些人,看来今日你是要无功而返了。”

    “杀你足够了。”魔魅儿冷然一声,随之三魔骤然暴起,枪锋剑影刀芒,魔气奔腾之下,三方直取宁渊而来。

    三魔攻势爆发瞬间,周身魔气已是刹那接连在了一起,无比沉重的魔威压逼而来,未战,便已夺得三分气势。

    “来。”

    三魔联手,宁渊眼神一冷,血龙胆枪锋一扫,顿时间,两道战魂之影在他身后浮现,同样是横枪而立,散发着惊天杀意,直将宁渊周身化为一片杀伐战场,顿时将那压逼而来的魔威尽数破碎。

    战魂之影,这段时间内,宁渊将九道战魂之影融合成了两道,这两道战魂之影的力量大大增强,甚至可以达到了由虚化实的地步,虽然只能够维持一段时间,但也是不可忽视的战力。

    战魂之影与宁渊心念一体,手中杀意凝结而成的长枪点出,分别迎向了左右攻杀而来的刀魔剑魔。

    而宁渊转动手中血龙胆,枪锋长啸一声,血光喷涌,直破虚空,轰向了三魔之中实力最为强悍的枪魔。

    孤枪战三魔,魔域笼罩,隔绝天地之下,生死一绝。

    魔魅儿眼神冷若寒冰,苏暮晚晴淡笑不语,目光交错之间,似各有算计。

    ps:我知道说出来你们也不信,昨晚更完第一更之后又停电了,今天早上才来,这是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