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人情
    短短几天时间,宁渊也不知道来了这天音楼多少趟了,说实话,宁渊真的不想和苏暮晚晴这个女人打太多交道,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又不得不来。

    进入天音楼,侍女便引着宁渊去见苏暮晚晴,话说回来,现在整个咸阳城之中,也就是他最容易见到这位苏大家了,就连赢天阙这位大秦之主想要进这天音楼,都还得看苏暮晚晴的心情,哪里像是宁渊这般畅行无阻。

    随着侍女进入房中,苏暮晚晴已是静候。

    “宁公子,再见到你真是让人高兴。”

    见宁渊来了,苏暮晚晴一笑,将沏好的香茗奉上,道:“请吧。”

    宁渊坐下,随后也不与她客气,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见此,苏暮晚晴仍是淡笑着,并不在意他这如牛饮水般的模样,待他饮完这杯茶之后,方才说道:“百断山一战,宁公子可真的是给了晚晴诸多意外呢。”

    “是么?”宁渊反问了一声,却是不可置否的神情。

    宁渊知道,当日自己与绝仙子一战,暗中定然有苏暮晚晴的人,否则的话她当初也不会特意点出绝仙子要通过百断山。

    苏暮晚晴这是试探,对此宁渊并不在意,或者说在意也没办法,因此干脆便由她去了。

    见宁渊浑不在意的模样,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宁公子有如此实力,真是让人惊叹,看来晚晴应当谢谢宁公子当初的不杀之恩才是。”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注视着宁渊,神情颇为玩味。

    若不是手下信誓旦旦的来报,她也不会相信宁渊竟然能以一己之力战败绝仙子。

    在此之前,苏暮晚晴之所以鼓动宁渊去拦截绝仙子,除却了某些原因之外,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试探一下宁渊隐藏着的力量。

    一个整日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如何能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拥有这般强悍的实力,连那赢樱与穆成轩的龙凤神能都难以匹敌?

    是因为那吞元图录?还是因为那宁家战血?

    也许两者都有,但这绝对不是主要原因,吞元图录虽是一门奇功,但也只限于奇罢了,对于各大传承来说,这仍旧是上不了台面的旁门左道,而宁渊这般强悍的肉身,也不是单凭这吞元图录就能够修炼出来的。

    至于那宁家战血,也许的确有非凡之能,但不管这血脉之力如何神奇,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时间,让一个连修炼都不能的人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吧?

    所以苏暮晚晴断定宁渊背后隐藏着什么,也许是一方隐世传承的支持,又或者拥有着不为人知的至宝。

    总而言之,苏暮晚晴对于宁渊隐藏着的东西很感兴趣。

    所以苏暮晚晴才会将绝仙一脉的传承之秘透露给宁渊,便是想要看看,宁渊背后隐藏着的力量,能不能帮他阻止这绝仙子。

    然而结果,却是完全出乎了苏暮晚晴的预料。

    一人横枪,战败绝仙。

    这就很有意思了。

    苏暮晚晴肯定,这绝对不是宁渊真正的实力,若是他有这般的能为,当初也不至于被那赢樱陷害到那种地步,在血煞斗场更无须绝仙子来为他出头,那穆擎峰与楚应天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拥有了击败绝仙子的实力呢?

    感受着苏暮晚晴的视线,宁渊神色仍是不变,也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和这个女人打交道,话越少越好,能多直接就多直接,不然,鬼才知道什么时候又遭了她的算计。

    见宁渊不语,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看来宁公子不想提及此事呢,那么也罢,便换一个问题吧,不知道公子为何要放了那绝仙剑主呢?”

    听此,宁渊望了苏暮晚晴一眼,道:“与你无关。”

    这话让苏暮晚晴摇了摇头,道:“宁公子,你这么说便是让人心寒了,晚晴这般助你,便换来这么一句与你无关么?”

    宁渊直接无视了她那幽怨的神情,反问道:“难不成你与她有仇?”

    “这倒是没有。”

    “那她的生死与你何干?”

    “呵。”苏暮晚晴不由一笑,道:“晚晴没有做宁公子的恶人,却是惹了绝仙一脉,这也是无关?”

    宁渊神色不改,仍是淡声问道:“你怕么?”

    “这倒是不会。”苏暮晚晴注视着宁渊,言道:“只是晚晴实在奇怪,为何宁公子会有这般的妇人之仁,晚晴说了,对于绝仙一脉而言,纪姑娘是寻找了数千年的希望,回归中域神州的唯一可能,所以绝仙子绝对不会放弃,宁公子你这一放,便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甚至会惹来中域的太一神宗,宁公子,你不怕么?”

    宁渊听此,望了苏暮晚晴一眼,道:“你说呢?”

    “有的时候太过自信,不是勇气,而是无知。”

    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轻声道:“宁公子,你知道中域神州的无上传承代表着什么?自从上古之初建立,无尽岁月,山河易改,沧海横流,他们仍旧传承至今,屹立顶峰之上,在这传承之下,可知多少白骨森森,多少亡魂哀嚎,宁公子,你要成为其中一员?”

    “哈!”宁渊听此,不由一笑:“就如若苏大家所说,太自信,是因为太无知,那么苏大家就这般肯定,我会是那传承之下的骸骨?“

    这一番话语,让这房间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暮晚晴没有言语,注视着宁渊,片刻之后微微一笑,道:“是晚晴唐突了,也希望宁公子能保持这份自信。”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探手取过宁渊面前的茶杯,不紧不慢的沏起了茶,她的茶,一壶永远只出一杯,所以总是要耗费诸多功夫,但她一直如此。

    沏茶之中,苏暮晚晴亦是出声说道:“那位绝仙剑主受了重伤,便是想要前往中域,也要先将这伤势养好,之后在前往天音阁,由阁主为其开启通天仙路,踏入无尽之海,这无尽之海又称之为沉沦,其中凶险无数,便是先天强者踏入其中,也有诸多命陨之危,因此她想要渡过这无尽之海,起码需要半年时间,来回往返,便需一年。”

    听此,宁渊眼神一阵变幻,而后方才说道:“何时去那神武圣殿。”

    苏暮晚晴听此,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言道:“十日之后,应当有足够的时间让宁公子处理手中的一切了。”

    “好。”宁渊点了点头,随即便要起身离去,他如今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天音楼,和苏暮晚晴呆在一起,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公子留步。”

    见宁渊欲要离开,苏暮晚晴却是出声拦住了他。

    “嗯。”听此,宁渊止住步伐,转身望向了她,道:“还有什么事情?”

    苏暮晚晴一笑,道:“当日离开天音楼之前,公子可曾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这话让宁渊微微皱眉,随即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到神武圣殿才会提出来,说吧,什么事。”

    三日之前,宁渊来天音楼,苏暮晚晴送了他三颗圣雪神丹,又将绝仙一脉的隐秘透露给了他,让宁渊方能截住绝仙子。

    但这苏暮晚晴可不是圣人,她做事岂会不要任何回报?宁渊直接欠下了她两个人情。

    有道是人情债最难还,不过好在,苏暮晚晴与宁渊之间向来是明了直接,所以要还这两个人情就简单了,只需宁渊为苏暮晚晴做两件事情。

    原本宁渊以为,这两个人情他要到神武圣殿才能还,没有想到现在苏暮晚晴就提了出来,这倒是有趣了,难道这咸阳城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这位苏大家不成?

    见宁渊疑惑的视线,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晚晴希望,离开咸阳城之后,宁公子能相随晚晴身边,直至神武圣殿,如何?”

    “嗯!”

    这话让宁渊眉头皱得更是厉害了。

    虽然这听起来很暧昧,但深知这苏暮晚晴性格的宁渊,可是清楚的明白,这其中只有凶险,没有半点旖旎。

    宁渊皱着眉,对苏暮晚晴说道:“怎么,以苏大家的本事,难道还怕有人敢图谋不轨么?”

    苏暮晚晴淡淡一笑,道:“以前倒是不怕,但自从某人杀了晚晴的几个贴身护卫,又将天音阁的客人慕公子给打成重伤之后,晚晴感觉自身的安全就没有多少保障了,宁公子,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晚晴深陷险境吧?”

    说着,苏暮晚晴颇为幽怨的望了宁渊一眼,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换成别人,怕是早已经一百个答应了。

    宁渊注视着话中有话的苏暮晚晴,心中思量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了。”

    听此,苏暮晚晴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笑意,起身对宁渊行了一礼,笑道:“那晚晴便在此先谢过宁公子了。”

    “不敢。”

    见她这副模样,宁渊更是确定了这其中有着什么猫腻,但苏暮晚晴摆明没有告诉他的意思,宁渊也只能压下这一分疑惑,转身离去了。